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章 天降祥瑞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我做了小熊给大公主,等着娘娘去看大公主,就顺便捎给她吧。”徽之苦笑着,叫丫头拿来个用皮毛做成的小熊玩偶交给荣妃,荣妃生了五子一女,到头来只剩下三阿哥和大公主。因为荣妃生的几个皇子都是天花,水痘夭折的,因此荣妃最害怕小孩子生病,大公主还没出过水痘和天花,她一直把大公主放在东三所里面不敢放在身边。

    “你心灵手巧,做的小熊和真的一样。只是这是太后赏给你的白狐皮,你身上的那件大氅已经旧了,却还想着给大格格做这个没用的东西。你怎么不留着自己添加件衣服。我这里还有些玄狐的皮子,你拿着去做大氅吧。”荣妃看着那只小熊半人高,抱在怀里暖融融的,给人很安全的感觉。她曾经和徽之闲聊的时候说起来如今大格格不要和乳母谁在一床,晚上一个人难免害怕不好入眠。

    谁知一句闲话却被徽之记在心里,荣妃对着徽之一笑:“我自己尚且是个顾头不顾尾,不能顾全自己的人。你和我住了这么长时间,我没说尽心照顾你,你却是经常照顾我。我这个一宫主位是白做了。”

    “姐姐说的什么话?也就是姐姐不计较我的出身了。这个熊里面的内芯是可以换的,用的时间成了,可以分开拆洗拆洗。这里面是上次姐姐给我的丝绵,还加上些咱们院子里的玫瑰花瓣。那花儿是姐姐亲手种的,给大格格最合适。”徽之看着远处叹息一声,她想起来敏之留下的女儿,兆佳氏虽然对她收起了戒心和敌意,相信徽之不会抢走佳美、但是兆佳氏总是不想叫徽之和女儿太过亲近。

    宜嫔和荣妃都知道徽之的心事的,宜嫔不满皱皱眉:“那个兆佳氏好小家子气,眼皮子浅。难怪入宫这么多年皇上就是看不上她。她一个无宠的贵人,能晋升为贵人还是皇上看在小格格的面子上给她的。她就以为自己多得脸似得。本来是抢了人家的孩子,还真理直气壮起来了。也就是你不肯和她计较。要是我,我不受那个气,她要是敢对我说那样的话,我不把她的舌头拔下来!”

    兆佳氏还是有意无意的在徽之面前提起的她现在的出身如何不好,暗示徽之最好远着她和五格格。徽之对兆佳氏的言行并没怎么放在心上,可是担心孩子受委屈,徽之也只能对五格格敬而远之。宜嫔提起来兆佳氏就是恨得牙根痒痒,对着荣妃吐槽着:“还以为自己是个好东西,也不过是个穷旗人家的女孩子,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被选入宫里。若不是皇上抬举她,有五格格傍身,宫里还有她蹦跶的份儿?”

    “你少说一句吧,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若是没那档子事,一个妃子还是做得的。只可惜造化弄人。好了不说烦心事了,依我看最要紧的是你也该生个皇子,皇上一高兴肯定能给你抬旗。看准时机想办法给你家老爷子翻案才是。”荣妃给宜嫔个眼色,诚心诚意的为徽之出主意:“那个时候你再也不是辛者库出身,想要五格格回来易如反掌。”

    “对,还是荣妃姐姐的主意好。我这个人嘴上爽利,心里没主意。不如请太医给你看看,好好地调养下。“宜嫔是个行动派,立刻要徽之去皇贵妃处请示要请太医来看看。

    “多谢两位姐姐的好意,儿女的事情都是天定,我最近也暗地里调养。而且我也没什么疾病,白白的跑去和皇贵妃说要请太医,皇贵妃事务繁忙,身体不好。我们身为嫔妾要体谅皇贵妃,为一点小事惊动了她成什么样子。当年的事情,都过去了,一张白纸染上了颜色,再也不能复原了。其实没孩子也好,也省的叫他跟着受连累。抬旗能如何,我到底是从辛者库出来,只要于有心就会有人拿着说嘴。”徽之淡然一笑,对着五阿哥和三阿哥招招手:“你们两个还玩不够,过来吧!”

    “有点心吃吗?”五阿哥立刻扔下手上的竹马,眼巴巴的跑过来,三阿哥拿着哥哥的样子,扯着五弟的袖子:“哎呀,你就知道吃。咱们叫良母妃讲故事吧。上次那个波特的故事还没完呢。”

    正说着逸云亲自端着一个蛋糕来了,五阿哥耸耸鼻子,咽下口水对着三哥说:“你看,是千层蛋糕,还是芒果的。你要听故事就听,我可要先吃饱了再说。”

    “就知道吃,那么大的一个蛋糕你还吃不够。平日里良母妃也没少给你送东西吃!”三阿哥白一眼弟弟,皱着眉说:“身为皇子,要注意体统斯文。”

    “别提了,新鲜的点心被额娘吃了大半,还振振有词的说小孩子吃多了停食就不好了。你再这么端着捏着的,什么都吃不到!”五阿哥对着三哥抱怨着抢不过馋嘴的额娘和养母,一溜烟的跑到徽之身边:“良母妃,我饿了!”

