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 泪海(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语到这里,碧方慢慢止了话,他把玩着手中的折扇,面上轻描淡写地问我道:“如果你是阿丑,在这样的情况下会对琅轩承认自己的身份么?”

    我想也未想,便脱口而出道:“为什么不承认呢?如果是我,反正琅轩也发现了端倪,我肯定会将一切事情的始末都告诉她。毕竟,那可是自己心中最喜欢的人啊,没有人会不愿意跟自己的心上人在一起吧。”

    碧方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唇角微勾:“少女,请把你自己带入到阿丑的身份,如果你有三颗脑袋,长得奇丑无比,面对自己美若天仙的心上人,你有勇气承认自己的身份吗?”

    我仔细思量了一会儿,想着若我是阿丑,我面对的是风华万千的帝江,恐怕要么会转身就逃,要么便绝对不认。毕竟,所有人都希望自己在心上人的眼中是最美好的模样,若是感觉双方差距太过悬殊,有自知之明者和胆小怯弱者大抵都会选择把感情深埋在心底,这也是世间暗恋由来最主要的原因之一。

    思及至此,我不由得轻声叹了口气:“所以阿丑到底还是没有承认自己的身份吧。”

    碧方点了点头:“阿丑虽然喜欢琅轩,但是却从未想过要拥有她。在他眼里,琅轩是这世间最好的女子,丑陋如他根本没有任何资格与她在一起……”

    虽然对于他人的嘲讽,阿丑从来没有理会过。

    但在他心底,却是早已认同了他们所说——他是一个拥有三颗脑袋的丑陋怪物。

    越是喜欢琅轩,他便越发自卑,就算琅轩没有对他的样貌有过任何害怕置喙,他也依旧将姿态放得低如尘埃。

    他别开眼,不敢看琅轩的眼睛,沉默良久,才用暗哑粗嘎的嗓音低低道了一句:“始鸠大人是雷泽人人敬仰的神,还请姑娘切莫将阿丑与之相比,阿丑不能污了大人之名。”

    阿丑站在逆光处且又习惯性地垂着头,琅轩看不清他脸上是何表情,但他的声音却一如往常的平稳听不出任何情绪起伏,琅轩虽然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但阿丑既然已经否认,她也只好作罢。她虽没见过始鸠大人的长相,但却记得始鸠大人的声音,清朗悦耳,恍若十里春风拂面。

    余下的日子阿丑依旧带着琅轩四处漂泊,什么地方安稳平和,他便带着琅轩去那儿。但不管再美好的风景,再动人的世外桃源,琅轩都时常会眺望雷泽所在的方向,担心着她的始鸠大人。

    每每看见琅轩蹙眉担忧,阿丑都觉得胸口好似被人狠狠剜了一块。以他如今的实力早已可以护她一世无虞,但他却给不了她最想要的。

    因为明白琅轩的心结所在,待到三界战乱逐渐结束,诸神也陆续归位时,阿丑便带着琅轩径直去往了雷泽。

    彼时作为主战场之一的雷泽再不复往日繁荣辉煌,入目之处满目疮痍,他们到达雷泽的时候,身为雷泽之主的始鸠正在四处安抚惶恐不安的子民。

    时隔多年未见,始鸠的面容一如阿丑记忆之中那般俊美无双,明明身着再普通不过的玄衣,明明他周着还围绕着那么多的雷泽子民,可一眼看过去,他却仍旧是最显眼的存在。

    心心念念之人就近在咫尺,可琅轩却呆呆地站在原地踌躇着不敢上前,好似近乡情怯,又好似害怕这又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梦境。

    两人相处这些年,阿丑对于琅轩再了解不过了,但此时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毕竟,在此之前始鸠从来便没有跟他们有过任何交集。琅轩想要见始鸠,他便带她翻山越岭而来,然而当真见到了始鸠,他才恍然察觉到万分不妥。

    然而正当他苦思着该以什么样的借口带琅轩离开的时候,原本还一脸纠结的姑娘在察觉始鸠准备离开之时,竟鼓起勇气疾步上前拉住了始鸠的袖口,用欢喜而虔诚地声音对他道:“始鸠大人,我终于找到你了。”

    始鸠的性子是出了名的温和,被人这样突然拉住了衣裳也没有任何不悦,只是微微侧头神情略有些困惑:“姑娘是?”

    在没见到始鸠之前,琅轩想过很多的话要对他说,比如她要感谢他那些年朝夕相伴的照顾,比如她这些年来想要寻他的执着,可当真见到了他,那些儿女情长的话她却一句都说不出口,红着脸憋了半晌,只磕磕巴巴地道了一句:“始鸠大人,你对我有大恩,不,不嫌弃的话,我想留在你,你身边,以,以身相许。”

    若始鸠当真如传闻那般是风光霁月之神,此时便会理所应当的拒绝。但实际上他干净如雪的外表之下,却有着比魔更为邪恶的内心,魔至少坏得理直气壮,但他却习惯用道貌岸然的假象来欺骗世人,就算做尽了世间的一切坏事,表面上他依旧是清雅如兰的高洁之神。

    琅轩是阿丑用了无数天材地宝喂养长大的,化形之后的样貌是万里挑一的好,这让始鸠很是意动。再加上她的眼里满满都是依赖,这样天真的小姑娘再好骗不过了。

    是以哪怕他对琅轩并没有半点记忆,因为想要留这样的美人在身边,琅轩面上便故作为难地道:“可是,现在雷泽的子民还需要我的帮助,你若留下,我恐怕会无法好好照顾你。”

