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70 你怎么就是死不了呢?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听到外边的声音,敖玥也是朝殿门处看去,就看到刚刚见过的妖妃妲己挽着一个身形壮硕,神情狂傲的男子走了进来。

    唐落羽挑眉……不得不说,这纣王和后世中那些电视剧中的比起来,王霸之气更为强盛。

    毕竟,真正的久居高位和君临天下所造就的气势,不是一些演员的演技就能完全展现的……就像眼前这位真正的妖妃。

    也许她比后世的美女明星美不了多少,可是,那种妖精特有的烟视媚行和眼波流转间的妖艳媚态,也不是别人能模仿出来的。

    视线落到唐落羽身上,帝辛眼睛也是亮了亮。

    谁都知道,帝辛好美色……而唐落羽,是不同于妲己妖艳媚态的另一种纯净自然美丽。

    “听爱妃说龙弟要找的人找到了,孤特来看看。”帝辛一开口便是一副和敖玥极为熟稔的样子,然后便像是没看到敖玥蹙眉有些不满的神情,朝唐落羽开口:“这位美丽的小姐,不知是从哪来的。”

    看到帝辛和妲己两人不怀好意的神态,唐落羽蹙眉扬了扬下颔:“跟你们有关系么?”

    听到她的话,帝辛和妲己都是一愣,帝辛更是眯眼,眼中露出一丝危险的神情,旁边,妲己却是笑吟吟开口:“妹妹真是个直爽的性子,和我们龙王还真是想象。”

    说罢,妲己便是悠悠然走到敖玥身边,压低声音开口:“龙王,你要找人的消息一经流传出去了,你就真的确定她就是你要找的人,而不是敌人派来的奸细么?”

    敖玥正在心惊,刚刚唐落羽说话的语气风格,和自己竟然那么相像,听到妲己的话,他眉头顿时蹙起,这才想起,遇到她时,她正和西岐的叛贼在一起!

    心里忽然有些烦躁,一想到如果真的是有人利用他没有记忆来欺骗他,敖玥顿时就是满心的暴躁……和隐隐的不安。

    自从来到这里,除了自己名字以外,没有任何记忆这一点,一直让他耿耿于怀,这让他很茫然,而他很不喜欢茫然这种感觉。

    而每日的半睡半醒间那个残存在记忆中的女人,更是他内心深处最隐秘的地方……

    敖玥刷的回头看着唐落羽,看到她挑眉笑吟吟站在那里的样子,面上的冷色终是瞬间缓和。

    他潜意识里……竟然丝毫不排斥她,而且……总觉得就是她!

    她说,她是他老婆……他们还有宝宝。

    这些东西,都让他的心重重跳着!

    敖玥蓦然越过帝辛和妲大步朝外走去,沉沉出声:“我自己去静静!”

    今天的一切太突然了……他到这里已经几个月,却没有查出关于自己的任何东西……还有那个梦中看不清楚样子的女人。

    为什么……刚好就在西岐那个老神棍兵败如山的时候,这个女人就出现了,而且,刚好还是在西岐的地盘上。

    这些由不得他不警惕,毕竟,谁都知道,西岐那个姜子牙,很是有些手段的,如果是他使得手脚,那这个女人能让他有这种奇怪的感觉,也就不足为奇了!

    敖玥自己出去,帝辛和妲己便是悠悠然依靠着离去,颇有一副贼公贼婆狼狈为奸的感觉,唐落羽气的深呼吸,咬牙暗骂。

    敖玥那个蠢货……记忆没有了,却还多了点多疑!

    她出去,让白绫找敖玥,白绫扑簌扑簌飞出去,她便是抱臂坐在那里思考,怎么能让敖玥乖乖跟她回去。

    就在这时,外边忽然传来扑簌扑簌的声音,她扭头看去,就看到一道银色身影不着痕迹溜了进来,唐落羽顿时大惊!

    杨戬……他来干嘛?

    杨戬满身警惕看了下四周,深呼吸一口:“我在这里很容易就会被发现,长话短说,这位姑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

    唐落羽嘴角抽了抽,这叫长话短说么?

