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71 你猜,她会选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静静坐在王位上,阎罗大帝一向威严的面孔上第一次露出无奈无力的神色。

    那是他的儿子,他唯一的儿子……可是现在……他什么也做不了!

    “孤的一万血龙……宫洺,你是不是应该给孤一个合理的解释?”

    鬼气森然而又气势磅礴的大殿里面,两旁是怒面金刚,神情狰狞,两排黑袍当头罩下,面色惨白的人具是手持笏板站在两旁,神情恭敬之至。

    高高的王位上,头戴紫金冠,珠帘遮面,鎏金王袍的王者,面色青白,眼眶青黑,神情却是一片高高在上的威严。

    “孤信任你,将大权放给你,你就是如此回报孤?”

    下方,空旷光洁的地上,一袭红衣的宫洺静静站在那里,眉眼依旧温和,看着上方雷霆震怒的王者,缓缓开口:“抱歉,因为私人恩怨毁了陛下的血龙军团,是我的失职!”

    “哈哈哈……”大笑声忽然响起,笑声响起的一瞬,大殿内的黑袍人具是浑身一震,低头开始颤抖。

    那王者先是大笑几声,接着面色骤然一片冰寒,眼神眯起,死死看着宫洺,咬牙,字字寒入骨髓。

    “到了现在你还在给我鬼话连篇,好一个冥王,好一个深不可测的宫洺,直到现在,你还在用你那些鬼话欺骗孤,直到现在,你还不打算老实交待,嗯?”

    一连串的质问,让所有人都知道,王位上那位至尊王者正在雷霆暴怒,他们都是胆战心惊,头也不敢抬。

    宫洺垂眸,面上依旧一片温和淡然,没有出声。

    他似乎永远都还是这样,无论对方是什么情绪,他都像是没有任何情绪起伏,就那么不咸不淡的,让你所有的攻势像是落在棉花上面一样,轻飘飘的无处着力。

    仿佛已经猜到了他的反应,上首,暴怒起身的王者缓缓平复了心绪,再度坐回王位,看着依旧站在那里不发一语的宫洺,怒极反笑。

    “我嬴政,活了几千年,到头来,却让人耍的团团转,很好……宫洺,你真的很好……”

    宫洺睫毛微微颤了颤,依旧没有开口。

    他知道,到了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到现在,上面这位想成为万世之王的皇帝要是还会相信他的鬼话,那才是可笑。

    不过没关系,他要做的事情,也都做完了……没关系,一切都无所谓了,左右不过是一死而已,最起码,在死之前,他好好见了她一面。

    宫洺唇边浮出一丝微笑来。

    如果知道他消失了,永远消失在这个世间了,她……会不会很难过。

    算了,还是不要让她知道了,她那么爱哭,那么脆弱,他已经消失,又干什么白白让她伤心……就让她和那头野兽好好在一起吧。

    先是恶意轻笑,接着唇边浮出些许无奈,宫洺摇头轻笑自己。

    还是做不到那么洒脱,还是……好想她,好想见到她……好想和她一起,像以前那样,平淡无奇的一日日生活着就好,即使什么都不做,只要看到她在身边,那就是最幸福的时光啊……

    “从你上次用一个假的地狱花来骗孤的时候,孤应该就能想到的,你能欺骗孤一次,就会有更多次。”

    秦始皇竟是已经快速平复下心绪,招了招手,外边的武士便是将一个暗红残破的人拖了进来。

    和唐落羽一模一样的面孔……是宫洺当初用地狱花给她做的替身。

    地狱花满身伤痕,看到宫洺后,便是咬牙抿唇垂眸,瑟瑟发抖!

    即便是她现在知道自家殿下在这位王者面前真的算不上多强大,可是,她内心深处还是把宫洺看做自己的主子。

    主子交代的事情她没做好,所以她很害怕。

    视线缓缓从地狱花身上移开视线,宫洺垂眸。

    从一开始到现在,在那位王者的连番质问下,他竟然愣是一句也没出声。

    “说实话,孤要见她,其实原本真的只是好奇,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子,能将让孤这么欣赏的一个人,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情种……”

    秦始皇缓缓摇头:“可是你竟然用一个冒牌货欺骗孤!”

