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九章:皇上重病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阳光明媚,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数百种珍惜花品都在争奇斗艳般的争相开放,不时的还有几只蝴蝶蜜蜂飞过。

    而此时,夜媚舞则正在花园里跟嘉璐受着这暖阳的爱抚,感受着这轻柔的微风,喝着茶吃着点心,日子过的好不悠哉。

    自从圣旨下达之后陌子阳便再也没有出现在夜媚舞的面前,这对于夜媚舞而言倒是难得的清静,所以她的心情也是愈发的好了起来。而嘉璐也在这些日子里渐渐的从那几日的囚禁给她带来的阴影中走了出来,而且陌子玉也时常陪伴在她的身旁,一直细心体贴的开导她,这让她跟陌子玉的感情也是越来越好了,大有一副如胶似漆的感觉。

    起初,嘉璐因为陌子玉对西文帝表示要只迎娶她一人为正妃,从此不再另外迎娶其他女子而心生不安。毕竟,她是在这个朝代中土生土长的女子,在她的观念之中,对于男人的三妻四妾是早就习惯了的事情。虽然她心中希望自己能跟夜媚舞一样的要求“一生一世一双人”,可是,她也对自己的身份很清楚。

    陌子玉贵为王爷,而自己只是一个没有身份,没有背景,的女子。而且,她还在怡红别院里待过。虽然当时是只卖艺不卖身,但是对于一个女子而言,从那种地方出来总是觉得不够光彩。所以在最开始的那段时间,她都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就是怕有人会认出自己。

    若说是背景,现在自己跟娘家都没有了联系,出嫁之时怕是连个母家都没有。而且,就算是回去了,自己的母家也只是一个商人之家,是绝对担不起玉王殿下正妃之位的。

    如今是因为夜媚舞替自己谋得了南荣国郡主的封号,凭借自己的这个新身份,陌子玉才堪堪得到了西文帝的同意,迎娶自己成为他的正妃。对此,嘉璐已经是对西文帝感恩戴德了,可是她在接到圣旨之后竟然听到了陌子玉说要效仿荣王殿下,此生只娶一人为妻,绝对不再另娶她人。对于陌子玉的这份心思,嘉璐自然是激动加感动,但是,另一方面却也是充满了担忧。

    西文帝应允荣王殿下的要求是因为夜媚舞是南荣国最为尊贵的公主,而且,她在选取驸马之前就提出了驸马的标准就是必须做到“一生一世一双人”。荣王殿下如今这么说,是在兑现当初的承诺。可是,自己这个郡主都是名不正言不顺,陌子玉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呢?西文帝一定会怪罪的。

    不过,那些不安跟担忧都是前几天的事情了。这几日里夜媚舞没少给嘉璐灌输一夫一妻制的思想,甚至还把自己在现代生活的一些事情都告诉了她,这让嘉璐对于在一个遥远的地方,有一个国度中男子一生之中都是只迎娶一个女子这件事情而深信不疑。而且,眼看着这几天过去了,西文帝也没有说出什么反对的话,嘉璐的担忧也就渐渐的消散了。

    “媚舞,你在看什么呢?”嘉璐抿了一口茶,抬头看到夜媚舞正面上带笑的看着自己的后方,不由得有些疑惑的开口询问。同时,嘉璐也忍不住好奇的转过头去,想要自己看看夜媚舞到底在看什么东西看的这么高兴。

