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白清都又听到对门发出那种奇怪的声音。

    他搬来这栋老楼已经三个月了,最初选中这套租房的原因,是喜欢窗前那棵枝繁叶茂的大树,白清都喜欢一切生气勃勃的东西,鲜花,小草,树木,尤其是这棵朝天生长的大树,书皮上写满了沧桑,茂盛的枝叶如同骄傲的王冠,向着天空竭力地张扬,生长,翠绿的叶片吸引着风霜雨雪,朝露彩霞,也吸引着南来北往的鸟儿在其中栖息,每天早上,都会有清脆的鸟鸣传来,让人有种身在田园的隐逸自在感觉。每到黄昏,巨大的树冠投落一片温柔的阴影,在夕阳的光芒下,像是一个有些寂寞而消散的诗人,让白清都一见钟情。

    他对老楼也并无偏见,反觉得有种世俗的亲切感,一切都很完美,除了对面那家时不时会发出的不和谐声响。

    起初白清都初来乍到,一无所知。后来无意中听到有两个老太太在楼下聊天,一个说:“昨儿又动手了,听见了吗?”另一个叹气:“作孽,作孽。”

    白清都好奇,许是看他眉清目秀,斯文正派,老太太们的注意力转移到他身上,热络地招呼:“回来啦?新搬来住的还习惯吧?”

    白清都笑着回答:“都挺好,谢谢您。”

    一直到他上楼去了,老太太们还依依不舍地目光相送,又彼此商议:“小伙子长得真俊,不知道是干什么的,有没有女朋友?”

    “你不知道呀,”另位跟租房给白清都的谭老太很熟悉,“人家是h大高材生,正准备考研呢。女朋友嘛,一直倒是没见过。”

    “我觉得七号楼王太太家的二闺女就不错,改天给小伙子介绍下。”

    一来二去厮混的有些熟了,白清都的脸是打开外交局面的一张王牌,年轻小伙子,笑起来明眸皓齿,很像是老太太们年轻时候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真是讨喜极了。

    白清都先是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目前没有想找女朋友的想法,继而问起了那个困惑了他好几天的问题。

    “张姨,您说住我对面那楼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

    张姨的嘴先是一撇,这个表情的含义很明显。张姨见左右无人:“那一家啊……起初生不出孩子的,就领养了个女孩儿,后来去年又怀孕,刚生了个男孩儿,这就分出亲生还是后娘养的来了……那男人脾气又不好,经常动手……”

    白清都闻所未闻:“对那女人动手?”

    “哪里……是对小明明……”张姨满脸怨气,正要再说,忽然脸色一变,看向白清都身后:“呀,明明……你放学回来了啊?”忙换上一脸笑。

    白清都转过身去,又看到了对家住的小女孩儿,大概十一二岁,小脸儿上脏兮兮的,灰一块黑一块儿,衣裳也是,很看出旧来,身后背着个破破烂烂的蓝色小书包,正瞪着两人,明显地不太高兴。

    被两个大人注视,明明眼睛眨了眨,双手拉拉书包背带,低头往前走,经过两人中间的时候,忽然停了停步子,嘀咕说:“我爸爸对我很好。”说完这句后,她飞快地往前跑了上楼,像是怕有人追她似的。

    张姨幽幽地叹了口气,对白清都说:“看到了没有?这孩子可懂事呢,就是命不好,没生个好家庭。”

    白清都不知说什么好,之前他出入的时候,看到过几次小明明,有一次看到她躲在角落里,手中握着一块不知是什么的东西一口一口地吃,一边吃一边警惕地四处打量,好像怕被人发现,那时候白清都还以为这是个小流浪儿。

    当时他心生怜悯,翻了翻背包,从里头找出一个面包,往前一步,俯身递给小明明,那孩子呆了呆,却像是受了惊吓似的跳起来,一把打掉他手里的面包,逃之夭夭。

    后来看到她从对门出入,白清都才知道原来是对家的小女孩儿……很有些不好意思。

    但是现在这个年代了,谁家不是把孩子打扮的漂漂亮亮,而且对家也不像是苦难户,为什么让小女孩儿这么狼狈?

    再加上那种时不时会传出的吼叫骂声,女人的呵斥声,哭声。

    只是他并没有听到过小明明的哭叫声,一次也没有。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