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49章 蚀心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来,我们也不是什么线索都没有的。”

    “嗯。”洛神看着她。

    两人偎在这头银色巨狼身边,默默等待。

    九尾之前不知道躲在哪里,现在蹿了出来,一路蹿到傲月身上。

    师清漪想着傲月还在昏迷,怎么禁得起九尾这样瞎闹,心疼之下赶紧说:“九尾下去,别闹。”

    九尾被她撵下去了,在原地绕着傲月转了几圈,拿爪子抹着自己的脸。

    之后又蹿上去了,这下蹿到的傲月脑袋上。

    然后它对着傲月的脑袋,毫不客气地就是一爪子挠下。

    师清漪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斥道:“九尾!”

    被九尾这一挠,那庞大的银色身躯倏然一抖,跟着一个咕噜翻起身,低吼一声,大爪子朝九尾一拍,立刻就将九尾按在了爪子底下。

    九尾炸了毛,又被傲月踩着,五颜六色的尾巴到处乱甩。

    它们看起来经常这样踩,有点玩闹的意思,九尾被踩也只是行动上受制,倒是没受什么伤害。要是换做别的敢这样对傲月,估计这爪子下去就被排成肉酱了。

    师清漪赶紧过去把傲月拉开,九尾得了空哧溜钻出,跳到不远处,尖叫着示威。

    傲月威风凛凛地站在那,睨着它,不为所动。

    师清漪看见傲月陡然醒过来,又是激动又是难过,奔过去抱住傲月。傲月比她实在高大太多了,于是顺势矮了身,又低了头,配合她的动作,师清漪这才踮着脚搂着它低垂的脖颈,脸贴着它柔顺的银发。

    “你怎么总是这么不听话?啊?”师清漪低声哽咽:“总不听我的话。叫你不要跟来的,偏要来,这下好了吧?又出了事……”

    傲月眯缝起眼,折腿趴了下来,以便师清漪能更方便抱它。

    洛神披着师清漪的外套静立在一旁,听到师清漪的话语,眸子也眯了眯。

    那边九尾已经气炸了,在原地转圈,就差把自己舞成一个五彩风火轮,尖叫不已。

    傲月不理会九尾,偏了下脑袋,心安理得地去蹭师清漪。

    师清漪定定心神,看了看九尾几乎要气得炸开的反应,再联系之前九尾去挠傲月的举动,她和洛神之前一直都靠在傲月身边,苦等它苏醒,傲月总也没反应,结果被九尾一挠就立刻跳起来了,细想之下,顿时就明白了,这家伙简直是要成精啊。

    洛神心思通透,含笑不语。

    师清漪一下松开傲月,抱着双臂,居高临下瞥了它:“你骗我?”

    傲月趴在那,一动不动。

    “你后面醒了还装睡,居然骗我?”师清漪气了个哭笑不得:“如果不是九尾发现了,我还真被你蒙在鼓里。”

    那边雨霖婞扯着嗓子喊:“师师,她表姐,这心脏已经没了,快过来看!”

    “来了!”师清漪赶紧应了,和洛神过去,顺便伸出手指勾了勾,招呼九尾:“来。”

    九尾颠颠地跑到她身边,师清漪亲昵地摸摸它的脑袋:“乖。”

    傲月站了起来,看着师清漪和洛神,九尾的背影。

    师清漪回过头,指指傲月脚底下,装出一副不高兴的样子朝它淡道:“你站这。”

    傲月鼻子里喷出一股白气,却真的站在那,没跟过来。

    到了发现心脏的地方,发现那心脏果然已经彻底腐蚀了,只剩下残余的一点浆液痕迹,估计过不了多久就会彻底消失。

    雨霖婞说:“我开始还以为这东西也跟以前一样,是放了藏尸蛊毁尸灭迹,不会被人发现,但是我盯着观察了很久,根本没发现藏尸活动的痕迹,不知道这又是什么原因。这人估计跟鬼主姜仇他们根本不是一挂的,咱们麻烦又大了。”

    洛神道:“若对方有所图,必然会有下一步行动。谨慎些,我们不去找他们,他们自会来寻我们。”

    师清漪当然明白她们从神之海出来不久,更需要的是养精蓄锐,说:“回去吧。”

    三个人往回走,九尾在树林中穿梭,很快就没了影。

    傲月依然站在原地没动,师清漪回头对它道:“走了。”

    这头狼就像定在那了,偏过脑袋。

    师清漪只管往前走,不一会眼风偷偷往回瞥,发现这狼又闷不吭声地跟上来了。

    走了一阵,师清漪再度回头,望着宁凝心脏腐蚀的那块地方,一脸凝重。

    幸好夜深了,朱萸的家又相对偏僻,路上没什么人,傲月得以从外面跃进来,趴在院子里休息。

    朱萸也在那棚架底下等着,裹着毯子,脑袋一点一点地在那打瞌睡,察觉到她们几个开车回来,一下就醒了,赶紧迎上去。

    洛神温言道:“阿萸,怎地还不睡。”

    朱萸哼一声,指着师清漪说:“她说带宫主你去兜风,宫主你身体不好,怎么能大晚上兜风呢,你别听她的。宫主,你是不是冻着了?”

