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7番外二.顾桓阿笙中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番外二【中】

    淮相王交友甚广,三教九流的酒肉朋友都认识一些,而朝中众人亦对之恭敬有加,只因他虽长着双含笑的桃花眼,一旦较真起来,缱绻醉人的眼眸也能暗藏杀机。

    长袖善舞,心思深沉,看似对你笑脸相迎,但下一刻就有可能把你扫地出门——这便是顾桓。

    可是于阿笙而言,他却全然不是这样一个人。

    若是这世上有一个于她而言最重要最亲近的人,那便是顾桓了。

    他会在桃花盛放的春日把她从床上拽起来,胡乱地给她笼上裙衫,然后要婢女将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带着她一同去赏花。

    满目绚烂的粉红飘零似雪,触目皆是春日的色彩,而她身着粉色绣花裙,恰似这林中最艳丽的一朵花。

    她无声的笑着,伸出小小的手去接住那些花瓣,而身后忽地传来了乐曲,叫她诧异地回过身去。

    只见绚烂的花海中,那个白衣男子笑吟吟地站在一树桃花之下,捧着玉笙漫不经心地吹着,可是眼神却牢牢地锁定了她。

    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她眨了眨眼,努力藏起泛红的眼眶,为生命里忽然多出一个这样天神般的男子而感谢上苍,从前的辛酸悲苦恰似一场罗浮梦。

    他会在炎热的夏日拉着她去后山的林子里避暑,那儿有条潺潺的小溪,微风在溪面弹奏出潺缓的乐章。

    他把她按坐在溪边的草地上,替她温柔地脱下鞋袜,然后将那只白嫩小巧的脚丫放入溪中,笑着问她,“怎么样,是不是很凉快?”

    冰凉冰凉的溪水在她脚下潺潺流过,夏日的浮光透过林叶的间隙洒在草地上,她看着他也坐在自己身旁,与她一同享受这难得静谧的时刻,空气似乎都变得柔软起来。

    他躺□去,用手掌遮住细碎的光,眼睛也微微眯起,像是慵懒的大猫。

    而阿笙侧过头去看他,看他那样好看的侧脸,那样温柔的神情。

    “觊觎本王的美貌是要付出代价的。”低沉悦耳的嗓音缓缓传入耳中。

    阿笙脸一红,忙转过头去正襟危坐。

    顾桓无可奈何地笑出声来,伸手揉乱她的发,“傻孩子。”

    阿笙为这句话微微顿了片刻。

    他的语气里带着明显的宠溺与怜惜,可她在欣喜之余又多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惆怅,待她长大以后才明白,原来那时候的她仅仅是不喜欢傻孩子这个称呼。

    她不想当个孩子,因为孩子是不可能一辈子赖在他身边的。

    所有人都知道淮相王身边多出一个小小的人来,被他像块宝贝疙瘩一样藏在府里,不曾露面,可是却无人不知她的存在。

    在扬州最好的酒楼里尝鲜时,他会在吃到新鲜玩意儿时愉悦地勾起唇角,“叫厨子再做一份,带回去给阿笙。”

    在路过一家首饰店时,他会忽地停下脚步,然后破天荒地踏入那种地方,指着柜台上一只玉质晶莹剔透的镯子说,“包起来,阿武,把它带回去给阿笙。”

    在连夜赶路染上风寒之时,他会无可奈何地在离家不过几条街的地方停了下来,踏进一家客栈,“今儿就在这儿歇着,免得回去传染给阿笙。”

    阿笙,阿笙。

    这个名字是他起的,却似乎也逐渐变成了他人生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谁都知道他宝贝她,谁都知道她就像他的家人一般,被他放在手心里疼着宠着。

    后来阿笙长大了些,也不再和起初一样胆怯,能够表达自己的意思了,而他便找了江南最好的夫子教她使用手语,她学的时候,他也在一边看得认真。

    当阿笙第一次给他生涩地比划出“昨日你带回来的桂花糕很好吃”时,他兴奋得抱起阿笙在空中转了两圈,连连夸道,“不愧是我的阿笙,如此聪明,一学就会!”

