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章 喜忧参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脑子里一道电光闪过,徽之一下子明白了自己是怎么了,康熙察觉出来徽之的异样,有些激动地拉着她的胳膊,扶着徽之坐下来:“快去传太医!”康熙的声音激动地有点变调,护的李德全赶紧进来跪下:“皇上这是怎么了?”

    糊涂的东西快去!康熙一跺脚,李德全看着康熙身边徽之脸色苍白,捂着心口似乎微微蹙眉的样子一下子也明白了什么,立刻喜笑颜开的对着康熙磕个头,一溜烟的跑出去,亲自叫太医了。

    “怎么样,是不是恶心想吐?”康熙亲自给徽之端了一杯茶,递到她手上。徽之可是被吓着了,康熙可是个皇帝架子端得足足的人,除了太后和太皇太后跟前,一向不肯做这个屈尊将贵的事情。当然剩下的人也没资格叫皇帝端茶递水的伺候着。徽之吓得赶紧站起来,却被康熙握着肩膀不叫动。

    “老实坐着。这是圣旨不准违抗!”语调虽然严厉可是康熙的眼神却温和中透着得意,紧挨着徽之坐下来,康熙凑近了她耳边:“这才是上天降下来的吉兆。若是个小阿哥就是朕的第八个皇子了,这个孩子将来肯定会有一番作为的。”康熙的话叫徽之心里一阵郁闷,她的孩子还是逃不开命运的捉弄吗?

    “皇上有那么多的皇子不如的臣妾就生个小格格,女孩子最贴心了,我要好好地打扮她,叫天做天下最美丽,最幸福的公主。”每个女孩子的心里都有个公主梦,徽之希望也有自己的女儿。当然她是下意识的不想自己的儿子真的重蹈覆辙。

    康熙有些奇怪的看着徽之,她一脸的期待,全然没掩饰和口是心非的痕迹,后宫的女子有了身孕都盼着生皇子,怎么就她和别人不一样。“你不想为朕生儿子?”皇帝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康熙甚至有种被徽之欺骗的感觉,她对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思?

    “切~~皇上这会和臣妾争辩什么阿哥,格格的,有没有怀上还未知,再者说了儿女是上天赐的,哪能一切尽如人意。就算是我整日里烧香念佛的祈祷,要个小格格,可是上天偏偏不能遂愿,我还要把儿子扔了不成。臣妾就喜欢女孩子,香香软软的打扮起来多可爱,再看看那些男孩子,小时候还罢了,长大一点满地的乱跑,整天喊打喊杀的,三阿哥饶是那样听话懂事的,一旦放松下来还上房上树的折腾呢。若是臣妾生的再是个性格活泼的小阿哥,这宫里怕是要被他拆了。皇上倒是喜欢阿哥,又不用自己天天看着,反正烦了有奶娘谙达,哪里知道养孩子的难处!”徽之摇摇头,给康熙个娇嗔的眼神。

    “原来如此,你个小傻子,这会觉得三阿哥闹腾,别忘了是谁当初带着他满院子的跑的。你是没有做过母亲,不知道那种感情,自己的儿子怎么都是好的。赖利头儿子还是自家的好!”康熙一下子笑了,捏捏徽之的鼻子,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肚子“你别担心,儿子不听话,朕这个做老子的帮你教训!”

    “不要,皇上又板着脸做严父,把儿子吓着了怎么办?再说了还不知道有没有呢”徽之做个你怎么能确定的表情,惹来康熙的抗议。皇帝啃着绘制的耳朵,热热的气息扑打在耳朵上和脖子上:“朕心里有数,那天肯定是种下了。”那个男人都不喜欢被怀疑能力。

    “皇上,太医来了,可要传进来。”李德全很有眼色的站在外面回话,徽之脸上一红推开康熙翻身进了里面去了。

    太医收了搭在徽之手腕上的手,跪下来给康熙贺喜:“恭喜皇上,良嫔娘娘是喜脉,虽然刚一月有余,可是脉象沉稳,胎气平稳。”

    康熙听了顿时眼睛一亮,心里算计下了,果然是哪天受孕的,康熙一挥手叫太医起来:“你也是太医院妇科最好的了,朕就把良嫔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交给你照顾,良嫔是初次有孕,你要多操心。李德全你先带着太医去良嫔的宫里看看有什么妨碍没有,今后她的饮食药饵都要经过太医看过,你拟定个饮食禁忌的单子出来教给小厨房和御膳房,今后要特别注意。”