    深呼吸一口,唐落羽强忍着淡笑回应:“我姓唐。”

    “唐小姐,是这样的,我们尚父希望您能把龙王带回他原本应该在的地方,只要您答应,尚父允诺,将西岐神位给您一个位置,这是以后封神的玉牌,只要您带走他,玉牌立刻生效!”

    说罢,杨戬便是不容分说将玉牌塞给唐落羽,然后便是扭头离开。

    唐落羽怔怔看着杨戬潇洒的背影,嘴角有些不自主的抖动!

    鼎鼎有名的二郎神就是这副神经病一样的鬼样子!

    她自己却没想到,以敖玥在这里的名头,杨戬敢潜进来,已经是有天大的胆量和魄力了,怎么可能还敢在这里晃荡。

    无所谓的看了眼手中玉牌,将玉牌放进扳指中,唐落羽便是思考起来,到底要怎么带敖玥回去啊!

    这无关什么神位,是她自己的事!

    用强行的肯定不行,一旦在时光竹卷启动的时候敖玥做点什么小动作,那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而且……她要先找到那尊雕像!

    想了想,她便是直接朝宫殿深处走去。

    找到那能联通到后世的雕像,她才能确保和敖玥一起回到原来的时代!

    她悠悠然朝内殿走去,却没有看到,外边某处,敖玥视线阴冷看着她……而且明显不知道已经看了多久。

    看到唐落羽偷偷摸摸朝内殿走去,敖玥眼神越来越寒冷,旁边,是妖妃妲己,在那里轻柔出声。

    “果然是西岐的奸细啊,刚刚和她碰头的可是西岐大将杨戬……看来她的级别还不低呢!”

    敖玥冷哼一声没有理会,妲己眉眼挑起一个得逞的笑意,然后便是妖娆转身离开,还不忘留下叹息一般的话语。

    “唉,还以为龙王真的找到了心爱之人,妲己还准备替龙王高兴呢,谁知……唉……”

    唐落羽悠悠然在内殿四处寻找着,然后越来越往里,里面的装饰也越来越有敖玥的风格。

    暗黑厚重的格调,简单大气。

    那么大一尊雕像……会放在哪里?

    想到什么,唐落羽便是朝看起来像是卧室的方向走去,就在这时,背后响起敖玥冷冰冰的声音:“你在找什么?”

    回头看到敖玥视线冷酷满是警惕的样子,唐落羽叹了口气:“雕像。”

    她没有隐瞒,毕竟,一座雕像又没什么,敖玥现在不记得自己,总不能让他再生出怀疑。

    可谁知道,她话音还没落下,敖玥便是蓦然欺身上前一把将她禁锢在怀里,语气阴冷:“你怎么知道的,你到底是什么人?”

    那尊雕像……是他夜深人静时亲手雕刻的,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别的人谁都没有见过,这个女人根本没道理知道。

    唐落羽正想解释,就听到敖玥阴测测开口:“说,你是不是西岐的人!姜子牙让你来,想在我这里得到什么?”

    唐落羽顿时愣住,接着心里便是浮出浓浓的怒意!

    这个蠢货……这个蠢货!

    越想越生气,她干脆也是咬牙恶狠狠反拽住敖玥衣领咬牙切齿:“想知道他让我来干嘛,嗯?”

    在敖玥蓦然怔住的神情中,唐落羽斜斜勾唇,下一瞬,直接一把撕下去,在敖玥瞬间呆滞的神情中,他华贵不凡的衣服,瞬间宣告灭亡。

    唐落羽挑眉看着敖玥,眼中尽是侵略性的坏笑:“我是来这里……得到你!”

    手不知按到什么地方,敖玥便是一声闷哼,下一瞬,眼中原本的怒火就变了味道,唐落羽挑衅的看着敖玥,压低声音妖异开口:“你的身体,没人比我更了解……”

    下一瞬,忽然便是天旋地转,她被敖玥一把蛮横抱起朝室内走去,唐落羽挑眉:“干嘛……不担心我是奸细!”