    阿笙红了脸,喜不自胜地看着他,小小的心里是说不出的满足。

    可是会比划以后,麻烦也跟着来了。

    有一日,阿笙忽然问他,“当初为何把我带回来?”

    顾桓愣了片刻,才笑眯眯地揉揉她的发,“那时候不是说过了吗,看你顺眼,所以顺手带回来了。”

    阿笙不说话,坐在那儿看也不看他,无论他怎么哄都还是高兴不起来。

    顾桓苦笑着摇摇头,却也被这个问题难住。

    当初,他为何要带她回来?

    一个孤苦伶仃的小哑女被他捧在手心里,成了今日这个美丽娇艳的小公主,他是这样小心翼翼地保护着她,可是原因又是什么?

    连他自己也答不上来。

    他只是想看着她每一刻都这样笑着,哪怕他的人生里一刻也不曾停止过对权势的追求,对失败的憎恶,可他希望阿笙是不一样的。

    他们的开头是这样相似,可是结尾不能一样。

    就这样,阿笙渐渐地长大了,头一次来了葵水,头一次穿起了肚兜,头一次挽起了长发插上他送的发簪,头一次见识了胭脂水粉与头油发膏。

    顾桓恨不得把这世上最美好的一切都送给她,每回出去,回来时都是一大堆女儿家穿的用的。

    ---------

    淮相王故来无拘无束,风流洒脱,苏杭又是这样人杰地灵的地方,自然有他的不少红粉知己。

    他开始每回在进出这些风流雅致的小筑时都关心起女儿家的物件来,问问这支玉簪是在哪里买的,又或是那盒带着淡淡香气的胭脂是从何处带回来的。

    青霜笑着指着他的心口,“难怪王爷的无情都在江南传开了,眼下还有奴家在身边呢,都这么明目张胆地要送礼物给另外的女子了!”

    顾桓轻笑着放下手里的胭脂盒,勾起她的下巴,“哦?无情?那些姑娘也是这样说的本王吗?”

    青霜嗔怒地拍下他的手,恨得牙痒痒,“那些姑娘?就凭你这么自然地在奴家面前提到那些姑娘,就足以证明你没良心了!”

    顾桓失笑,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口误,口误,本王认罚!”

    他来得随意,去得潇洒,像是片随风而去的叶子,总归落不到谁的院子里。

    青霜站在小筑的阁楼之上,扶着帘子看他翻身上马的背影,唇边是无奈的叹息。

    这个男子心如浮萍,好似永远都不会停息。

    后来……

    后来,阿笙十六岁了。

    顾桓这时候已经在京城住了一段时日了,阿笙也同他一起回到了真正意义上的淮相王府,而非从前那些别院。

    他上完早朝回来后,正在屋里准备换朝服,岂料门吱呀一声开了。

    他头也没回地说,“没大没小,连门也不知道敲!还好我的衣服没来得及脱,否则……”

    “否则什么?”阿笙走到他面前,含笑比划着。

    顾桓看着那张神采飞扬的小脸,忽然就噤声了。

    她已经不是六年前的那个小乞丐了。

    乌发及腰,神情温柔,那双明亮的眼眸里仿佛有种引人入胜的力量,桃花瓣饱满美丽的面颊闪耀着青春的光彩,还有色泽美好的唇瓣,宛若春日初绽的杏花……多么美丽的小姑娘!

    顾桓没能把玩笑话说下去,脑子里忽地冒出些纷繁芜杂的念头。

    自打回京以来,人人都知道他身边多了个姑娘,阿笙本来就生得清秀,哪怕不是多么惊艳的容颜,但被他这个惜花之人好好地打扮一番,也有种素净温润的小家碧玉之美。

    也因此,京城流言四起,有人说这是他的私生女,有人说这是他在江南的通房,各种不堪入耳的猜测构成了这些权贵们茶余饭后的趣谈,弥漫在京城每一个权贵出没的酒楼里。

    顾桓一辈子我行我素,从不在意别人的风评,他可以光明正大地出入烟花之地,也可以与青楼名妓谈笑风生,在他看来,这些女子不过是因为生活所迫流离失所的可怜人,她们靠着一技之长养活自己,而他也不过是听听她们唱曲弹琴,你情我愿,有何可耻?

    可是阿笙不一样,她还这样纯真,被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