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5番外一.容真顾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番外一.

    小皇子满月那日,皇上很高兴,数杯清酒饮下后,回宫时已然步伐都有些不稳了。

    郑安忙叫住万喜一起扶住他,生怕他一个重心不稳就跌倒。

    郑安道,“皇上慢些,奴才立马去叫人抬步辇来,宣明殿离这儿虽说只有几步路的功夫,但皇上今日喝得有些多了,还是莫要走回去的好。”

    顾渊眼前有些花,却仍是十分笃定地摇头道,“朕不回宣明殿,朕要去惜华宫,用走的!走的……走的更有诚意。”

    显然是喝醉了。

    郑安傻眼了,用走的?这么醉醺醺的走去惜华宫?要是半路没跌进池塘或者摔进草丛里,他就把脑袋割下来感谢神明!

    万喜也是一副无可奈何的神情,不知所措地瞅着郑安。郑安毕竟还是宫里的老人了,遇到事情法子更多,当下灵机一动,扶着皇上往宣明殿走,嘴里却说着,“奴才遵命,咱们走去惜华宫,给容皇贵妃一个惊喜。”

    他赶紧朝万喜使个眼色,嘴唇无声地动了动,示意万喜去请容皇贵妃来宣明殿,免得皇上这么醉醺醺地走过去。

    于是万喜亦步亦趋地往容真先前离开的地方赶去,留下郑安慢吞吞地把皇上给扶回不远处的宣明殿。

    容真这时候正和闲云一起坐在车辇里往惜华宫走,她刚从奶娘那儿抱回了儿子,笑眯眯地逗弄着,说是今晚可算逮着机会和小家伙在一起了。

    顾盼这时候已经睁开眼睛了,乌溜溜的眼珠子盯着她,小手也握成拳往嘴里塞,于是清澈的口水牵成了线,邋遢又可爱。

    容真看着儿子好动的模样,简直恨不得把他搂在怀里狠狠地亲个够。

    “这是谁家的儿子?怎么可以这么逗人爱?”她亲亲小家伙的额头,小家伙被吓了一跳,小小的嘴巴一嘟,眉头一皱,眼看着就要哭出来。

    万喜找到容真的时候就差没谢天谢地了,赶忙上前拦住车辇,说,“皇贵妃娘娘,您赶紧跟奴才去宣明殿走一趟吧,皇上他喝醉了,这会儿子非要拽着郑公公往您的惜华宫赶呢,还非得要步行,说是步行更有诚意!您要是再不去,恐怕他就要闹起来了。”

    闲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主子,看来小皇子这好动的性格不是没有由来的。”

    容真忍俊不禁,白了闲云一眼,一面掀开车帘往外走,一面说,“就你胆子肥,连皇上的舌根也敢嚼!”

    闲云在后面嘀嘀咕咕的,“哪里敢嚼皇上的舌根?奴婢不吃人肉的。”

    听到这样的对话,万喜真是服了。

    好说歹说,孩子最终还是交给了闲云带回惜华宫,而容真跟着万喜坐步辇回宣明殿。

    真可惜,今晚又没法子挨着儿子睡了。

    ————————

    宣明殿,灯火辉煌。

    醉醺醺的顾渊被郑安小心翼翼地扶进了屋,一面磕磕绊绊地往前走,一面眼神不好使地四处张望着,“容真呢,哪里去了?”

    他走得跌跌撞撞的,郑安去扶他,他就不耐烦地甩开,还一个劲嘀咕,“闲杂人等统统闪一边去!”

    那声音,甭提有多威风了。

    郑安想哭,皇上啊,要是闲杂人等都闪一边去了,谁来帮您挪开这堆碍事儿的桌子椅子啊?您还不得摔得您心爱的容皇贵妃都不认识您!

    于是容真进来时,就看见这样可笑的一幕:只见一袭黄袍的皇帝正在满屋绕圈歪歪斜斜地走着,而年迈的太监就赶在他前面不停地把挡住他路线的桌子椅子给移开,后面的人跑得很欢快,前面的人挪得很忧伤……

    这可真是……莫名喜感。

    而顾渊就这么走着走着,忽然就走到了门边,一偏头,这不正好看见了门口站着的人?

    脚步当即就停了下来,他一面咧嘴笑起来,一面伸手去抱住容真,“找着了!”

    ……果真是人喝醉了就会像个有头无脑的傻瓜。

    郑安喜极而泣,就差没给容真跪下磕头感谢她的救命之恩了,“娘娘,奴才一把老骨头,眼看着就要跑散架了,还好您来了……”

    老泪纵横的节奏。

    容真真是服气了,没好气地挥挥手,“行了行了,这儿有我在,你先下去歇着。”

    郑安求之不得,忙出了大殿,关好门走人。

    顾渊抱着容真,像个孩子似的笑着,口齿不清地说着,“今晚你是朕的了!”