    敖玥喉结剧烈滚动着,低声咬牙开口。

    “就是奸细,先办了你再上刑……”

    被抱着一步进入内室,唐落羽便是蓦然愣住,她看到,床边,那遵雕像静静立在那里,心里骤然软成一滩水……她似乎看到,敖玥晚上一个人静静坐在这里,用那并不清晰的记忆,一下一下,细细雕琢着他们两人的模样。

    被敖玥一把按到床上,唐落羽反手勾住敖玥的脖子,直接抬头含住他唇角……

    只是这一个小动作,却让敖玥仿佛在瞬间失去了所有理智,低吼一声,强壮的身体压上去。

    巅峰一瞬,敖玥紧紧扣住身下人,熟悉的蚀骨销魂的感觉让他脑中轰然一声响。

    他看到,一处温泉水中,自己把娇嫩得宛若花骨朵一般的少女紧紧搂在怀里,两人抵死缠绵着,她媚眼如丝,不断唤着他的名字。

    “敖玥……敖玥……”

    感受到敖玥在她颈侧喘息着,唐落羽也是平复着自己呼吸,伸手轻轻揽住敖玥的背,就在这时,她感觉到敖玥的呼吸到了耳边,接着,就是轻柔吻着她的耳垂,这熟悉的动作让唐落羽浑身一震,然后就听到敖玥轻笑又粗俗的声音。

    “果然没有什么事情是一炮解决不了的!”

    粗俗恶劣的话让唐落羽瞬间愤恨咬牙,却又是眼眶发烫,这个禽兽……果然是禽兽!

    还以为要什么生死危机的刺激才能让他想起自己,谁知道,就这么简单……兽欲果然和他的灵魂密不可分!

    看到床边的雕像,唐落羽神情又是柔和,有些无奈的拍了拍又开始在她身上点火的禽兽,低声开口:“我们回去吧……”

    敖玥毫不犹豫嗯了声,接着却像是想起什么,眼中浮出恶趣味的笑意,埋首在她耳边低声说了什么……顿时,唐落羽便是呸的啐了一口。

    “还做三千年……你怎么不做一万年呢,流氓!”

    敖玥的恶趣味得不到满足,悻悻耸肩撇嘴,接着就是趁唐落羽猛不防备,再次一把将刚起身的她按了下去。

    天亮的时候,龙殿便是出现了一阵骚乱,没多久,骚乱就传到了帝辛耳中,顿时,正在和妲己耳鬓厮磨的帝辛便是猛然起身骤然大怒。

    “你说什么,龙王不见了?”

    身边的妲己也是蓦然呆住,浮出不好的预感。

    “那个女人呢?”

    下方跪着的人战战兢兢:“回禀王……也……也不见了……”

    帝辛呆住,骤然后退几步跌坐在王位上面。

    “天要亡我……天要亡我殷商啊……”

    而这个时候,唐落羽已经和敖玥从岐山箭括岭的山洞中走了出来。

    敖玥伸手揽着唐落羽,在她额头轻轻啄了下,低声开口:“我们回家……”

    他们此时还不知道,他们的家,不归山中的龙谷,已经成为人间炼狱一般的战场。

    不光是不归山和龙谷,各地都是被浓重的黑色阴云笼罩着,越来越频繁出现的灵异事件,让原本远离道门玄界的人,也都是人心惶惶。

    天黑的越来越早,亮的越来越晚,没人能解释原因,新闻一直在说是自然现象,可是,傻子都能感觉出不对。

    越来越多的犯罪事件发生,好像人的黑暗面都被放大了,只要天一黑,很多人都不敢出门,只能窝在家里,可是,依旧有人躲不过厄运。

    城市某个角落,一群人被同样多的一群厉鬼围在中央,瑟瑟发抖……可是,不光是厉鬼,那些厉鬼的身边,是一群神情充满恶意的道士,原本应该是势不两立的道士和厉鬼,竟然站在一起,狼狈为奸。

    “快点,把身上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可别藏私啊,我们这些鬼魂朋友鼻子可灵的很,要是骗他们被他们发现了发脾气,可别说我们没提醒……”

    一个道士嘻嘻笑着开口,另一个拿着一个包张开放到一众人面前,那些人看着,哆哆嗦嗦的拿出钱放进那道士手中的包里。

    人群后方,娇美的少女抿唇看着身边面无表情的男子,神情复杂。

    那男子满脸冷峻,面无表情,就像是没有看到前面正在发生的事情,看到那拿着包的道士过来,他便是冷冷开口:“没钱。”

    身后的少女便是咬牙蹙眉,强压住自己想要动手的冲动,眼眶微红,却是不发一语。

    她要看看,容景琰究竟要颓废到什么时候!

