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70章 先天极品之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暴涨二百七十劫!

    比多闻预期的二百劫左右提升的更多,因为宁凡吸收的更加完美。

    气血同样暴涨了一大截!

    同样精进不少的,居然还有雨之修为!

    或许由于沧兽一族居于逆尘海,身具无边水行之力,其道果竟也能大幅提升修士水行修为。

    若以雨龙来衡量宁凡的雨之修为,此刻宁凡可掌控的雨龙,从原本的九条,增加到了第十条!

    这结果,宁凡十分满意!

    果然第三航线没有选错!

    “这小子的炼化速度,未免也太吓人了…”多闻愈发觉得宁凡高深莫测了。

    饶是如此,多闻仍旧不觉得宁凡能平平稳稳通过第三航线。

    一转眼,数月过去了。

    或许真是因为选择了第三航线的缘故,自沧海君来袭后,青铜古船再未遇到袭击,一连数月,风平浪静。

    试炼中的时间流速与外界并不对等,试炼中虽说过去了数月,外界才只过去了少许时间。

    当然这不是重点。

    重点在于,这一日,青铜古船终于驶入沧海龙宫所在海域。

    负责开船的石敢当,大气都不敢喘一声,生怕惊动了水下的沧兽。

    “求石祖保佑!保佑这些沧兽不要发现有船只经过…”石敢当在心中默默祈祷着。

    可惜,石祖没有保佑他。

    几乎是他将船开入这片海域没多久,原本死寂的逆尘海,忽然有了波涛。

    不,那不是波涛!

    那是有什么生灵,在水下搅动海浪!

    该死!这些沧兽发现有船只经过了!

    “接下来该怎么办?对了,丢祭品,投买路钱入海,运气好,兴许能令这些沧兽平息怒火…”石敢当灵机一动,从储物袋中取出事先备好的海祭品,一一投入海中。

    可,无用!

    波涛变得更加汹涌了!

    那些海祭品,没有半点效果!

    饶是有着丰富的航海经历,此刻,石敢当也感到了绝望。

    “前前前,前辈,我们快跑吧!对,立刻将船掉头,驶出这片海域,运气好,或许可以…”石敢当想要向宁凡建议什么。

    然而一切都太迟了。

    天空一霎之间,忽然暗沉了下去,好似有无边巨大的阴影,从苍穹之上投下。

    石敢当惊骇抬头,就看到几乎令他昏阙的一幕。

    原本空无一物的海面,忽然多了无数巨大阴影,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

    是沧兽,正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根本没有任何退路可言!

    每一道阴影,都有擎天之巨!

    无数好似鲸鸣的沉重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震得石敢当耳膜欲碎。

    “五十头?一百头?不,数不清!到底有多少沧兽来袭!可这怎么可能!就算是袭击过往船只,沧兽一族也不至于如此大举出动,必有什么原因触怒了这一族!”

    到底是什么原因!

    石敢当很想知道,可任他想破头,也想不到,宁凡白捡了一颗沧兽道果,且已吞噬炼化。

    每一个杀过沧兽、吃过沧兽的人,身上都会多出一股独有的水行气息,那气息,普通人察觉不出,唯有沧兽一族可以察觉。

    宁凡身上毫不掩饰的沧之气息,正是他杀过抑或吃过沧的证明!

    吼吼吼吼吼——

    无数愤怒的吼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杀机锁定在宁凡身上。

    几乎是吼声传出的瞬间,开始有沧兽掀起万丈之高的海浪,欲将青铜古船直接击沉,沉入这片长寂之海。

    万丈海浪拍落,其沉重气势,压得空间都扭曲、变形了。

    这不是普通海浪!

    这是逆尘海的浪!

    逆尘海,一滴海水重如山,万丈海浪足以轻易压死仙帝!

