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5| 5.30|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嘭。

    “你真的敢开枪?!”小白猛地顿住,下意识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

    但……没有伤口。

    艾丽娅愣了一下,看向扳机,她手指摁住的地方发着红光。摁下去了,也只有声音,没有东西射出。

    “这枪需要指纹。”趁着她分神之际,小白把枪抢了过来。

    需要谁的指纹?还能是谁!

    下一秒,他推开了艾丽娅,冲向了保安,握住了他的手。

    只要没人违反规则,保安还是如石雕一般,或者说提线木偶,任由小白控制着他的手握住枪威胁其他人。。

    “都别动!”

    来不及阻止,其余5人顿在了原地,警惕地看着小白。无疑,枪落到小白手中,是他们所能预料到的最坏的结果。

    房间里唯一一把枪,需要保安的指纹才能射击。但如若真不想应聘者动用这把枪,为什么抢枪的时候,保安并不阻止?——“这里没有法律,只有我们的规则”。没法律,也意味着没底线吗?出了人命也没人理会吗?

    最可疑的是,如果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场面试,为什么要配一个保安,还是一个配了枪的保安?

    是那位神秘的首席执行官早就预料到会有这种混乱发生,有备无患,还是这一切都在他的期待中,正如小棕的某个推测——他们都只是棋子?

    归根到底,还是那位首席行政官的信息太少了,根本无从推测他的行为模式。而现阶段也容不得艾丽娅多想,因为小白半搂着保安,控制着枪口一一从他们面前扫过。

    “你想要我们怎么做?”黑发妞冷冷地看着他。

    “.”他虽然傲慢自大,用黑发妞的话来说就是自恋型人格障碍的典型代表,但病发的后遗症并没过去,他的手脚用不上太多力气。这也是小白拼命也要把枪抢到自己手中的原因——在处于劣势的情形下,他需要绝对的控制权。

    “现在,你们自己走出去.”

    “我们救了你。”金发妞显然也没见过这么无此的人。

    “canmakemistake.”小白勾了勾嘴角,枪口先指向小棕,“现在,从你开始。”

    “等等。”艾丽娅冷静地喊道,“你只有1个人,我们有5个。我知道,你并不把我们几个女的当一回事,但也架不住我们人数多。你确定自己可以一下子把我们都射伤吗?”

    “不,我不需要射伤你们,我只要你们出去。”他要当留到最后的那个人,唯一的“answer”。

    “你不懂我的意思。我指的是,只要我们愿意拼,要出去的人是你才对。”她摇了摇头。

    枪需要保安的指纹才有用,这意味着小白得一直握住保安的手,控制他的身体来移动——有多不方便,可想而知。只要他们中有人愿意去挡一两下,小白根本保不住手中的枪。

    小白发出了一声嗤笑,“你确定在这种情况下,合作能建立得起来吗?”

    但很快,他笑不出来了,其他人均给了他一个不可置否的表情——本来,也许是不行的,实在是……有些人太特么地讨厌了,能把人所剩不多的血性都激起来。

    “hey,为了一份工作,你们有必要这么拼吗?”他换上了嬉皮笑脸的表情,握着枪的手却快渗出汗来,看向艾丽娅的眼神中带了些怨毒。

    说到底,他也不是无所顾忌的——他迟早也是得出这个房间的,杀人或者伤人在这里没事,但出去可就不一定了。如果不是这个女人乱说话,这些人早该乖乖地一个一个走出去。

    “为了上帝,也不能让你这种人得逞。”小黑握住了脖子上的十字架,像宣誓一般地说道。

    艾丽娅看着形势变了,心里有了底。

    “brown,你是个军人吧?”她撇撇嘴,眼睛还是盯着小白。

    “我退役了。”小棕手里拽着他那枚硬币。

    “ok,ok,我们谈谈。”小白看了他们一眼,松开了搂住保安的手。

    “把枪扔出门外。”金发妞对这个忘恩负义的人,观感已经差到了极点。

    其他人也赞成这个做法。他们如果走出这个房间,就会被取消资格。所以,只要把枪扔远一点,没人能够再借这个东西威胁到自己。

    “万一你们借机把我推出去呢?”小白觉得自己疯了也不可能答应。不提房间里有能一拳把他揍昏的小黑,有当过兵的小棕,现在的自己可能连3个女的都打不过。

    “我不是你。”黑发妞看着他,“没人会比你更无耻。”

