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8章 千年血战篇(19)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
    “哈哈,天呐!”贺千珏笑了,瞪着牧耀:“你简直就是在逗我笑,我想不出有任何理由能够促使你在短短几分钟内……尤其是刚刚你还经受了我用魔气来折磨你的过程……而你却毫不犹豫说要背叛逐日并倒戈于我?”

    贺千珏笑着笑着就不笑了,他用审视的目光看着牧耀:“对你这种行为我只有两种结论。一是你疯了,二是……你确实疯了。”

    牧耀没回话,他低头不再注视贺千珏。他在沉默半晌后,突然说起了一些乱七八糟的陈年旧事。

    牧耀道:“最开始,我只是大约两千年前一个普通门派下的弟子。”

    “我没有父母,或者说本来应该有的……那个年代总是如此,落后、贫穷,战争频发,贫穷人家养不起小孩,就把他们的孩子卖给别人,当做货物交易出去,并以此收取钱财。”

    牧耀像是陷入了回忆,露出自嘲般的微笑:“他们把我送到人贩子手里,我记得那个人贩,他是个肮脏的老男人,他穿着用劣质布匹做成的花哨衣服,从西洋人那里买来大烟,整日醉生梦死地抽着,把他的屋子里熏满了那种刺鼻的烟味。”

    “这个人贩收了不止我一个小孩,在我的记忆里,他身边似乎还跟着十一、二个左右的孩子,最小的还只是婴儿,最大的也就七八岁。有男有女,有的是被父母卖了,有的就是孤儿,被人贩子捡回去的。”

    “这个人贩有同伙,是个女人,似乎是人贩的相好,但也只是利益对象。女人有时候也会给人贩送来各种各样的孩子,他们把孩子们卖到别人需要的地方去,工厂或妓院。”

    牧耀说到这里,神情似乎泛起一丝愤怒,尽管在他脸上并不明显:“那个卑劣的男人,他挑选自己手里长得漂亮的小女孩,强女干以后送去城镇里的青楼,如果长得不好看,就卖给有钱人家为奴为婢。男孩大部分被卖去做苦力,才几岁就得像个机器一样,没日没夜不停劳动一直到死。”

    “不过,男孩中偶尔也会有几个长得好看的。”牧耀继续道,“人贩的相好,那女人突然有天送来了一个生了重病的男孩,看起来很瘦弱,也就七八岁吧,因为病得很重,被人贩一直锁在小屋子里。”

    “我曾偷偷透过窗户上的破洞看过那孩子,他衣着华贵,眉清目秀,肤如凝脂,煞是好看,应该是某个有钱人家的孩子……只是病得很严重,所以后来被人贩送去了一家倌儿馆。”

    “我记得那个男孩的名字,人贩的相好送来时提起过。”牧耀欲言又止,低头片刻,末了又抬起头看着眼前的“魔尊殿下”。

    贺千珏没有等牧耀把话道完,而是主动笑道:“他叫贺千珏……对吗?”

    牧耀不说话了,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目不转睛地瞪着贺千珏。

    贺千珏情不自禁地笑:“你想对我说的就是这个?我们是当年兴许有过一面之缘的故人?被送到了同一个人贩的手里并且被送去各种各样的地方?或者你想借此嘲笑我?因为我们曾经共有的那段经历?”

    牧耀对贺千珏摇头道:“不,我提起这个的原因,只是因为我想还给你一样东西。”

    牧耀说着,掏出了自己身上挂着的储物袋,修真之人基本上都会在身上配备这种能容纳大量物品的空间口袋,也有叫乾坤袋的。

    牧耀在储物袋里搜索了一番,半天才摸出了尘封在袋子里面很多很多年的旧物,并且拿给了贺千珏看。

    贺千珏往牧耀的手心里一瞧,发现那是个小小的玉佩。

    很破旧的玉佩了,恐怕经历了很长时间的岁月磨砺,导致玉佩上原本的花纹模糊不清,还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划痕。

    “那个被送来的病重男孩确实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他身上值钱的物品本来都已经被女人给搜刮干净,不过这个玉佩似乎被疏漏了,落在了男孩曾经躺过的床上。我被人贩子命令去打扫房间时发现它,所以就收了起来,一直……留到了现在。”

    贺千珏盯着牧耀手心里的玉佩看了很久,在他遥远的记忆中,这个玉佩似乎是贺千珏的父亲“贺九明”留给儿子的,同时也是贺千珏过世的母亲在寺庙求佛时,被僧人开光过的玉佩,也算是贺千珏母亲的遗物,一直挂在贺千珏的脖子上。

    只是这些身外之物,在那种颠沛流离的世间,总是随着时间的洪流就慢慢遗失不见了。

    “你怎能确定我就是当年的那个‘贺千珏’?”贺千珏下意识地伸手拿走了牧耀手心里的玉佩,握于掌心,并询问牧耀。

    牧耀道:“我不能确定,但你刚才已经承认了。”

    “我还是不明白。”贺千珏道,“这么久远的事情,你为何要记到现在?”