    洛神淡笑:“我们只是有要事处理,清漪她诓你的。下回莫要等了,早些歇息。”

    师清漪一脸无辜。

    朱萸瞪了师清漪一眼,又朝洛神点点头:“哦。”

    雨霖婞噗嗤笑了:“小朱护士,你这么单纯,我好怕你明天上街被人卖了,还是跟着姐姐我出去,不会被人骗。”

    朱萸一时口快,哼道:“姐姐?我告诉你,我都可以做你祖奶奶的祖奶奶的祖奶奶的祖奶奶的n次方!”

    “哈?”雨霖婞配合道:“你怎么这么厉害,是我小看我的祖奶奶的祖奶奶的祖奶奶的祖奶奶的后面不知道多少祖奶奶的你了。”

    朱萸:“……”

    雨霖婞睡意上来了,掩个哈欠穿过小门,去隔壁叶仁心家睡觉。洛神对朱萸交待了些事,又告知傲月的情况,师清漪径自去厨房给傲月准备吃的,幸好因为九尾之前在的缘故,采购了许多五花肉,师清漪处理了下,端去喂傲月。

    这一路上傲月看来是吃了不少苦,也没吃几顿好的,它平常对五花肉格外挑剔,现在倒也吃了个狼吞虎咽。

    等一切妥当了,两人才得以回去睡觉。

    师清漪站在床边脱衣服,脱了一半,又停下来了,低着头不知道在那想什么。

    洛神走到她面前,继续帮她脱:“还在想宁凝的事?”

    “嗯。”师清漪讷讷应着,乖觉地站在那,抬了手臂,方便洛神帮她把衣服褪下来。

    她说:“从一开始我就和宁凝认识了,有时候想想,我如今卷入的这个漩涡,宁凝就像是这一切开始的一个小线头。正是因为她绑架了我,我才上的落雁山,才遇见了你。”

    洛神安静听着,着手解她衬衫的扣子。

    师清漪垂了眸,长睫投下静谧的影子:“虽然她一直都在跟我们作对,做了许多讨厌的事,但是现在她突然死了,我觉得很不舒服,堵得慌。宁凝死了,我……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我身边的这些人,他们是否也会遇到同样的危险,我也怕我会像今天这样,纵然准备了那么多,依然还是来迟一步保不住。就像是傲月,虽然它后面使坏骗我,但是开始它真正昏迷的那时候,我真的觉得吓怕了,我不希望它出事,不希望其他人出事,一想到这个,我就……”

    洛神道:“诸事不可测。发生了,便要面对,后悔无用。未发生,便要防范,为时不晚。”

    师清漪顿了顿,眼中的光坚毅起来:“是我还不够强。如果我能再强一些,再谋划得远一些,很多事情都可以掌控在我手中,不会给他们可乘之机。”

    是时候了。

    是时候准备饵食,开始钓鱼了。

    “清漪。”洛神声音轻轻的,落在她耳畔:“你已经足够强大了。人越强大,越在乎想要守护的人事,肩上担子便会越重,也就越累。其实我不希望你如此,然身在其中,无可奈何。”

    在师清漪眼里,这女人总是那么强大,运筹帷幄,细致分析,总是冲到最前面扛下一切。现在师清漪看着她这双深邃沉静的眼睛,想到她这些天所经历的伤痛,不免黯然。

    “那你一定很累了。”师清漪叹息着,望向她。

    “我只是给你脱个衣服,怎会累?”洛神面无表情。

    然后师清漪感觉后背一空,胸口却灌了凉气进来,竟然是洛神在她专心致志说话的时候,将她的内衣搭扣利索地拆了。

    师清漪:“……”

    她裸着上身一把捂住胸口,兜着她的内衣,面红耳赤得几乎要冒了热气:“你……你干什么?”

    “你睡觉不脱内衣么?”洛神无辜道:“往常你都脱的,待会还要换睡衣。”

    “我……我……”师清漪根本没有心理准备,身上就凉飕飕的了,嗫嚅说:“我不是不脱,我的意思是,你好歹告诉我一声再脱啊?你看正跟你说正经事呢,突然就没了。”

    “好。”洛神手伸到师清漪护着的胸口,一脸平静:“我要脱你内衣了。”

    师清漪:“……”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