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生个女儿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夏乙敬带人闯进酒楼内,自然没有人敢阻拦他们,而且,夏乙敬向来嚣张、傲慢惯了,根本不将所有人都放在眼中。

    再加上夏乙敬从未见过白千幻,在看到项元奂同一位大美人一起用膳之后,目光一下子被白千幻吸引,特别是白千幻那张美丽的脸,更是令夏乙敬垂涎阙。

    “居然是位大美人,你项元奂果真艳福不浅!”夏乙敬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白千幻美丽的脸,红果果的打量着白千幻的身材,在心里暗暗的羡慕项元奂的艳福。

    白千幻自位子上站了起来,嘴角挂着的笑容,更是令夏乙敬魂牵梦萦。

    夏乙敬也见过无数美人,可是也没见过比白千幻更美的,一下子心生歹念孤。

    只要项元奂的人,他皆可以抢过来,因为……项元奂是不可能不答应他的要求,他只要拿自己的性命威胁项元奂,项元奂一准将人送到他的怀中。

    不过,一向听闻项元奂除了自己的爱妻之外,不会跟其他的女人有什么来往,可如今看来,并不是这样。

    果然啊,男人只要看到了大美人,还是会动心的。

    白千幻走到夏乙敬身前,有两名家丁欲挡住白千幻,夏乙敬立马示意那名家丁退下,默许了白千幻的近身。

    “您就是大名鼎鼎的宣王喽?”白千幻微笑的抬头,毫无畏惧的凶视夏乙敬的眼睛。

    而在白千幻眸底的那股桀骜,更令夏乙敬心生征服感。

    “正是本王!”夏乙敬微眯着眼睛:“大美人,只要你愿意跟着本王,本王一定会保证你荣华富贵,本王更许你王妃之位,如何?”

    “王妃呀,听起来似乎有点意思。”白千幻回头冲项元奂眨了眨眼,后者的脸色很不好看。

    “本王一言,驷马难追,只要美人你愿意……”夏乙敬以为白千幻有心跟着自己,手便大胆的往前伸,却在伸到一半的时候,他的掌心好似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疼的他手反射性的缩了回去:“啊,疼!”

    夏乙敬不明所以的看着自己的掌心,掌心里竟然有一个紫色的小黑点,而那个紫色的小黑点正以极快的速度向四周漫延开去。

    而白千幻不慌不忙的收起指尖的银针,并且还是当着夏乙敬的面,把银针收到了一个针盒中,再放回自己的衣袖内。

    “你……你敢对本王下毒?”夏乙敬惊的瞠大双眼。

    “是!”白千幻微笑的仰首,大方的承认。

    她竟然承认了,刚刚她是真的在下毒。

    “你好大的胆子,来人哪!”夏乙敬怒的一声令下,身边的那些小厮们一个个准备围上来。

    “我这里可是还有几十枚银针,你们要是不怕死的话,就尽管上前来。”白千幻不慌不忙的解释,美眸骨碌扫向四周,目及之处,寒光乍现,那些小厮们一个个被白千幻威严的气势吓的倒退在一旁,无人敢上前。

    “你……你们……”夏乙敬气的头顶冒烟:“本王才是你们的主子,你们到底该听谁的?”

    可那些小厮们一个个对视了一眼,再瞅了瞅旁边悠闲喝茶的项元奂,还是无人敢上前。

    夏乙敬怒了,既然他们不敢动手,就只能他自己动手了。

    他从一名小厮的腰间配剑上拔出长剑,吃力的挥动长剑刺向白千幻。

    只不过是一个手不能挑,肩不能扛的废物而已!

    白千幻冷眼看着他的动作,只在他挥剑的时候,轻盈的身体一转,轻易的躲开了夏乙敬的那一剑。

    被刺的白千幻没事,夏乙敬却因为挥剑时,重心不稳,踉跄了一下差点跌倒,还狼狈的撞到了一旁的桌子,撞的他腿骨生疼。

    这一幕被旁边的那些小厮看到,小厮们一个个低头嘲笑。

    听到那些嘲笑的声音,夏乙敬就更加怒极。

    突然,他捡起地上的剑,面对着项元奂的方向,将剑抵在自己的颈间。

    “项元奂,我命令你现在就杀了这个女人,如果你不杀了她的话,我现在就死在你的面前!”夏乙敬卑鄙的冲项元奂要求。

    三年前那个聪明一世的夏乙敬,这三年来对项元奂极为依赖,早就养成了他依赖的性子,仗着项元奂会保护自己,愈加动作狂肆。</

    甚至连用自己的性命威胁项元奂这种事情,他也做的出来,可见他堕落到何程度。

    面对夏乙敬的威胁,项元奂依然坐在桌边无动于衷,似乎根本就没有看到他的动作般。

    这让夏乙敬心生疑惑,今儿个项元奂很是反常,眼前的这个女人也是。

    白千幻笑时,明眸璨若星辰般绚烂。

    “死是吗?如果你想死的话,现在就可以死,没有人会拦着你。”

    “项元奂,你是真的想看着我死吗?只要我死了的话,白千幻也会死,如果你不想白千幻死的话,就立刻杀了这个女人!”

    虽然很不想打击他,白千幻还是委婉的微笑说出一个事实:“你刚刚说谁会死?我现在活的好好的,怎会死?”

    “只要我死了,白千幻就会……”‘死’字还没有出口,夏乙敬的警觉心顿起,他双眼奇怪的盯着眼前的白千幻,白千幻脸上挂着自信、得意且狂傲的笑容,刚才更是使毒于无形之中。

    之前听父皇描述过,那个与他一样中了双生蛊的女人,也是一个医术高明善用毒之人,且一身傲骨,眼神之间闪着自信的光芒。

    这所有的描述,全部放在眼前的这个女人身上,竟是奇迹般的吻合。

    “难道……你……你就是白千幻?”

    白千幻笑的时候,双眼弯成两只漂亮的月勾,银铃般的笑声更是悦耳:“宣王果然聪慧,我就是白千幻,如假包换!”

    白千幻三个字出口,夏乙敬不敢置信的倒退了两步。

    他手指颤抖的指着白千幻的鼻子:“不……不可能,白千幻中了蛊,现在应当还躺在榻上,永远都不会醒来才对,你不可能是白千幻的。”

    “不管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幸亏有人来我王府里劫了我,我却因祸得福醒了过来,而且,身上中的蛊也早已消失,所以,你现在的王牌早就已经失效了。”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你不是白千幻,不是,你是项元奂故意找来骗我的,一定是骗我的!”

    “不信的话,你就现在自杀试试,看看我到底会不会死!”白千幻扬眉。

    “不不不!”夏乙敬手里的剑慌忙从自己的颈间移开。

    他不想死,这么长时间以来,他一直依赖着项元奂,就是为了不想死。

    他明白了,项元奂当初那么处心积虑的毁掉他的所有死士和谋士,就是为了让他依赖他,从而在有一天他不能再依赖他之后,就毫无退路。

    这些年来,他自己的所做所为,已经封掉了自己的所有退路,倘若项元奂不能再保护他的话,他就只能粉身碎骨。

    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