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088.那段时间,所有人都以与他交往为耻(万更求首订)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这些都是后话了。”顾长墨颓然地叹口气,表情罕见的沮丧,“这次维和八成是去叙利亚……小三,他喜不喜欢谁,有没有儿子无所谓,我只希望他能全须全尾的平安回来……”

    “叙利亚?!”顾长杰先前没想到这层,此时乍然听到这话,差点把眼珠子惊出来,“他从小到大也就去去健身房,连枪都没拿过,结果现在当兵第一站要去的竟然就是叙利亚?!——大哥你确定,没弄错吧?”

    “这种事哪有开玩笑的。”顾长墨慢慢坐回椅子上,“没得说,他这次是铁了心了。”

    “我现在抓紧时间乘私人飞机去日内瓦,”顾长杰抬腕看表计算着时间,“如果顺利,肯定会比他提前至少两个小时,绝对能截住这个臭小子!”

    “你没看出来吗?”顾长墨摇着头,有气无力的指指摔在地上的电脑,“他故意发这条微博,就是让大家都知道他去维和了。你现在去截住他,强行动用关系把他替换下来,这让别人怎么想?别说你,就是老头子,这次恐怕都没辙了。”

    既然享受顶级的权利,就要付出顶级的义务。无论他还是父亲,都不可能因为顾长歌一个,而让整个家族立于风口浪尖。

    这事处理好了,他们顾家就是有使命感有责任感有人道主义精神的忠烈家族,赞誉满门;可若是暗箱操作偷梁换柱被发现,到时要面对的,就是来自全国甚至全世界的鄙夷和唾弃——

    但他做不到若无其事!即将要上战场的,可是他们一直引以为傲的亲弟弟啊!

    更何况……

    “这个小三!”顾长杰又急又气,半点风度都无,在书房里绕着圈儿走来走去,“这事都怪我!他前天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情绪就不对,结果我以为他又抽风,没说几句就挂了……”

    他顿住脚步,恼恨的一拳捶向墙面,“该死!他移情别恋喜欢上别人大可和我们慢慢商量,谁知道……都怪那个许锦妍!看着不声不响任劳任怨谁都能来踩一脚,结果一肚子黑水儿,蔫儿坏!当年那事也是,她看我们小三儿好欺负,结果胆大包天干下那种下做事儿……”

    “现在再说这些全都没用了。”顾长墨心灰意冷的靠在椅子里,眼神有些放空。

    “都怪我们……”

    似乎被他这句话勾起什么,顾长杰僵了一下,沉默半晌后,颓丧地靠在书架上,长长叹了口气。

    “是啊,都怪我们……”

    如果不是他们当初的自私,又怎么会有现在这种进退两难的尴尬局面?

    ——

    为了成为更好的人,为了不再让人失望。

    下意识抚过这几个字,锦妍握紧手机,骨节微微泛白,百味杂陈,眼眶有点发酸。

    ——我会努力。为了你。

    等我。

    “为了我……”

    我知道的。

    我一直都知道,你很优秀,只是从小顺风顺水优渥的长大,所以在一些问题上尚显青涩。

    只有历尽磨砺苦痛的人才会变得成熟,可你原本就是云端上高高在上的顾公子,何必为我走下凡尘?

    你可以这样无忧一辈子的。

    你可以有棱有角,冲动任性,根本不用强迫自己变成圆滑稳重的模样。

    为什么要为了我去那种地方呢?

    只不过是分手而已,这世上的女人千千万万,我从不觉得谁缺少谁就活不下去。

    我脾气差,懒得要命,家务请阿姨,做饭找厨师,这样的我——到底有哪里令你鬼迷心窍?

    我们本就不该相遇,你怎么能轻易为我改变自己注定的荣华轨迹?!

    “啪嗒”。

    水渍在屏幕上慢慢晕开,锦妍咬紧下唇,鼻翼微抽,肩膀不停耸动。

    Alston早就不动声色瞟到了她手机上顾长歌的配图和微博。眉头微蹙,他心底一瞬间百转千回,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果然是他认识的那个顾长歌,从小到大都没变过。

    真不知这是他的幸运,还是其他人的可悲。

    神色淡漠的掏出纸巾,他碰碰锦妍的胳膊,正要努力找寻合适的借口,女孩儿却随便抹了把脸,硬挤出来一个微笑。

    “我知道……雨太大,我的妆又花了。”

    她接过纸巾,手指连带手腕全都微微的颤抖。

    她放下手机,不停擦着脸上的泪水,可眼泪却像断了线的珠子,啪哒啪哒不停往下砸。

    到最后,她干脆自暴自弃的扔开纸巾,以手掩面,放声大哭。

    此时客车恰好停在临时站休息15分钟,他们坐在靠近前门的第四排,来来往往上下车的乘客全都有意无意往这边瞄,眼神里藏着心照不宣的暧昧。

    Alston一向是众人的焦点,此时被这么明目张胆的打量也没觉得有什么不自在。看着身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女孩儿,他轻轻皱起眉,凝神思考一会儿,起身下了车。

