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6章 B徐凤英番外【慎订】/B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风吹过湖面泛起涟漪,人的声气儿一点没有,徐凤英周身发抖,尖声叫骂:“晖子,你给我滚出来,你要敢丢下我去死,我杀了你,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要是死了,她又上哪杀去?又能不放过谁?

    恐惧渗透到湖水中,从四面八方将人包围,冻得人几近窒息,徐凤英满脸的泪,冷不防岸沿浅水处炸起一股浪花,接着一人朝她飞快游过来。

    徐凤英扬手一巴掌,朝着那张笑得肆意的脸甩了过去。

    啪一声脆响后,紧接着又是一声,谢沐晖朝自己的另一边脸抽去。

    “英子,帮我瞅瞅,对称了没有,可别一边大红猪头一边还粉嫩着。”他嘻笑着,把脸凑近徐凤英,挤眉弄眼做鬼脸。

    徐凤英惨白着脸,闷声不响推开他往岸边游。

    “别生气了,我道歉,我不该吓你,咱们以前不是也经常这样玩么?我也不知道你会吓成这个样。”谢沐晖一把拉住她。

    她都吓死了,他还提以前!徐凤英大怒,到岸边浅水了,不游了,站湖地里,一语不发,一个扫蹚腿把谢沐晖踹倒岸沿,扑过去骑到他肚腹上,拳头朝他那张俊脸招呼去,出手恶毒凶狠,快如闪电。

    没有鼻青脸肿、头破血流,谢沐晖灵巧地避让,徐凤英狠辣凌厉的拳头没有一个能落在他脸上。

    “你给不给我打?”赵徐凤英怒火更炽,尽展拳脚却尽处下风,羞愤难禁。

    “我想给你打,但是怕你打过后又心疼。”谢沐晖嘻嘻一笑,双臂张开,有力地裹抱住徐凤英,“英子,我爸已经去世了,咱们还活着,要向前看,你说是不是?”

    能不是么?

    难道真听两个糊涂娘的话分开!徐凤英软了身体,默默地歪到谢沐晖身上。

    穿着湿漉漉的衣服往家走,看着身边卓尔不群的挺拔身影,徐凤英有些失神。

    他们能打破噩运永远在一起吗?

    谢沐晖他爹的性子很好,和谢妈从没红过脸,为什么会突然对她妈有异心呢?难道真的是命运不让他们在一起?

    晚上徐凤英缠着谢沐晖,让他给她剪指甲脚甲。

    前世她进城上大学那晚,他也给她剪指甲脚甲,那时没有剪甲剪,他拿着他做针线用的剪刀,仔细地一点一点剪,剪完了,用他粗糙的指腹给磨光滑。

    飞扬的眉毛,墨黑的眼睫下睑,谢沐晖拿着剪甲剪,专注地,如前世一般,仔细地给她修剪指甲脚甲。

    他的指腹不时磨一下,试试光滑与否,徐凤英感到身体微痒微麻,窗外猫儿叫春的声音传来,悱恻缠绵,召唤着焚烧身心的狂野冲刺。

    爱人就在身边,徐凤英顺应本能,拿掉谢沐晖手里的指甲剪,理直气壮地将他扑倒,没感觉不妥,没感觉害羞,理直气壮地享受谢沐晖充满活力的年轻的身体。

    晚饭也没吃,两个人睡死了过去。

    谢沐晖睡得很沉,徐凤英半夜里就醒了过来,窗外乌蒙蒙一片,不知为何心中惴惴不安的很。

    徐凤英轻轻起床下了地,拉开房门的刹那,饶是她胆大如虎,也吓得失声尖叫。

    房门外一人在空中闪荡着。

    是谢沐晖的娘,麻绳挂在屋檐石梁上,绳子一头打了结,脑袋吊在绳结里。

    发现的早,谢妈活了过来,只嗓子沙哑,好几天只能吃流食稀饭。

    阴冷、幽暗、像坠身枯井中……亲眼所见和听说天差地别,徐凤英回了自己家,谢沐晖床前寸步不离照顾母亲。

    回家乡已经一个月了,城里工程队再丢下去就出乱子了,这天,谢沐晖从隔壁过来了。

    “英子,咱们出去走走吧。”他说,嗓音浑厚低沉,唇上胡子青黑,短短几日间,已经褪去青年人的冲劲和热血,透着中年男人的沧桑。

    “英子,我们暂时分手吧。”夕阳弱弱地照着,翠湖静悄悄无波无浪,谢沐晖的声音很低,低得几乎听不到。

    “你说什么?”徐凤英听到了,却不敢相信,胸口被捅了一刀,恨不能攥起拳头朝他挥过去。

    这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