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74|梦回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有人说,睡是死的兄弟。

    事实上,昏过去的那一刹那,沈采薇确实是看见了流淌在意识之下的黑色长河。

    她茫然的顺着河流慢慢走过去,看见无数无法想象的画面。无数美得宛若神迹的美人,她们的人生便如一幅幅长画卷徐徐的在她面前摊开,那里的人或坐或立,或微笑或悲泣,凝固着每一个足以惊艳世人的瞬间。

    沈采薇忽然意识道:这是美人镜过去的主人。

    她们本来平凡的人生都因美人镜起了变化,不同的选择走向不同的命运:有人声名狼藉;有人籍籍无名;有人名垂青史。

    沈采薇对于这些并没有太大的好奇心,她匆匆的从哪些画卷之中走过,随即又踏入了那黑色的长河。意识的河水从她头顶淹过去,眼前一片漆黑,意识渐渐模糊,随即便有光亮犹如萤火一般的渐渐在她眼前闪过,驱散黑暗。

    然后,她看见了自己,或者说是前世的自己。

    那是春日,清晨的松山是如此的翠绿欲滴,山间的花树上有大多大多的花压在枝头,洒落无数的花瓣,脚下的土壤松软芬芳。她提着裙裾从山间小道跑过,肩头有粉白的花瓣滑落,停下步子,一仰头就看见了站在那里等着自己的男人。

    他站在那里,挺拔一如苍松翠竹,清贵俊美,望着自己的目光便如春日的江水,温柔缠绵。

    那样叫人心动,却也那样叫人心痛。

    那一刻,她仿佛与前一世的自己重叠在一起,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见到爱人时的喜悦和心痛。春日的潮湿冰冷的空气哽在喉中,她说出口的话却是那样的冷漠:“阿远,京城来人了。”

    萧远的面色微微变了变,长眉轻轻蹙起。不等他开口,沈采薇已经一口气把话说了下去:“陛下病重昏迷,关外战火绵延,举国动荡。阿远,你我的感情本不该置于千万人生死之上,是我们该分开的时候了。”

    少年的爱恋亦如朝露,美丽纯净却也转瞬即逝。

    他们在松山相恋,在松山离别,然后各赴命运前程。沈采薇随着前世自己的脚步走遍北疆的战场,救了无数人命,看见了无数的生离死别,见证了最后的胜利。还遇见了那个被铁血磨成名剑的男人。

    等再回京,萧郎已成路人,少时的情意早已如同川流水,一去不复返,再寻不回当年心迹。萧远虚后位以待,天下瞩目,她只能一退再退,终身不嫁。最后,她离开京城,轻车简行,行遍天下,看遍山水丽景,悬壶济世。

    两鬓霜白之时,她心满意足的在清贫的山村小院里仰望那漫天的星辰和亘古不变的明月,听着村落里的小孩跑来跑去,发出清脆的笑声。闭眼之时,她少见的茫然了一瞬,不自觉的想着:若是重新来过......

    若是重新来过,也许我不会和萧远相恋,我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寻到各自的幸福。

    若是重新来过,也许我会找到与我志趣相投、心心相印之人,我们一起并肩而行,看遍天下山水,行医天下。

    若是重新来过,也许我会有一群的孩子,早晚忙碌,幸福美满。

    ......

    然而,那一世的她的人生终究圆满的,她做了自己许多自己想做的事,见了许许多多的事,救了许许多多的人,已经心满意足。

    沈采薇茫然的看着前世的那些记忆,只觉得自己的心也仿佛被那最后的豁达从容而沉静下来,犹如月光澄澈轻盈。很快,她便从前世那繁复的记忆中清醒过来。因为她想到一个人,李景行。

    意识被自身的意志所逼迫,渐渐浮出水面,她忽而从那寂静无声的黑暗里重新清醒,仿佛得到了新生一般。睁开眼看到亮光的时候,她泪盈于睫,心痛如割:李景行前世从未遇过这样的事,他百战而百胜,一如战神不可战胜。而今世,他遇见了她,然后遇见了这样的灾祸。

    然而,等在床边的人却匆匆的握住她的手,急切的道:“夫人莫要悲伤,你已有两月身孕,万万要保重自身。”

    沈采薇怔了怔,随即便反应过来——她与李景行早有打算,之前一直都小心谨慎,一直都有用药。可是离别前的那一夜,夜宿山地又是情意正浓,也就将错就错的没用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