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Chapter 54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斯塔万格是挪威石油业的大本营,但这并不意味着它是个乌烟瘴气的工业城市。国内已经晚上十点,而斯塔万格是下午四点,高纬度夕阳落得早,夕阳洒在静谧的海湾城市,让人身心舒畅,忘却时差与长途飞行带来的疲乏感。宁仲文有些羡慕董岚青,能够在这样的静谧安闲的地方,躲避他带给她的烦忧。

    eva安排的酒店离董岚青家还有一段距离,到了酒店程子颐洗了个澡,刚出来就听到了敲门声,宁仲文一进门就急切地问他:“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程子颐擦着头上的湿发,“您想什么时候去?”

    “越快越好!”

    程子颐回头,端起桌上的杯子喝了口水,悠哉悠哉地说:“先坐,您也需要休息会儿,我自然有安排。”

    宁仲文眉头紧紧皱着,点点头。

    上个月,程子颐到考察地找到他,当时他看到程子颐,有惊讶,也有疑惑,但是其他的情绪,已经淡化了。以前是厌恶他的,干涉了他的家庭生活,还抢走了他最疼爱的女儿,后来细思,也不过是自己咎由自取。

    但他对这个不速之客还是没有什么好脸色。

    程子颐平静地看着他擦肩而过,在他身后叫住他:“伯父,我只需要五分钟,就当是为了音音,请您给我五分钟。”

    不卑不亢,却带着前所未有的尊重,这语气,让宁仲文脚步一顿。

    程子颐并不客套,开门见山,“我希望您能把音音交给我。”

    宁仲文转身,眼神有些犀利,他轻笑,“小伙子,你以什么身份站在这里与我说这话?”

    “我或许比您还要爱她,就凭这个。”程子颐眼神坚定,语气也是。

    宁仲文微微眯着眼睛,身边路过的同事回头看着对峙的两人,他冲着自信满满的程子颐道,“跟我来吧。”

    在宁仲文简陋的办公室里,摆放着许多未经处理的文物,他的办公桌上还放着脏兮兮的手套,桌上全是泥土,但是那张与宁嗣音的合照,摆在桌上唯一干净的地方,相框镜面上不落一点灰尘。

    他还给程子颐沏了茶,自己品着茶,慢慢开口,“我不看好你,即使你现在已经不是当初的职业,但是就你这个人本身,也不是我小音的良人。”

    程子颐将茶杯放下,看着浮浮沉沉的茶叶,缓缓抬眼,宁仲文下意识一躲,反应过来的时候,才惊觉自己在这个年轻人的气场下,竟有些畏怯,对方眼神冷冽,说话的语气没有因为他是长辈而气虚,“伯父,如果不是音音太在乎你,我今天不会站在这里,因为这个问题,我不需要向您证明。只要她愿意选择我,那即使我本不是她的良人,我也会变成她良人的样子。”

    宁嗣音,在乎他的看法。这句话让宁仲文内心震动,拿着杯子的手有些抖,程子颐将这一细节看在眼里,不动声色地继续说,“我不逼她,只是等她,在这个过程中,我希望让她没有什么后顾之忧,我有自信能成为她的幸福,也自信她相信我能。”

    宁仲文放下了手中的杯子,茶水溅出来,有些烫,如眼前这个年轻人的眼神。他在书册里,拿出一张泛黄的照片,递给程子颐。照片上是四个人的合影,两男两女,照片照得很规矩,但是其中一个女人的眼神,出卖了这张照片真正的意义。大家都看着镜头,只有那个女人的眼神,看着最边上的宁仲文,眉目不自禁的含情脉脉。

    “这是楚天的母亲阿兰。”

    对于他的主动提起,程子颐有些惊讶,他沉默了一会儿,问:“您爱她吗?”

    “曾经,”他眼神变得有些伤感,“我爱小音的母亲,从始至终,但我不否认当时对阿兰的感情。这是很多男人都会犯的错,同为男人,你应该能懂。”

    “恕我直言,我不懂。”

    宁仲文看着他的眼神,深深地注视着,却没有从里面瞧出敷衍和表演,他忽然感觉自己虚长了那么些年岁,眼前这个年轻人,交锋不少,却没有一次能把他看通透过。

    “我今天来的目的,并不是征求您的意见,而是通知您,为了音音,您该把事情解决解决了。”

    “来不及了。”

    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他已经无力挽回。

    程子颐端详了一会儿手中的照片,忽然拿起来,从中间撕开了。没有塑封,宁仲文听到声音抬眼看过去,微微皱了眉。程子颐就盯着他的表情,转过来又撕了一次,不大的照片就已经支离破碎,将照片攥在手心拧皱,他才抬眼看着宁仲文,“伯父,该断则断,你现在要做的,不是缅怀和遗憾,最好的时间,就是当下,说来不及的时候,就是正好来得及的时候。”

    宁仲文的视线还在他的手心,沉默良久,才缓缓抬起头。

    他心中震动,拳头攥的紧紧的,程子颐只看了他一眼就起身了,走到门前才回头与他说,“您想好了联系我,我会安排好,”顿了一会儿,又说,“至于音音,我不是你,不会让她步入她母亲的后尘,口说无凭谁都一样,与其让别人来跟你保证这个,不如选择相信我,你自己选择。”

    宁仲文留在办公室里,长久地沉思。

    后生可畏。他仿佛明白了宁嗣音钟情的原因。

    而现在,程子颐气定神闲,他却已经急躁冒进。实在有些对不住长辈这个身份。已经来到挪威,他就想要赶紧见到董岚青,道歉也好下跪也罢,他自己造的孽,还是要自己负起责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