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46|夏听音作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叶霓很愤怒,是真的愤怒!

    她愤怒而委屈,她愤怒的不是为什么来做客,还碰上一个挑刺的。她愤怒的是,凭什么何茂景都可以存在,而她的家人朋友都消失了!

    一瞬间,她阴谋论地想,何茂景说不定也是重生的。一想又不大可能。刚刚双重刺激太大,冲口而出,也不知这人现在的人生轨迹和以前是不是有什么不同。

    而且何茂景曾经也一直在国外,他的八卦事情都是听周围人说的。别人说,她听一句,知道的也不是很准确。

    这样一想,她就紧紧闭了嘴,大不了说等会认错人!

    但别人可不这样想,特别是姚夫人,何茂景可是她们家的贵客,何先生声名在外,叶霓说他是大炒家,的确没错。

    欧洲的老钱家族很多,很多都不工作,大家继承,而后进行艺术品投资,红酒投资。而何茂景这种大炒家,正是在这行顶端的人,这些人手里掌握了很多好东西,扔出来一件,就可以影响整个市场。加上他自己本来是金融高手。

    姚夫人还记得,姚想第一次带叶霓来的时候,她就正在打电话安排今晚的宴会。现在全毁了。何况叶霓说的那些事,要特定圈子里的才会知道,不代表人尽皆知。这样一想,姚太太不由看向姚想。

    不会是自己儿子说的吧?!

    但姚想一派坦然,看也没看自己。

    众人大概已经好多年没见过有人这样不给何先生面子,何先生的儿子很年轻,二十出头,那小伙拿着电话都愣了。脸上还有丝想笑不敢笑的怪样。

    大家都屏息静气,不知何茂景会说什么,却没想,叶茂景盯着叶霓瞪眼睛看了一会,发现叶霓眼睛都没眨,忽然大笑起来说:“原来是个厉害的!”

    叶霓没有笑,她不是那种,别人得罪了她,而后一笑就冰释前嫌的人,像刚刚那样的情况,明显是有备而来羞辱她。她才不会轻易原谅呢。

    但难免暗暗松了口气,大概自己没有说错,这样一想,她又不由鄙视,凭什么这么坏的人可以存在!她的爸爸妈妈却不见了。

    何茂景又打量了她几眼,对大姚先生说,“不开席吗?”

    姚夫人趁机说,“……大家都入席吧。”转身请何夫人入席。何夫人却是盯着叶霓看,不知道在想什么。

    大姚先生陪着何茂景往餐厅去,何茂景走了一步,又停下,换了种和颜悦色的表情看向叶霓,说:“女孩子不要自尊心那么强,出门容易得罪人。”语气也有些刻意的“迁就。”

    叶霓略微奇怪,但不置可否,她一个盖房子的,又不在国际市场混饭吃,怕他个鬼!

    但还是说道:“知道了。以后遇上挑衅的,我就忍下。”

    众人:“……”

    何茂景定定看了她几秒,那表情,说不出的古怪,视线一转,突然挪到了姚想那里,“是你告诉她的,还是别人?”

    姚想说:“我不知道她会认识您。”那就是说不是他说的。

    何茂景的表情就多了不自然。往餐厅去。

    姚夫人路过姚想,警告地看了姚想一眼。

    姚想扬声说:“其实我就带叶霓来打个招呼,我们定了餐馆去吃饭。”

    “开什么玩笑?”姚夫人停下脚步,用眼神严厉地盯着他,这么多客人在这里。

    姚想对着何茂景说:“何伯伯,您好好享受晚餐。我去送朋友。”说完示意叶霓。叶霓也正不想留下。

    众人再不好说什么,看着姚想带叶霓离开。姚夫人一头雾水,招呼大家去晚宴厅,心里想,这平安夜都让个没家教的女孩给毁了。

    一个女孩从通往后园的玻璃门跑进来,手里拎着一瓶香槟,“咱们今晚……咦,”她周围看,“不是说姚想哥回来了吗?”

    “礼貌呢?”何茂景说。

    那女孩跑到他身边,甜甜地叫:“爸——”二十出头的年纪,一颦一笑,都令人心悦。

    众人都笑,好像刚刚的不愉快从来没有发生。

    ******

    车开出来,行了大概十分钟,叶霓才说:“刚刚对不起,忘了是你带我去的。”

    姚想说:“没事,我也想和你一样,从来不记仇,有仇当时都报了。”他看向叶霓说,“何况你今晚心情原本就不好。”

    叶霓低垂了目光说,“没什么心情不好,就是那人,他怎么知道海景城和我的事情。”她扁了扁嘴,想到刚刚别人说她的话,四大地产商,倒了三家半,都是她的错。

    哪里有倒!

