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8章 分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胸膛上上下下的起伏,孔泽瞿衣服没脱鞋也没换就那么站在客厅里,已经是个气急的模样。他本不是个这样容易做出暴烈动作的人,气的不行也只是在心里发狠,这样将茶几蹬出去好远竟是显出了气急思考都不能的样子,孔南生只赫的心惊,垂着脑袋从眼皮底下忖度势态。

    “哥……”孔泽瞿打电话,开口叫了这么一声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就他刚刚还跟他哥在一起,刚刚还说了玉玦的事情,那时候没谁说过不同意的话,现在人呢?人呢?!

    那边知道孔泽瞿这个时候打了电话就是已经回家知道那孩子被送出去的事情了,也不知说了什么孔泽瞿就沉默了。

    那边说他做他兄长只能是偶尔的时候,大多时候他要管着这广博土地上亿万万子民。

    如此,孔泽瞿就真的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忽然就生出了些伤感,还生出了些恍然大悟,活了这四十余年,原来他竟是真正意义上一个亲人是没有的,老天爷没给他这东西。

    无言挂了电话,孔泽瞿站在客厅里一动没动,他为他新发现的事实而震惊。他本来是个个子极高肩膀很宽的男人,且身上自带了那种气度,站起来就很是挟着空间,从来都是有余裕的样子,然这个时候看着竟然有些单薄起来,整个人也显得寂寥,连带着整个屋子都跟着他一起无限孤独空旷起来。

    “大先生说从现在开始孔老出国一概不能。”孔南生垂着脑袋什么都不敢看只说了这么一句话,说完着急忙慌就要走,这个时候他不敢和孔老呆在一个空间里。

    他走的着急,出乎他意料孔泽瞿什么都没说,他临关门的时候看了里屋一眼,孔老已经在解衣服扣子,看起来竟是个听话接受的样子。

    孔南生疑惑,却也是没敢再多看,关了门就往山下走。

    一颗一颗将衣服扣子解开,孔泽瞿动作很慢的将大衣脱掉,然后又动作很慢的坐在沙发上,四周什么声音都没有,他就那么一个人也悄然无息的融进这无声里。

    今天一天过的很好,近些时日的闹心仿佛随着这次出去烟消云散了,一切都很顺利看上去,那孩子也不和他撅着,虽然他走了两天该攒下的工作一点都没少的堆积上了,但是也很好不是么,工作上的事情至少不闹心,他就觉得今天过得过于顺遂了,原来在这里等着他呢。

    舒了口气伸手抹一把脸,孔泽瞿往后靠在沙发上,已经是后半夜的时候了,他一点睡觉的意思都没有,坐了很长时间之后这人终于起身往楼上走,看样子是要去睡觉了,总之一楼灯是灭了。然上楼梯的时候在那楼梯回转的空儿里蓦然就瞅见那人眼睛里发着光,黑幽幽的屋里竟是狼一样的眼神,哪里还有半分睡觉的意思。

    无论如何,这人最终仍是上楼进了自己卧室,卧室门关上的时候整个屋里算是彻底安静下来了,一点声息就都没有了,所有东西都静下来重新融到无边的墨汁里面,慢慢整个屋子都看不见,后半夜的暗向来是浓稠的。

    二日,孔泽瞿正常的点儿出现在孔南生的面前,还如以往一样的表情,穿着打扮什么都没有变化,孔南生心情忐忑了一整天,结果往后一周里孔泽瞿还是如此,然后孔南生渐渐就放下心了。

    看来是他将事情想复杂了,他将孔老当个正常人看待了,孔老本来对任何事情就不是个像他这等正常凡人一样,男女之情上也应该和他们不一样。只是孔南生还是心疼可惜玉玦,那孩子走的时候那样子他都看不过,怕是她那么了一场最终也就和之前跟着孔老的女人一样,终究是过眼云烟,孔南生喟叹。

    孔泽瞿的日子就这么继续下去了,他的生活总是连一点犹疑都没有的步入往常的步调了,他人也看上去没什么变化,只是这人比往日更忙上许多,事情看上去到这里就结束了,一成不变的东西没有必要再让它生出什么变化了。孔泽瞿还是一如既往的对待他兄长,也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去和他那二层小楼连着的那家子,他就一个人过活着,逢年过节也工作,自己收拾屋子自己给自己拾掇吃的,生活作息规律的一分钟都不会差。

