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0章 日暮沧波起(30)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王皇后跪在那里,抿着唇,眼神倔强。

    皇帝这许多年来,性子敛收不少,若换作从前,他早龙颜大怒了。皇帝停下步来,专注看着她。

    他忽地蹲下,一把狠捏了王皇后下巴,这眼神,直似要将人烟灰吞尽:“朕可以扶你为后,同样的,朕也可以随手废了你!你将朕逼急了,讨不了半点好处。”

    皇帝向来是不屑于威胁的,他撂这话,本意也不是威胁。他说了,便真要去做——

    皇帝回身招了招手,从侍随即来谒,皇帝道:“拟诏,皇后无德,朕欲废之。”

    久跟了皇帝的从侍甫听这话,也是一惊,稍愣之后,便伏首应:“诺。”

    皇后的眼中闪过一丝错愕。

    废后……那是大辱啊。汉室开国多少载,所废皇后寥寥几数,景帝朝薄后,武帝朝陈后,其余生哀伤,生时寥落,死后尘一坯,更是寥落。

    “妾惶恐……”王皇后肩胛颤抖,伏首,正在拼命压抑内心的恐惧。她抬头,黑色的瞳仁里闪过一丝慌乱:“陛下,妾,妾不愿……搬离椒房。”

    皇后贵居椒房,若因旨而迁出椒房,非但皇后本身,其家族都要因此而蒙羞。

    那么,王皇后的意思便再明白不过了。

    皇帝顺势道:“你知道该怎么办。”

    皇后泣道:“臣妾……臣妾也是无法儿啊……臣妾这等歹毒心肠,竟要陛下的公主去死……”她抹泪,真是悲从中来:“敬武也是臣妾的孩子!臣妾没有办法呀!这些日子来,臣妾每日怅惘哀伤,于椒房中惴惴不安,……也是咬碎了牙,下定了决心,这才……这才泯灭了良知,对敬武下了毒手。”

    说及此,王皇后泣不成声。

    皇帝太懂宫中的套路,若没后话,她敢这么说吗?他便没吭声。谁料这皇后竟半点料不准君心,只顾在那儿抽噎,却不再紧着往下说了。

    皇帝皱眉,明显的不耐烦:“没了?朕只瞧出了你待敬武的坏心,并未瞧出你有何为自己开脱的理由。朕无耐心听你的赘言。”

    说完,皇帝甩袖便走。

    这下王皇后可真急了,她久不受恩宠,与皇帝独处的时间太少,对皇帝的性子,只摸了个半透,此时心中已暗暗生悔,自己前话太多,拐弯抹角的,害陛下不愿再留听了。

    她便跪爬至皇帝跟前,痛哭道:“臣妾心狠,罪己当诛!但……但臣妾赤诚之心,全为陛下呀!妾、妾不能留敬武,全概敬武一人之身份,辱没了陛下半生的名誉!妾为汉室皇后,不愿眼睁睁瞧着陛下因这身世不明的‘女儿’蒙羞,我汉室江山竟因霍皇后当年的辱身之举百世蒙辱啊!”

    皇帝一双乌沉的眸子竟似要瞪出了血:“敬武自幼养在民间,朕于她,近无半点庇护之恩,是朕亏欠她。她性子古怪,有几分的顽劣有几分的格格不入,那都是朕的缘故。外人眼中,这位公主,的确可轻可贱,朕不爱重。但,那不是你们可以满口胡诌的理由!”

    他的手在微微发抖,额上有汗细细密密地渗出,一瞬间,连眼神都苍老许多。

    “陛下!”王皇后嘶哑着喉咙哭道:“这种污言秽语的罪名,妾怎敢半点不讲证据,信手拈来胡说八道呢?陛下若要这样想臣妾……臣妾大冤!”

    皇帝蹙眉,好艰难才说出这几个字:“你要朕去究查?”缓了缓,他又说道:“凭你一己之言、一面之词,朕就要大费心血去翻查陈年往事?敬武的确不受朕爱重,但不要忘了,她是大汉的公主!旁人若要诋毁,你这做母后的,首当要冲出来护她才是!”

    “陛下啊,”王皇后心思惶惶,“这种有损陛下名誉之事,妾若无十全的证据,怎敢胡言吶?若要究查,也不难,陛下只需去找一人。”

    皇帝眼中闪过一丝凌厉。

    “陛下去昭台走一趟吧,想来,只有昭台的人,才能告诉陛下想知道的答案。毋论臣妾如何说,陛下俱是不会信的。”

    “那你倒是说说,瞧朕会不会信。”皇帝面若冰霜。

    王皇后深知陛下心思沉,不敢卖巧,因伏首,说道:“妾当年为霍氏府中女,霍皇后年轻时诸事,妾都有耳闻。那时知晓霍成君与表兄相处甚好,两小无猜,我们府内人,一度认为将来小姐是要嫁与表兄的……霍皇后不拘细礼,为人爽性,这期间,少年儿女,该发生不该发生的,想是都有了。”她咽了咽,想探探皇帝脸色,却又不敢细瞅,因吞吞咽咽,又说:“再后来……不知怎么的,霍氏便与表兄断了瓜葛,福至祸延,入主汉宫,升也快,败也快,便这么了……”

    “你怀疑敬武非龙种?”

    起先帝后说的甚为隐晦,这一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