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第01章.重生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一章

    “在那边,快,她往那边去了!”

    一行人打着灯笼从走廊尽头跑了出来,步伐声参差不齐,在寂静悠长的深夜里显得格外突兀。

    说话的正是为首的太监,连头上的帽子都没来得及戴好,一手理着腰带,一手提着灯笼,尖锐的嗓音难掩焦躁的情绪。

    身后的那群太监也好不到哪儿去,一群人衣衫不整的,跟无头苍蝇一样跟着命令四处乱窜。

    毕竟已是大半夜了,这个时辰被人叫起来没头没脑一阵乱奔,虽然看样子都还是挺卖力的,但实际上个个脸上都是不情不愿的表情。

    那个黑影窜得很快,虽然看上去纤细瘦弱,动作却灵巧得跟蚂蚱似的,没命地跑着。

    福禄气得在后面尖着嗓子吼道:“傅容真,我告诉你,你就是跑到天边儿我也把你捉得回来!还不马上给我站住?”

    那黑影丝毫没有迟疑,仍旧向前跑着,转过重重长廊,又踉踉跄跄地跑进御花园,速度越来越慢,喘息声也越来越急促,却不曾停下半步。

    福禄气急了,眼看着这群太监连个丫头片子都追不上,一巴掌就朝着离得最近的那个小太监后脑勺上拍去,“都没吃饭是不是?给我追!追不上的话,你们一个个都甭想拿俸禄了!”

    脚步声终于不那么懒散,哪怕心里是怨声载道的,太监们仍是迫于无奈快步追了上去。

    傅容真就算再怎么顽强抵抗,也终归是个女子,虽说太监们算不得男人,但再怎么说来,气力也不是她能比得过的。

    跌跌撞撞地在长夜里狂奔了许久,眼泪湿了面颊,又很快风干,明明是夏夜,她却觉得冷得刺骨,寒意从脚趾爬上每一寸肌肤,然后没入心底,再无踪影。

    终于,眼前出现了一片偌大的湖,她倏地止住脚步,意识到漫无目的地逃亡已到达尽头。

    她无路可逃了。

    此处不是寻常宫女能来的地方,往日她顶多经由御花园外围去往各个主子的大殿,哪里会来到这么深幽的中心?她并不识路。

    此刻停在湖边,她缓缓转过身去,面如死灰地看着追上来的一行人。

    那张白净肥腻、不带髭须的老脸因为长时间追赶她而颤抖着、喘息着,看样子是肺都气炸了。

    福禄停下脚步喘着粗气,又是怒又是喜,怒的是这个丫头竟然敢明目张胆地逃跑,真是不识好歹;喜的是总算叫他把她捉住了,今儿个一定要领回去好生□!

    好容易调理好呼吸,他怒极反笑,尖声道,“好你个傅容真,你祖上积德,修了八辈子的福才叫本公公看上你,原想娶你回去享尽荣华富贵,没想到你这么不知好歹,竟然想要趁我不备逃出宫去!反了啊你!”

    湖岸边,那个女子缓缓抬头望着他,死灰般的面庞上竟然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来。

    此时夜色正浓,苍白的圆月挂在半空里,月光照在那张清秀的面上有种说不出的瘆人。

    福禄心下一惊,忍不住打了个颤,下一刻便恼羞成怒地朝着她大步走了过去。

    “你这是做什么?装神弄鬼吓唬本公公?我告诉你,本公公看上你是你的福分,你是情愿也得嫁,不情愿也得嫁!乖乖跟我回去,否则我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终究还是起了点怜香惜玉的心,眼看着那个平日里总是收拾得整整齐齐的小姑娘如今发丝凌乱、面色难看,罗裙也是脏乱的不成样子,福禄便忍了忍,想着好言相劝一下。

    不料那女子忽地开口,异常冷静地说了句,“不要逼我。”

    福禄脚步微顿,接着便以更大的步伐向她逼近,冷笑着说,“你待如何?”

    本以为她已无路可退,这一次势在必得了,却见傅容真飞快地转过身去,毫无征兆地纵身一跃,只听“扑通”一声,空荡荡的湖面上只剩下正在蔓延开来的巨大波纹。

    素衣皎白,被月光一照,更显苍凉。

    那个身影沉沉地往下坠去,看得福禄心一惊,竟是僵在原地没了动静。

    太监们这下也没了睡意,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看着这一幕,没有一个人上前救人,直到福禄回过神来,惊恐地命令道,“愣着干什么?救人啊!快救人!”

    顾不得湖水寒冷刺骨,跳水声极有节奏地在水面响起。

    未明湖并不算深,往日就算是哪个宫里的娘娘落了只耳坠子下去,也能很快被太监们捞上来,可是今日竟是邪门儿了,这么多人下去却没能救起一个落水的宫女。

    福禄的心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点一点往下沉着,最终有人浮出水面,喊了声:“在这儿!”

    几个人很快托着那具纤细瘦弱的身体上了岸,那张惨白惨白的面上湿漉漉的,像是水光,又像是泪光,在莹莹月色下反射着朦胧的光辉。

    福禄颤着手去探了探鼻息。

    没气了。

    事情要从半个月前说起,傅容真本是尚食局的一个宫女,现年不过十六,因着家贫子多,九岁时父母便把她送进了宫,眼见着也平安无事地在宫里待了这么些年了。

    岂料得女大十八变,不知是京城的水土养人还是怎么的,她竟出落得越来越标致。

    半月前端午节那天,和一众宫女在尚食局忙忙碌碌了一整天,终于可以回去休息了,她头脑昏昏沉沉地往回走着,岂料转过长廊尽头时,竟和也在转弯的福禄撞了个正着。

    福禄是敬事房的太监总管,因着与皇上跟前的宦官郑安沾亲带故的,在主子们看不见的地方作威作福,无人敢反抗。

    这下子被一个不长眼的宫女给冲撞了,当着那么多太监的面,不给她点颜色瞧瞧,叫他怎么下得了台?

    大手霍地高高扬起,容真被吓得闭上了眼,可是预料中的巴掌久久没有落在面上,她迟疑着,怯怯地睁开眼来。

    福禄那双浑浊的眼睛里闪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光芒,某种炙热的情绪缓缓烧了起来,叫她胆战心惊却又毫无头绪。

    这宫女模样生得极好,肤色莹白,明眸皓齿,朱唇不点而红,眉间自有风致,打扮打扮,就是跟宫里的娘娘相比恐怕也差不了几分。偏生那面上又带着这样怯懦的神色,楚楚可怜,少了几分主子们的飞扬跋扈,平添几分娇怯。

    就是那一刻起,他打定了主意要娶她回去做对食。

    这宫里的太监人人都是残缺之身,无法享受鱼水之欢,可是位高权重者也有过娶对食的先河——譬如说太后身边的红人,李泉。

    福禄想这事儿可想了很长一段时间了,却都没找到合适的人选,今儿个这事儿挺巧的,看来也是缘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