    这股汹涌来势,绝不逊色水淹一界的威能,只是规模大小、杀伤范围有所不同罢了。

    “挡不住,会死,会死…”就在石敢当绝望之时,忽有一道宝光冲天而起。

    是宁凡悄然祭出了水淹一界瓶。

    “面对真正的逆尘海浪,不知水淹瓶能发挥几分威力…”宁凡有些好奇,想看看水淹瓶能否抵挡逆尘海的万丈海浪。

    毕竟水淹瓶本就是以逆尘海的海水为原料,炼制而出。

    此瓶之内,更封印着无边无际的逆尘海水。

    瓶中海水规模,固然远不及真正的逆尘海,但和眼前的万丈海浪相比,还是超出无数的。

    但见宝光之中,水淹瓶传出无边吸力,一道道万丈海浪,瞬间就被吸入到了水淹瓶之中。

    吼吼吼吼吼——

    沧兽们更加愤怒了。

    灵智低下的沧兽,并没有太多攻击手段,见万丈海浪的攻击无效,便掀起了更多、更高的海浪。

    十万丈海浪!

    百万丈海浪!

    千万丈海浪!

    海浪的沉重威势,已经庞大到足以镇压准圣了。

    可惜,仍旧敌不过水淹一界瓶。

    无尽海水被吸入到水淹瓶之中。

    可惜的是,被吸入的海水,都是紫薇道法幻化的假象,并非真正的逆尘海水。如此一来,纵然吸入无数海水,水淹瓶内的海水规模也没有增加。

    那么,被吸入的虚假海水去了哪里?

    那些被吸入的虚假海水,一入水淹瓶,立刻分解成无数水元力,想要脱离水淹瓶,想要回归到圣子试炼的幻化天地。

    然而,逃不出!

    水淹瓶来者不拒,所有进到肚子里的水元力,皆被其吞噬炼化!

    每吞噬一口水元力,水淹瓶的法宝气息便会提升一分,从前受过的暗伤,也因之减少一分。

    随着吞噬数量不断增加,水淹瓶上的海之纹路开始增加,周身宝光越来越盛,如同一颗水蓝色的太阳般耀眼。

    “这小子的法宝…莫不是要进阶了!但这怎么可能?已定型的法宝,极难通过外部强化提升级别,除非使用特殊手段,可这小子分明什么手段也没用,仅仅是吞噬了逆尘海水,便令法宝出现了晋级的趋势…原来如此,我懂了!这宝瓶从一开始,就是一件未完成之作!”多闻心思飞转,渐渐看出了一些端倪。

    “设计此瓶之人,毫无疑问是个天才,只成功以逆尘海水为材料、炼出此瓶一事,就已经堪称前无古人的构思了。可惜那人修为太弱,应未超过仙帝之极限,无法驾驭逆尘海水,故无法将此瓶彻底完成。此瓶,实际只是一件未完成之作!”

    “但此刻,此瓶却在此地,吸收了逆尘海水的庞大水元力!”

    “若它吸的是真正逆尘海也就罢了,绝不会出现法宝气息提升的情况;可,偏偏他吸的是紫薇仙皇以自身道法模拟出的海水。如此吸收之下,简直就像是紫薇仙皇在以自身道法模拟逆尘海水,温养此瓶!”

    “造瓶者,没有实力完善此瓶;但若紫薇仙皇‘亲自’出手,想要完成此瓶,自是轻而易举!”

    紫薇仙皇自然不可能好心到帮宁凡炼制法宝。

    但紫薇仙皇布局于此的虚幻逆尘海水,却有着同等的效果!

    “此子何其好运!误打误撞,竟令宝瓶有了收获!”多闻羡慕不已。

    同样看破水淹瓶晋级原因的,还有蚁主。

    还有宁凡!

    宁凡有些始料不及了。

    他以水淹瓶对付这些沧兽,本意是想试试水淹瓶是否对对方存在克制。

    却不料,还有意外收获!

    “我竟从来不知,水淹帝炼制的水淹一界瓶只是一件未完成之作!”

