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3.第 63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临近三更时,外头的虫鸣声中,想起几声特别蝉鸣。说是特别只是针对周珣。那是聂劲从前经常和他用过的讯号。他神色一震,起身打开房门,低声朝外头坐在凳子上昏昏欲睡的侍卫道:“两位大哥,我有些困了,不知可否帮我倒杯茶来醒醒神。”

    这位南周质子是睿王的贵客,两个侍卫都明白,此时到了三更,也不好去唤丫鬟,两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个点点头道:“郡王,你在里头等着,我这就去给你端来。”

    片刻之后,那侍卫端着一杯热腾腾的茶进屋。周珣在门口迎接,指着屋内的茶几道:“放在上面就好了。”

    说这话时,不动声色将门关上,又走到那桌子上拿起茶杯,轻轻闻了闻,手轻轻拂过,皱眉道:“这茶的味道怎么有些奇怪?”

    那侍卫下意识问:“是吗?”

    周醒将冒着热气的杯子举到他鼻子下:“不信你闻闻?”

    那人用力吸了两口,皱了皱眉:“闻不出来!”

    他话音落,双眼无力阖上,人已经软软朝地上倒去,秦祯将他接住。

    两人悄无声息将昏迷的人放在秦祯坐的那张椅子上,将他的衣服脱下,和秦祯换上,两人体型相差无几,头发整理之后,垂着头,在豆大的灯光下,竟难以分别。

    秦祯身上有伤,还中了重毒,几乎是凭着难以想象的意志力支撑着。想着周青青在等他,他就不敢让自己倒下。

    周珣打开门,外头的那个侍卫看过来:“郡王还有事?”

    周珣:“我让这位大哥带我去趟茅房。”

    郡王几个随从已经睡下,这两个侍卫即要看守秦祯,也要负责质子的安危。质子去茅房,自是要人跟着,外头那人点头:“那你们快去快回,我在这里看着。”

    外头一片漆黑,只有行宫的廊下挂着两只大红灯笼,几个侍卫在值守,看到周珣出来,后面跟着侍卫,恭恭敬敬低声打了招呼,并未多怀疑。

    茅房那头的侍卫已经被聂劲处理,两人并未进茅房,而是绕过去顺利隐入了月色。

    三人会和,急急行了一段,秦祯却忽然猛地栽倒在地。

    周珣道:“他受了箭伤,还中了毒。我给了他一个护心丸暂时撑着,估计已经到了极限。”

    聂劲嗯了一声,将秦祯负起:“我们快些走,必须在被发现之前赶到洞里。”

    周珣不敢耽搁,费力用轻功紧跟着他。

    一路总算有惊无险。

    这厢的行宫中,昏昏欲睡的侍卫,见出去茅房的人许久未回,不满心生疑窦。推开门看了看里头的人,油灯已灭,椅子上被缚的人催着头,不知道还有几口气。他又走出到外头,朝值守的侍卫问:“郡王怎么还未回来?”

    值守的人打了个哈欠:“还在茅房吧!”

    那侍卫终于觉得不对劲,匆匆走到茅房门口唤了两声,哪里会有人回应。他心道不好,急忙返回屋内,掌了灯走进屋,待看清椅子上的人,倒吸了一口冷气,吓得双腿一软,连滚带爬跑到隔壁报告。

    “王爷!秦武王被南周质子救走了!”

    里头传来一声厉喝:“什么?”

    那人又重复了一遍:“秦武王被质子救走了!”

    门哗啦打开,冯潇带着一身寒气走出来,几步走到本来关着秦祯的那间屋子,看到桌子上迷迷糊糊转醒的侍卫,面色大怒,手一挥,将旁边一张红木茶几拍碎:“马上去追!”

    聂劲负着秦祯,与周珣一路下到天坑底下。

    周青青闻到动静,立刻跑过来,看到聂劲背上昏迷不醒的男人,急急抓住他的手:“秦祯,你怎么样?”

    聂劲蹙眉沉声道:“他中了毒箭,过了快一天一夜,情况不太妙。”

    关心则乱,周青青不知所措:“那怎么办?现在又没有大夫?”

    聂劲将秦祯放在地上,道:“世子给王爷吃了颗护心丸,暂时抵住毒血攻心,我试着用内力将毒血逼出来,就看今晚能不能挺过去。”

    他边说边将秦祯方正在身前,自己盘腿而坐,封了几个穴位,手指按着脉络运气。

    过了半响,闭着眼睛的秦祯猛得吐出一口黑血,然后软软栽倒在地。

    周青青赶忙将他扶起来,放在自己腿上:“王爷,你怎么样?”

    秦祯呻,吟了一声,没有其他反应。

    聂劲抹了把头上的汗,上前将他的衣服撕开,露出背上深入血肉的箭头,直接用手扒出来,又挤出污血。

    周青青小心翼翼将伤口包扎起来,但是却发觉他浑身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而那双曾经紧紧握过她的手,早已经变成黑色,还隐隐开始溃烂。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