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5章 元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电话里:

    “老段,人在哪?”

    对方打着呵欠:“元董,大清早的!什么人?”

    元烨克制三秒,咬牙切齿:“你少他妈装蒜!祝融融!我老婆!人呢?”

    对方恍然大悟状:“哦!哦!哦!那个小卷毛啊,我明明记得你昨天送给我了呀?兄弟们可都听得明明白白的!既然送我了,那我如何处理都是我的事,我想扔下水道也好,我打赏给兄弟们也罢,元董难道还有权过问吗?”

    这些都是当年元烨为了救出许宁,给段建博下的套。姓段的记仇,在圈里是出了名的。

    元烨深吸口气,耐着性子说:“老段,我现在过来,你准备放人!我劝你,大家最好还是别撕破脸!”

    “你说放人就放人?呵呵,元董也太小瞧段某。”

    元烨说:“废话少说,条件你开吧。”

    “嘿嘿,既然元董是个爽快人,我也不绕弯子。条件很简单,你一个人,带上极光钻石,过来领人。”

    “行。”

    别墅大厅里,意式装修风格繁琐沉闷。宽大的墙上贴满名家名作,画作旁边挂有一把通体黝黑的十字.弩。大气漂亮。

    元烨坐在单人沙发上,凝神眼前壁炉。火舌乱.舔,红光热情,将他的内心烘托得更加焦虑。

    他拇指在掌中锦盒上不断摩挲,下人端来茶水,说:“段先生正在桑拿房,还请您耐心等等。”

    元烨抬手看表,已经过了一小时。

    再等了半小时,他越发按捺不住。还是刚才那个下人,毕恭毕敬的来请元烨:“段先生叫您过去,请跟我来。”

    元烨忽的起身。

    专业的击剑场所内,一个男人站立在剑道之上。戴头盔,着击剑服,配手套,不见表情,显得深不可测。

    他见到元烨,摘下头盔,正是段建博本人。

    段建博走下剑道,以帕拭剑,漫不经心说道:“元董真是守时之人。”

    “废话少说,祝融融呢?”

    对方反问:“我要的东西呢?”

    元烨将锦盒抛过去,段建博打开看了看,递给身边之人说:“拿去鉴定。”

    元烨说:“钻石给你了,放人。”

    “不急嘛!元董远道而来便是客,段某总该以诚相待!”

    元烨皱眉,还是那句话:“放人!”

    “元董别动怒,”段建博似笑非笑的说:“现在时间还早,那个娇滴滴的小女人恐怕还未起床。听闻元董以前是击剑高手,段某也练过几年,今日不才,想向元董讨教几回。若你赢得过我,我立马让你领人离开!”

    说话间,已有一名少女带来重剑一柄,递上前。

    元烨看也不看,段建博矫揉造作的讲话早让元烨不耐,此时,只是压着性子说一句:“段建博,你要跟我耍心眼?”

    “岂敢岂敢!谁不知元董的心机城府,连自己的父亲兄弟也算计在内!”他话锋一转,“只不过嘛,这儿总归是段某的地盘,元董要带人走出去,是不是要按照段某的规矩来呢?”

    元烨磨了磨后牙槽,上下审视他,最后接过剑,大步上了剑道,说一声:“来吧!”

    “慢着,”段建博递上一纸笔,“咱们按照规矩,先立个生.死状!刀.剑无眼,元董毕竟是在我这儿出事,到时候我可说不清楚。”

    元烨冷笑:“原来你是想要我的命?就凭你?”

    段建博仍是面有笑容:“怎么,元董不敢?”

    击剑这项运动之所以越发被人认可,一来是它能很好的训练运动员的灵活性和协调性,更重要的是,它自身的安全性。

    而击剑的安全性又建立在一套完整的防护服上。若是什么都不穿戴,赤膊上阵,那是相当不可取甚至危及生命的。更何况他那时并没时间做准备运动,这样十分容易造成拉伤。

    但祝融融在他手里,元烨没作考虑,接过纸,大笔签下自己名字。

    段建博戴上头盔,两人相互行礼,便算作开始,段建博装备齐全,元烨体恤长裤。

    但他无所畏惧,只做全力以赴。

    段建博给他的是重剑,而元烨从前练的是花剑。两种剑无论是规则、技巧还是剑身都有极大的区别。是以元烨在一开始只以防守为主,段建博却毫不留情,招直取要害。元烨左闪右挡,狼狈不堪,情况一度险象环生。

