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28.疯子上网记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疯子与阿蛮好上了。

    这个“好”自然不是说他们之间有基情,事实上也不可能有,疯子的脑神经与常人不同,而阿蛮即使高智商,但思维却单一,往那方面发展是没任何潜力的。

    不过,拿疯子的话说,他们碰撞出了“火花”。

    原因自然是与那“天书”脱离不了干系,竟没想,鬼门关前走了一回,疯子居然没把阎九的“天书”给遗失。据他回忆,在那临危一刻,他把“天书”给贴身藏了。

    当知道最后在古洞里救了他们的,正是n多年前指点他迷津,让他参悟天书的高人,就压抑不住激越的心情了。一直想从小九那开后门,但那时小九人迷糊着,不能指望。后来抱希望于小六身上,结果又吃了回闭门羹。

    总算后来小九病好了,他求了很久,得到了恩准。那日,他穿了一身笔挺的西装,鸡窝头也找发廊做了一个新潮正规的,可叫一个体面。走出去时,几乎所有人的眼球都往他这边投来。

    小九在前领路,他在后跟着,心里已经盘算了百遍见到高人时的开场白。到了路口时,以为要打车,却见小九向左一拐进了一家门。疯子抬头看了看,网吧?微微觉得纳闷,难道高人约在了这里见面?虽然觉得不够正式,想想也符合高人的境界,自当是出人意表才是。

    紧步跟了上去,第一反应就眼睛如雷达一般扫掠四周,没搜寻到目标后心想:是了,一定是在某个包间里,在外面也太随便了。转回心神去寻找小九身影,却在角落里的一台空机器后面发现了她,走过去发觉她已经坐下,而且还开了机器。

    连忙上前询问:“不是要去见高......”疯子想了想,换了个称呼:“庄先生吗?”这样应该够斯文了吧,也不至于暴露目标。却见小九头也没抬地回:“别急,很快。”

    过了一会,小九又道:“行了,连上了。”

    疯子往电脑屏幕一看,吓了一跳,那里头有个小框框,框框里他和小九都在里面。还有一个大框框,里头是一只手,还有一本书。视线一下就被那手给吸引了,应该说是被手上戴的一枚黑指环吸引,他清晰而且深刻地记得,当初高人的右手中指也戴了一枚这样的戒指。

    他一下激动了起来,难道高人在电脑里头?这见面方式可真够拉风又神秘的,也就高人能想到。小九把位置让了出来,他迫不及待地坐下,然后轻了轻嗓子,对着电脑内那只手弯腰鞠躬,“你好!”

    噗哧一声笑从旁传来,小九伸手过来拿起桌上的耳麦道:“你得戴上这个,要不聿哥那边听不到你说话。”疯子眼睛一亮,咦?这么神奇?小心翼翼地戴上后,他听了又听,始终静悄悄的,可怜他从未上过网吧也没上过网的人,只能抬头继续求助:“小九,没声音。”

    恰在那时,一声低哼从耳机里传来,疯子“嘎”的一声惊呼,然后激动到口吃地问:“是......是是......高高......人吗?”只见屏幕上的那只手翻动了一页书,低沉清冷的嗓音穿透过来:“你是谁?”

    疯子默了一下,一个坐正,高八度的声音:“我是秦三。”

    引来旁桌打游戏者的侧目,小九连忙掩过脸假装张望别处,可别让人发觉她与疯子是一伙的。

    疯子这边正全神贯注如聆听神讯一般正经,无暇去理会周旁情况。他现在的脑子是想不通为嘛高人在电脑里,声音却从他戴的这个耳机里传来,总之唯一能解释的就是:高人自有神通。

    “秦三?天书找到了?”