    因为早些时候始鸠在阿丑心中便是最善良的神,所以这样的话在阿丑听来便是最委婉的拒绝,而在心中装满了始鸠的琅轩听来,他既没有直接拒绝她,那便代表他认可她的存在,是以当始鸠话音一落,琅轩便拍着胸口一脸坚定道:“始鸠大人放心,琅轩会木系法术能好好照顾自己,我不会妨碍大人办事,而且还能尽我所能帮助大人。”

    这样的回答并不出始鸠预料,作为四海八荒人尽皆知的温柔男神,在外人眼里他根本就不懂得拒绝他人,因此对于琅轩的留下,盲目信任他的雷泽子民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异议。

    出于对琅轩的关心和舍不得,起初阿丑便以仆人的身份继续跟随在琅轩的左右,但在人前始鸠时刻都保持着最完美的风度,让雷泽子民如沐春风,对心仪自己的琅轩千依百顺。

    那时的琅轩眉眼都带着笑意,整个人带着生机勃勃的朝气,阿丑感觉这样的琅轩有些像她还是树身那会儿,他费尽艰辛地寻来天材地宝喂养她,每每一吸收完那些灵气,她周身便会一扫颓势长得郁郁葱葱。但那会儿琅轩还不会说话,她向他表达谢意的方式便是努力结出更漂亮的珠玉让他开心,而现在她则会一遍一遍地对他说始鸠大人对她的好,对他说她越来越喜欢始鸠大人,也越来越离不开他了。

    尽管阿丑觉得自己的感情遮掩得很好,但已经知晓□□的琅轩却也明白,男女之间的义无反顾,大抵都是因为喜欢对方,而阿丑对她的默默付出,像极了她对‘始鸠大人’的执着追寻。

    阿丑对她很好,她也从未觉得他的三颗头颅可怕,在那些朝夕相处的日子里,琅轩比任何人都清楚阿丑的柔软单纯,如果没有‘始鸠大人’,她想她一定会选择跟阿丑在某一处繁花似锦的桃源避世生存。可没有‘始鸠大人’便根本就不会有她的诞生,因为心中已经住了一个那样好的人,所以不管阿丑对她的感情有多深,她都无法给予半点回应,她唯一能为他做的便是将始鸠大人赠与她的所有法器灵宝都全部交给他。

    “阿丑,谢谢你。”

    少女的道谢是说不出的真心实意,但阿丑看着她交给他的乾坤袋,胸口却翻江倒海一般的难过。

    他知道她的意思,她的爱情已经全部给了始鸠,她能给他的便唯有物质上的感谢。

    也许,是时候离开了。

    再留在她身边,只会给她带来困扰和负担。

    千万年的陪伴,千万年的照顾,他的琅轩已经从一棵漂亮的小树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姑娘,她从懵懂无知到如今已经懂得用最温柔的方式拒绝他人,她身边也已经有了相亲相爱的男子,她的一生已经再圆满不过再美好不过。

    然而越是这样的清醒认知,阿丑便越是觉得不舍。

    他多想守着她的小姑娘,守到天荒地老,守到白发苍苍,但是他的小姑娘却再也不需要他了。

    乾坤袋中的东西每一件都是顶好的,但却没有任何阿丑想要的。他下意识地便想拒绝,想让她自己留着那些东西好好保护自己,可当他看见琅轩眼里的无声祈求时,他顿了顿,到底还是受下了那些东西。

    因为这样,才会减少她的内疚,才会让她安心。

    “我离开故土已经很久了,眼下雷泽已趋于安定,我也是时候离开了。”乾坤袋上隐隐还有她掌心的温度,他紧了紧乾坤袋,垂着脑袋温声道:“救命之恩无以回报,若他日姑娘有需要阿丑的地方,随时可以传音于我。”

    琅轩点了点头,虽然心中仍旧不舍,但也知道,阿丑的离开目前对他们来说都好,随着时间的流逝,再深的感情也会逐渐变淡直至消失无痕。

    “阿丑,回去之后记得好好照顾自己,若有需要,也记得来雷泽寻我,我们永远都是最好的朋友……”

    看着阿丑一如往常的低垂着头颅,琅轩本准备再说些什么好让他不那么难过,可恰好有始鸠大人的侍女前来寻他,说始鸠大人有事要与她商议,因此在陪着阿丑走到雷泽边缘之后,她便匆匆随侍女赶往了始鸠大人身旁。

    琅轩没有回头,所以她并没有看见,当阿丑再度抬头时,有大颗的眼泪滑入他乌黑的鬓角。

    “然后阿丑就这么离开了?”我敛眉看向碧方:“你不是说始鸠其实就是披着羊皮的黑心狼么!那后来琅轩有没有看清楚他的真面目,一脚踹开这个家伙重新回答阿丑身边?”

    碧方摇了摇头,追忆的神色略微有些怅然:“若当真那么简单,便不会有后来的泪海存在了。”

    碧方说,阿丑离开雷泽之后,便径直回了服常。因为想着或许有一日琅轩会需要他的帮助,在回去之后他便更加努力的修炼,觉得累了便去琅轩曾经本体存在过的位置看上一会儿。

    琅轩修成人形的时候,因为要当场经历雷劫的缘故,她本体曾经的所在之地已经竟是一片寸草不生的漆黑焦土,但这里毕竟是她扎根过的地方,隐隐还有一些熟悉气息的残留。只要来到这个地方,阿丑便会重新贮满继续坚持的动力。

    阿丑没有朋友,他所在的地方又比较偏僻,以至于他再次听闻琅轩的消息已经是三百年后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