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0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过木显铭作画。这会儿远远的看着有点着迷,忽然就很想看看木显铭到底在画什么,不知不觉的就走近了木显铭身边。

    走近了才发现,木显铭画的,竟然是木青歌自己的画像。不得不说,木显铭画的很传神,而且把木青歌画的更加漂亮了。

    木青歌禁不住眉眼弯弯,这不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画像。之前在商祺睿那里,也看到过自己的画像。但是,商祺睿画的,一眼就能看出来那不是现在的木青歌。而且,说实在的,商祺睿的画技,比起木显铭来,还是差的了一截。

    “父亲可以把这幅画送给我吗?”看着画像和感觉和看着照片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木青歌站在一边,越看越爱,忍不住开口道。

    木显铭一直在专心画像,根本没有注意到木青歌的到来。周围伺候的下人又得了木青歌的示意,都没有作声。木显铭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手里的画笔都差点掉了下来,在木青歌穿的白色衣服上面。落下了一大笔黑色的墨迹,破坏了整张画的美感。

    周围的下人都露出惋惜的目光和叹息声。

    木显铭也有点遗憾。但是同时又很开心,木青歌主动问他要画了。

    “这张画已经毁了。你要是喜欢,我再画给你,画更好的给你……”木显铭高兴的道,一边说,一边就准备把那张被毁掉的画收起来。

    木青歌却拦住了木显铭,她喜欢的,就是那张画中的那种感觉,是自己在木显铭的心里的样子。而不是木显铭看着自己,一笔一划照搬的自己。

    “我就要这一张。挺好的。”木青歌道。

    “不行,这张已经被毁了……”木显铭微微皱眉,他这样的艺术家,大概都是不能容忍自己的画作有一点点的被破坏的痕迹的。

    木青歌看木显铭这样子,是真的很难受。想了想,拿过木显铭的画笔,将那墨迹铺开,画成一株树枝,然后用了红色的染料。在树枝上面,添了几朵梅花,完全看不出来画作有被破坏的痕迹,简直就融为一体了。

    有了这样的点缀。白色的衣服也不显得单调了,也看不到有任何不协调的地方。

    木显铭的眼睛发凉,周围的下人发出赞叹的声音。

    其实木青歌自己的心里很清楚。她自己并不会画什么画,刚才那两笔。要真的说起来,比起木显铭的画作。完全就不是一个档次的。只是木显铭画的太超然了,有了她的这两笔“败笔”,倒是显得整体上真实多了。

    “这样就可以了吧?”木青歌笑着对木显铭道。

    “没想到,青歌你也对作画如此的有天赋……”木显铭很开心,一副果然是我女儿的模样。

    木青歌忍不住好笑,之前刚穿过来的时候,有看过原主留下的一些东西。不得不说,原主的确是遗传了木显铭的一些特点。不管是画画,还是书法,都是很不错的。自己刚才能糊弄出那两笔来,其实也和原主会作画是有关系的。

    “我就是胡乱画画,哪里谈得上天赋?”木青歌急忙否认,她可不愿意被人误解。到时候又说她会什么什么,多么多么厉害。结果就让大家都来看,结果又不会的话,就真的很丢人了。

    木显铭还想再说什么,他的神情是真的有些兴奋的。虽然现在已经不怎么一直待在书房里了,但是对作画这些事情,他还是真心喜欢的。

    “对了,父亲不是说,会教我书法的吗?”木青歌急忙转移话题,比起作画来,她还是宁愿写字的。

    书法是木青歌从小就有练的,因为爷爷总说,书法能够让人平心静气。而作为一个医者,随时随地能够保持好的心态,是非常关键的。特别是后来做了外科医师之后,木青歌更是常常练习书法。

    木显铭看木青歌对作画真的没什么兴趣,还是有点遗憾的。但是,看到她对书法感兴趣,又非常的开心。毕竟,书画都是他的最爱。

    “当然好了,你先写几个字,给我看看吧……”木显铭对木青歌要求教书法的事情,自然是满口答应,又满眼期待的在一边看着木青歌写字。

    木青歌之前说想和木显铭学书法,不过是想和他拉近一点感情,并不是真的想要和他学习什么东西。而今天,她这么说,更是只是为了转移话题,原本只想敷衍一下,随便写两个字的。但是,看到木显铭那么期待的眼神之后,木青歌心里忽然就不好意思再敷衍了。认认真真的写了一首诗出来,因为刚刚画了梅花,所以顺便的剽窃了一下前人的果实,写的是: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唯有暗香来。