    后来一个不慎,被段建博的剑打到左手,手背麻痹,瞬间血肿。他咬咬牙,阴厉的盯着段建博,对方站立不动,也不知那张面具之下,又是怎样的表情。

    元烨自十岁时拜在名师门下学习花剑,少年时期得过几次重要赛事的大奖,当年在界内小有名气。他的优势是步法快,节奏多变,手臂长,且身姿敏捷。

    元烨是个凡事越挫越勇的性子。几招之下,他渐渐摸出对手的套路,沉下心来,稳扎稳打。

    他不停的攻击对手的前点----手腕、手臂,护好自身的前提下,时不时找准机会压剑和防守还击,并且能够多次作用。脚下步法极其灵活,通常是快速的接近段建博,以剑点胸,并能迅速的退出来。

    段建博只是半路出家的爱好者,无论如何不是元烨的对手。他仗着一身击剑服便有恃无恐,勉强与之周旋。

    击剑比赛,通常是看不到对方表情的。但那时,元烨那冷傲仇视的眼神,让段建博不寒而栗,自乱阵脚。

    最后元烨的剑头频频点上段建博的要害,段建博以受伤为由,要求休息十分钟。这在正规比赛中是可以的。

    段建博走下剑道,摘去头盔,露出一张满脸热汗、恼怒疲惫的脸来。他大口灌水,相观元烨的镇定,他是败局已定,狼狈不堪。

    段建博对下人招手,附身对他吩咐几句。那人小跑而去。元烨将他的举动看在眼里,也懒得多问。

    休息结束,两人继续。

    这时,右面雪白的墙上白光一照,布幕下降,右上角的投影仪机器开启,竟开始当众播放一部不堪.入目的影片。片中女人双手双脚被缚,眼睑被蒙,在两名猥.琐男人的身边无助的哭哭啼啼,其中一名男人上前一把撕碎她的衣服,女人无处躲避,顿时尖叫一声,哭得更加凄惨。

    元烨知道是计,并不为之所动,作为一名合格的击剑选手,最重要一点就是高度集中精力。元烨目不斜视,反而越战越勇,眼看便要赢他。

    就在这时,荧幕之中的女人喊了声:“放开我!”那声音竟是祝融融!元烨浑身一禀,转头看去,只见荧幕里的女人卷发披肩,衣裤还是昨天那套,此时被一名满是胸毛的男人压在身.下,拼命挣扎,但徒劳无用。那女人不是祝融融是谁!

    元烨大怒,以剑指向段建博:“你敢动她!”

    却在这分神的空隙下,段建博的剑头刺进他的右下腹,“噗”的一声,剑身又瞬间抽去。

    祝融融哭喊凄厉,元烨怒气攻心,心乱如麻,顾不得伤处,连刺两下,又频频回望。但手脚大乱,一不留神,胸膛再被段建博一剑刺中,鲜血直流。

    元烨怒道:“段建博,你若是动她一根汗毛,我要你全家陪葬!”

    段建博冷笑一声,提剑又上,他的脸隐在头盔之下,那笑声让人肉跳。

    那时元烨要全力应付段建博,对荧幕上的女人只是匆匆一瞥,没时间细看,但从声音来辨,他认定了她就是祝融融,心急如焚,又自责□□乏力无法营救。只得胡乱向段建博刺去,再无章法可言。

    荧幕里的女人又哭又闹,一会儿吟.o一会儿求饶。

    mi.烂不堪的声音传入元烨耳中,让他几近崩溃。他突然跨步上前,对着荧幕刷刷两剑,幕布耷拉下来。但这个姿势无疑将要害毫无遮掩的暴露给敌人,段建博伺机再出一剑。

    元烨背上一辣,回过头,双目血红。鲜血从嘴角流出,他不管不顾,一心想着如何杀了对方。荧幕已破,但音响未停,到了最后那女人竟发出愉悦兴奋的高喊:“啊~~融融……好舒服!”那声音,如同对元烨当头一棒。

    这呆滞的片刻,他胸间又中一箭。

    大量运动加速血液循环,他身上四处伤口血流如注,瞬时将衣服浸湿,他穿着黑色体恤,血印在上面并不明显。

    他似发疯发狂,发出毁天灭地的怒喊:“啊-----”他挥剑上去,将段建博一步步逼到死角。也不管什么犯不犯规,一把抓住对方的剑身,奋力夺过,丢在墙角。再一把掀开对方头盔,将段建博一脚踢到剑道之下。

    段建博毕竟年长元烨十几岁,体力不能与之同日而语。这时武器被夺,要害在外,吓得屁滚尿流,一个劲的喊:“救命!救命!来人!”

    元烨早已杀红了眼,拽起段建博的衣领,将之狠狠在墙上撞击数下,最后抵在墙上,愤然道:“再不放人,我杀了你!”

    段建博被撞得晕头转向,嘴里大声求饶:“元董!元董!您别激动!那人不是尊夫人,她只是和尊夫人有几分相似,是我从外地找来的!”

    这时音响里那些不堪入耳的叫声仍是起伏跌宕,元烨将剑抵上他的脖子:“d,v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