    一刻钟后,车门关闭,乘客就位,汽车再次开动。

    锦妍整个人都蜷在座位上,双手环着膝盖,脑袋埋在手臂中,小小一团看起来可怜兮兮的,就像被主人遗弃的小刺猬。

    不知过了多久,她的情绪终于平复下来。

    把脸颊在胳膊上使劲蹭蹭,她红着眼睛抬起头,面前却立刻递过一杯冒着淡淡热气的温水。

    锦妍吸吸鼻子,表情有些怔忪。灵便的大脑此时似乎生了锈,她有点呆的顺着手臂一路看到脖子,然后目光上移,仔细想了一会儿,才记起这是自己前几天刚刚认识的小朋友。

    “抱歉,我失态了,又让你见笑了。”

    她放下双腿坐正身子,弯起唇角,笑容非常明媚,就连这两天一直带着的淡淡阴霾都一扫而空。

    Alston心底称奇,却只是淡淡说了声“没关系”。他又把手往前伸了伸,“刚刚汽车停到临时站,我下去散步时顺便到超市倒了一杯热水,据说女生多喝热水对身体好。”

    汽车已经开出临时站好一会儿,所以他一直就端着这杯水?

    锦妍不好意思的笑笑,眼角仍然发红。刚才哭的太久,嗓子有点哑,温水一入口,舌尖上立刻尝到了淡淡的咸涩。

    心里微暖,她侧眸看了男孩儿一眼,一口喝掉了杯中的淡盐水。

    Alston接过塑料杯,起身扔到垃圾桶,坐回原位后,又从兜里掏出一块巧克力。

    “甜食会缓解激烈的情绪,让人时刻保持平稳愉快。”他顿了顿,语调有些抱歉,“冒昧的送你巧克力,我并没有其他心思,本来想买提拉米苏或者纸杯蛋糕,但超市里只卖巧克力。”

    锦妍“噗嗤”一下笑出来,“谢谢关心。别紧张,我已经有了男朋友,不会多想的。”

    Alston看着她轻松写意的撕开巧克力,吃掉一小块后,眉眼惬意的弯起,有些犹豫的开口道,“我认识一个人。”

    “嗯?”锦妍微愣——他这是,主动要聊天?

    可真稀奇。

    “我认识的那个人,我们并不算朋友,只是礼仪上的点头之交。”

    Alston仔细斟酌着措辞,眼眉微垂,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他家世优渥,上面还有其他哥哥,从小就被千娇万宠着长大,风度教养极好,是名副其实的翩翩贵公子。”

    锦妍眨眨眼,似乎明白了什么。

    她刚刚动静那么大,他们坐得近她又没有故意避开,只要有心,很轻易就能看到“顾长歌”三个字。

    她是在机场偶遇的这个少年,而上京权贵圈儿就这么大,如果两个人真的认识,也不算什么了不得的意外。

    所以,现在,他这是特地跟自己透露顾长歌的消息?

    “他从小到大一直顺风顺水,即便偶尔有烦恼,也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但是——”

    停顿的时间微长,他踌躇半晌,虽然觉得自己这样在背后编排别人不太好,但既然已经给锦妍开了头,总要继续下去:

    “二十岁那年,他发生了一件震惊整个上流社会的丑闻。”

    锦妍瞬时怔住,她没想到那件事的影响居然这么大。

    “因为意外,他被设计与一名未成年少女发生关系,致使对方怀孕。”Alston的语速极快,声音压得很低,“据说女孩儿是他隔壁的佣人之女,当时只有17岁。虽然受害人之后并没提起法律诉讼,但权贵圈却自此视他为诱-歼犯,将他从上流社会除名,就算是蹭着昔日友人的请柬一起去参加晚宴,他也会被侍者以各种借口拦在门外。”

    “那段时间,所有人都以与他交往为耻。”

    锦妍的身体倏然僵硬,下意识瞪大了眼。

    因为尝过遭人轻贱的耻辱滋味,所以格外珍惜被上流社会重新接纳的机会。

    身负污点的人,即便想要重头开始,人们也会不自觉的紧盯着他曾经的污点,那是永远不可磨灭的过往,即便在后来付出超过常人千百倍的努力。

    所以,他才格外爱惜羽毛,不敢在衣香鬓影间承认贫寒卑微的自己?

