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1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够了!你给我闭嘴!”许宁突然转过头,双目赤红,指着她凶狠的骂:“如果当年不是你私藏钻石陷害我!我会像现在这样,狗一样的活着吗?”

    元烨不知在何时走了。房间就只剩下他们一家三口。

    桃乐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她怀里的孩子哭得撕心裂肺,她也听不到。她放下孩子,就这么一步步走到他面前,一字一顿的问:“许宁,你爱不爱我?”

    对方嗤笑,就好像她在讲一个天下最滑稽的笑话。

    桃乐不死心:“三年来,一点感觉都没有过?”

    他说:“桃乐,你该比任何人都清楚,你我只是一场交易。我得钱,你得人。公平合理。当初你提出在一起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过,我永远不会碰你,更不可能爱你。是你自己坚持要这样彼此折磨。”

    桃乐尖声高喊:“可是对我来说并不是交易,我也不觉得是折磨!我已经爱上你了呀!”

    这时,这个在祝融融眼里温柔深情的男人,他看着面前之人,他眼中没分毫温度。他的话更是寒若冰霜:“抱歉,那是你的事。”

    “许宁,你怎么这样冷血!”

    “我有我的原则。”

    她怒极反笑,“好!”她鼓掌,“很好!许宁!”她突然弯身一把将小阿俊提至许宁面前,面露凶相,厉声道,“当年,大刀死的时候,你是怎么跟他说的!你说你会照顾好我们母子。段建博要对付大刀的时候,极光还没有卖,只要我们将极光交出去,大刀就不会死!你说,”她将孩子往他身上推,歇斯底里,“他的亲生父亲,是不是你害死的!”

    许宁面色惨白。

    原来三年前,谣传盛名一时的极光裸钻在北京出现,段建博知道后,一口咬定是大刀私吞,将他折磨至死。而那时,桃乐已将钻石交给了许宁,钻石就在许宁身上。

    那时候桃乐和大刀已有一子,但大刀一个小学毕业的莽汉,桃乐打心底里瞧不起他,觉得他的死活都无所谓。她将选择权抛给许宁:“救不救他,随你便吧。”

    尽管大刀于自己有断指之仇,但那毕竟是一条人命。许宁那时完全可以救他。

    痛苦挣扎后,他选择了沉默。

    于是,大刀死了。临死前还没心没肺的将小阿俊和桃乐托付给许宁。

    大刀的死,是许宁心里逾越不去的坎。他将阿俊当亲生儿子般抚养,他经常往返北京,也是为了去看他。

    许宁接过小阿俊,沉闷的说:“孩子我会抚养。但融融有孕在身受不得刺激,我只是去跟她解释清楚,并不是不回来了。你不要无理取闹。”

    说完他抱着孩子便走。

    “我无理取闹?你现在是我桃乐的人!我不让你去见你前女友就是无理取闹?反正我不让你去!有什么好解释的?你去了就说明你还对她有企图!”

    许宁已走到门边,沉声说:“你可能没有这么爱过一个人,从始至终,从未变过。她幸福时我就远远看着,她不幸时我才想要出现。桃乐,你从没有爱过别人。”

    “你放屁!许宁你这个自大狂!你怎么知道老娘没爱过!老娘当年那么爱你,为了接近你白白挨了那娘们一耳光你都忘了?许宁!你没良心!”她声嘶力竭的吼。

    许宁已转身离去,桃乐的尖叫在身后方隐约传来:“许宁,你今天要是走了,我就从这里跳下去!我说到做到!”

    许宁走出医院大楼,突然身边响起一阵重物落地的闷响,砰的一声。

    再后来,四周传来尖叫声。

    许宁仓惶跑上去,那女人竟果真从十楼摔下来,已然气绝。

    小阿俊见母亲浑身是血一动不动,懵懵懂懂的就开始喊妈妈,妈妈不答应,他哭起来,越哭越响,幼子凄凉的啼哭令人闻者落泪。许宁捂住他的眼睛,将他紧紧搂在怀里。

    彼时已是深秋,鸦雀倦怠,黄叶卷天。

    都说人有千般不同,那时许宁俯身拭去桃乐脸上的泪,触感冰凉。而他犹记得祝融融的眼泪,炙热,滚烫。

    无论哪种温度,在他心里滴上一滴,就是一个坑,一生一世都不会愈合。

    晚饭后,祝融融带着康康到小区下面去放风。怀胎七个半月,她肚子已经很大,形体怪异,行动受限。肚子像个拉长的鸡蛋,脸上却洋溢着祥和。常常有路过之人,惊讶的瞥一眼,说,好大的肚子,快生了吧。

    小康康像一匹脱缰的野马,拿着新买的飞盘,欢蹦乱跳,却不得其法。祝融融手里端着一盒削好的猕猴桃,母亲嘱咐她,让康康吃完。

    祝融融来了兴致,上去说:“错啦,飞盘要这样飞,姐姐教你。”

    她一手扶着腰,一手轻掷。火红的飞盘像那飞驰的年轮,盘旋而上一路高远。

    她突然有种幻觉,这个感觉似曾相识。15岁那年,她就是这样打碎了许家的窗户,那时那个少年刚去了父母亲,一本正经的向她要赔偿金。

    不过眨眼,原来往事已经那么久了吗?