    “你知道吗,孤识破这个冒牌货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和你谈谈了,可是,妤儿劝孤,她说,你可能只是因为太在意那地狱花,害怕孤伤害她,所以才做出这种欺瞒行为。”

    秦始皇缓缓叹息:“现在想想,如果不是妤儿三番五次在孤面前替你分辨,兴许,孤也不会被你欺瞒这么久……”

    听到秦始皇提到的人,宫洺不着痕迹低低叹息一声。

    想到那个孤零零在这宛若地狱的所谓神国之城里面活了几千年却依旧没有被黑暗侵袭,善良美丽的公主,宫洺缓缓抬头,终于开口:“公主心善,宫洺愧对公主。”

    秦始皇摇头:“即使妤儿不是孤的亲生女儿,可是当初她自愿陪孤孤寂长生,孤赐予她我秦国之姓的时候,就已经把她当成是亲生女儿了,宫洺……孤甚至曾经想过,将秦妤许配给你,把你当成我嬴政真正的亲信。”

    缓缓闭上眼,秦始皇摇头:“你让孤太失望了……”

    宫洺垂眸,再次陷入一片沉默之中。

    大殿中,那些黑袍人具是垂首恭立着,不敢发出半点响声。

    须臾,秦始皇嬴政低沉的声音再度响起,带着些冷意,还有些不解:“来吧,说一说,你为什么不愿意看到孤成为万世之王,再次一统天下……一统众生?”

    看着宫洺,秦始皇眯眼,语气阴冷至极:“陪着孤建立万世功勋,你就那么不屑?”

    宫洺终于有了表情,他缓缓抬头看着嬴政,眯眼,缓缓开口:“陛下,三界众生原本就有各自的规律,没有谁可以一直将众生尽握手中,而且……”

    宫洺沉沉开口:“我幽冥地府,管的就是三界众生轮回。生老病死,春秋更替,这是天地间的金科玉律,也是千万年以来,万物形成的真理,只有众生按照自己既定的规律去走,三界才能正常运行,可是,陛下你却非要打破这规律,自己一个人来主宰三界众生……”

    “荒诞!”

    秦始皇猛然一拍扶手怒喝一声。

    就好像看不到秦始皇的震怒,丝毫没有被那声怒喝影响,宫洺依旧在缓缓开口,生意不大,语气越是异常坚定。

    “陛下你在位期间的事情姑且不说,单凭你不受我幽冥地府约束,修成鬼神,最后囚禁满天神佛这种行为,我也很难想象,一旦众生落入你手,这个世间会成为何等模样!”

    抬头看着秦始皇,宫洺眼神一片坦然,丝毫没有因为对方的强大而有什么不同,语气依旧温和:“陛下您说,我身为幽冥地府冥王,又怎么会眼睁睁看着你毁掉这一切,还要鞍前马后跟随?”

    “一派胡言!”秦始皇蓦然咬牙,死死看着宫洺沉声开口。

    “孤丰功伟绩,理应千秋万代,要长生又有何不对?那些只会整日守鼎炼丹的所谓神佛,却偏生要阻止孤的万事霸业,要将孤的魂魄送入轮回,孤万世之主,这些迂腐所谓神佛者,又有何资格张控孤……”

    仿佛被点燃了内心深处最暴戾的火焰,秦始皇咬牙:“他们说孤杀伐之气太重,焚书坑儒罪恶滔天,呵……六国战乱孤结束了它,给天下苍生一个安稳大秦,到最后,这些杀孽全算在孤头上?”

