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9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从商景帝的寝宫出来,商祺睿和木青歌便分开了,虽然知道商景帝已经被木青歌说动了,肯定会有自己的防范。可是,鉴于之前的事情,商祺睿还是不敢大意到真的不去管商景帝的事情了。

    特别是对于温将军,商祺睿觉得需要特别的注意,他得赶紧回去安排人手去监视温将军的一言一行。

    而木青歌,则打算先去看望一下柔安公主,然后再回木家去看看。经过了冷宫里的那一番死里逃生,木青歌对木家众人的感情,也有了新的感觉。这个时候,倒是很想见一见他们的。

    至于商祺睿这里,一来自己能提的意见都已经告诉他了,也没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二来,皇子府里还有一个醋意满满的文妃娘娘。木青歌虽然不怕文媚儿,却也不愿意在这种时候去惹她,免得她一个不开心,做出点什么出格的事情来,要是坏了大事,那可是得不偿失。

    商祺睿虽然希望木青歌留下来陪自己,但是也知道她肯定想念家人了,便也没有勉强。只是再三的叮嘱水鸢要照顾好木青歌,还非要把丁墨一起留给木青歌。

    木青歌拗不过商祺睿,又知道他是因为冷宫的事情心里肯定很后怕,所以才如此执着的。为了安商祺睿的心,木青歌也就同意了。反正大不了回了木家,再把丁墨打发回去就是了。

    木青歌看丁墨一步三回头的,虽然没有表现出不满。但是那意思,可再明显不过了,心里忍不住好笑。打趣丁墨道:“怎么?心里不舒服了吧?那么多大事不派你去做,却让你来保护一个女人,心里很不甘吧?”

    要说不甘,丁墨的心里肯定是有的。但是,单就对木青歌来说,丁墨是没有半点不满意的。所以听到木青歌这样一说,丁墨就激动起来了:“小姐您可别这么想啊,小的绝对没有那个意思。真的。小的发誓……”

    “这有什么好发誓的?”木青歌打断丁墨的话,“这本就是正常的,有这种想法说明你有志气,有什么好不承认的?我又不会在意……不过。你放心。跟着我。我也能让你做大事的。”

    木青歌这样一说,丁墨更加不好意思,承认也不是。不承认也不是。水鸢在旁边轻轻踹了丁墨一脚,道:“在小姐面前,最好是实话实说,你说什么谎都瞒不过小姐的眼睛,就别做无用功了……”

    几个人说说笑笑的,气氛倒是轻松了不少。走到柔安公主的宫殿门口时,看到清冷远远的站在那里。

    木青歌忍不住挑了挑眉,商景帝对清冷,倒真是信任啊,这都还让她在这里伺候柔安公主。

    “给木小姐请安。”看到木青歌来,清冷远远的跑过来,规规矩矩的请安。

    木青歌不是刻薄之人,但是看到这一幕,也觉得有些唏嘘,并没有打算和清冷寒暄的意思,直接走过她身边,随口道:“不必多礼了。”

    “木小姐!”清冷却在身后叫住了木青歌。

    “清冷姑娘还有什么事吗?”木青歌觉得,虽然清冷之前对自己不满,但是好像也不该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应该不会在这种情况还和自己为难吧?

    “奴婢在这里等小姐,是有两件事情要和小姐说。”清冷规规矩矩的道。

    “什么事情?”木青歌诧异的回头,清冷还有什么事情要告诉自己。

    “第一件事,是和小姐道歉,奴婢并无伤害小姐之心,却阴差阳错的,差点害了小姐的性命。虽然不是本意,却也觉得歉意,不奢求小姐原谅,但是这个道歉还是一定要的。”清冷说罢,还极其认真的对木青歌行了一礼,可见道歉的诚意是足的。

    木青歌看的一愣,这样的清冷,哪里还有半点下人的模样?举止有度,落落大方,难怪商景帝对清冷会刮目相看呢,果然不是寻常的姑娘。只是,这么郑重其事的道歉,倒是让木青歌措手不及,隐隐的又有些不安。清冷虽然有错,但是最大的问题,其实还是木青瑶的身上,清冷这样,木青歌总感觉怪怪的。

    “其实,这事真不怪你,我也没有受到什么伤害,现在还好好的,你就不用觉得歉意了。”木青歌急忙回道,心里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清冷微微一笑,对木青歌的话未置可否,看木青歌说完了,又道:“第二件事情,便是请求木小姐帮忙的了。”