    木青歌之前练的是行书,她喜欢那种潇洒不羁的字。所以,木青歌写出来的字,倒是没有多少女孩子的秀气,反而多了几分潇洒的感觉,还真是不错的,看上去也赏心悦目。周围的下人这次都不仅仅是叹息了,自发的响起了掌声,还不断的叫好。虽然平时见惯了木显铭的书法,但是对于木青歌一个女孩子来说,能写到这样,真的很不容易了。

    木显铭则更是惊喜,之前木青歌说要他教她写字。木显铭还觉得,木青歌的字应该不怎么样。毕竟,之前也没有人教过木青歌,她从小身体不好,连行动都不那么方便,哪里还会想到去学什么写字呢?没想到,木青歌的字不仅仅是好,还更加出乎木显铭的是,竟然是这样的好,竟然写的是一般女孩子不会去学的行书。尤其是,这首诗,真的写的太有味道了。虽然看上去只是很普通的几个字,却勾勒出了无数的意境。

    木显铭此刻的激动是他表述不出来的,没想到,家里有如此优秀的一个女儿,十几年了,他竟然一直都不知道。

    “这诗,这字……青歌,你真的太让父亲惊喜了……”木显铭高兴的有点不会表达了。

    果然,这诗会被拿来说事,木青歌忙笑着打断木显铭的话:“这诗也是偶然间见到别人做的,并不是我自己的,觉得很不错,刚才突然间想起来,所以临时写的。”

    木显铭看不出来木青歌在撒谎,知道不是木青歌写的,倒也不觉得遗憾,只是说:“那倒也是个雅人,不知道是谁呢?”

    木青歌不想和木显铭讨论这个说不清道不明的人,直接转移话题道:“父亲不是说是指点我的字来的吗?”

    “是的,没错。”木显铭忙点头,认真的看着木青歌的字,又高兴的道,“你的字已经够好了,我真没有什么好指点的。”

    “别人这么说,也就罢了,我只当他们眼睛瞎。父亲这样说,可就是不是诚心想教女儿了。”木青歌笑着撒娇。

    她的字,看起来是好看,但是总感觉少了什么东西,这是木青歌自己都明白的。只是一直找不出来到底是哪里不对。所以,她现在也是真心的希望木显铭能够好好点评点评的。以木显铭在书法上的造诣,肯定知道自己的问题出在哪里。他之所以不说,只是害怕扫了自己的面子,自己会不高兴,所以,木青歌才会那样说。

    果然,木显铭听到木青歌这样说,立刻便笑了,有些感叹的道:“是父亲错了,看到青歌如此大气的字,便当知道,青歌的人,也不会是那么扭捏小气的。那父亲就直说了,你的字,应当是模仿别人的字炼成的吧?”

    “是。”木青歌并不多解释,待会儿又问模仿是谁,她要怎么回答?

    好在木显铭并没有问模仿的是谁,而是点点头,道:“别人的字,写的再好,那也是别人的。别人的精髓,那是别人的特点,你学不来的,即便学会了,也只是类似而已。没有自己的特点,要想写的好字,还是要有自己的思想在里面。从别人的字里面跳出来,写自己想写的,把自己融入到字里面去。”

    搞艺术的人说话就是高深莫测,周围的下人都一脸的茫然。木青歌倒是有了几分思路,终于明白了自己的问题出在哪里。的确,别人的东西能成为精品,为后人敬仰。那是因为他那个人的特别,赋予了字的特别。自己再怎么模仿,其实都是没有用的。只是,要怎么做到融入字里面去呢?要怎么写出自己的特点呢?这个说法,还是太空洞了一点,木青歌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你先要放开,跟着自己的感觉走。”木显铭看出来了木青歌的困惑,再解释道,“你会选择是模仿这样潇洒飘逸的字体,说明你的性格,也当是洒脱的。所以,不要被拘束,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和做人一样,按着自己的喜好来就可以了……”

    木青歌还是不大明白,但是心里有那么一点感觉了,便在木显铭的鼓励下,拿起了一边的狼毫,从新开始写刚才那首诗。(未完待续……)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