    牧耀说:“我并没有刻意去记,我只是猜到你是最近一直跟随魔尊殿下左右的……那个名叫贺千珏的鬼修。贺千珏这个名字让我觉得耳熟,然后在刚才,突然想起这件时隔两千年的成年往事,想起了一直被我放在储物袋最深处的玉佩。”

    “那我们可真是有缘,时隔两千多年,再次于战场相见。”贺千珏忍俊不禁,“但那又怎么样,为了还我一块玉佩,就能成为你背叛魔尊的理由吗?”

    “不,还你这枚玉佩的事情只是插曲而已。”牧耀摇摇头,“我的故事还没有说完。”

    ……

    牧耀后来也被人贩子给卖了,当然他并不是什么相貌出众之辈,所以理所当然地被人贩送给了某个船厂老板,开始了没日没夜做苦力的生涯,他当年和贺千珏一样是个七八岁的小孩,根本无法承受那种生活,每天天没有亮就被工头用鞭子抽醒,开始做各种各样的杂活,端茶倒水、搬运货物,卫生打扫,还要给船厂水手洗衣服。

    这么多活要干,中午却吃不上像样的饭,一个馒头加水就应付过去了,晚餐更加简单,只有一碗参着两片菜叶的米粥,那粥淡的和白水无异。

    每天做工要做到夜里,等别人都睡着了,牧耀还要继续打扫卫生。若是没有打扫干净就去睡了的话,第二天就会被工头狠狠地教训。

    在这种环境里,还处于长身体状态的牧耀瘦弱得不成人形,每天都处于极度饥饿的状态,他饿得发慌,手脚无力,更加干不了重活,还因为饥饿开始生病。

    工头见花钱买来的小孩不能干活,更是气得使劲拿鞭子抽牧耀,之后牧耀完全一病不起了,就被工头直接从船上扔进了大海。

    “我在海里漂流了两天时间,后来被人救了上去。”牧耀笑起来,“救我的人……是魔尊逐日。”

    牧耀不知道当时的逐日究竟对他抱着什么样的心态,或许只是一时兴起吧。恰巧魔尊逐日飞过了牧耀被丢下海的那片海域,看到海面上漂泊着奄奄一息的牧耀,就顺手把他捞起来了。

    “当时只有七八岁的我在他身边停留过一段时间,以人类的观念来说,其实那段时间还蛮长的,有差不多三年。”牧耀对这段记忆似乎挺重视的,贺千珏注意到他的目光变得深邃,代表他正陷入过去有些“美好”的记忆当中。

    在牧耀回忆时刻,贺千珏情不自禁认真仔细地观察了一下牧耀此人的样貌。说实话……确实是个长相平庸的男人,五官恰到好处,没有那么养眼但也不丑,是张看久了觉得也还行的脸。

    有着东方人典型的黑发黑眸,并没有留长发,而是比较干净利落的短碎发,穿着一身黑色戎装,个子比贺千珏矮几分,但也挺高的。

    牧耀说:“魔尊殿下捡到我时,似乎并没有想过要怎么处理我……你应该知道魔尊殿下的爱好,他时常会去外面收一些他看上的修士来做‘宠物’,想尽办法让宠物们坠入魔道,然后将其带回魔界,在肆意恩宠一番后就冷落。”

    “但我当时不是修士,也没有做宠物的价值,他把我捞回来只是因为他突发的兴致。他本应该直接把我掐死的,但他没有。然而他也不是什么愿意尽职尽责充当‘养父’角色的人,所以他把我扔在人间界一个他私有的宅院里,花了点钱请了几个下人照顾我。”

    “我觉得你应该可以想象到我当时的心情。”牧耀说着对贺千珏笑,“可怕痛苦的苦力生涯,还有在海水里漂泊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恐怖经历,当时的魔尊殿下在我眼里无异于神仙下凡,是老天开眼,解救我于水生火热之中。”

    “我对他充满了崇敬,我无时无刻不在思索着要报答他,我对他说我愿意为他做牛做马愿意为他去死,但……”牧耀笑得更欢了,那种对自己深深的嘲笑,“你知道魔尊的性格,他根本不把我当一回事,也根本不会把我发自肺腑的感恩当回事,我不过是他邪恶了几千几万年人生之中少见几次善心的结果,我完全不值一提。”

    “但是在我被他扔到那个宅院里的三年,我每天都在期待他的到来,那时候魔尊大人似乎没有什么要事,每天就是四处闲逛,偶尔也会回到那间府邸,所以我有很多机会看见他。”

    “为了报答他,我试图为他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我太小了,什么都不会,照顾我的丫鬟说:不如给主人做一桌子好吃的吧。”牧耀道,“因此我就从厨房的厨师那里讨教了很多菜肴的做法,希望可以把魔尊殿下喜欢的食物呈现给他。”

    “每当魔尊殿下回到府邸,我就会将自己努力的成果给他送过去,虽然魔尊殿下从来没有尝过我做的食物,他对凡间的食物不屑一顾,也对我没太多兴趣。最初,他甚至会因我闯入他的房间而大发雷霆,但后来,当我再端着糕点茶水过去时,他却不再赶我出去了。”

    “我还以为我曾经打动过他。”牧耀脸上的表情有点怅然。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