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71章 在这不可言的世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又有人想要入蛮吗?】

    【是谁?】

    【听说是一个叫做赤乙的万古仙尊。】

    【难以置信!此女入蛮仪式,竟是由蛮神亲自主持,竟无需交出魂令即可入蛮。】

    【莫非此女是逆圣门徒?否则怎可能有这等殊遇!】

    【不,此女身份,更加特别。】

    【她来自云梦泽,是公输圣弟子。修的是…神匠封号!】

    【可怕!螟蛉族太白圣人,竟被赤乙大人的机关阵打败了!】

    【听说了么!赤乙大人只差少许,就炼出了开天之器!】

    【真是遗憾…】

    【听说,是赤乙大人自己选了的放弃,不愿这件开天之器现世。她为何要这么做…】

    …

    赤乙的耳边,仿佛有什么人在说话;但其实并没有任何声音,仅仅是残缺的记忆,在她受损的识海之中引发了错觉。

    好远。

    那些声音,好远啊。

    听不清,听不清…只觉得,好吵。

    “不要吵,我正要给主人炼宝呢,你们的声音,打扰到我了…”赤乙一面凝视水淹瓶,一面喃喃自语。

    幸而,耳边的声音很快就消失了。

    赤乙感到识海一阵轻松。

    于是她的眼神,重新变得专注而纯粹。一缕青色火焰,开始在她的眼眸中熊熊燃烧。在她的凝视下,水淹瓶的一切,皆无所遁形。

    “看得见,全都能看见…”

    “此宝瓶的过去,与未来…”

    赤乙只一眼,就看穿了水淹瓶的一切!

    【害怕,害怕…】水淹瓶流露出畏惧的情绪。它不认识赤乙,却能从赤乙身上,感受到上位者的压迫感。

    是神匠封号的气息令它感受到了压制!

    “别怕,她是来帮你的。”宁凡一面安抚水淹瓶的情绪,一面打出指诀,再度以水淹瓶的威能,收走沧兽们掀起的无数海浪。

    眼见翻江倒海对付不了宁凡,沧兽们终于改变了进攻方式。

    他们不再兴风作浪,决定以蛮力发起进攻。

    吼吼吼吼吼——

    无数巨影直接撞向了青铜古船!

    “改变攻势了么…”见状,宁凡立刻指诀一掐,周身连同青铜古船一道,瞬间消失于原地,闪烁至无数遥远的海面之上。

    避开了沧兽们的合围与冲击。

    而后将水淹瓶收回,递到赤乙的手中,请求道,“水淹瓶晋级一事,还望姑娘相助一二,事后宁某必当重谢。”

    口气十分客气。

    并没有因为赤乙胡乱喊他“主人”,他就真的将赤乙当成区区仆从,而是选择以礼相待。

    “赤乙不要什么重谢。能为主人效劳,是赤乙的荣幸。”赤乙摇摇头,但还是乖巧地接过了水淹瓶。

    她愿意为主人做任何事情,却不愿主人用如此生分的口气和她对话。

    于陌生世界苏醒,她失去了所有记忆。宁凡是她的唯一依靠,是她认定的主人。如若这唯一的依靠都待她如陌生人,会令她对这个陌生世界愈发感到恐惧。

    吼吼吼吼吼——

    眼见青铜古船一番闪烁,逃出极远,沧兽们立刻嘶吼着追了过来。

    时间仓促,宁凡自然没有时间和赤乙多说什么。

    身形一晃间,宁凡身形已然飞出。

    几乎是同一时间,一只海岛般巨大的沧兽从后方追至,悍然撞向青铜古船。

    可还没碰到青铜古船的边,这只沧兽就被宁凡一拳轰飞。

    古魔破山击!

    “好硬的身体!”一拳轰飞了这只沧兽,宁凡只觉拳头发麻——那只海岛体型的沧兽,体重几乎达到了五十星的重量。

    想要击飞如此巨兽,绝非易事,单凭蛮力难以做到,更需调动一身法力;更可怕的是这只沧兽的肉身防御太过强大,竟让宁凡有种一拳打在蚁主道山之上的错觉!

