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41|第141章 :惊险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

    那样的折磨下,别说一个四五的稚龄孩子,就是成年的人也未必承受得住。

    舒瑶将蒋书玦和周允钰告诉她的那些,无一隐瞒,悉数告诉了司翡。她还在试图让司翡明白,他今日所为并不恰当。

    “她很……”想你……

    舒瑶的话被打断,司翡的话猛地冰冷得让舒瑶心寒,鸡皮疙瘩都忍不住一一冒了出来。

    “那就好,”司翡在高兴,听到司思不好,他居然在高兴……

    舒瑶睁大眼睛,似乎这才认识司翡了一般,又还在迟疑,不能明白自己感受到的情绪是怎么一回事儿……

    无论是她,周允钰,还是将司思带回的蒋书玦,段之澜等人,他们无一例外,对司思的遭遇都充满了同情,想尽各种办法想要让她从阴影中摆脱出来。

    但司翡却是在高兴,在欣慰司思的遭遇!他是司思的哥哥啊!

    “我不明白!”

    舒瑶摇头,眼中的哀伤一闪而过,不知是为司思,还是为曾经相信过司翡的她自己。

    但司翡的笑意却从眼角,扩散到了嘴角,似乎很高兴让舒瑶认识到真正的他。

    舒瑶和他是白天和黑夜,她温暖干净明媚,他冰冷肮脏黑暗,全然相反的两个极致。

    “你在恨……我吗?”舒瑶更不明白了,他的身世,建宁的遭遇让人同情,但这些是顺元皇帝的错,是欺辱他们的人的错,和她并无太大关系。

    可是司翡方才展露的情绪,的的确确是恨,深刻而浓烈的恨!

    “瑶瑶,我十七岁啊……”司翡喟叹了一下,他揭下自己脸上的易容,露出那张和舒瑶极为相似的脸。

    在梁都,蒋舒玥第一次见到他真容的时候,花容失色,震惊到极致,几乎要将他错认为扮了男装的舒瑶,而钟赫能画出舒瑶的画像,也多亏了他这张脸。

    “我知道啊,”舒瑶回道,司翡脸上除了那丝嘲弄的轻笑,再无其他神情可以琢磨,但越是如此,越让舒瑶觉得危险莫名。

    “我们还长这么像……”他们是这般的相像啊……唔,比舒瑶的又悠和又祎还要像龙凤胎。

    司翡的笑意再次扩大,似乎在高兴能和舒瑶这般相像,又似乎在悲哀些什么。

    舒瑶沉默,她不清楚司翡到底要告诉她些什么,但她依稀明白他要说的,绝对不会是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这事和她有关,和他的恨意有关,和他如今一切所为的动机有关。

    “我母亲她在虞京时就怀着我了,她到西梁第四个月就生下了我,”司翡说起建宁公主的时候,语气也无太多变化,依旧淡漠冰冷。

    但他话里的内容,却让人心惊,包括舒瑶在内,所有人都未探寻过司翡的生父到底是谁,但下意识里都会觉得是个西梁人。

    然而却不是,建宁公主在大虞时怀着他了,他的生父是大虞人……

    “是……是我父亲?”

    舒瑶也一直没明白当初司翡为什么一定要带走她,一定要想方设法逼周允钰带她追上他到这江南来,如果……如果,他们是同父异母,或许是可以解释了……

    解释为什么他们如此相像,解释为什么他到这个时候,还要来找她,还要和她说这么多。

    他要在这东南彻底做一个了断,这里也必须有她。

    司翡没有回答舒瑶这个疑问,却也没有否认,他继续往下说,

    “她本来可以过得好些,毕竟是大虞的公主,但因为怀了我,又傻兮兮想护我长大……”司翡的话停顿了一下,又才继续往下说,

    “我大概三个月左右的时候,就被从梁宫里赶出来了。我们住在贫民区的帐篷里,帐篷的门是一块裂了一半的蓝布,任何人都可以闯入帐篷,随时都可以拉着她亵玩一番,玩高兴了才会留下些口粮。”

    司翡记事很早,几乎从会叫人开始,他就开始记事,因为他要记住所有欺辱过她的人,所有人!

    “这就是她的日子,一直到我五岁那年冬天……”

    他懂事得极早,三岁左右就开始经常外出去找吃的,那时候的他单纯地以为只要他找到吃的,就可以让他母亲摆脱那种生活。

    那一日,他好不容易找到一块被啃了一半丢弃的发霉馍饼,为了躲避不必要的觊觎,他忍耐到天黑才回去,但迎头就是五个男人神色略有些惊慌扫兴地从帐篷里走出来。

    他们并没有在意他,而向来敏锐的他,隐隐已发觉不对,却也来不及了。

    帐篷里脏乱依旧,却再没有那个永远都会对他温柔笑着的女人了。

    衣服被撕成碎片,身体上青青紫紫,血迹和污液。他摇着她,残余的体温极速地消失,越来越冷,越来越冷……

    “她肢体横陈,死不瞑目……”

    “那眼睛瞪得好大好大,她应该在想,她的孩子为什么没有回来,她的父亲,她的家人为什么都没来救她……”

    舒瑶潸然落泪,司翡冷淡的话语,只勾勒出建宁那凄苦五年的冰山一角,建宁一生所遭受,是她没有办法想象的苦难。

    司翡,他在自责,他在仇恨,他在为建宁不平。

    这种仇恨,这种不平只能用鲜血来祭奠。

    “十二岁那年,我毒术初成,外出寻药为名,杀了一百七十五人!”包括最后害死建宁那五人在内,他所记得的欺辱过建宁的所有西梁人。

    “只可惜司思的父亲在那前之前就病死了,”而他父亲该死的还是最后害死建宁的那五人里的一个。

    所以司思对司翡来说,一直都是仇人的孩子。但同样无法否定的是,她也是他养大了的孩子,是他喜欢宠爱了多年的孩子。

    他下不了手……他居然下不了手,将她送到钟赫手中,是意外也不是意外!