    虽然锦妍仍然生气,态度却已经松动了许多。

    毕竟,顾长歌被吓怕了。

    而且,究其根源,到底是这具身体的原主给他添了大麻烦。两个人纠纠缠缠,互相拖累,已经说不清谁欠谁更多一些。

    “我记得最深刻的是一次宫廷宴会——”Alston眼神悠远,“国王陛下在生日那天邀请了所有名流权贵,而他却被王后亲口除名,理由是‘德行有失’。”

    那天晚上,他清楚地记得那个被侍卫拦在宴会厅外的男孩子,也是因此,他才开始有意无意的暗暗关注他。

    深紫的天穹下,辉煌的灯火后,他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色燕尾服,腰背挺直,眸底是悲哀、绝望、愤怒、委屈、不屑等糅合到一起的复杂情绪。宴会厅里衣冠楚楚的男女们言笑晏晏,他一个一个一一看过去,似乎每个都认识,但却并没有人回应他的眼神。

    不知为什么,那一瞬间,他忽然升起一股同病相怜的悲悯。他差人去请他进来,结果话还没说完,顾长歌却后退两步,转身就走,很快就在夜色里消失不见。

    之后,他虽然还是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他却总觉得有哪里不一样了,但其他人似乎对此一无所查,大家仍然一起吃喝玩乐,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

    然而,裂痕只会越来越大,并不是所有事情都能用装傻打哈哈来蒙混过去的。

    真是愚蠢。

    唇角微不可察的勾出冷讽,Alston的声音重新变得舒缓,“我只是觉得,不能轻易给人判死刑,至少应该耐心听听对方的解释。眼见未必为实,耳闻也可能并非虚妄。有时候,很多事情在自己看来轻而易举,但对别人来说,却是难如登天。”

    “是啊。”

    锦妍颇有感触的点点头,长叹一口气,“谢谢你。”

    “姑妄言之,姑妄听之。”

    Alston戴回耳机,表情依然淡淡的,“如果不小心耽误了你的时间,那么非常抱歉。”

    锦妍无语的撇撇嘴,正想说“你这样是娶不到老婆的”,想了想,却又咽了回去。

    她又不是多管闲事的人,干嘛要管闲事?

    从旅行袋里掏出剧本重新揣摩怀瑾的感情,锦妍全神贯注,神情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顾大猫已经那么努力,她没理由轻言放弃。

    十八线小演员的确低贱,那么二线呢?一线呢?

    那么,她获得百花奖,金像奖,金球奖,甚至奥斯卡呢?

    无论生活还是爱情,她都应该爬得更高。

    她许锦妍,从来不会承认自己比别人差。

    ——

    下午时,两个人正好与王素素一前一后回了横店。锦妍暗道幸亏自己走的及时,不然女主角回来,她这个女配还在外面逍遥的话,肯定又会传出“没名气还甩大牌”的新丑闻。

    王素素这次并没得奖,高兴而去,空手而回。尽管努力强装笑脸,她的面色仍然十分难看,对谁都冷冷淡淡的,更是疑神疑鬼的觉得大家都在背后指指点点的嘲笑自己。

    就着这样的气氛,锦妍与她的对手戏终于开始了。

    怀秋总觉得身后有不干净的东西跟着自己,整天神神叨叨,佣人们私下里都传说她得了失心疯。她直觉自己失去了一段宝贵的记忆,怀疑大家知道什么却一起瞒着自己,正巧这时怀瑾过来幸灾乐祸的撩拨她,姐妹俩一言不合,她狠狠扇了姐姐一巴掌,而后听到了那个让她心神俱震、似曾相识的陌生名字——

    锦妍盯着剧本上“此处怀瑾应被打”几个字看了半天,下意识摸摸自己的脸。

    “难道真打?”Alston坐在一边,表情有点好奇,“如果剧本里写的是‘此处怀瑾应被打死’,你要怎么办?”

    唇角微微抽搐,锦妍望了他一眼,眼神有点诡异。

    这一幕五分钟后开拍,副导演已经在喊人了。她没空理会这个熊孩子,想让化妆师再检查一遍自己的最后造型,结果她不知跑去了哪里,锦妍找了一大圈都没找到。

    “你在找什么?”默默在一旁看了很久的吴晗关切的走过来。

    “化妆师。”锦妍用手比划了一下脸和衣服,“怕定妆有问题。”

    “Amy!”吴晗没多问,直接叫来了自己的化妆师,“你来看看锦妍的妆可以不?”

    Amy是公司给他分派的专属化妆师,在进组前已经和编剧导演等人进行了充分接洽,不但深谙男主造型,对重要配角的妆也很熟悉。她过来看了几眼,又给锦妍添了一副珍珠耳环,这才点头走开。

    “大恩不言谢。”锦妍冲他眨眨眼,“有空请你吃饭。”

    吴晗笑得爽朗,“没问题。”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