    那只沧兽虽被击飞,实则没有受到一丝伤害。

    宁凡不禁感叹:这就是圣人都难击杀的沧兽么,这等防御真是吓人。

    “我负责对付沧兽,你继续开船,朝道果大会前进。”宁凡这一句,却是对石敢当说话的。

    石敢当闻言一愣,暗道:前辈和空气说了半天话,终于舍得和我说上一句了。

    他看不到赤乙,看不到多闻老妖,也听不到蚁主的声音。如此一来,宁凡和这些人说话时,石敢当都只当宁凡是在和空气自言自语。

    吼!

    又有三只沧兽追至,一头撞了过来!

    这三只沧兽,体型皆有数岛之巨,冲撞之势远比之前那只沧兽猛烈。

    轰轰轰!

    宁凡又是三拳轰出,一拳连着一拳,拳势缓缓攀升。

    三只沧兽刚刚被宁凡击飞,却又有九头沧兽甩尾、撞头、挥爪,朝青铜古船攻了过来,不给宁凡喘息的机会。

    堪堪将这九头沧兽击退,又有十二只沧兽追至,它们张开巨口,发动咆哮攻击。

    一圈圈暗金色的音波传开,震碎空间,瞬息而至。

    千钧一发之际,只见宁凡周身神魔光芒大作,一声怒吼如古之神魔现世,以自身魔吼对抗沧兽们的咆哮。

    沧兽咆哮虽强,但如何敌得过远古神魔的怒吼,自是一触即溃。

    “好可怕的吼声…”石敢当只吓得腿软。

    令他害怕的,并不是沧兽们的咆哮声,而是宁凡的吼声。

    即便宁凡的吼声冲击避开了青铜古船,石敢当还是被略微波及,顿时感到了来自血脉深处的战栗与卑微,

    同样感到血脉战栗的,还有多闻。

    见多识广的多闻,隐约可以辨认宁凡身上的神魔之威。正因有所了解,才更加感到骇然!

    “紫薇仙皇欲仙魔同修,身具二灵,最终却也惨败,只能舍魔求仙,无奈放弃…逆圣尚且难以身具二灵,此人仅凭准圣法力,为何可以做到此事!”多闻惊呆了。

    后方追击的数百头沧兽,也全都被宁凡的吼声吓到了,震住了。

    只可惜,这些沧兽灵智太低。即便心中惧怕宁凡,却还是受体内的嗜血冲动驱使,于是再度发起追击。

    又轰飞了几十头沧兽后,宁凡不再使用古魔破山击迎敌——他的拳头已经近乎麻痹、失去知觉。这些沧兽的肉身太硬了!

    以肉身迎敌十分吃亏。

    于是宁凡一挥袖,十道光芒从袖中飞出,化作十条雨龙,与数百沧兽硬碰硬地对撞起来。

    又召出功德伞、逆海剑、真武残剑等诸宝,以诸宝之威,抵挡着沧兽们的攻势。

    这一战,直打得天昏地暗,声震云霄;但由于交战海域是真界修士不敢踏足的沧兽海域,无人知道此地发生的大战。

    半个月后,青铜古船驶出了沧兽海域。

    眼见宁凡离开了这片海,沧兽们愤怒地咆哮着,却没有继续追击,选择了放弃。

    “呼,终于安全了…”直到此时,石敢当才敢松一口气。

    而后,无比崇敬地对宁凡问道,“晚辈斗胆一问,前辈,你真的不是圣人么?”

    以一己之力,对抗沧之一族!如此风采,岂非圣人乎!

