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初遇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龙气逼人,他有些切切的,能听到内心如鼓般的跳动。

    “这就是你在举荐信里说的孩子?”

    郑涼海道:“正是。”

    “抬头让我瞧瞧。”指的是郑泽信。

    他努力让自己目光不乱瞟,严谨地望着前方。

    “唔,相貌周正,身骨结实,不错。”转而对郑凉海道:“郑候留下片刻。”

    这时从门外进来个太监,郑凉海低声对郑泽信说:“你先回去。”

    “是,”再次分别对皇帝、郑泽信作揖,他就跟着太监离开了。

    回到郑府,和主母温氏汇报了今天在皇宫里的事,隐去他和那女孩的事,没什么特别的,不一会,温氏就让他退下了。

    到晚上郑涼海还没回来,他无所事事,一阵迷茫。食之无味地吃过晚饭就躺倒床上了,脑中回忆着他的所见,半响就入了梦。

    第二天,见到郑涼海与平时无异,也没说什么。

    照着习惯在院子里练功,听到下人传道圣旨来了,他便跟了出去。

    到了大厅里,和所有人一样跪下。

    传旨的公公打开卷轴念道:“厉武侯五子郑泽信,礼廉谦虚,孝义正直,朕念起年幼,有诚信可嘉,又良者推荐,特此封为西祠宫白鹭公主贴身侍卫,从八品,钦此。“

    “谢主隆恩。“郑泽信接过圣旨。

    温氏递给太监一些银两,“卢公公辛苦了。”

    卢公公笑着收下,道:“哪里,令郎即可准备进宫吧。”

    “诶,好的。公公慢走。”

    他走后,郑涼海让郑泽信跟进书房。

    一关上门,他就问道:“你和白鹭公主怎么认识的?”

    “白鹭公主?郑泽信整理脑海,只听过民间流传是个病弱深宫里的公主,他见肯定是没见过的,于是老实回答,“孩儿不识。”

    “那你昨天进宫,可是见过什么人?”

    郑泽信面对父亲不敢有任何隐瞒,就老实把那个女孩的事说给父亲听。

    “你怎么不早说!”

    见父亲一脸严肃,郑泽信有点慌,“只是偶然遇到聊了几句,对方也没说自己的身份,孩儿以为无关紧要……”

    “……”郑涼海捏捏眉头,道:“也许只是因缘巧合吧,能得白鹭公主的青睐,也是你的福气。记得,在宫中小心行事,哪怕豁出性命,也要护好公主周全。那孩子我见过几次,身子娇弱了些,性子到还行,你小心翼翼的,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郑泽信郑重应下。

    “好了,去收拾行李吧。”

    “恩。”

    到了西祠宫,一个姓杨的姑姑带他去安排的房间,一边交代:“桌子上放了一本册子,上面记录了公主的喜好,每天的必须用药和吃饭时间,注意把对公主有利的和不利的事情牢牢记住,首要切记三点:一、公主说什么就是什么;二、对公主想做对自己不利的事,即使丢了命也要阻止;三、绝对不能让公主生气。好了,就这些了,放好行李,去见公主吧。”

    屋子里飘出好多纸张,郑泽信见杨姑姑蹲着去捡,连忙照做。

    跨过门槛,一一把地上散落的都收好,寻到桌子前还有一张,就顺着要去拿,视线里出现了一直精致绣花鞋踩在上面,他抬起头,怔然。

    旁边的杨姑姑跪下行礼,“公主吉祥。”

    “姑姑不用管这些纸了,退下吧。”

    “可是……”

    “没事,这里有侍卫呢。”

    “是。”

    赵荷荞蹲下,抬手在发呆的人眼前晃晃,“傻了吗?”

    郑泽信回过神,连忙行礼,“公主吉祥。”想到自己先前所做,没得罪公主吧,有些惴惴不安。

    “恩,起来吧,不用一直蹲着,”赵荷荞坐回椅子,继续摆弄桌子上的纸。

    郑泽信默默站在一旁,瞟到桌上乱七八糟的,疑惑她在做什么。

    赵荷荞好似知他所想,说:“我在弄风筝。”

    额,他低下头,若说公主弄得很糟她应该会生气吧。绝对不能惹公主生气。

    “你会做吗?”她边扒着手里的东西边问他。

    “会,”想了想,再次认真答道:“属下会。”

    “那你来做。”

    他看了看她手里那些,还是冲一旁拿了些新的纸,在架子做好后,把纸糊在上面,穿上线,一个简单的风筝很快就在他手里完成了。

    他恭谨地递给她。

    赵荷荞拿起风筝端详片刻,说:“这风筝真丑!”

    郑泽信身子侧了侧,偷偷扯下嘴角。

    她拿起笔在上面画了起来,温婉的笔触,熟练的手法,不一会,一副墨色山水出现在风筝纸面上,栩栩若生。

    她满意地点头,得意地看着他,“有了我的点睛,这风筝也算差强人意了。”

    郑泽信憨笑道:“是是是。”虽然他不懂画,但是一眼看去就感觉比三哥的好,三哥的画可是好多人挤破了头也抢着买的啊。

    “好吧,你到院子里放风筝,我要看。”

    感受着清风,他跑了几步,有步骤地地把风筝慢慢放开了,让它凭依着风升到上空,自己的心情也悄然变得自在起来。到底少年心性,郑泽信扯开嘴露出大牙,目光在风筝上流连许久,然后转头看向赵荷荞,开心地说:“不错吧!”

    她出神地望着上方,神色如常,但此刻眼睛分外明亮,他觉得她应该是高兴的,却好像又不仅仅是那么一回事,是悲伤,是向往,他有些看不清。

    鬼使神差的,他握着线圈跑过去,对她说:“你也来。”

    赵荷荞摇摇头,看着他,眼里多了份柔和,“不了,我不能跑,你玩吧。”

    郑泽信脑子一热,硬是把线圈塞到她手里,然后从窗子跳到屋里,把她抱了起来,然后翻出窗外。

    赵荷荞对这瞬间的变化应接不暇,下意识握着线圈,感觉到线有点松动,连忙说:“快跑,风筝要掉了!”

    他如她所愿。

    “左边……右边……停停停……你怎么这么笨……”不知不觉,她脸上出现了属于孩童的笑容。

    他的心情也跟着愉悦起来,心想,这才对嘛,小女孩就该有小女孩的样子,虽然她年纪比自己大,但是她太弱小了,是小妹妹吧。生平第一次,他有了种身为兄长的自豪和守护的责任感,兴奋、满足充斥在他内心。

    虽然过不了多久又回到了现实。

    平静下来的赵荷荞说:“本来看你这样在皇宫里就是被欺负的,所以才让父皇同意让你跟着我,好罩着你,没想到,你还是有点用的嘛。”

    郑泽信差点脚滑。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