    只是因为一个工程暂时停工了而已。再说,当事人都没说她,外人凭什么?!她蹙起了眉头,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只是tony给自己发了消息,那家伙,半点信都没。

    自己不想拿这件事当回事,可是又管不住自己,真真生气。

    姚想把车开到一处空地,这条路没有顺着阿玛菲的海岸线,但停在这里,可以看到远处悬崖上酒店的灯光。

    叶霓左右看看,“这地方有饭可以吃?”

    她的语气略呆,姚想笑起来,却没有看她,而是透着车窗,望着远处,过了会,才转头来看向叶霓,“我知道,这实在不是一个好时候,可是叶霓,你愿意陪我留在欧洲吗?”

    叶霓坐在车里定住,海港的灯光闪烁在她身后远处。

    姚想单身搭在方向盘上,神情略谨慎,他整理了一下,又说:“不一定是在意大利,别的什么地方也可以。”

    叶霓坐在那里,不知为什么,伤心一下袭来,因为姚想的这话,她说:“姚想,你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喜欢林赫的吗?”

    姚想平静地望着她,摇头。

    叶霓抬手,悲伤的感觉令她想落泪,她压下那感觉,说:“在我第一次和我哥哥去你们会所的时候,那时候……我坐在车里,”她的目光飘远,想到那一天,“我的鞋不舒服,坐在车里,忽然……我听到一个男声说‘你怎么穿成这样,tony没带你去买衣服吗?’那语气,充满挑剔。然后我就听他说,‘一身黄,本来个子就不高,像个鸡。’”

    她看向姚想,“你能想象我那一刻听到这话的感觉吗?”

    姚想点头,“绝对可以。”

    叶霓说:“我当时想……世上怎么有这么没品的男人。可紧接着,一辆保时捷就开了出去,然后另一个人就心疼的喊‘哎呀,五万没了,那是最近刚红起来的一个明星,您不认识呀,还嫌她矮。”叶霓笑着,眼泪差点落下,‘我就听那个没品的声音又说,怪不得她那么生气,一定以为我说她是鸡,其实我是说像鸡崽子而已,就算她真当鸡,我也不能叫,我这么有要求的人!”

    她抬手,把脸埋进去,复抬起头说,“那就是林赫,那个挑剔鬼,把tony要气死了,直喊公司能安排的女伴都撑不过他十分钟。然后他还理直气壮地说,那是他挑剔!我当时想,男人很少有这么有要求的,知道自己要什么。虽然没礼貌。”

    她笑着,眼泪落下来,“我以前一直不知道,只是那一天,如同烙在了我的脑海里。最近总是一遍一遍地想起……我才意识到,当时那么多可以合作的人,我下意识第一个去找了他。——那个家伙,我那天和他主动说话,他竟然都没有搭理我,直接走了!”她慢声说,“从来没有人,把我忽视的那么彻底。”

    她看向姚想说:“我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女孩子,以前也有人为了引起我的注意,故意装着漫不经心。我可以分辨的出。”

    姚想说:“你一直都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孩子。”

    “后来我知道,他就是那么挑剔,和我一样的挑剔,只是我从来没有想过像他那样直白的表述出来。”叶霓摇头,“——但那个可恶的家伙,为了仇迅的事情气死我了。最可气的是,我软硬都用上了,他就是不松口。”眼泪疯涌而出,叶霓气的哭了起来,“可我就是喜欢这样的他怎么办!不轻易改变。知道自己要什么的时候,谁也不能让他改变。包括我也不行。”眼泪用她的指缝挤出来,悲伤压抑不住,分手了,她甚至觉得自己更爱他!这世上,如果这男人连她都无计可施……她想他想到睡不着觉,点了雪茄,以前自己最讨厌的味道,现在才能给她片刻安枕。

    “我真的觉得自己没有救了,我怎么可以这样,——更甚至,刚刚你说那话的时候,我第一时间都是替他难过,你是他最好的朋友。我不想他难过。就算我和他分开,我也不会喜欢别人的!我只喜欢他!就算这次公司破产,我也只想陪着他!”她哭的支离破碎。

    “你说我是不是有病了?我讨厌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喜欢他,我的公司可以给他,我挣得钱也可以给他,却不能让他明白,尊严比利益重要的多。我那天说了要仇迅后悔,那么说到就要做到!”

