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4章 发嫁(6)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唐终站直了身体。他直视着面前的父亲,这么多年过去,这个男人早就没有了印象里的巍巍挺拔如山岳,而是被岁月剥蚀了面目,再没了原本在他心里的伟岸。

    有些人,一旦剥掉了那一层伪饰的外皮,就再不像原本那样不可撼动。

    唐终审视着他,一字一顿,字句划裂了两人之间矫饰的安稳:“你当年起兵之时,手下三千人有一千多条洋枪,靠着这个,一路马到功成。可我最近常常在想,你最初是拿什么买了这一千多条洋枪,又是拿什么装备的那三千多人,我自己现在也带兵,你不必哄骗我,我很清楚一杆枪那时候作价几何。”

    他看着面前的父亲:“我前些日子跟妻子一起去过旧宅,我记得我曾听家里的旧仆说过,母亲当年嫁入唐家之时,也是十里红妆,可那些嫁妆,却不翼而飞。如今想来,这大概就是…”他有些嘲讽的弯了弯唇角,“千防万防,家贼难防?”

    “你这孽子!”唐大帅恶狠狠的目光投在他的面上,仿佛站在他面前的,不是他的亲生儿子,而是他的不共戴天之仇敌:有儿子骂自己的父亲是家贼的么?他查,他心里知道不就好了,这些事情如今被他一一说出,还有给他这个做爹的留半点面子么!

    不过是为了一个女人的亲事,如何他们父子就到了这样决裂的地步!

    他举起手来,下意识的“啪”一个耳光甩在面前俊朗青年的面上,许是因为激愤和羞恼,他一点也没有留力,这记耳光打的极重,唐少帅半点未曾闪避,却被打的微微偏了偏脸,连原本挺直的身体也被大力打的偏了一偏,古铜色的面上登时泛起了五个手指印。

    他的目光依旧沉静,深的如同大海一样让人捉摸不清。

    唐大帅不知怎么的,就渐渐的泄了力。

    他慢慢跌坐在椅子上,望着面前一寸一寸游移的日光,待那金色渐渐从屋子里离开,这才将自己失了焦距的眼神重新放在了儿子的脸上。

    面前这人风光正茂,自己却已经老了。

    良久静默,他终于说出了一个字:“好。”

    其实他还有很多话可以说。

    比如他现在就只有这个孽子这么一个儿子,他娘临死还坑了他这个父亲一把,所以他这辈子大概都只会剩下他这么一个儿子,他们夫妻之间当年的关系也并不是这儿子在心里所描摹的那样,他们夫妻相敬如宾了一辈子却也斗了一辈子,她的死虽然是他亲自下的手,但他自己如果死了,那女人也只会弹冠相庆。原本就是那样不正常的夫妻关系,谁棋高一着,都怨不得谁。

    他那时候要起兵,手里没有钱,他旁敲侧击的问那个女人,能不能问她借一笔钱。

    那个女人入门的时候,嫁妆极丰厚,她自己又颇有两把经营的刷子,钱生钱,钱滚钱,他不过是要借一笔,她却冷冷的看着他,嘲讽的只说了一句话:“你也会有求我的时候?”

    他真的求她,她看着他说尽了好话,脸上却毫无笑容:“把钱投在你身上,不就跟丢在水里一样么?我的银子,都是要留给我的儿子的。你?”她只是摇头。

    他当年若有别的办法,如何会走那样一条路!

    可那个女人对儿子来说,却是百依百顺的慈母,又是支持他去留洋,支持他走出国门的好母亲,他们夫妻之间真正的情状,这孽子根本就不会体谅,也根本就不会理解!

    唐大帅嗫嚅良久,最终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这大概就是命运的捉弄了。他现在所奋斗得到的一切,也只能这孽子继承,可他现在很清楚,等他自己死了,这孽子会来给他摔盆子送终,可他只要活着,他们父子大约是很难再恢复父慈子孝的时候了。

    他静默,也许也只能静默。

    唐少帅微微扯了扯嘴角,得到了自己希望的答复,他却笑不出来。

    他打直了脚跟行了个礼,拿起了原本脱下放在桌上的帽子,重新带回到了头上:“大帅,这里,我以后不会再回来了。我和公主的院子,您也可以安排别的人住进去了。”他回头淡淡一望,“这家里,总是不缺人的。”

    他走的头也不回,但等他走出了一段距离,这才听到了背后院子里传来的,瓷器碎裂的清脆声音和困兽一般的咆哮。

    ***

    就连瞿凝远在东北,都在小报上看到了唐家两父子疑似闹翻的消息。

    京城之中,消息的传递最是快速,这豪门秘辛又最是得人眼球,记者添油加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