    徽之在幔帐内听着康熙的话,心里五味陈杂,若是真生下个男孩,别重蹈历史上八阿哥的覆辙,听着康熙兴奋地语调,徽之的心越来越没底了。康熙一生子嗣众多,如今后宫里面存活下来的皇子就有七个,他还在盛年,后宫也会有源源不断的年轻女子进来,他今后还会有更多的儿子。可是康熙却对着自己这个孩子有着特别的偏执的喜爱。什么天降祥瑞在徽之看来都是巧合罢了,可是康熙却底那些所谓的白鹿,梦月入怀深信不疑。

    想起上次皇贵妃好容易有了身孕,皇帝虽然也是高兴,可是也不过是吩咐皇贵妃身边的人仔细照顾,赏赐了一对玉如意安枕,也就没放在心上。听着康熙话唠一样的指点要怎么照顾她和肚子里的孩子,徽之想可能是后宫里面那个嫔妃有孕的也没得到这么多皇帝的关注。

    祥瑞那个东西是一把双刃剑,若是用的好了,像历史上的刘彻和他的母亲王夫人,只造声势,拉拢外戚,成功的把十岁的胶东王推上太子宝座。若是用不好,太子已立,身后更有索额图一党的势力。徽之想到这里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康熙这不是给她和孩子招灾吗?外面康熙还在滔滔不绝的吩咐李德全要挑选几个可靠地奴才服侍,徽之急的头上的汗都出来了。

    自己有孕也罢了,万一什么梦月入怀之类的话传出去,索额图第一个就要不安心了。他不能改变皇帝的心意,可是除掉个怀孕的嫔妃还是能办到的。太子不需要一个带着神秘色彩出生的弟弟来显示他的平凡!徽之只想冲出去堵上康熙的嘴,她竟然不知道这位皇帝陛下是个话唠!

    徽之正在着急,忽然眼角的余光扫到了桌子上的一个茶杯,徽之端着茶杯使劲的放在桌子上,瓷器和桌面碰撞发出一声脆响,康熙才想起来徽之,几步上前掀开幔帐拉着她出来:“闷坏了?太医的话你都听见了,以后要小心养着,不要……”

    “臣妾没听见太医的话,倒是听见有个人啰嗦了半天。黄山真不愧是博览群书,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对着妇人妊娠也颇有研究,要么怎么比宫里那些嬷嬷们知道的还仔细呢?或者皇上下次讲经的时候捎带上太医院的太医们,也好叫他们跟着皇上精进医术?!”徽之的话没说完,李德全忍不住扑哧一笑,赶紧跪下来磕头:“奴才失仪,请皇上恕罪!”

    康熙又气又笑,虚指着徽之半天说不出来一个字,转脸气哼哼的对着李德全笑骂道:“你这个猢狲,赶紧办差去!”李德全麻利的磕个头笑着说:“皇上这几天一直皱着眉呢,如今逗着皇上笑笑比什么都值钱!”说着李德全屁颠的出去了。

    徽之等着李德全出去,屋子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她整了整仪容到了康熙跟前忽然跪下去,“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康熙赶紧扶着她起来,徽之却跪在地上不肯起来。“臣妾有话要和皇上讲的,臣妾如今有了身孕,却才一月,也不知道能不能平安生下来,更不能知道是男是女。皇上就这么加恩于臣妾和孩子,怕是要折了臣妾和孩子的福气了。还请皇上别太疼他,也省的——”徽之说到这里打住不言语了。

    康熙一下子明白了徽之的担心,仔细想想她刚才确实有点高兴的过头了实在有违帝王喜怒不形于色的信条。缓和了情绪,康熙拉着徽之起来,叫她坐在自己身边:“朕是天子,要恩宠谁还要看别人的眼色不成?你只管安心养胎,看谁敢言三语四的,你也太多心了。不过你想的也对,今后朕悄悄地,也省得你心里不安。”说着康熙认真的对视着徽之,一字一顿的说:“朕不会伤害自己的女人和孩子。”

    响起历史上八阿哥和良妃的命运,徽之无端的觉得讽刺,她赶紧低下头掩饰掉眼里的讽刺,轻声的说:“皇上的话臣妾记住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