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一叶听秋(三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叶存被父亲训了一顿,然后就是老规矩,到书房抄家训。

    听秋走过去,就看见他在宣纸上笔走龙蛇,一气呵成,畅快淋漓。

    她小时候学过一点毛笔字,不精通,但也感受得到叶存笔意大气。

    “没想到你竟然学的是狂草?”见他没一会儿,就将家训抄了好几篇,不由自主地说道。

    叶存笔下丝毫没停,一心二用道:“从小就知道家里有让抄家训的习惯,所以就让外公教了狂草。全是为了学以致用。”

    听秋:“……”

    学以致用是这样用的吗?

    脑袋迷糊了一会儿,无意识地捏了一片薯片塞进嘴里,嚼得脆蹦蹦。

    叶存终于停下笔,看向她:“在别人受罚的时候表现得这么自在,你的良心呢?”

    听秋眼珠转了转,在笔架上另拿了支笔,在写满家训的宣纸上找了个空白处,认真地画了个心形:“看见没,在这儿!”

    叶存果然看了会儿,“唔”了一声:“看见了,黑色的。”

    听秋有点哭笑不得,她倒是想画颗红的,可这里只有墨水啊。

    算了,她大人大量,不和他计较。

    听秋站到他旁边,另铺了宣纸:“我帮你写吧。”

    叶存刚想说不用,但对上那双忽闪的大眼睛,莫名其妙地点了点头:“随便。”

    听秋不像他可以一心二用,提笔前先把闲话说了:“我没你写得好。小时候家里没什么废报纸,都是用沙盘,拿一根铁笔练习。”

    叶存点了点头,沉吟半秒,沉吟问道:“真要帮我写家训?”

    “嗯,怎么了?”

    叶存沉了口气:“忽然想起我妈小时候也经常帮我爸抄家训。”

    听秋有点一头雾水:“嗯?”

    叶存声音有点粗:“嗯什么嗯,写你的吧。”

    他妈妈抄叶家的家训,后来果然嫁到叶家来。

    话都到了喉咙口,不知道为什么,他却觉得说出来会让自己和听秋的氛围变得不一样。

    毫无预兆地被他吼了一声,听秋心里发闷,沉默地写起字来,没再偏头看他一眼。

    倒是叶存,有点心神不宁,写几个字就瞄她一眼。

    几分钟后,听秋余光里多了那包她没吃完的薯片。

    “把这玩意儿吃完,我很少吃这种东西”叶存手里的毛笔头在桌上敲了敲。

    听秋吃不下:“有点饱了。”

    叶存“哦”了一声,一边吃着薯片一边挥舞狂草。

    怡然自得的样子。

    听秋:“你不是不吃薯片吗?”

    他现在是一心三用:“不能浪费,再说,哪次你吃不完的东西,不是我帮忙解决的。”

    听秋脸热,加快速度写完,跟叶存说了声就回家去。

    叶存其实早就将父亲布置的任务完成,等听秋跨出门,多写的那遍家训落下最后一笔。

    他往旁边瞄了一眼满纸娟秀的字迹,真不知道到底是谁陪谁啊。

    顿了顿,伸手准确地找到自己写的第五遍家训,翻了翻,有张纸的边角画着一颗小小的黑色的桃心。

    抿了抿唇,他将那张纸抽出来折好,放进装有听秋画像的衣袋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