    奶娘早上来拉着五阿哥给他擦汗:“小阿哥要先去洗洗手,等着汗落下去再吃。”

    “不行,不行!等一下额娘要把这个都吃了!”五阿哥眼看着宜嫔不客气的把一大块芒果班戟划进了自己的盘子,眼睛都绿了。

    宜嫔故意对着儿子做个鬼脸,端着额娘的架子:“带着小五下去洗洗手,跟小花猫一样。你个小孩子家家的,刚病好了,吃多了不消化!”

    小五伤心的哇的一声哭起来,死死地拽着徽之的胳膊,告起自己额娘的状了:“呜呜,额娘把母妃送给我的吃的都吃了。小五好可怜啊!“

    “你和孩子争嘴吃,越发的出息了!小五别哭了,以后母妃每天都叫人给你送点心吃。”徽之抱着小五,轻声细语的哄着他,顺便白一眼宜嫔,宜嫔是个彻底的吃货,最不肯亏待自己的嘴。徽之前世也是个吃货,又喜欢自己动手,吃腻了御膳房中规中矩的温火膳,宜嫔简直要把徽之当成了女神,就差每天烧香磕头了。

    “可是额娘还会抢走的,等着小五去了阿哥所和哥哥们一起住,那个时候母妃再给我送吃的吧。”小五认真的点点头,宜嫔哭笑不得的伸手捏捏儿子的脸,咬牙切齿的发狠:“你个没良心的东西,额娘就吃了你一点子点心,你就不干了。长大以后绝地是个白眼狼!还指着你孝顺我,做梦吧!”

    徽之和荣妃眼神含笑,看着宜嫔这对母子拌嘴。三阿哥倒是闷声发大财产,头也不抬的吃着自己盘子里面的点心,脸上被奶油都染成了小花猫了。

    “是谁说朕的小五以后不孝顺啊?”康熙忽然从院子里冒出来,慌得在场人都呼啦啦的站起来,满院子的人跪下一片。“给皇上请安,皇上来也不叫通传一声。臣妾恭请圣安。”荣妃带着徽之和宜嫔请安。

    “起来吧,朕心里烦闷出来走走,就你们这里热闹,还没进来就听见说笑的声音。小五怎么哭了?”康熙抱着小五,拉着三阿哥坐下来,荣妃等起身肃手站着,宜嫔有些不好意思忙着掩饰:“也没什么,小五的病刚好我担心他贪吃,管着不叫他吃点心。”

    “才不是——”小五刚要争辩被宜嫔一个眼风扫过来,委屈的嘟着嘴钻进了康熙的怀里。

    没想到小五这么黏着自己,康熙心里一阵欢喜,他看一眼身边的三阿哥,故意逗他:“胤祉,你说是怎么回事?”

    “皇阿玛,儿不言母过。请恕儿子不能说。”三阿哥煞有介事的摇头晃脑,学着先生们说话的语气神态,可是却忘记了嘴边上的奶油。

    “哈哈,一只小花猫,你的书读的不错!”康熙点点三阿哥的脸蛋,问了他读了什么书,考校他的学问。三阿哥倒是没在皇帝跟前出丑,把康熙的问题都回答上来了。康熙没想到胤祉小小年纪能知道这些。

    “你都是跟着谁学的?你们师父说刚教你启蒙,怎么你却读山海经了?”康熙惊喜的把三阿哥抱在腿上,拿个果子给他。

    “回皇阿玛儿子是跟良母妃学的,她给我讲故事,还教我背诗,良母妃讲的比先生们还清楚呢。为什么不叫母妃做我的先生啊!”胤祉抬眼看看康熙,转脸看着徽之,扯着老子的胳膊撒娇。能给皇子做老师的都称得上是饱学之士了,只是他们的教学办法不适合小孩子,尤其是给皇子上课,太严厉了不行,太放纵了皇帝那里过不去。

    因此先生们只能祭出背书*,读五百遍,背五百遍。胤祉当然更喜欢徽之那种有趣味,又浅显易懂的故事教学法了。

    “徽之妹妹最喜欢小孩子,臣妾读书不多,只认识几个字,多亏了她知书识礼,帮臣妾教导胤祉。”荣妃从康熙一进来就发现皇帝看徽之的次数最多,就心知肚明,皇帝是冲着徽之来的,她乐得送人情,在康熙跟前说着徽之的好处。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