    “不是。”宁凡随口道。

    “就算前辈不是圣人,定也相差无几了。”石敢当恭维道。

    “不,我离圣人,差得还很远…”宁凡并没有因为别人的几句马屁,就忘了自己几斤几两。

    他虽能抵挡沧兽们的进攻,却没有任何办法击杀这些沧兽,姑且只能算和这些沧兽打了个平手;若是真正的圣人来临,无论多么困难,总归会有一些办法击杀沧兽才对…

    “可惜了,这些沧兽的本事比我预期要低。还没来得及从多闻那里骗出些神通秘术,沧兽们就已撤退…”宁凡心中暗暗遗憾。

    不过,考虑到此行还有更重要的收获,些许遗憾倒也无所谓了。

    “这就是水淹瓶的最终形态么…”宁凡抚摸着水淹瓶温润的瓶身,满意一笑。

    经过赤乙半个月的努力,水淹瓶终于突破极品先天之境。

    犹记得此瓶突破境界的那一刻,宝光直冲天际,强大的极品先天之威,更是横扫海面三千里。

    幸而,之前经过的沧兽海域是一片无人之海,故而没有引来什么强大存在杀人夺宝。

    如果宁凡选择的不是第三航线,而是在第一、第二航线突破水淹瓶的境界,说不得此宝突破的宝光会引来什么真界圣人也未可知…

    “不,不对。若走的是第一第二航线,便不会遇到沧兽来袭、掀起无边海浪了;我也不会机缘巧合拿出水淹瓶对敌,误打误撞令此瓶进阶…”

    “当然,若是选择第一第二航线,或许又会有新的机缘造化也未可知…”

    不同的选择,会通往不同的命运。

    圣子试炼如此。

    人生亦是如此。

    宁凡继续打量水淹瓶。

    进阶前的水淹瓶是羊脂玉净瓶的外观,瓶身上面有三个水滴图案。

    进阶后,瓶身上的水滴数目,增加到了七滴!

    要知道,这些水滴图案并非装饰,而是衡量水淹瓶威力的单位。

    朝水淹瓶注入法力,便可点亮其上水滴图案:第一个水滴完全点亮,此瓶威能,足以击退仙王;第二个水滴完全点亮,足以重创大多数仙帝;第三个水滴,足以重创一阶准圣。

    那么,点亮第四、第五、第六、第七水滴的水淹瓶,会有何等威能呢?宁凡有些期待了。

    除了水滴数目发生变化,如今的水淹瓶上,还多了几分玄之又玄的道法气息。

    这股道法气息,有些像紫薇道法,又有些像蛮族道法。其中似乎糅合了逆尘海独有的海之气息,又有一股与赤乙气息相近的血脉气息在当中流转。

    最终,所有的气息在神匠封号的引导下,融为一体,完美调和。

    “原来如此。此瓶之所以进阶,是因为吞噬了庞大数量的紫薇水元力。如此一来,此瓶纵然进阶,其中难免会残留紫薇道法的干扰和影响,为了排除这些影响,赤乙选择以多种道法气息与紫薇道法调和,使得此瓶最终完美无缺…真是神乎其技的手法!”宁凡对赤乙的手法赞不绝口。

    闻言,极少流露情绪的赤乙,露出甜甜的笑容。显然,宁凡的认可令她十分开心。

    “你的脸色似乎有些苍白…”宁凡忽而皱眉,他这才注意到,赤乙的脸色似乎不太好,一副消耗不轻的样子。

    “主人只带了我一缕心神来此地炼器,故而略感疲惫…”似乎是怕宁凡担心自己,赤乙解释道。

    以一缕心神炼器,难度偏大;若是在外界,以全部心神炼制此瓶,赤乙就不会感到疲惫了。

    “事发突然,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确是我的疏忽。抱歉。”宁凡歉然道。

    “主人不必自责,这种程度的心神损耗,睡一觉便可恢复,不值一提。”赤乙宽慰道。

    “那好,我这就带你心神脱离此碑,送你去休息。”宁凡认真道。

    “主人无需如此。赤乙还有余力,若留在此处还能帮主人更多…”赤乙并不想离开宁凡身边。

    她还想留在此地帮更多忙,得到更多夸奖。

    可惜胳膊拗不过大腿,最终,赤乙的意见被驳回了。

    宁凡将赤乙一缕心神送出逢魔碑,而后又操控肉身,送赤乙前去休息。

    这一幕,恰好被前来寻找老师的五谷帝君看到了。

    “啊这…赤乙老师的脸色为何如此苍白?”

