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8番外三.闲云朱赫【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今儿让他来给内侍府送件东西,绕来绕去一大圈没找到路就算了,居然还叫他遇上这种事情。

    素来除了吃和睡就只会练武的小侍卫今日算是撞大运了。

    闲云自打跟着容皇贵妃以后,何曾受过半点委屈?就连主子娘娘都待她亲如姐妹,就别提下面的人对她是多么众星拱月了。

    她虽没养成什么骄纵的性子,可今日遇到这等凄惨之事,心头的怒火烧得正旺,眼见着面前的人穿着侍卫队的衣裳,当下得理不饶人地他恶狠狠地说,“你是那儿的侍卫?给我老老实实交代!”

    朱赫心道,这下完了!看她这穿着打扮,还有刚才那俩小太监对她的称呼,就知道她定是哪位主子身边顶顶要紧的人物,若是老老实实把自己的身份说了,他还能继续在宫里混口饭吃、练他喜欢的武功吗?

    他今年不过十七岁,也没遇到过什么大风大浪,就是个懵懵懂懂的小少年罢了,哪里有主意应付这种场面?

    可是他不愿意离开皇宫,也不愿意丢掉现在的生活,当下心头是挠了又挠,终于想出个法子。

    闲云正在气头上,忽见面前的小侍卫开始脱衣裳,本来他的外衫就已经跑到她身上去了,他自己压根就没剩几件,这么三下五除二地一脱……

    “喂!喂!你做什么?!”她一把拽住朱赫的手,气恼地吼他,“占了我便宜不说,现在还想光天化日之下耍流氓?你这个登徒子!年纪轻轻居然这么卑劣!”

    眼看着自己的举动换来更加大的误会,朱赫只能苦着脸把她的手轻轻推开,然后径直朝着池子向前一倒——

    噗通,水花四溅。

    闲云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脱去衣裳的小侍卫就这么毫不犹豫地倒进了荷塘里,再爬上来时,狼狈的模样比她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你……”她的脑子出现了暂时的短路状态。

    “一报还一报,不知道你满意了么?”朱赫浑身上下滴着水,可怜巴巴地望着她,然后捡起地上的衣裳就开始穿,“我只是个小侍卫而已,对你也没什么用处,更不会妨碍着你什么了,今日之事只是场误会,还望你看在我知错就改的份上,不要与我计较……”

    闲云还在震惊,却见那小侍卫穿衣服的速度奇快无比,很快就恢复了先前的模样,然后……然后转过身去就开跑!

    “喂!你站住!谁准你走了?”闲云气得跺脚,立马回过神来,指挥着一旁的两个小太监,“给我追!立马追上去!”

    无奈两个小太监哪里会是常年练武的侍卫的对手呢?

    朱赫跑得飞快,几下就窜来没影儿了,徒留下闲云气得牙痒痒,只觉得肺都快炸掉了。

    臭小子,别让她再遇上他!否则,否则叫他吃不了兜着走!

    ——————

    大冷天的掉进池塘,闲云一回去就病倒了,并且一病就病了十天半个月的,鼻子通红,成日咳嗽,整日喝着枇杷膏也不见好,反而上火上得厉害。

    惜华宫上上下下都知道,素来好相处的云姑姑这些日子因为身体抱恙,脾气坏得厉害,底下的人一旦做错点事,少不了得顿骂。

    不过还好还好,宫女子们谁没得过几顿骂?昔日还没来伺候主子时,在尚仪局别提被骂得多惨了,动辄罚站受罪,闲云这里已经算是温和的了。

    只可惜寒食节到的时候,闲云的病都还没大好,仍是咳得厉害。

    偏生这几日过节,御膳房不做热食,早中晚都是吃熟食,桌上摆的都是各种油炸的吃食。

    闲云的脸色越发难看。

    明明都咳成这样了,难道还要继续吃这些上火的东西么?可是这是规矩,要么吃,要么饿肚子。

    更倒霉的事情是太后设宴款待众妃,要说从前,跟着皇贵妃去的人铁定是她,可眼下她还病着,动辄咳嗽,主子哪里敢把她带过去?

    试问一群人在那儿优雅安静地吃饭,你一个奴才在下面咳个不停,这还像话么?

    于是她手底下的两个小宫女跟着主子去赴宴了,留下她一人闲在宫里没事干,最后只得怏怏地抱着个匣子,打算把些发灰的金饰银饰拿到尚工局去,亲自督促着底下的人给擦拭擦拭。

    她把自己裹得像个包子,没办法,这就是病中的人,又实在是闲不住,只好想出这个法子给自己找点事儿做了。

    尚工局离宣武门不远,闲云抱着匣子,大老远的瞧见了尚工局的牌匾了,正打算加快步子,免得被风一吹又受凉。

    身边走过几个侍卫,那衣服和前几日把她推下荷塘的小侍卫一模一样,恨得闲云牙痒痒,忍不住侧目看了几眼。

    这一看不打紧,呵,还真叫她看到了熟人!

    为首的那人身长腿长的,侧脸怎么看怎么眼熟。

    这家伙,化成灰她都认得!

    闲云猛地停下脚步,沉声喝道,“都给我站住!”

    她穿着华服,一看就是资深的姑姑,只是年纪尚轻,能走到今日的位置想必是跟了个好主子。

    那几个侍卫猛地站定了,规规矩矩地等着这位贵人指教。

    闲云眯着眼,缓缓地走到为首的小侍卫面前,看着对方尴尬又不安的神色,微微一笑,“呀,真是巧,居然又见面了。”

    朱赫心下直呼倒霉,皇宫这么大,短短半个月里,竟然叫他连续两次碰见这年轻的姑姑。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孽缘?

    当下露出个难看至极的笑容,哭丧着脸说,“是,是啊……怎么会这么巧。”

    闲云笑得越发动人,一面用帕子掩着嘴轻轻咳嗽着,一面缓口气,温柔地看着他,“既是巧合,那也就证明咱俩有缘,这位小哥,我正好找你有些事,劳你跟我走一趟了。”

    众目睽睽之下,朱赫不得不从。

    几个同一分队的兄弟们还以为他艳福不浅,被这个清秀漂亮的姑姑看上了,纷纷对他挤眉弄眼,只有朱赫自己心下明白,这一趟必定是鸿门宴。

    不得已,跟着闲云往惜华宫的方向走去。

    闲云板着脸不说话,一心想把他押回惜华宫好好处置,最好叫他挨上一顿板子,叫他也跟自己一样十天半个月都缓不过来。

    朱赫心头暗暗叫苦,只得赔笑着,一路上没话找话说。

    见她不听掩着嘴轻咳,他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