    故事到他这边看上去结束了其实,已经没有什么继续的东西了。

    西班牙,马德里。

    许玉玦从遥远的地方回来已经一周了,这一周里,玉玦什么事情都没有干,屋子里没有出去一步,经常时间是没怎么动的,只是试图去整理整理自己的生活,至今她对她真的离开孔泽瞿没什么实感。这一回再来西班牙,已经和上次不同了,五年过去,所有该变的东西都变了,那个时候她还那么小,什么事情都没经历过,单纯的白纸孩子只是绝望,可现在也经历了些了,绝望已经没有了,只是混乱。

    大脑经常处于混乱中,混乱的原因就是玉玦试图去理清自己的状况,别人的状况,自己的心境,别人的心境。

    自己想出来的自己的东西和自己想出来的别人的东西总是不能很好的各自归各自的主人,时不时的互相交战,玉玦大脑里已经打了好几天的仗了。

    兴许是先前已经在心里知道家族恩怨自古以来所有男女都没有跨过去,那罗密欧与朱丽叶,那英台和山泊,爱的山崩地裂可终只给她等后人留了点警讯,旁的什么都没有。所以她潜意识里已经给自己做好了所有的心理防护措施,玉玦没有想象中的绝望和那么多的眼泪,她就只是疼,只是心疼自己心疼孔泽瞿,所有的事情看上去她和他都是没有错的,可在一起就是错了。疼,但是眼泪出不来,从来掉眼泪都是受委屈的时候,可那能找着该怨的人或者物事,现在找不出来,所以眼泪也就出不来。

    也再不能是眼里只有情爱的处境了,家里的事情好像也从现在开始跟她有了干系,心里要放下的东西也不再是孩子一样的了,心里进去的人也不再是孔泽瞿一个了,父母也是,旁的朋友也是,也占据了些许的位置,无论如何太阳的东升西落总是照旧的。

    一周过去,玉玦仍旧是毫无办法,于是再不能继续混乱在自己的世界里,因为她父母来了。

    有人敲门的时候玉玦好半天反应不过来,因为这一周她都是一个人过的,邻居们甚至以为这个屋子主人还不在。打开屋门外面光照进来的时候玉玦眼睛都睁不开,太长时间没有见到太阳了她。

    玉玦的脸上像极了她父亲,只是身条和她母亲相似,她母亲也是修长的身条,即便四十余岁,然腰身还是窈窕玲珑,从脸看上去,初面就让人觉得这是个极面善的人,因而玉玦之前就很容易和她妈相处在一起了。

    大约血缘这种东西是神奇的,总有点超越时间空间的意思,玉玦那时候刚开始见到父母的时候十多年了没有任何接触,可见到的时候还是生出了这就是我父母的感觉,不用谁说,就是知道那就是给我生命的人了。现在也依然是,看见她妈的时候玉玦舔舔嘴唇,终于眼圈开始泛红。

    当父母的没人愿意让自己孩子掉眼泪受委屈,只是很多事情总是身不由己,于是也就只能这样。

    许从易这次来除了放心玉玦不下,还跟玉玦说了家族的事情,比上次更详细的说了,说了很多,从建族开始到现在,上百年的历程说了,还说了政治上的一些事情,说了近些年他做的一些事情,还说了这几天的事情。这几天许从易一直在北帝,这次也是直接从北帝来的,说先前北帝还派许多人到家里了,可是突然人都撤回去了,等等等等,说了许多。

    玉玦听了很长时间,有种她既是故事里的人又是故事外的人的感觉,然大多时候是听故事的感觉,很多东西于她像是很遥远,只最终很安静的接受了她不可能和孔泽瞿再有什么瓜葛的事实。如果许家算作一个附属集团的话,孔家大约就是宗主了,古代她还有可能被送进宗主国去,现在却无论如何都不行了,尤其现今世界政治上的事情就格外敏感,孔泽瞿的身份还那样特殊,他的嫁娶事宜当然是政治事宜。

    许家的存在也是政治事宜,外人绝对不能知晓,许家下一代的嫁娶事宜也当然还是政治事宜,政治上的事情谁敢大意。

    至此,玉玦清晰的认识到她和孔泽瞿的身份,她不再是个女人,他也不能单纯是个男人,事关他们的事情,所有都是小心万分的。

    很安静的接受了这个事实之后玉玦送走了她父亲,她母亲无论如何都要留下,玉玦也就让她母亲留下了。

    心里认清这个现状之后玉玦就清醒了,先前混乱的大脑也清晰了,事情就是这么简单,没有什么怀疑和可以混乱的地方了再,该怎么样就怎么样,生活该要照旧走下去。玉玦不知道旁的女孩子对待这样的事情要怎样,赌咒老天?否定现实?哭泣胡闹?折腾自己?怨恨旁人?她原以为自己也会这样的,可到头了发现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