    “不过如此一来,事情反而合理了。昔日,水淹大帝仅以第二步身份,就炼出了水淹一界瓶,此事分明存在疑点。只说瓶中海水之数量、重量,就不是一介仙帝可以掌控。想要将如此规模的海水炼成一个小瓶,即便水淹借助魔道深渊中的远古魔灵相助,难度也过于巨大。但若他当时只是练成了半成品的水淹瓶,一切便能勉强解释…”

    宁凡不由得笑了出来。

    任谁平白遇到如此好事,都要感到高兴吧。

    “从前的水淹一界瓶,也不过是堪比先天中品,但现在…”

    随着水淹瓶的宝光不断增强,其法宝气息,已不弱于真正的先天上品法宝了,且还在不断攀升!

    看到水淹瓶不断增强,宁凡由衷地感到高兴。

    “此宝莫非是想一举突破极品先天?”这下子,就连蚁主都感到眼热了。

    毕竟绝大多数圣人,用的都是极品先天法宝,但就算是圣人,也不会持有太多件极品先天法宝。

    开天之下,极品先天便是最强!

    极品先天说是圣人之器也不为过!

    “前辈想多了,此宝,不可能一举突破极品先天之境。”多闻是在和蚁主说话。

    “哦?何以见得?”蚁主问道。对于多闻这个小辈,蚁主没有任何轻视。她与宁凡心意相通,自然知道多闻老妖隐藏手段层出不穷。

    “此宝的力量虽在不断攀升,但这攀升却是无序的、自主进行的,并没有足够等级的炼器师从旁引导,想凭法宝自身意志突破极品先天,其难度,不亚于远古大修睡梦中突破圣人境界…”多闻答道。

    “难道以宁凡的炼器修为,还不足以引导此瓶晋阶成功?你可知,这小子连功德伞都炼成了,引导宝瓶晋入极品先天,应该不难吧?”蚁主皱眉道,似乎有些不喜旁人看轻宁凡的本事。

    她和宁凡一体同心,旁人看轻宁凡,岂不是相当于看轻她!

    “炼制功德伞?这小子居然有这等本领?”多闻惊讶了一下,但仍旧持悲观看法,“就算他能炼功德伞,也还是不足以做到此事。此事的难度,比炼制功德伞高出十倍不止。”

    “若再加上本宫这位圣人从旁助他,可够?本宫虽非专职炼器师,但对于炼器一道还是颇有心得的。”蚁主冷哼道。

    “恕晚辈直言,纵有前辈相助,仍是不够的。若晚辈所料不错,前番宁凡炼制功德伞,定有前辈相助吧?前辈懂得如何炼制功德伞,却未必懂此瓶的晋级方向。此瓶虽是未完成之作,但其最终形态,定是早已设计好的。除非是此瓶的设计者,否则,谁也无法获知此瓶既定的晋级方向是什么样子。除非…”多闻话语一顿,没有再说。

    “除非什么?”蚁主。

    “除非有更高一级的炼器师在此引导,才能在不知此瓶设计初衷的前提之下,正确引导出此瓶的晋级方向。”多闻叹了口气。

    虽说嫉妒宁凡的好运,但能目睹一件极品先天法宝成型,也是一件幸事。

    若可能,他也想亲眼目睹这奇迹般的一幕。

    可惜…

    在紫斗幻梦界这等荒凉之地,要到哪里找一个更高一级的炼器师?

    何谓更高一级?

    想要不知设计意图,直接看破极品先天法宝的晋级走向,就需要更高一级!

    比极品先天更高一级!

    得是开天级别的炼器师亲临,才有可能完成此事!

    可,紫山斗海哪有这等盖世人物!

    开天级别的炼器师,足以成为任何一位逆圣的座上宾,是随便什么地方都有的?