    容真扶额,好吧,收回这句话——他哪里像孩子了?孩子没这么露骨,也没这么好色。

    她一面把顾渊往床上扶,一面嘀嘀咕咕的,“没事儿就别喝那么多酒,打肿脸了充胖子!”

    谁知喝醉了的人居然理直气壮地摸了把她的胸,“朕哪里胖了?你明明比朕胖多了!”

    “……”

    他!一!定!是!故!意!的!

    容真没好气地把他往被子上一甩,“喝醉了也不忘占人便宜。”

    虽然嘴里是这么数落着,但她还是往一旁的脸盆那儿走,拧干了毛巾又回到床边,替他擦擦脸。

    冰凉的毛巾接触到面颊,又来回抹了好几下,顾渊好似清醒了些,朦朦胧胧地望着她,喊了句,“容真?”

    “嗯。”她应道,捏捏他的鼻子,“清醒些了?”

    “放肆,敢对朕毛手毛脚的!”他扯着嗓子喝道。

    ……看来还没完全清醒,容真无奈地又去重新搓了一次毛巾,再一次回来反复帮他擦拭,而顾渊渐渐地安静下来,像是睡着了一样,闭着眼睛不再闹了。

    都擦了不知第几次时,容真终于把毛巾放下了,坐在床边看着他熟睡的样子,暗暗觉得好笑。

    明日可一定要好生嘲笑嘲笑他酒后的窘态。

    她这样看着他,却忽的被枕边露出的一小截白花花的东西给吸引了注意力,那个看上去……怎的有些,有些眼熟?

    容真伸出手去,想要从枕头下面把东西给拿出来,岂料一直安安静静躺着的人忽然睁眼抓住了她的手,吓了容真一大跳。

    顾渊恢复了几分清明,带着笑意问她,“想偷袭朕?”

    容真翻了翻白眼,还是从他头边把那东西拉了出来,呀,这不是她的玉佩么?

    小小的玉佩玉质不怎么样,看上去有些浑浊,由于长期摩挲,质地变得很光滑。容真把它拿在手心,不可置信地问道,“这是……这是您捡到的?”

    顾渊这才注意到原来她方才是想要伸手拿这块玉佩,嘴上应了一声,没有忽略掉她眼里惊喜的神情,当下恍然大悟,“这玉佩……是你的?”

    两人隔得极近极近,他清清楚楚地对上那双明亮如水充满喜悦的眸子,脑海里掠过一年前的事情,那时候他在若虚殿祭奠母妃,而一个冒冒失失的小宫女闯了进来,看到他时还以为是闹鬼了,又惊又怕之间,竟然撞到了他的下巴,痛得他真是记忆犹新。

    按理说只是件小事情,对方也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小宫女,看过一眼就应该忘得差不多了,可是不知怎的,在那个宫女抬起头来望着他时的一刹那,那双明亮眼眸好似夜明珠一般震撼了他,纯净清澈,黑白分明,每一种反应与情绪都是那样清清楚楚地反映在其间。

    那并不是这宫里存在的清澈眼眸。

    后来她像兔子一样跑了,他却无意中拾起了她丢失的玉佩,之后每每看到玉佩,就会想起那双明亮的眼睛,暗自觉得好笑。

    脑中残存的记忆与眼前的明眸重合在一起,顾渊忽地醒悟过来,难怪头一次见面就觉得容真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到过这双眼睛,原来竟是这样!

    “在若虚殿那一日,是你撞到了朕?”他喃喃地说,忽然伸手覆住了她的眼眸,动作轻轻的,像是在回忆着那时的场景。

    容真也笑了,欢天喜地地拿着手里的玉佩,不可置信地望着顾渊,“竟然是您捡到了它!臣妾还以为这辈子都寻不回来了,哪里知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皇上您又把它送还给臣妾了!”

    “这玉佩有那么重要?”他不明就里,却为她的喜悦而露出一抹浅浅的微笑,仔细打量着这枚小小的玉质浑浊的玉佩。

    “自然是很重要了。”容真把它小心翼翼地贴在面颊上,轻轻摩挲着,“这是臣妾的宝贝,是爹娘自臣妾出生那日就送给臣妾了的,长这么大,臣妾一直把它戴在身上,只除了那日去若虚殿时一不留神弄丢了,后来臣妾难过了好长一阵子。”

    嘴唇再次扬起,她笑得很灿烂,“不过,还好遇见了您,还好您捡到了它。”

    顾渊看她这样宝贝那玉佩,也跟着笑起来,轻轻揉乱她的发,“傻瓜,这才叫天赐良缘不是么?”

    真够油嘴滑舌的!

    容真睨他一眼,笑意却半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