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九十章 家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城西的正阳街一入夜便寂静无声,连鸡犬孩啼之声都听不到,只有全身乌黑的大鸟立在蓬乱阴森的枝杈间啼叫。

    街西的诏狱与平素一样灯火通明,但却不似几年前那般每晚都能听到令人头皮发麻的叫唤声,也正是因为这些充斥了整条街的哀嚎声,所以正阳街周围并无一户人家居住,虽然近几年情况好转,但再安土重迁的户民都不愿再回去——谁愿意与谈虎色变的诏狱为邻?

    今夜月色如洗,星子布满了整片夜空,上头连一片薄云也没有。

    诏狱外头挂着两盏颜色已然盘剥不清的明角灯,两名番子手摁腰刀立在衙门口值夜,面上带着倦容,但见到头儿亲自送一位年逾五十,面上无须的男子出来时,他们立刻整顿精神,挺腰垂目。

    高湛送那名男子上了马车,临行前补了一句:“圣上的旨意微臣一定照办,还请公公回禀圣上,微臣一定会处置妥当。”

    马车上的男子点了点头,拱手施了一礼,随即放下车帘,吩咐了车夫一句,马车方辘辘远去。

    后头离得较远的凌云见马车已走,随即大步走了过去:“大哥,崔公公过来传达圣上的旨意么?”

    高湛脸色沉沉的,一面往狱中行去,一面慨然:“不知什么时候才可以脱下这身衣裳,和兄弟们一齐执剑行江湖,快意了恩仇。”

    “我们几个兄弟倒是可以随时抽身”,凌云与他并肩一齐往里头走去,“只是大哥你……皇上若是不宾天,恐怕你是没有可能挂印了。锦衣卫不同于其他官职,不想干了拍拍屁股便可以走人。你替皇上私下办了这么多的事,皇上是不会放心大哥你离开的”,顿了一下,皱眉道,“而且大哥你现在沾染上了争储之事,荣王估计已经从梅荨口中知道了咱们的做的事,荣王若是登基。怕也是不会轻易放过大哥你的。”

    “那倒未必”。高湛从班房里拿出两只青色药瓶,搁到袖子里,往西侧的牢狱中行去。“你知道前太子是怎么死的么?”

    凌云跟在他身侧,摇了摇头:“只听说是暴毙而亡。”

    “简单的暴毙二字,背后不知道隐藏了多少理不清的阴谋手段,前太子是因为向皇上建议废除锦衣卫。才会遭到阴纲的记恨,他又是皇上的近臣。很容易影响皇上的判断,也正是因为他的挑拨,皇上才会越来越疏远太子,怀疑太子有僭越之举”。高湛令狱卒打开牢门,一径往幽深的牢狱深处行去,“几句流言蜚语便能撕毁父子间的信任。皮囊下包裹的那颗心当真是难测。”

    凌云有些糊涂了,明明是在讨论荣王登基后大哥可否脱身。怎么说着说着好像脱离了话题,他认真想了想,又把话题扯了回去:“你是说荣王会遵循前太子的谏策废除锦衣卫?”

    “荣王从小跟在太子身边,耳濡目染,他们二人的性格有许多相似的地方,都是阴骘温和,他们登基一定是贤明圣主,可是若是论争储夺嫡,那绝对只有被害的份,荣王若不是梅荨在背后替他做了这诸多诡谲阴暗之事,恐怕早已丧于李家父女之手了。我不敢保证他是否一定会解除锦衣卫,但我若是要走,我想他一定不会阻拦。”

    凌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眼睛忽然一亮:“大哥,看不出你还有这等见识。”

    “呃……难道我很目光如豆么?”

    “不是不是,我指的是朝政方面。”

    “这是你大嫂说的,不过你大嫂也是从梅荨那里听来的。”

    凌云恍然的点了点头,然后又捂着嘴笑了起来:“大哥,什么时候吃喜酒啊?”

    “这得听你大嫂你的”,高湛唇角弯弯的,脚步莫名的轻快了许多。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二人走到了西边最里侧的一间牢房,狱卒连忙拿出钥匙,躬身细气的开锁,打开牢门,然后躬身退了下去。

    里头只有一盏豆灯泛出一圈幽黄的光晕,刺鼻的霉味令人不自禁的想要屏住呼吸,不过高湛常在狱中走动,所以只略略皱了皱眉,便提步走了进去。

    凌云见高湛从班房里拿了两瓶药便知道他要替皇上私下料理一些事情,所以很自觉的守在门外,还细心的掩上了牢门。

    牢中躺在脏兮兮的草垛里的人听见响动,努力的支起上半身,仰脸朝来人看去,那人乌发蓬乱,覆在颓败的脸上,看不大清容貌,穿着一身肥大的泛黄的囚衣,连男女也不大分辨的清。

    不过,高湛不用分辨也是知道牢中关着的是何人,因为此人是他亲手送进牢中的,他在门边驻足了片刻,从袖中掏出一只药瓶,朝那人精准的扔了过去,声音幽冷:“李砚云,前太子与太子妃的事,圣上已经知晓,圣上开恩,赐你全尸,谢恩吧。”

    李砚云的目光落在那只泛着地狱青光的药瓶上,好像完全入定了一样,片刻后,忽然又仰头大笑了起来,笑声着实可怖,连隔着门的凌云听了都不禁抱起了胳膊。

    忽然,笑声陡然之间又变成了凄惶的哭声,李砚云枯瘦的手指渐渐覆上那只冰冷的药瓶,手指上的关节愈来愈白,若不是她不谙武艺,恐怕药瓶在她手中早已化成齑粉。

    高湛眉头紧紧皱了起来,正要开口,却听见如洞箫般哀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从小,府里的人就瞧不起我,我不知道遭过这些下人多少白眼,他们看在父亲的面子上,明里不敢怎样,背地里却不知骂得有多难听,我只是父亲捡回来的孤女,根本算不上李家真正的小姐,可汐儿却不同,她有娘亲,而且她的娘亲还是驸马的妹妹,我跟她虽然都名为李家小姐。可她才是真正捧在所有人掌心里的宝,我跟她根本是云泥之别。

    我受那些下人欺负的时候,不敢和父亲说,我怕他会认为我不懂事,会把我赶出去,我只能一个人偷偷的躲在角落里哭,那时候我最想的。就是能和汐儿一样有个亲娘疼**。可以依偎在娘的怀里撒娇。

    后来我渐渐懂事了,我知道府里的这些下人全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