    “你要我帮什么忙?”木青歌奇怪的问道,虽然说自己的身份好像比清冷的身份要更高级一点,但是实际上,作为商景帝身边的红人,清冷其实不需要自己帮她什么忙的。

    “有些话或许我现在不该说,但是现在不说,或许以后就没有机会了,所以我现在一定要说……”清冷说完,故意顿了一下,还状似无意的看了看水鸢和丁墨。

    木青歌注意到,清冷这个时候说话,用的是“我”,而不是“奴婢”。而她说出来的话,也是颇让人费解的,感觉这次清冷要说的,应该真的是很重要的事情。想了想,对水鸢道:“你们俩先进去告诉公主一声,我马上就进去看她。”

    这哪里用得着先进去告诉柔安公主呢,木青歌这是在让水鸢和丁墨离开,好让清冷没有顾忌的说话。水鸢和丁墨有点犹豫,倒不是想听清冷说的是什么,只是觉得放木青歌一个人在这里,可能不怎么安全。只是,木青歌都这样说了,两个人对视一眼,还是听从了木青歌的安排,先进去了。走到门口的时候,还不约而同的回头瞪了清冷一眼,那威胁的样子。一目了然。

    清冷微微一笑,对他们的动作,一点都不在意。

    “好了,现在可以说了吧?到底是什么事?”木青歌也不想和清冷多说,总觉得这个女孩子有些不简单,这么郑重其事说出来的话,也不会是很简单的事情。

    “奴婢求木青歌,以后多照顾陛下……”清冷忽然对木青歌跪下,而且说出来的话惊的木青歌差点跳起来。

    “你……你有话起来,好好说清楚。别这样……”木青歌急忙避开清冷的大礼。这算怎么回事?

    自己一个大臣的孙女,哪里谈得上照顾陛下的事情?这样的话说出去,都可以掉脑袋了,清冷这又玩的是哪一出?

    “奴婢是认真的。小姐不用怕。听奴婢解释一下……”清冷急忙安抚木青歌。

    木青歌看清冷不起来。也没有伸手去拉她,还是站在一边,戒备的看着她。

    “三殿下的能力和本事。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以后,即便这天下不是三殿下的,三殿下也必定会有一番大作为……”清冷不慌不忙的开口。

    木青歌直觉得都开始冒冷汗了,清冷这句话的意思,是说这天下很可能是商祺睿的吗?这又是一句大逆不道的话。木青歌觉得,自己应该阻止清冷继续说下去,可是她又感觉,清冷更重要的话还在后面。

    就在木青歌犹豫的时候,清冷又继续说下去了:“而小姐您,在三殿下心里的地位,那不是谁能比的了的,所以小姐说的话,三殿下一定会听的……”

    听到这里,木青歌被清冷弄的更加迷糊了,干脆也不想去打断她了,就静静的听听她到底想说什么。

    “三殿下对陛下,自然是好的,只是大男人,难免没有那么细心。所以,很多事情,还希望小姐您多费心……”清冷说的倒是很认真,木青歌却越听越糊涂,这话听着,怎么都不对味,尤其不该是说给自己听的。

    “你是陛下身边伺候的宫女,这些事情,不该是你要注意的吗?你说给我做什么?我哪里有能力……”

    “从今天开始,奴婢就已经不是陛下的宫女了……”清冷淡淡的打断木青歌的话,声音听起来很平静,但是木青歌看到她低垂的头,便知道,她心底一定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淡定。

    “这话是什么意思?”木青歌一惊,“陛下怎么处罚你了?你别担心,陛下其实还是信任你的,他可能只是一时生气,我们帮你求求请,过一段时间,等陛下的气消了,自然会叫你回去的……”

    木青歌能想到的,自然是因为之前的事情,商景帝处罚了清冷,所以不要清冷伺候他了。清冷这里伤心难过,受了刺激,所以才会想到来找自己。

    “不,陛下没有处罚奴婢……”清冷抬头,对木青歌微微一笑。

    木青歌看了心里却一酸,这笑里带着几分感动也带着几分酸楚,让木青歌都有些不知所措了。

    “陛下没有处罚你,那你这是闹的哪一出?”木青歌已经彻底被清冷弄懵了。

    “陛下虽然没有处罚奴婢……”清冷微微叹了一口气,“但是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奴婢怎么能够放过自己呢?所以,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