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Chapter 47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但是显然她的运气走到了尽头,这一轮被喝酒的人大都是昭华的人,昭华一众大都是女生,每次要喝酒必叫陪酒员,出来玩就不能太拘束,她喊出第一声谢谢老板之后,之后就自然了许多,大家都是玩多了的人,根本没看出她那点小心思。她只能感叹,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一轮终于结束,她有些晕乎地说,“终于结束了。”

    苏念朝她走过来,“宁副理,这个牌是得等到下一个陪酒员出现才能下岗的。”

    宁嗣音在心底哀嚎。

    开始下一轮发牌,孔越翻了翻自己的牌,又翻了翻宁嗣音的,眼神一变,凑到她耳边,“宁宁我跟你换。”

    宁嗣音还没反应过来她说了什么,牌被她抽走,孔越刚要将另一张牌塞进她手里,苏念的眼神扫过来,“哦?不能换牌哦这算作弊的宁副理。”

    特意点了她的名,使得所有人的视线都朝这边看过来。

    孔越瘪瘪嘴,将牌还给宁嗣音,宁嗣音看了看她的眼神,心里有不详的预感,慢慢捻起牌的一角,眼皮缓缓抬起,无语状。

    黑色的黑桃2.

    宁嗣音往身后沙发重重一躺,天要绝她!

    她已经喝了太多,有男士要放水,没有叫陪酒员,苏念就敲着桌子提醒,“嘿,叫陪酒员呀,一个人喝多没意思。”

    于是在起哄声下男人又大呼,“陪酒员!”

    何柚扯下宁嗣音的袖子,站了起来,“我们副理喝太多了,她不太能喝,我代她喝。”

    “这怎么能行呀,游戏嘛,玩得就是一个开心,愿赌得服输不是?”苏念此言一出,整个包厢都安静了些,大家都察觉到了气氛不太对。

    宁嗣音拍着桌子站起来,举着杯子就往嘴里倒。好事的人又开始鼓掌欢呼,直呼爽快,孔越凑过来告诉她那个女人就是昭华的行政部经理,果然是好事的师姐。

    好不容易又一轮过去,就连何帆都凑过来问她是不是还行。宁嗣音不是逞强的人,她现在除了肚子胀,有些晕,还没有特别激烈的反应,比如呕吐感,暂时还没有出现。于是摆摆手示意,自己还好。

    再下一轮,拿到方片2的时候,宁嗣音抬眼,深深地看了一眼发牌的苏念,后者挑挑眉,“这么啦宁副理?”

    宁嗣音将牌翻出来,身边的人凑过来,“怎么可能这么巧,又是2.”

    那边昭华的人忽然以开玩笑的语气叫唤道,“不是吧宁副理今晚是小姐命啊?”

    此言一出大家都是一愣,何柚气势汹汹地正要干一架,宁嗣音拉住她,缓缓冲那歌女生说道:“我成不了真的小姐,当然你们也成不了真的老板,所以说游戏嘛,大家开心就好。”

    然后她拿着8号牌,“我要上厕所。”

    说着就要跨过人群出去,苏念也站了起来,“诶?其他人有8都能上厕所的,陪酒员是不能的,这是游戏规则。”

    宁嗣音盯着苏念的眼睛,对方眼底的捉弄已经毫不掩饰,宁嗣音捂着嘴,“我恶心得想吐。”然后冲出了包厢。

    一把凉水扑在脸上,她才微微清醒了些,但是还是犯晕,怎么晃也晃不清明,忽然镜子里出现了一抹红色身影,来人在她身边洗着手,然后轻轻吐出一句问候,听起来却刺耳极了,“宁副理还好吗?”

    “托苏总的福,还没死。”没有人在,她一点都不愿意保持表面和善,她运气再差也不可能三次拿到陪酒员的牌,她不敢说十分肯定,也有八分把握,是眼前这位发牌员做的手脚。

    “还算聪明。”苏念毫不掩饰,大方承认,似乎这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宁嗣音就不明白了,“刚相识罢了,一次撞衫你至于?”说完她已经不想再看她的嘴脸,转身就要走。

    苏念在身后叫住她,“宁嗣音,程子颐不是你能玩得起的人,离他远一点。”

    宁嗣音脚步顿住,沉默许久才缓缓转身,对着高傲但其实毫无自信的女人说:“不好意思,我也正有此意,那请你转告程总,不要每天给我送花,非常庸俗,非常幼稚。”

    说完她转身就走,毫不意外地听到了苏念抓狂失控的声音。

    回到包厢,何柚和孔越正和那边的男士玩骰子,看起来玩的很开心,小钰靠在沙发角落,已经睡着了,她怎么也得与人说一声才好走,于是就坐在小钰身边,等着何柚玩完这局。

    但是一坐下来,身子那疲乏的劲儿就上来了,感觉整个人都沉沉的,眼皮也越来越重,最后的意识停留在一个女人的声音里,“苏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