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17 烟消云散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医生跟护士闻讯赶了过来,帮罗云珠进行了一番抢救,大概这种情况发生了很多次,那个年轻男人赶回来的时候,并未对苏安宁进行责备,反而安慰她。

    “您也别太担心,没什么事,医生会尽力的,即便发生什么事,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年轻男人想的很开,毕竟之前医生就下过好几次病危通知书了。

    所以每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们都会做好心理准备。

    苏安宁没说话,有些麻木的点点头,男人以为她是在担心,又或者是在自责,也没多说什么了,事实上,苏安宁这个时候,其实是在想罗云珠刚才说的最后那番话。

    她说,福星福利院的纵火犯是王玉梅,是那个一直让她尊重的姐姐,对她这个小三,从来没有横眉毛绿眼睛过,更别说是像现在的那些女人,一听说男人有了小三,还会做出当街啪小三衣服的举动什么。

    所以,她一直都觉得王玉梅这个女人挺善良的,又给林东阳生了四个孩子,林老夫人也是一个挺开明的老人,在确定她不会破坏她儿子的家庭后,也就再没找过她的麻烦了。

    所以,这样一个知书达理的女人,又深得林老夫人喜欢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做出那样的惨无人道的事情来,那可是一家福利院啊,里面都是些孩子,还都是一些原本就很可怜的孩子,她是怎么下得了这样的黑手的?

    想着,想着,苏安宁就忍不住浑身发抖,如果是这样,她身边的人都是什么样的人?想想就觉得可怕。

    罗云珠是她最好的朋友,也是辰辰以前除了她以外最信任的人了,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明知道有人会害辰辰也不去阻止?还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辰辰被大火给烧死。

    她怎么能这样?

    哪怕知道罗云珠此时所遭受的,然而想到当初的情景,苏安宁一气之下就想要离开,幸好,辰辰没死,这是上天的庇护。

    苏安宁站起来,旁边的年轻男人吓了一跳,就在这个时候,病房门给打开了,医生走出来,朝他们摇摇头,这算是尽人事听天命了。

    “给她办后事吧,你们节哀顺变。”医生平静的宣布着病人的死亡。

    “嗯,我知道了。”年轻男人平静的点头,然后掏出电话走到走廊尽头开始拨打了起来。

    苏安宁整个人就这样呆了,在她告诉她过去的真相后,就这么撒手人寰了,她突然有些后悔起来,怎么就选择今天来找她,要是不来找她,那么,她就永远不会知道这么一个残忍的真相,她并不觉得那是罗云珠的忏悔,她真的没有想到,自己的好朋友,竟然是这么可怕的一个人。

    这个人就这么死了,她一点儿都不觉得有什么快感,反而觉得,她就这样死去了,实在是太便宜她了。

    还有王玉梅,那个看起来,永远一副端庄高贵的女人,骨子里的血液竟然是那样的肮脏,这两个女人是怎么结盟在一起的?又是怎么做出杀害她儿子的事情,何况,还有那么多孤儿的生命,难怪她们后半生都过得这么痛苦。

    难怪王玉梅要吃斋念佛,原来是做了这么一件泯灭良心的事情,然而,做都做了,这怕是吃斋念佛一辈子都无法让自己的心灵洗净的吧。

    趁着年轻男人没注意,苏安宁站起来就离开了,罗云珠的最后一眼,她都不想看。

    苏安宁回到家,就开始发呆,想了好多她跟罗云珠的过去,当初,她遇上林东阳的时候,除了罗云珠,谁都不支持她。

    只有罗云珠说,在爱情的世界里,没有什么小三与正室之分,也没有所谓的对与错,有的只是时间的早晚而已。

    如果没有罗云珠,她想,这段爱情,她也坚持不到现在,或许,中途就会听从父母的意见,然后找一个平凡普通的男人嫁了,然后过一段普通平凡的人生。

    当然,这是这个世界上大多数平凡人所共同拥有的日子。

    只是,想想就会觉得那种生活有多么的枯燥乏味了,所以,她一直很感激罗云珠的开导与陪伴,对这个女人,她甚至比父母,比家人还要信任她。

    可是这个女人,到现在却让她感觉到后悔与可怕。

    她很想问问她,当初为何就忍心对辰辰下那样的毒手,为何就忍心这么的对她,但是她人都不在了,她想问,除非陪她去死。

    心中有太多的疑问想要问出来,但是王玉梅也不在了,知道这件事始末的两个当事人都不在了,她想问也没地方问,她真的感觉很憋屈。

    林东阳回来的时候,听到佣人说夫人已经回来了,他赶紧回房间去看苏安宁。

    大白天的,苏安宁把房间的窗帘给紧紧的拉着关闭,也不点个灯,这样的苏安宁让他觉得很诧异,她应该是遇上什么事了才对。

    他走到床头,将壁灯给打开,柔和的灯光刚刚好,也不会刺眼。

    “安宁,睡着了?”林东阳柔声的唤着。

    苏安宁转过身来,林东阳就看到那一张梨花带泪的脸,心中一惊,“怎么了?今天去哪儿了?怎么哭着回来的?是谁欺负你了吗?”

    一连好几个问题,深切的表达了林东阳对她的关心。

    “……”苏安宁没有说话,只是摇摇头,一时间觉得人生很失败,她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对人,她自认为还算真诚,对待朋友,也是出自真心的,可是她现在得到了什么。

    她甚至还想着,要将王玉梅那四个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来对待,今天晚上,她甚至都安排好了,要跟那四个孩子好好的聚一餐,以后他们就是真正的一家人了。

    可是想到王玉梅对自己的儿子下这样的毒手,她就恨得要死,那几年,她痛苦不已,如果不是自己的意志力够强,她想,她大概就真的以为儿子死掉了,然后追着辰辰而去了。

    她这一生,也是最近才开始变得快乐一点,幸福一点。

    她不知道,如果林老夫人知道她当年也给她老人家生了一个孙子,又知道她一直支持的媳妇儿,却做出这样残害她孙子的事情,她还会一直那么偏颇那个女人吗?