    这一转头,嘉璐的脸上也不由得浮现出了甜蜜的笑意,因为,她看到了两个挺拔的身影正朝着她们二人走来。

    毫无疑问,来的人正是陌子邪跟陌子玉二人。这两个人又按捺不住思念,跑到夜媚舞的寝宫里来看自己未过门的媳妇了。

    “你们来了,坐吧。”夜媚舞笑着随意的开口,丝毫都没有那些身份地位上的礼节。

    陌子邪习以为常的自觉的坐到了夜媚舞的身边,而陌子玉也同时在嘉璐的身边坐下。一切是如此的自然,看起来这种事情在他们四人之间已经是司空见惯了。

    嘉璐拿起桌上的杯子,分别给陌子邪跟陌子玉添了一杯茶。这些日子里的相处,他们四个之间再也没有那些虚礼,见面也只是这样的打个招呼,而不再是公主王爷的行礼。

    起初嘉璐还非常不习惯,一直要坚持礼数周全。但是,直到她看着夜媚舞心安理得的让陌子邪给她添茶倒水而且陌子邪还一副甘之如饴的理所当然的模样,她这才无拘无束起来。不过,她还是不习惯让陌子玉来替自己服务。所以每次都会主动的替他们斟茶,夜媚舞也没有强求,由着她去了。

    陌子邪看着桌上的茶杯并没有动作,而是一副满心心事的模样。夜媚舞看着他神色冷峻,就连陌子玉也不像以往的那般一到这里来就满面带笑,不由得心中有丝担忧。两人都是这般模样,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吗?”夜媚舞看着陌子邪开口问道。嘉璐也是善于察言观色,自然也发现了今天陌子邪跟陌子玉两人神色的异常,她一脸担忧的看着陌子玉,等待着他们开口。

    沉默半晌,陌子邪终于看着夜媚舞开口说道:“父皇病了。”夜媚舞看着他的眉头紧紧的皱起,神色中充满了担忧,眼神中带着一团浓重的黑雾,似是在思考着什么。

    闻言,夜媚舞的表情微变,心中转了几个心思。虽然陌子邪说西文帝病了,但是看着陌子邪如今的表情,这西文帝的病怕是并没有那么的简单,否则,陌子邪也不会如此的伤神了。

    嘉璐听到陌子邪的话,起初只觉得让太医去诊治过应该就无碍了。但是,看着陌子邪跟陌子玉的神色,她心里猜测是西文帝的病很严重,正想着该如何开口安慰陌子玉,让他们不要太过担忧。但是,她发现夜媚舞在听了陌子邪的话之后也变了脸色,不由得也心中思索起来,似乎这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如今她就要嫁给陌子玉了,这皇室中的事情错综复杂她也早就略有耳闻,现在该是好好的长点心思了。

    当下,她握住陌子玉的手,没有开口。因为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对于这些事情她不懂,唯一能做的就是陪着他。

    “西文帝的病是不是没有那么简单?”夜媚舞压低了声音,对着陌子邪询问道。隔墙有耳,这种事情还是小心些比较好。

    陌子邪看着夜媚舞点了点头,坚毅的嘴唇轻启,吐出了两个让夜媚舞跟嘉璐都震惊的字。

    “是中毒。”陌子邪开口道,眼神中闪过一丝冷意跟自责,同时,还带着深深的疑虑。

    嘉璐当即浑身一震,她万万想不到,西文国最为尊贵的人竟然会被人下毒。西文帝的饮食用度不应该是经过了层层的筛查吗?怎么还会让人有机可乘?当下,她便对皇室之中的事情充满了恐惧。

    她握着陌子玉的手不由得加重了力度。她知道陌子玉的母妃很早就去世了,他一个孩子是如何在这样一个危险的深宫之中活下来的呢?更为难的的是,他每次对着自己的时候都是一副笑颜,他要如何才能保持这样的心性呢。

    陌子玉感觉到了手上增大的力度,也察觉到了嘉璐的紧张,不由得将她抱在了怀里。他知道她害怕,却不知道嘉璐此时更多的却是对他的心疼。

    夜媚舞的反应比嘉璐要小很多,因为她已经隐隐的猜到了这个结果,否则,陌子邪也不会有这般严肃的表情。只是,这下毒之人也太过大胆,毒害皇帝,他的目的是什么呢?难道是……

