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Chapter 49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程子颐第一次见到楚天的时候,他只有七八岁,个子不高,很瘦,皮肤很白,瘦瘦弱弱的,看着有些病态。事实上他也确实是营养不良。他躲在奶奶身后,警惕地看着眼前这个高个子男人。

    那时候程子颐也才二十岁出头,程子岳的离世,让他消沉了一段时间,方琴不放心,让他请了假回国呆一段时间。但是家里的氛围又何尝是好的,程昭华正眼都不愿给他一眼,从没过好脸色,也没有过好声气。

    他偶然间听到佣人聊起早已回到家乡的王妈。

    王妈是程家最早雇佣的佣人,当年程昭华的生意做得不错,换了别墅之后就请了佣人,王妈先天右耳失聪,被不少家雇主给退了,程昭华见她手脚利索,就雇佣了她。从那她就一直在程家呆着。

    之后程家的生意遭遇滑铁卢,昭华集团扩展版图的过程中遭到重创,那时程子颐刚出世不久,程昭华整日忙于企业整改,挽救颓势,完全顾不上家里,也大概是这个原因,对这个小儿子没有太多亲近感。方琴还因此患上了产后抑郁。

    之后程昭华将自己所有的资产都用于挽救公司,就连房子也折价变现,一家人租了一房一厅,就这么蜗居着。程子岳当时在美国留学,也不知道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生活费还得按时供给,程家已经没有多余的钱给付佣人,当时请的四个佣人,程昭华给了些钱让她们散了。

    王妈留了下来,不要工钱,留口饭就行。

    她后来提起,说她当时看着程子颐小小的一团,在婴儿床上哭,方琴坐在沙发上发着呆,眼神呆滞地看着婴儿床的方向,就是不上前去哄哄他,哭声越来越响,感觉嗓子都要撕破了,她看着心揪得疼,给他冲了奶粉喝上,他这才消停。她是为了程子颐留下来的。

    家里没有地方住,王妈就在客厅里打了半年的地铺。看着程子颐从躺着,到趴着,坐着,然后屁颠颠地迈开人生第一步。

    王妈对于程家而言是特殊的,是胜似家人的存在,而她对程子颐而言,更是意义非凡。程子颐出国念书的时候,程昭华没有什么表情,方琴有纠结,而王妈,抓着他的手哭成了泪人。

    佣人说起,王妈在老家过得并不顺心,她育有一儿一女,儿子早年车祸去世了,同时成为车下亡魂的还有她的丈夫,之后她就跟女儿生活。她的女儿,也是个苦命人,未婚先孕,被男人抛弃,除了她自己,没有谁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女人痴情,将孩子生了下来,因为孩子在体内溶血,她也就难产去世了。

    王妈也因此辞了这里的工作,回去代她抚养小孩,那孩子长得倒是灵巧,但是智力发育不太正常。

    如今王妈年纪越来越大,年轻的时候积劳成疾,现在身体每况愈下,孩子还未成年,她身体受着病痛折磨,精神上,还得想着外孙子的将来,真真是操碎了心。

    程子颐第二日就启程往陕西,辗转找到了王妈的老家,在西安下面一个小县城里。

    几年不见,程子颐已经从俊俏的男孩长成了俊朗的男人,他个子高,进家门的时候还微微低了头,王妈坐在椅子上,已经泪流满面。

    楚天却不肯跟他走,怎么也要陪姥姥走到最后,程子颐在疗养院要了床位,把王妈安顿好就回了b市。王妈在两个月后于疗养院去世,临走前程家人都到场送了她最后一程,她最后的时刻,告诉了程子颐,有关楚天父亲的信息,将楚天拜托给他以后,就松开了他的手,缓缓合上了眼。

    “后来的事,你都知道,小天被我家收养,为了发掘他的智力,我教给他编程的知识,还有一些黑客技巧,我在美国,没有中断对你父亲的调查,但是遇见你,真的是巧合。”

    宁嗣音从来没有听程子颐说过这么多话,他坐在沙发上,一字一句都吐得缓慢轻柔,不是单纯地讲故事,更像是在缅怀。

    对他而言,王妈的存在,已经不仅仅是个在家里帮佣多年佣人,大概已经成为了亲人,她忽然就能理解,他对楚天的宠爱,以及对他身世的执着。他想要知道,是什么人将一个本就脆弱的家庭害成这个样子。她一个旁观者,都想要对那个男人嗤之以鼻了。可是那个男人,是她父亲。

    他抬眼,收住了眼底汹涌的情绪,看着她的眼睛,慢慢出声,“所以,我不是监视你,我想知道,那个男人,他对自己的另一个亲骨肉,是什么样的态度。”

    他发现,那个男人对这个叫做宁嗣音的女孩,宠爱至极,捧在手心被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可是后来,他的关注点完全变了。

    “音音,后来是我忍不住,想知道关于你生活的点点滴滴。”

    他眼睛深邃,目光灼灼似有漩涡,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