    中!不愧是高人,一语中的,直奔主题。疯子精神抖擞地应:“找到了,找到了,你看!”他从内袋里拿出随身携带的“天书”递到电脑面前,轻哼又传来了,他心头一颤,高人莫不会觉得他这般对“天书”亵渎了吧,早知道该拿去裱一下的,真是失策。

    其后,云淡风轻的声音再次响起:“看懂了吗?说来听听。”

    一下就把疯子给噎住了,“天书”上的符文他穷尽脑汁,翻遍各种资料至今也没翻译出来,这一咯噔,高人立即了解了情况,这回的哼声比前两次都要重:“等参透了再来找我吧。”话声落,屏幕一闪,那只戴了黑指环的手不见了,变成了一片白色。

    疯子急了,伸手就去敲屏幕,嘴里边喊:“高人,你在吗?”

    横向里伸过来一只手拖住了他,回头一看,是小九。如遇救星,连忙急声问:“小九,你快来看看,高人不见了,也没声音了。”小九脸上表情复杂的很,最终道出了事实:“聿哥已经走了。”

    疯子愣了下,莫名酸楚划过,“就走了啊?我都还没与高人好好交流呢。”

    小九看他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连忙询问刚才聿哥与他是怎么说的,等听完详细经过后,她都觉得疯子可怜了,聿哥摆明了就是在敷衍他。她百般恳求,才勉强同意说用网络视频跟疯子见上一面,等连上线了就露了只手,面都没露,亏得疯子还打扮得......呃,衣冠楚楚!最后又用了多年前的同一招——天书,又将疯子给打发了。

    没办法,残局还是得由她来收拾了。斟酌了下,开口道:“聿哥的意思是很满意能保持恒心终于找到天书,但天机与慧根,自己参悟来的才能归己所用。”顿了顿后,语重心长地拍拍他的肩膀道:“所以,革命尚未成功,战士仍需努力!疯子,我相信你有这潜力的,一定能参悟天书真谛。”

    回头小九心虚的把这事跟陆续一说,陆续一脸无所谓地道:“随他去,反正他整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有那东西去研究,省得他老往深山野林里跑。”小九听完放了心,可下一刻陆续拿眼角飘她,“小九,行啊,你现在忽悠起人来的功力越见涨。也就是疯子,才会往同一个坑里跳。”

    天书是小九为疯子挖的第一个坑,自跳下后就没爬起来,此后这个坑百用不爽。

    这些都是后话了。话说疯子听了小九的金玉良言后,坐在网吧椅子上开始冥思苦想起来,那一耗就是一个通宵。总算被他想出了解决之法,记起当年在古洞里,天书是从阿蛮那拿出来的,他说看得懂上面意思,虽说当时他是不太信,可如今死马只能当成活马医了。这般一想后,立即神清气爽,推开座椅就要往门外走,却只跨出一步就被一位小哥拉住,“老板,你的网费还没付呢。”

    疯子眨了眨眼,首先为他那句“老板”吃惊,其次,“什么枉费?”小哥指了指他刚才离开的座位道:“你昨晚上在这通宵了,上网的费用去吧台结一下吧。”疯子又眨了眨眼,作恍然而悟状,掏了掏口袋摸出手机对小哥说:“你等一下,我打个电话。”

    小哥的眼神带了狐疑,紧紧盯着疯子走向一边,这年头吃霸王餐的有,上霸王网的却少,通宵一夜也就十五块钱,这西装笔挺的不至于穷到连那几个毛票都没有吧。

    他不知道还真给说中了!倒不是疯子穷,而是为了今天这约会,从头到脚都换了,连带着钱也没捎。另外,他实在不明白,为嘛就是往那椅子里坐一晚,就要问他收钱?

    手机里输了为数不多的几个号码,第一个拨的是老梁的,那头很快接了,可还没等疯子开口,老梁就先喝断:“在办案,回头说。”嘟声传来,中断了。

    第二个拨了小九的电话,想着既然是她带他过来的,让她来救场也理所当然。可拨通后,里面直接传来动人的嗓音:“您拨的电话已关机。”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拨到小六电话时疯子已经有些心灰意冷。

    “喂?”慵懒的嗓音在电话那头询问,在那零点零一秒的霎那,疯子决定撒一个谎:“小六,快来救我......我......不行了。”几个字讲得虚弱之极,小六在那头立即急了:“疯子,你在哪?”