    可是老太太已经死了,王玉梅跟罗云珠也都死了,她就算有很多为什么想要问,也没了对象,总不至于,她毫无形象的跑到他们的坟前去骂街吧?

    这样的事情,她苏安宁又做不出来。

    “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林东阳看着她脸色惨白,心里真的很担心,“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要不,我们去医院看看?”

    “我哪儿都不想去,今天晚上的聚餐,我也不去了,你一个人去吧,让北辰跟爱莉忙完了回家来陪我吃饭就行了。”苏安宁的语气挺冷淡的。

    林东阳听得一愣一愣的,今晚的聚餐,不是她决定的吗?怎么这话说的好像,他很想跟他那四个孩子聚一聚似的。

    倒也是,那天在机场,那四个孩子的懂事成熟的表现,倒是让他挺满意的,虽然集团不能交给他们其中一个去管理,可他打算让北辰给他的这四个哥哥姐姐保留几个职位,让他们这辈子至少吃穿不用愁,生活水平不能下降的太厉害。

    不管怎么说,他们四个身上都流着他的血,哪怕他对他们的母亲不是那么的爱,可是这么多年的夫妻,也算是相敬如宾。

    “聚餐去不去都不重要,倒是你,究竟发生什么事了,跟我说说,好不好?”林东阳直觉觉得她有事,又不知道她早上出门到底去哪儿了。

    她说去看一个朋友,他也没有多问。

    “没什么好说的,我想一个人静静,你先出去吧。”苏安宁说完,擦掉脸上的泪痕,然后背过身去,一点儿都不想理林东阳。

    林东阳就看着她如此冰冷的态度,他了解她的性子,也不敢强迫她,只好先离开房间了,将壁灯给她留着,离开的时候,也帮她把门给带上了。

    林东阳一出来,就让人通知那边,说今晚的聚餐临时取消,他们阿姨的身体不舒服,这个聚餐改天再约。

    四个人也没多说什么,既然阿姨身体不舒服,就改天好了。

    林东阳听着也算是欣慰,可是苏安宁从来没有对自己这样过,今天却突然这样,一定是出门的时候遇上什么事了。

    林北辰跟爱莉还在外面看电影,就接到林东阳的电话,只好先打道回府。

    一到家,林北辰就看到父亲脸上担忧的神色,而且客厅就只有爸一个人,平常都是两个人在客厅,“爸,妈呢?”

    “你妈在房间里,你跟爱莉上去看看她吧,顺便问问她今天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林东阳微叹口气,他实在是问不出来,否则,也不会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

    林北辰+爱莉:“……”

    两人还是第一次看到林东阳这样的表情,应该真的是他们之间出什么事了,两人赶紧上楼去看苏安宁去了,走到门口的时候,爱莉拉了拉林北辰的手,“这样吧,你进去看看阿姨,我先回房去。”

    爱莉担心,苏安宁看到她会不知道怎么说,所以,她想着自己还是先回避一下。

    林北辰点点头,然后一个人先推开门进去。

    苏安宁已经在床边坐起来了,她躺在床上根本睡不着,看到林北辰进来,她更是激动了起来,朝林北辰扑过来,将他狠狠的抱在怀里,然后大哭起来。

    “……妈,您到底怎么了?”林北辰让苏安宁哭了会儿,才稍微推开她,发现苏安宁这一双好看的眼睛都哭得红肿红肿的。

    “……”苏安宁只是抽泣,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现在就是需要发泄,不能去人家坟前骂街,就只能躲在家里哭,哭自己以前的傻,哭自己以前竟然这般的退让,忍辱负重之后换来的,却依旧是别人的辜负。

    又哭了好一会儿,苏安宁才停止了哭泣,可她眼睛里都是仇恨,她看着林北辰,“北辰,答应妈,接收你爸的公司吧,然后把林家那四个人全都赶出公司,不让他们拥有股份,我要让他们以后都分不到公司的钱。”

    那四个孩子,过惯了大手大脚的生活,一旦没了股份,那么,他们很快就会把手上的钱给挥霍光,这样,他们以后就会过穷苦的日子。

    王玉梅朝她的儿子下手,无非就是为了让她那四个孩子将来的生活得到保障嘛,既然这就是她要谋杀她儿子的最终目的,那么,她偏偏不让她的心愿达成。

    她苏安宁也不是白莲花,在知道她有这么阴险的目的后,还能这般的忍气吞声。

    而且,她现在是林东阳的老婆了,林东阳的财产,法律该给她多少,只要是属于她的那部分,她全都会要,她不会再傻不拉几的将这些东西都让给王玉梅的孩子们。

    “……妈,之前你可不是这么跟我说的,你说,我跟他们虽然不同母亲,但是至少同一个父亲,让我不要去争的。”林北辰诧异的看着自己的母亲,苏安宁什么时候又改变了自己的想法,之前,他原本都打算接管爸爸的公司的,毕竟,这也是爸爸的想法。

    身为儿子,他就应该做到孝顺。

    可是经苏安宁劝说了他一番之后,他就改变了主意,反正不接集团,他也可以自己创办一家公司,就像父亲说的那样,男人嘛,还是应该养家糊口的。

    “那是妈妈以前蠢,以前傻,被人害的骨肉分离,我还对她那么尊重,还对她的孩子那么好,我又不是傻瓜,也不是蠢货,我为什么还要继续蠢下去?”苏安宁忍受不了了,开始大喊大叫。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