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九章 ·奎子之死(3)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几乎是同一时间,万寒旌发觉到了圣上对娘娘的特殊感情,再联想到当年那个只在极少数人的传言中存在过的神秘公主,他忽然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当年圣上究竟是为何非要对郁王赶尽杀绝,若说是因为兄弟倾轧,当年夺嫡时尚且不曾到这种程度,后续任何发展其实都脱不开最初的起因。原因才是最重要的,这也是他会愿意铤而走险将顾凌波送进宫去的理由。

    最初是娘娘派人给了他新的身份,也给他提供了许多有价值的线索,万寒旌从来没有怀疑过娘娘的好心,但……她是怎么从一开始,连面都见过的时候就能直接判定他不是当年圣上遗落在民间的皇子而是当年郁王后裔?

    想来大约是当年郁王同圣上大起干戈的原因并非明面上大家都觉得理所当然的皇位争夺,而是……到底当年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事撄?

    混乱的思绪渐渐找到了突破的出口,万寒旌觉得过去的自己可能将事情想得过于简单了,他以为自己告诉顾凌波的只是真相的冰山一角,却原来连他自己都只是一知半解,自以为了解到的,其实都是别人想要他了解的一切。

    可还没等他从那个出口真正找出来,却被一件突发事件打乱了所有阵脚,施人仰跟着他多年,对他的习惯了如指掌,但却在他正在理清思路的时候慌慌张张地冲进来,第一句话便是:“大人,出事了!”

    听到这句话万寒旌第一反应是顾凌波在宫中出事了,他“噌”地一下站起身来,脸色凝重地看着施人仰,施人仰自然明白他心中所担心的事,但……目前还没到那么严重的地步,他赶紧道:“大人放心,夫人在宫中无事,是邱奎子……”

    邱奎子原本好好的,最近这些天也眼看着渐渐恢复了,重新开始帮忙查案了,万寒旌最近因为顾凌波进宫之事心烦意乱,也有些没管顾到他,不想就在这几日里,他居然就玩儿起留书出走这一套了偿。

    万寒旌捏着施人仰带来的那纸留书,久久都没有反应,看得施人仰着急了:“大人你不打开来看看邱奎子说了些什么吗?”

    能说些什么?来来去去不过就是一点老话,重要的不是这纸留书,而是他出走的原因,施人仰既然拿着留书过来找他,万寒旌便明白他没有在邱奎子的留书中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可是他到底为什么要出走?

    施人仰能想到邱奎子出走的原因,无非是杜鹃之死,但他无法理解的是,他与杜鹃相识不过短短数月,如此快速便定下婚约古怪不说,还因为她的死而性情大变,这其中究竟有何蹊跷,他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万寒旌明白邱奎子的心情,但觉得此刻他留书出走、单枪匹马行动,十分不明智,易中旁人圈套不说,就算查到了有效线索,还很容易引来杀身之祸,为杜鹃讨回公道可以理解,但又何必非将自己也搭进去不可?

    此时顾凌波还在宫里不明情况,如今连邱奎子都要给他找麻烦,万寒旌实在是有些头痛,他将那封信压在镇纸下,摩挲着腕上的菩提子问道:“你有什么想法?”

    施人仰有些着急:“我早就觉得前些日子邱奎子的反应很奇怪,如今想来可能从那时开始他便在盘算着出走一事了,但他选在这时候走,一定是查到了什么,他这些日子一直在提刑司里整理卷宗,我还只当他是有阴影,一时半会儿不想再验尸而已,看来他这些天一直都在查从前的什么案子。”

    所以他查到的案子一定同杜鹃之死有关联,万寒旌一直觉得杜鹃之死虽是意外,但同顾凌波身世还是没办法相提并论的,这只是条暗线,不足以同当年之事比,现在看来可能想法有所偏颇,所有暗线最后指向的……可能才是当年的真相。

    但邱奎子这次走真的一点线索都没有留,他单枪匹马去战斗,损伤自然大,万寒旌自嘲地想,他带出来的人果然都同他一样:什么都喜欢自己一个人承担,刚愎自用且不给任何人留退路。

    施人仰见他不开口,还以为他有了对策,便问道:“大人可是想到什么法子了?夫人在宫中需要大人照应,邱奎子这边便由我去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