    这种级别的炼器师,别说无法找到,便是找到,以他们的身份,你也请不动他啊。

    堂堂逆圣尚且需要以礼相待,才能请动别人出手,你拿什么去请…不可能,不可能啊。

    “更遗憾的是,此宝在此地吸收了过多的水元力,距离突破极品先天已经很近了,近乎定型,却因定型的方向不对,与极品先天失之交臂。在此之前,此宝是件未完成之作;今日之后,此宝就是一件完成品了。再无定型的机会,也再无晋级的机会。日后便是寻得如此级别的炼器师,也迟了…”多闻叹息连连。

    “可恶…”蚁主银牙紧咬。她不高兴,很不高兴。

    明明只差一丝,宁凡就能得到泼天机缘,可这机缘,竟在眼前生生失去。

    失去的虽是宁凡的机缘,但她与宁凡一体同心,那种感觉,就仿佛失去的是自己的机缘。

    “所以,只需要找个开天级别的炼器师帮忙,就行了?”宁凡忽然插了句嘴。

    蚁主和多闻的对话又没有瞒着他,他自然听了个一清二楚。

    起初,他也以为水淹瓶要一举突破极品先天,当然感到高兴。

    可旋即,多闻的话好似一盆冷水泼在他的头上,将他浇醒。

    是啊,极品先天法宝哪有这么容易晋级成功…宁凡有自知之明,知道以自己的炼器术,不足以完成此事。

    当然,他可以和水淹瓶对话,但就连水淹瓶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如何突破极品先天,这对话又有何用?

    “既无法突破,那就只好放弃…”宁凡虽然偏执,但他偏执的地方,从来都不是法宝、神通这等外物。

    若此事可为,他很乐意捡个便宜,白得一件极品先天法宝。

    可若事不可为,他也可以坦然放下,毕竟…这场圣子试炼还有诸多好处可取,没必要一棵树上吊死。

    反正都是白捡的便宜,水淹瓶能平白无故提升至接近极品先天的地步,已经很不错了。

    问题在于。

    宁凡能够坦然放下此事。

    身为当事者的水淹瓶,放不下。

    这一刻,宁凡听到了水淹瓶的哭声。水淹瓶在悲泣,在遗憾,在悔恨。

    作为一个未完成之作,水淹瓶等待自身完成,已等待了太久,太久。

    它渴望能够成为一件完成之作,它欣喜于此时此地,竟有机会令自身趋于完整。

    可最终,这种欣喜被失望所取代。它无法突破,无法凭自身突破法宝等级,它需要炼器师的帮助。

    可无人能够帮它。

    主人宁凡虽想帮它,可限于炼器术的级别,根本有心无力…

    【呜哇哇…】是水淹瓶愈发悲伤的哭声。

    【哗啦啦…】是水淹瓶的瓶中世界,在下雨,那下的也不是雨,而是它的眼泪。

    “好了,别哭了!”宁凡眉头紧锁。

    到底和水淹瓶处出了感情,对方一哭,宁凡的偏执便也生出。

    “不就是想突破极品先天么!”

    “我帮你便是!”