    姚想看着她,女孩哭的可怜,语气天真真挚,

    “就算没有他,我也不会喜欢别人的!”

    “就算这次公司破产,我也只想陪着他!”

    “你是他的朋友,我不想他难过,”

    ……怎么会有人说这样的话。

    他的手抬了抬,从旁边拿过纸巾,递给叶霓,叶霓接过。

    姚想说“如果你知道这个,怎么会不明白林赫的坚持?”

    叶霓不解地看向他,姚想说,“你的言出必行就一定要行,为什么他答应一个过世之人的嘱托,就要言而无信?”他一字一句地说,“还是,你一直只觉得自己的灵魂高高在上,别人都该为你的坚持让路。”

    叶霓:“……”

    姚想说:“曾经我也觉得,在仇迅那件事上,他完全没有松口的意思,十分令人费解。因为那天我和你一起在公司……”他又抽出一张纸巾递给叶霓,“可你想过没有,其实在梁依依这事情上,我看到你和林赫的处理结果是一样的。你也不过是对梁依依说,你输了,跪下滚出海景城去。那么对林赫而言,把来挑衅的人赶出海景城,不正是一样。”

    叶霓有点愣,她没有想过这些。

    姚想说:“因为你不屑去碾压梁依依,你已经显示了自己的足够强大。你可以令梁依依更可怜,为什么你没有做?”

    因为掉价。

    叶霓低下头,想了一会,过了这么久,其实她也想不起来,自己当时为什么对仇迅的事情那么生气,心里的那怨气,慢慢就觉得烟消云散。

    她抽了两张纸巾擦着脸,对姚想说,“你转过去,我要擤鼻涕。”

    姚想打开车门,下了车。微凉的风裹上来,令他觉得没那么呼吸困难了。

    过了会,叶霓打下车窗,喊他,“可以了。”

    姚想走到她这边,靠在车门外说:“还记得你上次说,把仇万年的公司给出去,不过损失三千多万。”他说的很慢,“当时我也没多想,后来你们闹到分手,我才知道,还挺严重。也是因为这件事,我发现自己以前并不算了解林赫。”

    他侧头,看着车里的叶霓说,“我和你说一个朋友的事情吧,你分析一下,他到底要什么?”

    叶霓在擤鼻涕,胡乱点了点头。

    姚想看去远处的阿玛菲,灯火点点,这是各大旅行杂志公认世界最美的几处夜景之一,他慢声说:“我这朋友,他爸爸是港澳商人出身,因为娶了他妈妈,才得了他外公的人脉,当时夫妻恩爱,终于挤入欧洲主流社会。但他爸爸,却在生意做大后,又分别在外安置了两房,一个是在加拿大,令一个住在这边……我那朋友的妈妈,性格绵软,知道这事情的时候,对方在外的子女都上小学了。而她只有一个儿子,她一气之下差点和那男人同归于尽。多年被欺骗的痛苦……”姚想说到这里,看向叶霓说,

    “还好她有个好儿子,带着她远走他乡,舍弃一切重新开始。为了表示决心,我那朋友,甚至改名换姓,跟了他妈妈姓。他用外公留下的资金和人脉,在一个离他父亲很远的地方,一点点重新站起来,给他妈妈和以前一样的生活。”

    叶霓愣愣地看着他,浑身泛起凉意来。

    姚想看着她,隔着车窗居高临下,觉得叶霓坐在那里,仿佛猜到了自己要说什么,头发丝都颤起来,有些楚楚可怜,他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知道何茂景的事情,但我肯定不是林赫和你说的。我三年前,因为和上一个女朋友的事情,对家里人有点抵触,所以去了海景城……你心里猜的没错,林赫……就是我那个好朋友!”

    叶霓抬手挡上嘴,心里掀起惊涛骇浪来,忘了呼吸。

    她一直都带着,高高在上的优越感,觉得自己很委屈,好像全世界的男人其实也没人配得上自己。自己是家里的宝贝,现在嫁给任何一个男人,都会令自己委屈。这种身份的自怜,从来都迷惑了她的眼睛,令她从来没有真正的静下心,去了解过自己的爱人。

    甚至对林赫的喜欢,都令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