    “焚书坑儒?那些酸腐之人,不懂得人天生凶悍的本性,原本就应该是饿狼一般,去征服这个世界,反过来要用那些虚伪的教条愚民愚众,让我大秦子民失去那流淌在血液中的狼性,从勇猛无双的恶狼变成愚昧软弱的绵羊,孤不灭他们,难道还要把他们供起来不成,嗯?”

    秦始皇越说越是满身戾气,他已经修成鬼神,身上散发出来的戾气强悍阴戾近乎凝为实质,让他威严的身形金属笼罩在一层黑气之中。

    看到宫洺面无表情站在那里的样子,秦始皇冷笑一声:“你看看……这几千年来的朝代更替,哪一次,不是尸山血海,冤魂满地,如果从一开始,这个世界就掌握在孤的手中,那么直到现在,这世间,依旧叫做大秦!”

    暴怒的声音低下去,秦始皇似乎自己发泄够了,也懒得在和宫洺继续说下去,只是有些疲惫坐下,缓缓开口:“时光卷轴,交出来吧,孤给你一个痛快!”

    宫洺睫毛抖了抖,缓缓开口:“不在我这里!”

    秦始皇的眉心重重跳了跳,他阴鸷的眸子死死锁定宫洺,眯眼缓缓开口:“你送他回殷商去找那枚封神玉牌了?”

    宫洺垂眸,缓缓摇头:“那是意外,属下只是为了寻仇。”

    “还在骗孤!”秦始皇一掌拍到扶手上,蓦然起身,眯眼死死看着宫洺,不断冷笑着摇头:“很好,宫洺,你真的很好,孤都在怀疑……在你嘴里,还有没有一句真话!”

    秦始皇蓦然扬手朝宫洺抓去,宫洺缓缓抬起头,下一瞬,竟是轻飘飘迎着秦始皇的攻势直直对上去……秦始皇根本没想到这个时候宫洺还敢和他动手,登时大怒!

    “你还想杀孤?”

    “我想试试……”

    宫洺身上暗红光芒大盛,侧身宛若一尾灵动的游鱼,贴着秦始皇的攻势游移过去,下一瞬,五指成抓便是朝秦始皇喉间抓去。

    秦始皇冷哼一声,身上黑光顿起,看到宫洺抓过来的手,他竟是不躲不避,叮的一声响,宫洺便是闷哼一声。

    他的手,像是抓在钢筋铁骨之上,根本无处发力。

    看到秦始皇再度朝他抓来,宫洺不闪不避,豁出去自己受伤,变指为拳,狠狠一拳砸向秦始皇脖颈处,夹带着浓郁的红光。

    宫洺一拳落到秦始皇身上的时候,秦始皇脖颈处发出一声轻微的响动,下一瞬,秦始皇猛然挥手,宫洺便是倒飞出去,落地后便是一口鲜血喷出来。

    其实他也没想到,敖玥在对他下手的最后关头竟然没有废了他的功力,他知道,也许是他有些心急了,敖玥已经看出了不对。

    缓缓坐起来,宫洺苦笑着摇头。

    果然……还是悬殊太大了!

    看着静静坐在那里,没有什么气势,甚至还显得有些弱小的宫洺,秦始皇眼中的激赏缓缓退去,变成浓浓的惋惜。

    他终于完全放弃了这个他最看好的下属:“孤早就应该知道的,以你这种性子,又怎么肯安安分分做孤的爪牙……”

    “孤其实一直都很欣赏你……”秦始皇嬴政方正的威严缓缓浮出欣赏的神色:“比欣赏那只狐妖还要欣赏你,否则,也不会把那些力量都交给你来掌控。”

    宫洺睫毛颤了颤,下一瞬,就看到一袭银白色的身影从殿外缓缓走了进来

    竟然是殷漓。

    看到宫洺,殷漓眼底神色微闪,接着就是扭头看向上首的秦始皇,躬身恭敬行礼:“陛下。”

    看到殷漓,宫洺眼中便是浮出了然:“我当初果然没猜错,真的是你!”

