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42|第142章 :太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nbsp; 但出乎意料的是,包括司翡在内,所有外院中的太虞卫尽皆束手就擒。

    四把长刀架在司翡的脖颈上,他有任何异动,都会当即让他饮血丧命。

    而他静静站着,随暗卫将他身上的所有东西搜走,目光低垂,不再看任何人。

    明觉看着他司翡轻轻摇了摇头,“的确太迟了……”

    “什么意思?”明慧看着被拷上玄铁铐的司翡,问向他的师兄。

    “一啄一饮,皆有定数,他太急于求成了,”

    司翡这般年纪,这般毒/术,耗费了他极大的心力不说,他居然还修炼了毒/功,这种将毒/种在了自己身上的毒/功,他用寿数换取了毒/术的大成。

    在来到这里之前,他不知道又做了什么,之前情况紧急并未在意,但此时看去,他已然是强弩之末,只怕寿数没剩多少了。而司翡自己也一直都清楚地知道这点。

    明觉几句话又解释了这毒/功,种种极其骇人听闻,若要成功,这其中不知要忍耐多少痛苦,司翡情感淡漠,应该就和这毒/功有很大关系。

    舒瑶眨了眨眼,周允钰也微微凝眉,显然都是第一次听说这种事情。

    “师兄也没办法吗?”明慧迟疑片刻还是问了,司翡已经不用任何人给他用刑审判些什么了,他在一开始就给自己定下了无比残酷的结局。

    在他人生最后的时刻里,他会遭受一遍种种奇毒/发作的痛苦,最后才会在这极致的痛苦中死去。他或许该死,却不/该是这种死法。

    明觉摇了摇头,兴叹无奈。他也只是多年游历,听说过而已,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活的毒/功的传人。

    司翡对明觉的话恍若未闻,事实上,他一直都没有伤害舒瑶的想法,他只是想要在人生最后的时刻,能有舒瑶陪伴,而且这个陪伴的时间也不会太长。

    以周允钰的本事,应该就能找到舒瑶的。

    舒瑶不愿意也不喜欢他。司翡轻轻一笑,似乎是对自己奢求的嘲讽。

    舒瑶咬住下唇,目光又落在了司翡身上,眼眶红了又红,终究没有哭出来,但毫无疑问的一点是,她的确在为司翡难过。

    “走,”亲卫军推着他前走,司翡被推了几步,下意识抬头,就对上舒瑶的目光,他愣了愣,嘴角的嘲讽消失不见,他缓缓展颜轻笑,就如他第一次见舒瑶时的笑,腼腆而无害,像一个真正的少年。

    “哥哥!”

    被舒瑶安排在隔壁睡觉的司思,不知道什么时候溜了过来,又不知做了多少心理铺垫,几个月了,她这才第一次开口,声音细弱稚嫩,稍不注意,很容易就忽略过去。

    司翡的脚步微微凝滞,却还是继续向前,不再回头。

    “哥哥!”司思又喊了一句,比之前要大声许多,话语中的感情也随之充沛了起来,高兴,眷恋还有哀伤。

    又大又圆的眼睛里盈满了泪珠,她知道那是她的哥哥,但她也知道,他不想见她。

    “司思,我不是你哥哥,”司翡的声音冷淡得过分,但他终究还是回应了司思,“以后也不要再叫我哥哥了,”他不配这声称呼。

    “哇啊……”司翡直白的话,让司思哭了出来,难过得难以自抑,伴随而来的还有之前那几个月的委屈和恐惧,这些都随着冲破的决堤,一泻而下。

    但明觉和明慧都轻轻颔首,他们一直都对司思无从着手,眼下这一哭,问题就不会太大了。至少,不会再有之前那么严重。

    素娘心疼地拥着司思,这回她没有再拒绝这样的接触,靠在素娘怀里,哭得昏天暗地,最后哭晕过去。

    舒瑶靠在周允钰怀里,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周允钰揉了揉舒瑶的头发,又心疼又自责,“是我不好,又让你受惊了。”

    舒瑶微微摇头,想起什么,又猛地抬头,看向明觉和明慧,“你们快看看,陛下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不/妥……”

    让舒瑶方才想要妥协的不是蒋言旭,而是周允钰,此时想起,原本稍稍放下的心神,就再次提了起来。

    他们到前屋的厅房里,明觉和明慧又先后给周允钰把脉察看,两个人得出一致的结论,周允钰并无事,没有司翡所说的一年后就会丧命的奇毒/在身。

    司翡只是想要利用舒瑶对周允钰的在意,来达成他的目的。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舒瑶扯了扯嘴角,想笑却没笑出来,“是我太笨了,差点就被骗了。”

    不是舒瑶太笨,只是这世间有一句话叫做,关心则乱。

    她坐在周允钰的身侧,在明觉和明慧把脉的时候,就一直揪着周允钰的衣角,周允钰放下手来,两个人就十分自然地十指交握,周允钰也就感觉到舒瑶掌心的湿/意,她很紧张很担心。

    “我没事,”周允钰又给舒瑶确定了一下,对着明觉和明慧微微颔首,他们也行佛礼,默然退出。

    周允钰拉了舒瑶入怀,紧紧相拥,感受彼此的体温,顺便平复那一直余惊未消的情绪。

    **

    朔城再次恢复了安静,但朔城之前的东北角泥滩边,又一场战事发生。

    用战事来形容,其实并不恰当,段之澜和蒋书玦戏称为撵狗,被他们撵来撵去的,就是钟赫为首的这群丧家之犬。

    “用犬类来形容他们太过了,”蒋书玦骑马和段之澜并骑而立,他嘴角牵起一抹似有似无的冷意,“狗狗可比他们可爱多了。”

    段之澜闻言愣了愣,却点头笑了,“你说的对,他们连丧家之犬也不如。”

    钟赫已经不只是狼狈,他更多的还是疲惫,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段之澜和蒋书玦还不给他一个痛快,他们在戏耍他!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