    宁凡这句话,是对水淹瓶说的。

    当然,多闻也听到了这些话。

    不过他不相信宁凡帮得上水淹瓶。

    人生无奈,有些事情不撞得头破血流是不会明白的。

    “又或者,此子打算以一身性命为祭品,以自身为代价,换来一丝此瓶的晋级机会?”多闻显然想多了,想到了一些狂热炼器师以自身为祭品,跃入炉火献祭之事。

    转而摇摇头。

    他不觉得宁凡会疯狂到为了一件法宝舍弃生命。

    所以,这注定是一件不可能完成之事。

    【呜呜呜,主人,你别安慰瓶儿了,你的好意,瓶儿心领了,可你帮不了我,我已经认命了…】越是趋于完整,水淹瓶的灵性一般也越高,甚至给自己起了瓶儿的新名字。

    可也正是因为灵性增加,她才感觉到了更多的悲伤。

    “莫急,我已经找到你需要的炼器师了,不就是开天级别的炼器师么,我知道哪里有!不过我不保证她来到后,能助你成功。但若不试上一试,想来你是不会甘心的!”宁凡正色道。

    …

    同一时间。

    宁凡盘膝于逢魔碑旁边的肉身,忽然站了起来。

    在宁凡的操纵下,肉身紧闭双眼,身形一晃,消失无形。

    下一个瞬间,宁凡的身形,出现在了北极第七宫,鹑首宫之中。

    此刻鹑首宫内,五谷帝君端坐在座位上,如学生一般,在听某人讲课。

    负责讲课的,是那个名为赤乙的少女。

    赤乙讲的,是机关术。由于五谷帝君万分请求,她才勉强同意来讲这一堂课。

    她已经尽可能讲得浅显了,可惜,五谷帝君仍旧听得满头雾水。就连五谷帝君之中最懂机关术的黍君,都听得一脸茫然,如闻天书。

    没办法,根本听不懂啊!

    双方的级别,差太多了!根本不是一个层次!

    这些机关术所涉及的知识,已经超出了他们的常识!

    明明赤乙所说的每一个字,他们都认得,但拼在一起…

    卧槽!

    我是谁?

    我在哪儿?

    她到底在说什么?

    五谷帝君正痛苦地怀疑人生,忽见宁凡身形一晃,来临。

    见此一幕,五谷帝君哪还敢坐定,纷纷站起朝宁凡恭敬见礼。

    不过宁凡并没有和他们废话。

    只匆匆说了句,“我有急事,借你们老师一用。”

    而后不待五谷帝君反应过来,直接一把横抱起赤乙,消失无影了。

    “???”一脸茫然的五谷帝君。

    “!!!”渐渐回过味的五谷帝君。

    “啊这...宁前辈这是憋了多久,竟急切到了这种程度!”

    “明明再有一小会儿,我们就下课了…”

    “算了,早下课晚下课,有什么区别?反正你我都听不懂老师在说什么。”

    “你猜…宁前辈说借用一下老师,是打算如何借用?”

    “嘿嘿嘿,不可说,不可说…”

    …

    被横抱的赤乙同样一脸茫然。

    她失去了太多太多记忆,骤然被人横抱,难免有些局促不安,不知该如何应对。

    “主人,我…”赤乙面无表情,但说出的话语,却有一丝紧张的情绪。

    “怎么了?”宁凡。

    “我还没有准备好…”赤乙。

    “???”宁凡。

    “但若这是主人的意志…赤乙会努力的。虽说记忆残破,但赤乙记得,自己还是第一次,还望主人怜惜。”

    “…”宁凡。

    …

    距离沧兽来袭,已过去了许久。

    沧兽们一连串的海浪攻击,并没有伤到水淹瓶分毫。

    眼见于此,饶是沧兽灵智低下,也知道这种攻击行不通了,打算更换其他攻击。

    就在此时。

    青铜古船上,宁凡的身侧,忽然凭空多出一个虚幻人影——当然这人影,石敢当和沧兽们是看不到的。

    宁凡竟是强行将赤乙一缕心神,带入到自己的圣子试炼!

    “要在…这里么?”赤乙有些为难,虽然有些弄不清情况,但还是咬咬牙,解开了领口第一颗玉扣。

    而后就被宁凡满头黑线,抓住了手,又被宁凡重新扣好衣扣。

    “别误会。我要你来,不是做这些事的。”宁凡无奈道。

    闻言,赤乙一愣,明白自己误会了宁凡的意思。

    于是点点头,蹲下身,抿了抿唇,开始解宁凡的腰带。

    所以,是要用嘴么。

    此事她虽不懂,但若这是主人的意思…她会努力的。

    “不对,不是让你做这个…话说你明明都失忆了,为何偏偏记得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在宁凡费了许多力气之后,赤乙终于明白了眼前状况。

    “主人让我来此,只是为了这件法宝么?”赤乙眼睛眨呀眨,看着天空上宝光不断攀升的水淹瓶,只一眼,仿若直接看到了水淹瓶的灵魂深处。

    原来只是为了这种小事啊。

    她还以为需要这样这样,那样那样呢…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