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88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静江一家是比其他人都难受的,因为偶尔霭芬虽然会去桂芝那里小住,到底只有几天的功夫,和静江却是一直生活在一起的,单是方妍,祖孙俩相依为命就有二十八年。

    这二十八年里,艰难的时候是大部分,包括方妍动荡不安的童年,青少年时期金钱上的捉襟见肘,和母亲的疏远冷漠,无法面对静江□□□□时的压抑,唯一给她安慰,能让她取暖的只有霭芬一个。反之,霭芬亦是一样。

    脾气火爆但心地善良的儿子,蛮横的亲家,不理解她的儿媳,两个性格迥异时不时闹矛盾的女儿,还有一个心思叵测的大儿子,霭芬可以毫不保留的倾吐对象由始至终也只有方妍一个。

    当然到今天,一片苦心,他们中的有些人终于开窍了。尤其是月茹,在天长日久的相处中,婆婆逐渐取代了母亲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她以霭芬的为人为榜样,都是霭芬经年累月积善的结果,也许她死了,但于方家静江这一支,打击是沉痛的,影响却是长远的。

    酒宴结束之后紧接着就是头七,一条龙道:“你们家这位老太太活着的时候是个明白人吧?”

    月茹红肿着眼道:“那可不,清醒着呢!走之前的一天还跟我说‘小白啊,你要管静江啊,你千万不能不管他,我跟你说,他不听话,他偷酒喝,我告诉你他都把酒藏在哪儿了!喏,米缸里塞了一瓶,我的躺椅下面有他喝剩下的半瓶,还有浴室里,冰箱和厨卫夹缝里有……”

    月茹照着霭芬的话一一摸索出来,还真对!

    这事听来叫人发噱,但一片拳拳爱子之心无不叫人动容,一条龙感慨道:“我们做这行的,做的多了,看的人也就多,我为什么说老太太是个明白人呢,你们看啊,她好像跟心里有数似的,专挑着礼拜六走了,这样一来,以后每个七都是在周末做,不耽误子女们家里的事。孩子们上班的也都能来。”

    月茹‘嗯’了一声:“妈就是习惯为大家着想,一向如此的。怕给别人惹麻烦,怕叫别人不痛快……”

    方妍道:“就是对别人太好了才叫有些人肆无忌惮,她这是好过了别人,委屈了自己。”

    一条龙接着道:“我也说老太太走的时候脸容特别光洁,慈祥有余。当然走的时间你可以说这是一个巧合,但是你们想想,做完七七就是去乡下落葬,正好是清明节,老太太脑子可不是一般的活络。”

    月茹听了一怔,掰着指头算了一下,转过头去对静江道:“还真是……七七完事了就是清明,你们全部去乡下替她安排落葬的事宜。一点儿不差。”

    方妍叹了口气道:“她就是爱操心,都到临了了还这样!其实哪是她要周六走的呢,不就是想着已经在医院住了几天了,每天都是六七百,这样长住下去得要多少钱?她呀,怕家里生波澜,为了钱吵个不宁,干脆省事走了吧。我最难过的就是,她这一辈子都是为了别人,什么时候为了自己?其实就应该是大家反过来照顾她。”

    一条龙这些天也算咂摸出一些味道了,道:“好像几个人家,还是你们一家最勤快。”

    “没办法。”静江难过道,“妈活着的时候就是跟着我的,一跟几十年,我为她做这些又算的了什么!”

    “难怪!”一条龙道,“的确是跟谁在一块就和谁亲!”

    话虽如此,霭芬却是一直一碗水端平,谁都不偏心的,奈何一样米养百样人,就连手指头伸出来都不一样齐呢,所以道德标准这件事,只能用来要求自己,不能同样的套在别人头上。好像润江吧,这头妈才走,刚过了三七,那头就上门来找晦气了。

    方妍止不住的想,他们家也就那点儿出息,为来为去还是那么点破事,就是酒水不能平摊,必须按照每个人的人头算,否则他们就吃亏了。还能不能有点儿创意了!

    其实之前润江已经派先头部队桂芝来探过路了,由于当时酒宴他和桂芝的人数最少,桂英和静江平分秋色,这样一来,假如总账要四个人平分的话便意味着桂芝和润江多出了一部分的钱。

    所以他先打电话给桂芝,好一番游说。

    要说桂芝心里没想法那是不可能的,桂英平白无故叫了那么多人来,每个人送的帛金都是由本人收,也就是说桂英的客人桂英收,静江的客人静江收,那么他俩的人数多,意味着收的帛金多,而桂芝和润江的人数少,意味着帛金少。桂芝也不满,但想想毕竟是送母亲最后一程,算了。

    然而润江不肯就此善罢甘休,非要桂芝来找静江谈判,桂芝到了方家美其名曰来看看静江,给妈上柱香,之后三句话不离酒水钱,还指名道姓的说这样对老大太不公平了,话题被岔开之后又再绕回来,三番五次的,月茹和方妍就知道桂芝想干什么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