    “莫非是宁前辈折腾的太狠?”

    “可以理解。前辈定是憋得太久…”

    “只可怜了老师,如此状态,如何能给我等继续授课。”

    “即便接着讲,我等也听不懂…且让老师休息几日好了,我等正好温习温习老师所讲的内容…”

    …

    随着宁凡穿越沧兽海域,识海内的圣子雷书信息更新。

    【事件八:击退沧兽,成功穿越沧兽海域。获得分数,十星。当前分数,二十三星。】

    “经历了半个月的苦战,无数次挡下沧兽们的攻击,如此战绩,居然只给十星分数?果然,紫薇圣子试炼,并不以实力为重…”宁凡分析道。

    接下来的日子,宁凡每日都在练习使用水淹一界瓶。

    以他如今修为,普通状态下,足以无损点亮三个半水滴;若变化真身,足以发动四水之力。

    若连古魔返祖都用出来,以两条魔尾的状态使用水淹瓶,可堪堪点亮五个水滴,但却要遭受一定程度的反噬。

    五水之力,是宁凡的极限。

    至于六水、七水之力,如今的宁凡根本用不出来,除非付出重创乃是陨落的代价,才有少许可能用出。

    “一个人研习此瓶,只能大致了解自身使用此瓶的极限;若想准确了解四水、五水之力的威力,果然还是需要对手来衬托…”宁凡有些无奈。只对着空无一人的逆尘海使用水淹瓶,根本看不出此瓶具体威力。

    “若是再有沧海君之流的敌人来袭就好了…”宁凡自语道。

    石敢当一阵无语:前辈高人的脑回路,果然不是他这样的小辈可以理解的。风平浪静地航行不好么?居然盼着有敌人来袭,这可真是…

    “可惜啊,张道前辈恐怕要失望了。此地距离北极道果大会,只剩数日行程。到了这里,就算敌人的来头再大,也不敢明目张胆发起袭击…”石敢当暗道。

    然而事情的变化,往往出人意料。

    宁凡前脚盼着敌人来袭,后脚,就有无数斗法气息从远方海面传来。

    “不好!真被前辈言中了!又有敌人来袭了!”石敢当欲哭无泪。他这一路上,又是遇沧海君,又是遇数百沧兽,真的不想再遇到什么危险了。

    “别怕,前面的斗法,与你我无关。”宁凡安慰道。他的神念远非石敢当可比,轻易就能感知到远方发生的一切。

    “如此就好。既如此,容晚辈更改航线,绕过前方的争斗…”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石敢当决定绕开前方的斗法海域。

    可宁凡不同意。

    “如若更改航线,又要多花数日才能抵达道果大会。直接将船开过去便是!”宁凡吩咐道。

    “可…”

    石敢当劝不动宁凡,无奈,只得沿着既定航线前进。

    于是圣子雷书的信息再度更新。

    【事件九:未更改航线,避开潜在危险。减少分数,一星。当前分数,二十二星。】

    居然因为宁凡的选择,给宁凡扣分了!

    这让宁凡有些不喜,隐隐有种被圣子试炼针对了的感觉;又或者,人家并未刻意针对,仅仅是因为双方理念不同,脾气不合…

    随着青铜古船不断接近,前方,原本斗法的双方,暂时中止的拼斗,想要看看来人是谁。

    见来人只是一艘不起眼的铜船,又见船上只有一舍空,一仙王,双方的反应各有不同。

    …

    吴老六感觉自己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他当了一辈子散修,前些日子耗尽积蓄,走了诸多关系,千辛万苦才加入三流圣宗——金镖宗,结束了散修生涯。

    本以为大树底下好乘凉,事实证明,他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