    一千年前,暗中将妖族驱逐,就是他做的,因为,他那时候就已经开始怀疑,殷漓和秦始皇有关系。

    殷漓是上古妖狐,一直在佛祖坐下修行,如果有人向佛祖发难,那肯定首先要过的,就是殷漓那一关……

    可是,佛祖被囚禁,殷漓身为佛祖坐下神狐,却好好的一点事没有,这根本没办法讲通。

    再加上后来殷漓跟在唐小棠身边,不着痕迹不断靠近龙族,等等一系列行为,让他不得不去怀疑……可当初他并没有什么把握,然而,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动手了,要把妖族驱逐。

    可是,那时候,殷漓却为了救唐小棠,被毁了肉身。

    当时,他几乎要以为是自己搞错了……可现在看来,他的确没想错。

    擅长演戏的,可不只有他自己。

    无奈叹息一声,宫洺朝殷漓淡淡开口:“我替你背了不少黑锅吧。”

    别的姑且不说,容景琰死而复生继而被用控制血龙的血咒控制,不用说,就是殷漓的手脚,奉天阁中金佛显圣,更不用说,也有他的影子。

    当初奉天阁是秦始皇交到他手中的力量,被他用来驱逐妖族,最后,却反而落入殷漓手中。

    其实也想得通,奉天阁原本就是始皇布的后手,那始皇还不是想把奉天阁给谁,就给谁。

    “龙大少婚礼时候,也是你搞的鬼吧。”

    宫洺看着殷漓,面上浮出淡笑:“棠棠一直想不通,要控制那些海怪和血眼黑龙的人,没办法离得太远去操控,她一直想不通,茫茫大海上,那人躲在哪里……”

    唐落羽当时的确很好奇,她怎么也想不到,控制那些海怪的人,同样也是陪在她身边对付那些海怪的人,更何况那个人还是殷漓……她根本不会去怀疑的对象。

    宫洺轻笑:“如果她知道是你,应该会很难过的吧……”

    殷漓冲着宫洺眨眨眼,笑的一脸妖异:“那就不让她知道好咯。”

    嬴政朝殷漓淡淡点头,然后就是看着宫洺:“孤自以为一直是背后操控一切的手,可是,却不知道,竟是被自己身边的人欺骗了一千多年,让我千辛万苦的血龙军团化作泡影……”

    话音落下,秦始皇便是忽然浮出个怪异的笑容,看着宫洺,缓缓开口。

    “孤很好奇,你最爱的地狱花投入了龙族的怀抱,你究竟是怎么做到,没有借着孤的手去除掉龙族,反而是打着幌子,把龙族保护了一千多年,一直到现在……让他们有力量可以和孤抗衡!”

    秦始皇冷笑着:“还是说冥王已经博爱至此?”

    宫洺额头的青筋微微跳动,接着就是缓缓开口,不知道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回答秦始皇的问题,声音中带着些淡淡的无奈。

    “其实,我当初是想杀了他的,我要保护的是龙族王族,王族少那么一两个,并没有什么关系……”

    可是……她却不惜自己的性命也要护着那个人,他有什么办法。

    就像他以前对她说的,她在他这里,永远能得到任何想要的东西。

    嬴政忽然笑了,他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宫洺,然后就是朝殷漓淡淡开口。

    “把他带下去,把血咒给地狱花,告诉她,要么给龙谷下血咒,用五千头新的血龙和那枚封神玉牌来换宫洺,要么……就把宫洺活剔了,骨肉分离的送还给她!”

    秦始皇的声音阴测测的诡异:“让她选……”

    宫洺瞳孔骤然紧缩,就看到秦始皇笑的阴森看着他。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在她心中,你和敖玥谁更重要么……我来帮你,让你看看答案,如何?”

    ------题外话------

    推朋友文<酒店风云之诱爱成瘾>

    1v1双处双强,男主高冷,闷骚傲娇,女主逗比,智多近妖,欢脱搞笑的都市职场文,7月1号入v,很肥待宰了哦。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