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二五回 坐月子也不闲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日醒来后,便看似懒洋洋的躺在床上,实则却是在思索,要怎么帮他的忙,多少替他分点忧了。

    药材她是帮不上什么忙的,要供给前方那么多将士所需,不止她,全天下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凭私人的人力和财力做到,必须得朝廷出人和出银子。

    不过大夫她倒未必帮不上忙,她记得宇文修和老崇安侯在世时都说过,战场上需要的,往往未必是真正医术多高明的大夫,只要能替伤兵们止下血,包扎一下伤口,再做好基本的护理后续工作,于伤兵们来说,便是好大夫了,——要培养一个什么病都能治的大夫不容易,要培养一批能满足伤兵们基本所需的所谓大夫,还是不难的。

    何况医术一道,几乎都是父子相传,师徒相传的是既不多,也要耗费大量的财力、精力和时间,关键这世间所有人都得生老病死,那无论到了什么时候,做大夫的,都是饿不死的,那他们得多想不开,才愿意心甘情愿的千里迢迢去战场上劳心劳力,九死一生啊?

    如果,能有一个大夫,甚至是太医,愿意教授一批人最基本的医术常识,教的人用心教,学的人用心学,至多三个月,这批人应当就可以派去战场上了,伤兵们的伤情,甚至因救治不及而亡的伤兵人数,都将得到大大的缓解和改善。

    简浔越想便越觉得这个主意靠谱,等稍后宇文倩与平氏联袂来看她时,索性与二人说了,看她们意下如何,有没有什么地方能替她再补充完善一下的,“……若这事儿真办成了,于公于私,都是好事一桩,还请母亲与倩姐姐想到什么说什么,千万别有所顾忌。”

    宇文倩对自己弟弟的鸿鹄之志,是一早就明白的,到了这一步,也不是他不想再进一步,就能不进的了,那么军心所向与民心所向,就显得更重要了。

    是以她只思忖了片刻,便道:“这个法子好是好,只是战场上刀剑无眼,到底太过凶险,只怕有点办法的人,都不会愿意去的,何况朝廷连年征兵,好些人家已没男丁或是只剩一根独苗了,就更增加难度了。不然,先在各家各府的奴才里征收,如愿意去的,许他们回来后,就放良了他们一家,他们自己则继续在医学司里学习供职也成,想自立门户,或是经营旁的行当也成,怎么样?”

    平氏沉吟接道:“奴才里肯上进的多的是,只没人给他们机会罢了,如今有了机会,应当不少人愿意,就怕没有太医愿意教授他们,到底是一群奴才出身的,且若将自己的绝学传授给了那么多人,他自己的饭碗儿以后岂不是要被抢了?”

    有些事,虽没人告诉平氏,她也不会主动相问,但她又怎会一点都看不到猜不到,所以便只为自己的两个儿子,她也得不遗余力了。

    简浔听罢二人的话,笑道:“‘医学司’?倩姐姐起的这个名字真是再好不过了,不过这样一来,就不能只是我们女人家的小打小闹,得朝廷出面了。我们可以将其设为太医院的下属衙门,让太医院的太医们定期给他们授课,民间的大夫有愿意进去授课或是供职的,也可以,等速成出师的第一批人回来后,成绩优异表现好的,还有机会进太医院供职,如此就能发掘出更多人才了。”

    顿了顿,“至于母亲说的,太医们可能不愿意授课,又不是让他们倾囊相授,只是教授一些皮毛而已,想来他们不会反对,不然,就让朝廷派了他们去前方,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他们既享受了朝廷的供奉,国家有难时,就该为朝廷尽自己的绵薄之力才是!”

    宇文倩听得连连点头,道:“不过还有一个问题,就算是奴才愿意去,那也得看主子愿不愿意放人,这是机会也是冒险,上了点年纪的人谁肯去?年轻的,一般又是各府得用的,尤其经过了逆王之乱,谁家都巴不得多养几个年轻力壮的男仆护院,以防万一……要是女人能去其实更好,女人心更细手更巧,可惜太医们连男仆都未必肯愿意教了,何况女人们,且男女大防也不能不顾……”

    简浔肃色道:“一定会有这么一日的,就算不是现在,将来也一定会有这么一日的!”