    “这件事情有多少人知道?”夜媚舞看着陌子邪询问道。为了保持朝政稳定,皇上中毒这种事情都是会保密的吧。只是,自己现在是南荣国的公主,陌子邪竟然如此毫不避讳的告诉自己,这让夜媚舞心中有些隐隐的感动。

    “除了你们两个,只有我跟子玉还有父皇的贴身太监知道。你们最近要小心一点,宫里可能会有大动作了。”陌子邪深色认真的看着夜媚舞,对着她跟嘉璐叮嘱道,这也是他跟陌子玉今天到这里来的目的。

    西文帝中毒肯定是有人蓄意而为,而之后必然还会有后续的事情发生,所以夜媚舞跟嘉璐这段时间最好哪里也不要去。虽然这件事情要保密,但是,他还是要提前告诉她们两个,好让她们两个有所准备,好提高警惕,切莫卷入是非之中。

    夜媚舞看着陌子邪点了点头,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她对着陌子邪开口道:“你放心,这几天我跟嘉璐就在寝宫之中闭门谢客,哪里都不去。你们两个就安心的去处理外面的事情吧。”

    “嗯,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听媚舞的安排,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的。”嘉璐也对着陌子玉开口说道。她已经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是绝对不会让自己成为陌子玉的累赘的。对于夜媚舞,她是全身心的信任,相信陌子玉也早就知道夜媚舞的能力,自然也是会信任夜媚舞的。

    “好,这几天我们可能无暇过来,你照顾好自己。”陌子邪对着夜媚舞叮嘱道,继而不做停留的起身,跟陌子玉一同离开。他现在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去调查,自然是没有一刻时间可以耽搁。

    夜媚舞跟嘉璐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直到他们两个再也不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这才收回了视线。她们两个相互对视了一眼,眼神中同时都染上了浓重的担忧。看来这次西文国要经历一场大事了,夜媚舞心想。

    西文帝生病,朝廷中一时没有合适的监管人选,文丞相“满心担忧”的接到了西文帝让他复位的圣旨,让他“戴罪立功”,暂时恢复丞相之位,来处理朝中的大小事宜。陌子邪、陌子玉跟陌子阳则共同监国,跟文丞相一同处理朝中的大小事宜。

    夜媚舞淡然的听着赫连逸辰说着带给她的消息,听到文丞相官复原位,没有丝毫的吃惊跟愤怒,依旧是平静的喝着茶,吃着点心,就连脸上的那丝笑容都没有改变。

    西文帝隐瞒了自己中毒的事实,这件事情也是在夜媚舞的意料之内。这几日西文帝一直都是对外称病,除了皇后娘娘常去探望之外,一直是新获圣宠的琦妃——文诗琦在他的身边服侍着。文诗琦怎么会错过这个机会?她一定会趁机给西文帝吹吹耳旁风,想方设法的达到她进宫的本来目的,那就是让文丞相官复原位。

    而站在西文帝的立场上,长期以来文丞相在朝为官,他对文丞相是有所了解的。文丞相虽然贪污过,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他在处理朝政方面确实是有一定的手腕能力。在自己突然生病的时候,朝中重臣一时之间群龙无首,而且丞相一位至关重要,此时也确实不适合去提拔新的人,所以让文丞相复位是必然的结果,也是最合适的结果。

    所以,对于赫连逸辰带来的这个消息,夜媚舞早就已经猜想到了。

    她抿了一口茶,淡笑着看向了赫连逸辰。在西文帝生病的这个档口,赫连逸辰也不合适四处走动,他的身份特殊,这个时候有什么举动都会被人无端猜想。为了不被人认为他有什么其他的不好的想法,所以,这些日子里他就只是时常到夜媚舞这里来坐坐,其他的人都不去拜访,兄妹二人也是难得的有机会好好的相处一下。