    “问小九,她知道我在......啊!”

    电话嘎然而止!疯子捏着自个手机,眼睛扑闪扑闪的亮,他敢打包票不用这方法,小六百分之百不会来!现在用了,也有百分之五十几率不会来,就算来了,知道前因后果后,估计也要被小六胖揍一顿,想想就觉得悲催了。可谁叫他朋友圈就他们三呢?

    手机一收,那虎视眈眈在旁的小哥就走了过来,疯子蹙蹙眉对他摆了摆手,“我还要再坐会,你一会再过来收钱。”小哥狐疑地看着他又重新走回那张椅子,清晨的网吧里没什么人了,冷冷清清的,想到毕竟是客人,人家也没说不付钱,最终回走到了吧台边。

    半小时过去了,网吧里的人又少了些,小哥已经在打扫卫生,几次走过疯子身后时有意咳了几声。但疯子依然如故端坐原位,电脑屏幕因为每日规定时间的系统格式化而显了蓝屏,可他的目光依旧一眨不眨地瞪在屏幕上。

    一小时后,疯子也坐不住了,余光中看到那小哥在与一名极像老板模样的人嘀咕着什么,时不时还指向他这边。眼看那“老板”向这边走来,突然疯子眼睛一亮,蹭的一下从椅子里跳了出来,迎面冲了过去。“老板”错愕,这这......疯子与他擦身而过了,等反应过来回头时,就见疯子拉了一个英俊的年轻人嚷:“小六,你可来了。”

    陆续把疯子从上到下看了一遍,说风凉话:“还没死呢?刚电话里还一副气绝的虚弱状啊。”

    疯子哭丧着脸,“你都听出我虚弱了,还来这么晚?”陆续轻勾唇角,笑得风流倜傥,“我来帮你收尸啊。说吧,遇上啥事了?听小九说你在网吧,还真来了兴致,我说你啥时候赶上这时髦了?”

    疯子顾不上听陆续的奚落,那边人家老板和小弟都瞪着他呢,把人拉到角落,压低声说:“看到没?就是那边两个,他们守了我一早上了。你说我就坐在那椅子上一晚上,连杯茶都没喝,然后要走时,那小哥就问我要收钱。”

    “大清早的装疯卖傻把老子喊过来,就是来付网费的?有你的啊。”虽然这么骂着,陆续还是走到吧台边,把网费给结清了,抬眼看到旁边的小哥,他似笑非笑地道:“我大哥就是在你家上了一夜通宵网发困了,至于把他当贼一样看着吗?”

    小哥一张脸刷的一下红了,涨成了猪肝色,尴尬之极。

    疯子跟着陆续出了网吧大门,长长舒了口气后道:“小六,这家会不会是黑店?”

    “黑你个头!拜托你也学点常识文化,下次上网记得带钱,一小时至少三块钱,懂不?啧啧,这一身,够人模人样的啊。”

    疯子眼珠转了一圈,他约见高人这事,之前小九特意交代过不能跟小六提,看来他是真不知道。于是嘿嘿傻乐着笑,一个字都没吐。

    事后他就去找阿蛮了。说起阿蛮,还真是不打不相识,那回小六喊上他与老梁去寺庙门口蹲点劫人时,可把他兴奋坏了,这辈子还没干过如此刺激的事。

    可到了那里,小六安排他的任务就是蹲在后门墙角里......学布谷鸟叫!拿小六的话说是伺机而动,可他忧愁的是,好多蚊子啊!蹲了好久,总算听到前边有动静,一个弹跳而起,差一点一头栽倒在地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