    这个世道,人人都活得艰难,女人更是难上加难,若她能凭一己之力,至少让女人们的日子好过那么一点点,与男人相较,地位也高上那么一点点,她便算是功德圆满,不枉来这世上走这一遭了。

    所以宇文修想要站到最高,她也想要站到最高呢,因为他们只有站到最高了,才能不必再顾忌任何人的想法和感受,不必再顾忌舆论的威压,至少在一开始能以至高无上的皇权,压得人口服,继而再一步步的,从口服发展到心服,真正去做并且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想实现的理想和报复,才能真正的救民救国。

    简浔这个主意让宇文修大喜过望,他忙得昏天黑地的,竟成了灯下黑,压根儿没往这上面想过,他不由激动的握了简浔的肩膀,道:“浔浔,你可真是我的贤内助女诸葛!”

    激动过后,更多还是心疼与自责:“你眼下最该做的,便是安心将养身体,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管,可如今又因为我的缘故,劳心劳力,素日也就罢了,如今却是月子都不能安生,我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简浔一摆手,嗔道:“师兄这是什么话,以后再说这样的话,我就恼了啊,反正我成日里闲着也是闲着,昀哥儿也不让我操心,我再不动动脑子,回头真得傻了。怎么样,这事儿就这几日便能着手办起来罢?我今儿待倩姐姐和母亲走了后,还想到了一件事,以后医学司还可以定期举办义诊,只收药钱,岂不是既可以真正造福百姓,又能让你的声望更上一层楼,一举两得了?”

    若医学司真成功办了起来,将来她还打算从盛京发展到地方,最好每个州府都能有一个甚至更多几个,那样当地便是遭了什么天灾*的,老百姓们也能尽可能得到及时有效的救治了。

    宇文修想了想,沉吟道:“这事儿一开始最好还是别让朝廷插手的好,我敢打赌,明儿若早朝时我提出了这件事,反对的人绝对比比皆是,你别看太医院的太医们品秩不高,但因为时常与宫眷并高门大户的太夫人夫人们打交道,自有自己的人脉与关系,要想办成一件事或许不容易,想要坏一件事,却是不难的,到时候吵吵起来,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没个十日八日的出不了结果,岂非白白耽误时间?”

    顿了顿,又道:“当然太医院也不是没有我们的人,可这事儿损害的是全体太医的利益,盛京好些医馆药馆实际上便是他们的产业,便不是他们产业的,也与他们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你让人把已吃到嘴里的肥肉再吐出来,谁能乐意?届时都联合起来,那就麻烦了,毕竟这种传道授业的事,谁也勉强不来。”

    “那师兄的意思是,这事儿一开始还是当做我们女人家的小打小闹来办,比较合适?”简浔很快明白了,“等我们做出实事,有了一定的规模和声望后,朝廷再出面,将其发扬壮大,就要容易得多了?”

    宇文修点头:“你此番不是九死一生才生下了昀哥儿,得他得的艰难吗?那就打着感谢菩萨保佑、为他积福的旗号,联络一部分宗室勋贵的人,文官的家眷也记得联络几个,大张旗鼓将这事儿办起来,然后我再让太医院两个我的人王太医、钟太医去那里传道授业,都知道他们两个受过我的恩惠,是我的人,既是我的人,却不过私交和人情去帮忙一下也是人之常情。然后我再让丁前辈他们也去,四个人的话,两个月下来,怎么也能带个百儿八十号的人出来了,就是这些人,得你们自己找了。”

    简浔忙道:“我明白,既是我牵的头,你自然不能插手太多,不然性质就变了。你放心罢,我明儿就请荣伯母并几个宗室里既有声望,人还聪明的长辈妯娌上门,勋贵的话,让母亲去帮着联络,倩姐姐虽既是勋贵又是宗室,胡阁老的余荫也足以联络到好些人了,你就等着看摄政王妃的大名,是如何让满盛京的人都如雷贯耳的罢。”

    她的名声好了,有了前所未有的声望,于宇文修这个做夫君的来说,就等同于是他也有了同样的声望,将来何愁不能众望所归?

    简浔想着,又道:“不过这事儿要不要先与平表哥商量一下?”

    宇文修闻言,摇头道:“他大后日就要出发,还是别让他烦心了,何况他心里怎么想的,我们谁也不知道,万一,他将来不肯屈居人下呢?还是等他回来,仗也打胜了,再从长计议罢。”

    ------题外话------

    腰肌劳损,之前一直吃药,昨天去敷了中草药,被臭了一晚上,现在决定,痛死也不敷了,笑着哭ing……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