    “ok,我扔。”小白看着他们,衡量了一下,“你们先离我远一点,对,往后退,都站到那边去。”

    “不能太远。”艾丽娅看了小黑一眼,他们俩刚好处在靠近门两边的位置,并没立刻转向。她悄悄比了个手势,从背后的桌子上捡起了个东西捏在手心。

    这说是交涉,更像是试探。随着其他人稍微远离,小白握着枪的手慢慢地下垂。但下一刻,他迅速抬手想朝小棕射击。

    “啪”地一声,他的额头被艾丽娅用打火机砸中,身子歪了歪。小黑迅速冲上去制住他。艾丽娅也上前趁机绊了他一下。被围攻的小白拉拽着保安一下子失去了平衡往后倒,甚至被压在了下面。

    “不——”他既是痛,也是愤怒,挣扎着想爬起来。

    “把他推出去!”

    现在小白只有一只脚还在门内。艾丽娅行动远比思考要快,在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一脚把这货踹了出去。

    门自动闭合了。保安、小白,和枪都在门外。

    没了枪,未必是坏事,同样地,没了小白也不一定是好事。

    共同的敌人消失后,联盟再度崩溃,剩余的5个人不约而同地散开,各自警惕着。对于艾丽娅来说,唯一的好处是因着她刚才的表现,没人敢再因外貌和年龄小瞧她了。

    “我们继续谈谈。”艾丽娅清咳了一声。

    “还剩8分钟。”小棕放下了硬币,拉松了内衬的衣领。

    “你想干什么?”对敌意非常敏感,他旁边的金发妞和黑发妞都下意识离他远了半步,“你想对我们下手?”

    她们看向了小黑。没有了枪,这里能对抗小棕的只有他了。

    但因为小棕没有第一时间针对他,所以小黑还在犹豫。

    说到底,大家都有私心,谁都想留到最后。

    “别忘了,是他把的药藏了起来,差点害死了人。”还有,他试图虐待我。黑发妞说道。她并不认为能做出这种事的小棕,人品能好到哪去。甚至他比毫不掩饰自己的恶意的小白还可怕。

    “事实证明我是对的,不是吗?那样的人根本不值得救。”小棕不以为然。

    “不要把他跟你的问题混淆,”艾丽娅指出来,“即使他是个人渣,也不意味着你有资格决定他的生命。”

    这样的小棕,手上应该背了不少命债,以此演变下去的话,他可能成为一名连环杀手,但绝不可能成为像reese和finch那样的义警,因为他所谓的“正义感”只是随心所欲,根本立不住脚。

    “他的生命属于上帝。”小黑站队了。

    “所以,你们现在是打算4个人合力把我丢出去,”小棕讽刺地看着他们,“然后你们再内部比拼,决定下一个要被丢出去的人?”

    “你也可以自己走。”黑发妞看了他一眼。

    “或者我们都不走。”艾丽娅接着她的话说。

    “等到最后一秒?”小棕发出了一声嗤笑,“我们都会输,全军覆没。”

    “hey,”他一脸见鬼了的表情看向了其他人,“你们不会真同意她的说法吧?那我们之前所做的一切算什么?她不过就是个小屁孩……”

    小黑、黑发妞和金发妞犹豫了。但一方面谁都不想离开,一方面又希望对方能主动离开。

    “或者我们都会赢。”艾丽娅冷静地看着他们,“事实上,我们都很清楚,现在若是起了冲突,谁都讨不着好。兔子急了都会咬人,何必这么把人往绝处上逼?”

    “这场面试,至今为止,发生了很多意外。我不知道其中有多少是那位首席执行官计划内的,但我相信在场的我们更多地只是随机应变。”

    心理学的研究上有个现象叫做“破窗效应”,就是说,一个房子如果窗户破了,没有人去修补,隔不久,其它的窗户也会莫名其妙的被人打破。换句话来说,就是“破罐子破摔”。

    这个房间里的候选人,包括小白,也许本性都还有点良善。但一旦有人开始“破坏规则”,试图对付其他候选人,局面就被打破了。影响是相互的,正是每个人都不可能完全地无辜,后来就逐渐发展到现在这种情况——能够毫无心理负担地把人弄出去。

    “‘wearetheanswers’,也可以是‘wearetheanswer’。”

    “你是什么意思?”黑发妞看着她。

    “我们合作过,现在,我们也可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