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79.番外160心思都是一样的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这封信被揉的皱巴巴的,上头的字迹有些凌乱,甚至有几个字下笔太重,连纸张都戳破了,看的出来,写信的人当时的心情非常糟糕。: 3w.しWxs520.CoM

    李蔓想着,这肯定是小五昨晚从她这儿走了之后写的件。

    她知道他那时心情定然不好到了极点,可没想到他会做出这样傻的事情来。

    剃度出家?也亏他想的出来。

    “会不会是这臭小子故意吓我们呢?”李书思虑再三,还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李画脸色说不出的凝重,“小五性子倔,做的出这样的事。”

    尤其是一月赌约将近,这孩子心理压力大,一手承受不了做这样极端的事也是有的。

    “但愿大哥二哥能将他追回来。”

    李蔓颓然的靠在床头,有些头疼。

    李画朝她望了望,看她脸色很不好龊。

    才一进来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只是没往心里去,这会子瞧见她眼圈还有些发青,顿觉不对劲了。

    “蔓儿,你怎么了?不舒服?”

    李蔓轻轻摇头,昨晚没睡好,身上乏,有些倦罢了。

    “大哥他们去追多久了?”

    “也没多久,我早上起来没看到小五,就看到这封信,拿给四弟看了。大哥知道了,就和二哥立刻去追了。”李书道。

    “嗯。”李蔓想着,小五还是个孩子,能跑多远,李墨李言一定能将他追回来的。

    李画却突然站到了她跟前。

    李蔓一愣,抬眼看他,“怎么了?”

    李画弯下身子,猛地伸手掀开她的衣领。

    李蔓大惊,忙要将衣领拉上去,“你扯我衣服干嘛?”

    “这谁咬的?”李画不让她扯,目光凌厉的盯着她锁骨处的咬痕,雪白肌肤中的牙印,见了血,咬的极深。

    李蔓使劲推开他,强做淡定的将衣领拉好。

    “什么谁咬的?虫子吧。对了,大哥他们是坐马车去追的吗?身上带银子了没有?”

    “别扯开话题,是小五干的,对不对?”李画脸色气的脸色都青了。

    李书在一旁握紧了拳头,气道,“等那臭小子回来,我非打断他的腿。”