    不就是少了条手臂么,不就是和别人一起把那女人的老公逼死了么,他又不是故意的,他犯得着这么作贱自己么!

    没错,这两人就是从不归山离开后就漫无目的在外边流浪的容景琰和跟着他的初初。

    容景琰眼前一次又一次浮现出敖玥跌入黑洞时唐落羽心神剧烈的神情,他没办法忘记自己满眼血色,身体不受自己控制失去神智时候的感觉……

    他现在只想让自己隐藏到茫茫人海中,不要再出现在她面前,不要再让自己残缺的身体被别人看到,更重要的是,他不想再被那不知道来路的诡异力量控制了,一旦他再次出现,很可能又会成为那个力量的工具。

    初初看到容景琰被那道士推推搡搡却没有反应、麻木不仁的样子,死死咬唇,眼中满满都是火焰。

    她自己可以动手,可是,她不愿意,她必须要让容景琰自己振作起来,现在情况越来越不对,整个天下道门都人心惶惶,他必须自己振作!

    那道士看到容景琰面无表情的样子,先是对他身上那种气势有些忌惮,可当看到他少了一条手臂的时候,顿时放松心神,嘻嘻笑着开口:“原来是个残疾人,嘻嘻……咱们照顾残疾人,放过你。”

    那道士说出残疾人几个字的时候,容景琰身体蓦然一僵。

    看到他的样子,初初咬唇,眼眶微湿,却是依旧忍住不动,只是看着容景琰眼底的波涛翻涌。

    那道士没有注意容景琰的神情,视线落到初初身上,顿时就是眼睛一亮,下一瞬,便是嘿嘿笑着凑上去。

    “嘿,小姐,现在社会这么乱,你跟着这么个残疾人怎么行,要不考虑考虑,跟着我们哥几个混,你看,还有厉鬼当护卫呢……”

    那道士一次又一次用“残疾人”几个字,容景琰身上的冷气也越来越盛,初初眼中露出些亮光。

    “听到没,小娘皮……”那道士嘻嘻邪笑着伸手就朝初初脸上摸过来:“我们可是阴罗门的天师,小娘皮,你可要知道……啊……”

    那道士伸出去的手嘎嘣一声被折断,初初不屑的一把推开那个道士,冷笑一声:“真是道门的败类!”

    旁边的人先是一愣,反应上来便是连忙朝初初背后躲过来,初初冷冷站在那里,一脚将身边断了手的道士踹开。

    下一瞬,回过神来的那些道士和厉鬼齐齐变了面色围了过来。

    被初初一把捏断手腕的也是个狠角色,疼的面色煞白,却是一脸凶恶直起身,另一只完好的手狠狠朝她脸上抽过来,力道极大。

    “你个给脸不要脸的臭……”

    他的话依旧没能说完,因为容景琰动了!

    一脚将那个道士踹出去,容景琰缓缓抬头,看着那群道士冷冷开口:“你刚说你是什么门派?”

    容景琰动手的一瞬,那伙儿人就愣住了,而初初却是眼睛一亮。

    看着容景琰,那几人满脸阴狠,一边将被他踹飞的那个扶起来,一边回头朝后边那群恶鬼冷声下令:“把他给我撕了!”

    顿时,那七八只恶鬼便是带着阵阵阴风扑了上来,周围被围着的人抱头尖叫起来。

    看着扑上来的那些厉鬼,容景琰眯眼,缓缓叹息一声,下一瞬,伏魔剑刷的从背后抽出横扫出去,那些厉鬼连惨呼都没来得及发出,就是轰然消散。

    那几名道士中一人忽然惊呼一声。

    “伏魔剑……景琰师兄,是你吗景琰师兄?”

    容景琰缓缓收回剑,初初也是有些错愕看着那瞬间跪到地上的道士,就见那道士视线死死看着容景琰,然后便是搓着通红的眼睛。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