    飞盘再次落在许家窗户前,康康大喊大叫跑去捡。

    从窗户里伸出一个小脑袋,三岁多的模样,长得晶莹剔透。他看着康康,一脸羡慕。

    祝融融递了一块猕猴桃给他,他仍是不接,怯生生的小模样,让人爱怜。

    听说他母亲……

    祝融融凑到他嘴边,对他笑,小阿俊才警惕的张开嘴。

    “阿俊,来吃饭了。”他父亲的声音。

    许宁走过来。两人有段时间不见,此刻皆是一愣。祝融融率先回神,微笑着打招呼:“许宁,好久不见你了,去哪了?”

    许宁也挤出一个笑意:“去北京,将那边的事处理了一下。”又看了看她的肚子,已经高隆得有些喜人,“医生说宝宝都好吧?准备什么时候生?我这段时间太忙,没能陪你产检。”

    祝融融说:“不用,你忙你的。我妈妈会陪我去。双胞胎不可控因素很多,医生建议我下个月剖腹产。”

    祝融融长了些肉,素面朝天,扎马尾,笑容泛着母韵。许宁有些晃神,他印象里,她一直是那个躲在他窗户下,探个毛茸茸的脑袋进来,悄声喊,许宁许宁,卷子做好了吗……的小卷毛。

    许宁说:“那你生了通知我,我和我妈去看你。”

    祝融融说:“好。”

    许宁沉默了好久,说:“桃乐的事,对不起。我不该瞒着你。”

    祝融融一笑,露出洁白的小牙:“嗯,我接受你的道歉。”

    但他宁可她像学生时代闹别扭时,做过成千上万次那样,跺脚嘟嘴骂他:许宁我恨你,以后再不要理你。

    他宁可她这样。

    不爱,又哪来的恨呢。

    祝康康在同一个地方呆不住,已经跑远。祝融融说:“我去看着他,你忙去吧。”

    “等等!”许宁突然叫住她。

    她回过头:“有事吗?”

    他久久凝视,却只说出一声:“到时候不要怕。”他指生产。其实他是想说,阿俊不是他的孩子。

    如果那时,祝融融看他的眼神有一丁点的留恋,他就会告诉她。但没有,她神色如常,和他说话,就像和任何一个遛弯的邻居没两样。

    她说:“小张,吃饭了吗?”

    她说:“小李,下班了?”

    她说:“许宁,有事吗?”

    ……真的,没什么两样。

    祝融融一笑,说:“嗯,谢谢。”然后就走了。

    一代商界巨鳄元方雄,已油尽灯枯,医生的意思,顶多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癌症的痛苦是不言而喻的。疼痛,吃不下东西。到了晚期完全没有生活质量可言。元方雄也是铮铮硬骨,疼痛难忍时,闭上眼不说话,缓上一会儿,一声不吭。

    他喜欢叫祝家那个表面倔强,但眼睛里藏不住事的小姑娘过来谈天说地。他和她投缘,当初他自己种的菜,没喷农药卖相不好,也只有她每次都来照顾。有时候,不受关注的细碎之事,最见人心。

    这段时间,她快生了,行动越发不便,他也就不叫她了。

    孙越涵倒是时常过来陪他,他等了她一辈子,总算在临终时,少了这份遗憾。但她来了,说不到两句话,就会提及公司继承问题,她希望留给许宁。他说他自有打算。

    她就不烦其烦的念叨,末了,元方雄只好顺着她说一句:放心吧,不会亏待我们的孩子。

    一天,元方雄感到精神好一些了,便坚持出院。他希望回风月府。人之将死,老人想回到最留恋的地方。

    在孙越涵的搀扶下,元方雄拄着拐杖,一步步挪进曾经的房间。

    房间收拾过了,摆设和从前并无二致。窗帘打开,外面冷山高耸,白雪皑皑。柜子,

    吊顶,沙发,所有一切,都是记忆里的模样,安安静静,完好如初。就像身边之人,无论她此刻容貌多么狰狞,她映入他的眼里,就是当年青春正健之时。

    还有钢琴,还有钢琴之上,孙越涵抱着元烨的照片。元方雄枯涸的手,颤抖着,一一抚过。

    元方雄垂暮,记忆却好,边看边和孙越涵回忆:这里你当初设计时是怎么考虑的,那里的装潢你是怎么做出的,这件家具挑的时候我们发生了争执……那是两人最和睦的回忆,每一桩细末小事他都历历在目。

    自孙越涵走后,二十多年来,他再没回来过。元方雄最后说:“有生之年还能住在这里,死了也是高兴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