    “我没事。”李蔓忙道。

    “都咬这样了,还没事?”李书心疼的看着她。

    李画从抽屉里拿了药膏出来,坐到床边,为她抹药。

    看他俩这神色,李蔓也不敢多言,心里竟然隐隐期盼,小五还是不要那么快被找回来吧,不然一顿打是跑不掉的。

    而事实上,李墨李言这一追出去,回来已经是十天后。

    而且,回来的只有他们两个人。

    这十天里,李蔓几个在家等的心都焦了,可终于等回来了李墨李言,却没有小五。

    李墨很生气,至少李蔓从未见过他这样,他从回来,就一句话没说,只一个人关在屋里不出来。

    李言则将事情的经过都说了。

    其实第二天,他们就在路上追到了小五,李墨狠狠的说了他一顿,小五貌似知道错了,也答应跟他们一起回来。

    可是,谁知中途在饭店吃饭的空儿,这小子说要上茅厕,竟然偷偷的将马车牵走了,一个人偷溜了。

    他们兄弟身上并没带多少银子,雇不了一辆马车,想回来拿,又怕耽搁时间,幸好遇到了一个赶车给灵山寺送货的,他们便搭了便车。

    到了灵山寺,还真见到了小五。

    还是住持大师领着他们见到了他,看的出来,大师也被他家小五给烦透了,一见他们如遇救星啊。

    原因是他一来就说要出家,住持大师见他年纪尚小,且穿着气度不凡,怎敢轻易给他剃度,只劝其回家。

    可小五铁了心的,死活赖在寺里不走。

    住持没法子,正想差人去山下打听哪个大户人家出走了孩子呢。

    这不,可巧李墨李言找来了。

    住持大师连忙就带他们去找人。

    可人是见到了,小五见到两个哥哥,不喊哥哥,却双手合十,喊了一声‘施主’。

    这可把李墨气坏了,生平第一次对这个弟弟动了手。

    小五挨了打,反更猖狂了,还说什么看透凡尘俗世,*上的疼痛于他来说,已经算不得什么了,他唯求内心的平静与安宁。

    嘴角都流血了,还劝两个哥哥看开点,他将投身佛祖,这是光宗耀祖的好事。

    李墨被气病了,一连在寺中躺了好几天,连床都下不了。

    小五倒还孝顺,每日床前奉药伺候,只一样,他再不喊大哥,那一口一个施主,叫的李墨药都吐光了,病越发重了。

    李言气的又将小五揍了一顿,并且勒令他不准再靠近大哥的房门。

    小五依言,每日里跟着那些和尚们一起吃斋念经,还挺像那么回事。<

    /p>

    甚至,住持大师渐渐也被他的诚心和佛心感动了,还主动劝起了李墨兄弟,说是小五有慧根,将来会有大成就,不如就顺了他的心愿,选个好日子剃度。

    为此,李言一怒之下,差点拔光了住持那小撮花白胡子,并且扬言,谁敢给小五剃度,就要他好看。

    住持大师也被气的胡子直颤,还说佛门圣地,容不得他们猖狂,但到底也没再敢提给小五剃头的事了。

    等李墨身体稍微好些,李言就想着哪怕用捆的也要将小五捆回来。

    可这孩子死倔死倔的,竟然拿了把剪刀来威胁李言。

    当然,他不是想自杀,而是要自己给自己剃头。

    他威胁李言若敢绑他回家,他便立刻将头发全部剃光,甚至扬言,就算绑得了他的身,也绑不了他的心。

    他如今心已死,只有佛祖能救他。

    “只有佛祖吗?那蔓儿呢?”李言嘲讽的冷笑。

    小五那端了多日的脸终于有了一丝丝动容,连表情都僵了,却还在那装,口里不住念,“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行,那你出家吧。”末了,李言一句未劝,只丢下这一句,带着大哥就回来了。

    回来的路上,李墨有些不甘,又有些气李言,如此将小五一个人丢在寺里,说不定他真会想不开。

    李言只回了他一句,”他舍不得。“

    李墨选择了信二弟的话,但是,对于小五这些日子的行径,还是很痛心。

    他一手带大的弟弟,他不指望能有多大出息,能怎么报答他,他只希望他能健康长大,能幸福快乐,能和正常人一样娶妻生子。

    可是,他竟然要出家。

    这让他如何面对九泉之下的爹娘?

    所以,回来后,李墨想不开,一个人将自己关屋里了。

    而李言说完整件事后,便不做声了。

    李蔓和李画李书面面相觑。

    “那要怎么办?小五在那寺庙里能行吗?你不是说那什么住持渐渐喜欢上小五了吗?会不会趁你们不在,再鼓动他出家啊?”李蔓担心的问。

    李言面色沉沉,只道,“若真如此,那也是他的命。”

    “那小五不是太可怜了。”李书不忍,虽然之前他很想揍他,可是,一听小五真在那寺里不回来了,他这心里憋闷的很。

    他看看李画,道,“四弟,要不咱俩再去一趟,他跟你关系最好,也一向听你的话,你去,他一定会跟你回来的。”

    “那大哥呢?”李画摇头,“他连大哥的话都不听,又怎会听我的,除非......”

    “除非什么?”李书急问。

    李画的目光看向了李蔓。

    李蔓心下一颤,迟疑着问,“我,我去,行吗?他能听我的?”

    “连大哥去都没用,我们兄弟就更不行了,如今,只有你,他大概还是愿意听你的。”李画道,虽然他很明白,李蔓一去就代表着什么,可是,若小五真出家了,他们还能过吗?

    李蔓的视线却慢慢的看向李言,她心里也知道,小五是因为她的拒绝才去的寺庙,可若她去请他回来,无疑是得答应他的条件。

    李言半垂眼帘,没有看她,可是却分明感觉到她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不用看,他都能想象的到她那是一种怎样无奈的眼神。

    他心里痛,可是......

    也许是上天早就注定的吧,他们夫妇六个,少了谁都不行。

    “你去吧。”他沉沉的说了三个字。

    李蔓忽觉嗓子眼里有点甜,她说不出话来,好一会儿,才点点头。

    “媳妇,我跟你一起去。”李书自告奋勇,他想着,要是媳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