    “舞儿倒是一点都不激动啊,这不是一件大事情吗?”赫连逸辰看着夜媚舞一副了然于心的平静淡然模样,带着自己标志性的微笑询问着。

    他对于夜媚舞之前的经历已经基本都了解了,他知道夜媚舞在襁褓之时曾经被就西文国文丞相的侧夫人收养,而且之后就以丞相府二小姐的身份生活了十多年。

    起初赫连逸辰很疑惑夜媚舞为何对文丞相有如此大的敌意,作为自己的养父,至少会有点感情才对。而且,夜媚舞又是如何没有被养在深闺之中,反而是成了名震西文国的烟雨楼的老板。

    直到他听夜媚舞将文丞相跟月夫人的恩怨告诉了自己之后,赫连逸辰才了然为何夜媚舞非要将文丞相扳倒不可。没想到威震朝野的文丞相竟然为了获得心爱的女人不惜毒害了自己的同门师兄弟,而且,还为了谋取家族的利益,为了永葆自己的荣华富贵,还要让“师兄”的孩子入宫为妃,以此来讨好西文帝。怪不得夜媚舞非要将文丞相置之死地,对自己爱人之子都可以如此算计,文丞相当真是好歹毒的心思。

    “哥哥,媚舞只是一个小女子,对于朝堂上的事情自然是不会上心,也就更没有激动一说了。”夜媚舞看向赫连逸辰,打着太极的说道。

    她这句话是一语双关,即说了自己身为女子,不在意朝堂之事,表明自己只是想要扳倒文丞相而已,对于西文国的其他政务完全的不在意。同时,她也是在提醒赫连逸辰,这文丞相复位的事情是西文国的事情,而他赫连逸辰作为南荣国的太子,应当记住自己的身份立场,也不该多加搀和跟议论。

    听了夜媚舞的话,赫连逸辰眨了眨眼睛,心中浮现出了一丝赞赏。自己的妹妹果然是聪慧而且识得分寸。自己今日是故意将文丞相的事情说给她听的,就是想看看她会有什么反应。如今看来,夜媚舞并没有因为仇恨而失了冷静,在对待文丞相的事情上也是非常的淡然,这样自己就可以放心让她留在西文国了。

    文丞相在朝为官多年,想要扳倒文丞相并非是一日之功,若是夜媚舞对于文丞相的起起伏伏无法淡然处之,那等她嫁给陌子邪之后跟文诗琦还有文丞相的接触机会都会增多,而那时候自己也已经是远在南荣国,无法对她提供帮助,若是她因为仇恨而冲昏了头脑,那就麻烦了。若真是如此,这让赫连逸辰是无论如何都放心不下让她一个人留在西文国的。

    看着赫连逸辰的笑容,夜媚舞也没有再说话。她知道赫连逸辰的担忧,也知道自己的哥哥是在用这样的方式来提醒自己,不要因为仇恨而失去了理智。

    “公主殿下,柔妃娘娘的贴身侍女求见。”小月敲了敲门,打断了夜媚舞跟赫连逸辰的谈话,她站在门口禀告道。

    听到小月的话,赫连逸辰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夜媚舞却有丝微微的差异。柔姿的侍女怎么会突然到自己这里来了?而且,柔姿要来的话,也是她本人来比较好啊,因为夜媚舞看得出,柔姿并不怎么想在阳王宫待着。

    自从那天去阳王宫喝过喜酒之后自己就没有跟柔姿联系过,而且,因为西文帝的突然生病,她更是连自己的寝宫都没有出去过,所以如今柔姿的侍女突然到来,不禁让夜媚舞心中疑惑。同时,她的心里还莫名其妙的升起了一阵不安的感觉,该不会是嘉璐的事情牵扯到她了吧?

    如此想着,夜媚舞心中的不安更甚。于是她丝毫没有犹豫,立刻对着小月开口道:“让她进来吧。”

    小月闻言退出,不一会便带进来了一个面貌清秀却略显稚嫩的女子进门。

    那女子一身宫女打扮,与一般的宫人无异。只是,夜媚舞还没有来得及仔细打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