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我是骆落】终于等到你爱我:006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我是骆落】终于等到你爱我:006    翻脸就是翻书啊!

    骆落也是服气了!

    这个男人到底几个意思!

    “我每年的压岁钱,从来没有收到过这么少的!嫌弃!”

    骆落还是不要。

    退还给了邱铭俊。

    邱铭俊一副“大人不跟小孩子一般见识”的样子站起来。

    他拉住骆落的手,红包硬压在骆落的手里,“你过年收多少红包?”

    “我妈最少都是给三五万,要不然就是给我买东西。”

    “行行行,我先把尾款欠着,过年再给你。”

    邱铭俊坐下来,“我可以喝酒了吗?”

    骆落白了邱铭俊一眼,“喝啊!”

    吴越有几分尴尬,可是骆落已经答应下来。

    他没把骆落灌醉,还来了个不速之客。

    邱铭俊本想跟骆落喝几杯。

    哪知道吴越直接坐到了骆落的左边,把邱铭俊隔断了。

    哎!

    神经短路才来的,邱铭俊给自己倒了杯酒。

    他也不在意他和骆落之间隔着一个吴越, 直接把人家当成空气。

    他到了一杯酒,朝着骆落伸过去。

    “骆落,我今天身上没钱了,就还有一块钱,等会你给我付停车费啊。”

    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

    邱铭俊的样子,简直是没脸没皮。

    在女人面前说没钱了。

    还要女人给停车费!

    骆落作势又要去拿红包扔还给邱铭俊,哪知道邱铭俊一站起来往前一步,再屁股一趔,坐了下去。

    他的动作像极了客气。。

    可是却把吴越隔开了。

    “骆落,你别这样啊,哪有给出去的钱老师给人退回去的。”

    “我可不敢占你一分钱!”

    多的都要吐回去!

    换了以前巴不得,现在就觉得,这种一点也不知道尊重她的男人,她何必!

    心里虽然难过。

    但是如妈妈说的,女人还是要脸的。

    骆落推开邱铭俊,站起来,朝着吴越伸手,“我们走吧,今天邱少请客买单。”

    邱铭俊想要站起来,已经被骆落压住了肩膀!

    “邱铭俊,少在我面前装穷!你有卡可以刷!”

    骆落已经拉紧了吴越的手,“你就算没有卡可以刷,你还可以刷脸啊!”

    “走了。”骆落跟邱铭俊摆摆手,把这个卡座的人都叫走了。

    邱铭俊一个人看着一桌子酒,听着完全都不喜欢的音乐,腾地站起来,“买个屁的单!凭什么!”

    嘴上是这样说,最后还是他买了单!

    因为骆落那些人早就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

    邱铭俊只能开着车子灰溜溜的回家。

    真有点灰溜溜的感觉。

    邱铭俊觉得自己被骆落欺负了!

    是被他们骆家人欺负了。

    那个视频害得他整天被他妈妈烦死了。

    现在倒好,他这边被架在空中,骆落倒是有了男朋友。 !

    这简直就是不公平。

    骆落和新男友等人开着车子,又去找地方撸串!

    骆落很喜欢东北的烤串,跟闯闯一样。

    想到闯闯,哎,南心离开这些年,可苦了峻北哥了。

    骆落拿着电话就给楚峻北打了电话,“峻北哥,你睡了吗?”

    楚峻北说话声音很小很轻,“正准备睡。”

    “我还说叫你出来喝酒撸串呢。”

    “不了,闯闯现在睡觉容易惊梦,半夜起来看不见我,要哭的,改天早点,我带闯闯一起去。”

    “明天 吧,明天休息,我请闯闯去滑雪。”

    “好。”

    骆落收了电话,她把手机放在自己的腿上,副座上吴越一直等着她电话结束。

    “骆落,你和邱铭俊的事儿,真的结束了吗?”

    “不然呢?”骆落心里是有些拒绝回答这些问题的。

    吴越晚上还是感觉有点不舒服。

    邱铭俊就像是故意来找茬的一样。

    骆落有看不出来情绪。

    吴越担心到嘴的鸭子给飞了。

    “骆落,明天你有约会就算了,后天去我家吃饭吧?”

    吴越开始觉得骆落不想见家长,大概是因为两个人认识的时间太短。

    可是现在想来,长短都无所谓,就算以后不成,也应该见见家长。

    邱铭俊那个土鸡土鸭真是够刺激人的。

    不就是说他们名不正言不顺吗?

    如果双方父母都参与了,骆落的心应该就会定了吧?

    “后天?”骆落想了想,见家长太快了吧?

    他们相亲还不到一个星期。

    可是结婚这种事情,她现在真的没有什么感觉。

    如果不是那个人,是谁都无所谓。

    这次骆落把车停在路边,理着自己的思路。

    吴越主动拉着骆落的手,骆落的目光落在两人相牵的手上。

    路灯的灯光照进车里,将两个人的手照得很清楚。

    骆落低着头,看不到她眼中的表情。

    但是她的手没有动,没有挣脱。

    窗外的雪花飞扬,雨刮器扫动,“呜嗒呜嗒”的声音,沉沉的。

    骆落空着的手拿起腿上的手机,拍了两人牵手的照片。

    配上一段很是无病申银的文字,“如果把玻璃敲碎,让雪花落进车窗,我们也许会白头……”

    朋友圈的点赞很快就刷满了。

    下面全部都是写不可思议的留言。

    山水画——“落落,你想通了?”

    落叶知秋——你不是吧,这谁啊?

    黄沙漫天——落落,这是邱铭俊的手?

    bill——邱铭俊的手?

    拆迁队队长——落,这个男人的手很漂亮哦,手漂亮的男人前戏的时候超级爽!

    叽里呱啦——宝贝儿,赶紧的,挑个黄道吉日,收份子钱!

    北国之春的北——原来请我撸串是假,是想通知我,给你准备份子钱?邱铭俊给多少,我给多少。

    很多都是这个圈子里的共同好友,邱铭俊能看到很多留言。

    看得他真是火炸!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