    司翡隐藏在话语中的意思,舒瑶都懂了,也终于明白司翡之前那笑意是为何了?司思本身并无过错,错的是她的出生,是她的父亲。

    而她也是一样的吗?

    “你要对我做什么?”

    舒瑶问向司翡,不是质问,只是疑问,司翡让钟赫将司思折磨成了那模样,现在又要如何对她?

    “我本来想直接杀了蒋言旭,但建宁却喜欢那个懦弱的男人!”

    建宁喜欢蒋言旭,喜欢自己表姐的丈夫,这是她亲口告诉司翡的,那个时候建宁应该是以为司翡听不懂的,他的确听不懂,可他却记住了。

    而蒋言旭只怕从不知道建宁对他的喜欢,她将她最珍贵的东西近乎献祭,送给了他,他却一无所知,只当成酒醉一夜的放纵而已。

    即便将一切告诉他,他只怕连建宁的模样都想不起来,杀了他,那只会便宜了他……

    可在舒瑶身上,却让他看到了另外一种人生,被呵护被保护被宠爱,她得到了建宁没有的一切,在没有见到舒瑶之前,他的确是恨她的。

    “我本来想亲自折磨你,可下不了手,想像对司思那样将你送给钟赫,又也舍不得……”司翡脸上浮现了一抹类似苦笑的神色,烦恼而又无奈,

    “瑶瑶,你跟我走吧,我们一起去海外,我们永远在一起。”

    他喜欢舒瑶,见到第一眼之后就喜欢了,到如今越来越喜欢了。

    “只要你答应我了,我可以放了蒋言旭,放了周允钰,否则再过一年……”

    “你对陛下做了些什么?”舒瑶皱眉,他恨她,恨她父亲,她都可以理解司翡的报仇心切,却无法容许他可能对周允钰做些什么。

    “选择权在你的手上,”

    司翡对舒瑶伸出了他的左手,然后脸上溢开了淡淡的微笑,他从来没有这么笑过,那双眼睛里也再无遮掩对舒瑶的喜欢,还有伴随喜欢的占有欲。

    “我不喜欢你,也不相信你,”舒瑶沉默许久,却还是摇了摇头,她不相信司翡的承诺,那双眼睛骗过她一次,司翡就无法用它再来欺骗她了。

    她在听司翡说话的时候,脚步一直不动声色向门口的方向退去,她身前的三个人也是,或许是对自己迷/药的自信,司翡也不在意他们的这种移动。

    “但是你在意他的性命,还有他们……”司翡依旧伸着手,目光也依旧灼灼地盯着舒瑶,他相信舒瑶能明白他话语中的意思。

    舒瑶脸上涌起一层层愤怒,司翡用外面瘫软在地的亲卫军威胁她,用她心心念念的周允钰威胁她。

    又是许久的沉默,但司翡的确抓住了舒瑶的软肋,她在意周允钰,无比在意,那次周允钰生病的情形,她无法再承受一次。

    舒瑶抿了抿唇,微微张开,“……”

    “嘎吱,”门猛地被拉开,舒瑶整个人就落到她熟悉的怀里了,舒瑶扭头就对上一双愤怒却灼热得能烫伤人的目光中。

    “瑶儿……”周允钰低语轻唤,满心的愤怒和质问,都一同涌出,但话出口,就只能唤一句他的瑶儿,她怎么可以犹豫,怎么可以想要答应!

    “陛下!夫君……”舒瑶扭过身体,双臂紧紧抱住周允钰的腰身,方才那一刻,她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决定了。司翡可以带走她,但最后只能得到她的尸体。

    “你怎么会在这里?”司翡低语,脸上的表情完全消失,这个时候周允钰不应该在追杀钟赫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的瑶瑶方才就要答应他了!

    周允钰低头吻在舒瑶的头发,稍稍平复心中的后怕,这才看向了司翡。

    司翡对他的到来,没有惊慌,没有害怕,只有疑惑和愤怒。

    “顺元帝的暗卫一部分被覆灭,一部分跟着钟赫出走西域,庆元帝的暗卫在小宋氏手中,”周允钰的声音依旧带着愤怒的低哑,但神情却随话语缓缓在恢复镇定。

    “钟赫当年费尽心思找你,并不是因为你是建宁公主的孩子,而是你身上有她留给你的太/祖信物……”但钟赫太蠢了,以他的手段根本掌控不了司翡,

    “太虞卫在你的手中吧。”

    他本来是要亲自动手了解了钟赫,但就在这个时候,陈氏让人最快速度将一封密信送到他的手中,关于太虞卫,关于司翡……

    和舒瑶比起来,钟赫连舒瑶的一根头发都比不上,他赶回别院,比司翡以为的更早回到别院!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