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悲喜城137:时太太,以后多多指教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137章:时太太,以后多多指教!

    夏天明明是距离秋天最近的季节,可为什么很多东西都等不到。

    曾经那么近,那么近的触摸感觉,一瞬间都消失了。

    承载她生命中所有爱和恨的那个他,突然消失了,消失的,他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痕迹都不见了。

    冰冷的磅礴大雨似乎是想要冲毁这座高贵优雅的城市,越下越大,毫无休止的意思。

    江屿心瘫坐在积水里,泣不成声,颤抖的唇瓣苍白无色布满水珠,孱弱的身子如同被暴风雨席卷的蝴蝶,蝶翼被泥泞粘住,挣脱不开,剧烈的颤抖。

    痛苦的呜咽被大雨遮掩,被水雾氤氲的双瞳黯淡无色,如同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

    这一刻她是崩溃无助的,除了铺天盖地的痛楚,再也没有其他,也想不到其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路边停下一辆车,车门开了口,有什么不真切的声音穿过层层雨帘,传到她的耳边。

    江屿心身子一僵,一时间没敢动,没敢抬头,她怕是自己的一场幻觉。

    直到沙哑的嗓音再次传来,低沉而响亮,“——江屿心!”

    听到声音,她猛然抬起头看到站在不远处大雨中的他,神色呆滞,反应不过来。

    唐时遇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沾着的血迹被雨水打湿,被深色掩埋,峻拔的身姿在大雨中,宛如巨人立于天地之间。

    俊朗的五官萦绕着疲倦,凝视她的眼神里却是写满深情与眷恋。

    “我刚刚被救援队送回来,我联系了时烟,她说你来英国找我了。我去医院,他们说你在这里。”

    所以我就来这里找你。

    没想到一下车就看到你坐在这里哭。

    心儿,你为什么要哭?

    因为我吗?

    失去我,是否让你很心痛?

    江屿心呆呆的看着他,始终像个木头人坐在地上,一动不动,水雾氤氲的眼眸贪婪的凝视着他,有雨滴砸进眼睛里,很疼;她却不敢眨眼睛,怕一眨眼他就从眼前消失了。

    唐时遇沉重的步伐往她面前一步一步迈,用尽全身力气。

    飞机失事,他就在飞机上,亲眼见证了一场死神的屠杀,他从死神的镰刀下死里逃生,十天的时间里没水,没吃的,承受着寒冷和饥饿,还有死亡带给他的精神摧残,他咬着牙齿撑下来了。

    因为他还有很多话没告诉她,还有很多事没为她做,他还没有对她更好过……

    她,是他在面对死亡时,唯一坚定活下来的信念。

    “心儿,我回来了。”步伐还没走到她面前再次停下。

    他现在的身体非常的虚弱,虽然在被送回的路上有补充葡萄糖,但身体和精神都过于疲惫,身体几乎都没什么力气。

    在医院的时候,医生是建议他留院检查,毕竟那么大的事故,他表面好像没有伤,可是谁也不能保证,他的身体内部没问题。

    他不听,一知道她飞来伦敦,他就想立刻,马上,下一秒就见到她。

    ——心儿,我回来了!

    耳边不停回荡他的这句话,江屿心猛然起身,毫无顾忌的扑向他的怀中,双手紧紧搂着他的脖子,苍白的唇瓣晕开了笑容。

    唐时遇差点被她扑倒摔在地上,大掌搂在她纤细的腰上,紧紧的抱着她,唇瓣贴在她的耳畔,声音嘶哑:“这还是八年后你第一次对我这么热情,热情的想要把我扑倒。”

    距离她上一次这么热情还是自己半夜去江家接她私奔,那晚她也是这样的热情,让他欣喜若狂。

    江屿心一句话都没有说,双手捧住他俊俏的脸,毫不犹豫的主动吻上他的唇。

    他的唇瓣与她一样都是冰冷的,可是在他的口腔里江屿心还是感受到一抹温度,证明这一切都是真的。

    自己不是在做梦,他回来了。

    他真的回来了。

    他并没有从她的生命中消失。

    唐时遇怔愣,片刻反应过来,化被动为主动,战场从自己的口腔转移到她的口腔,唇齿教缠,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彼此的热情与喜悦。

    两个人紧紧的相拥,热情的接吻,沉浸在这份失而复得的感觉中,并未察觉到不远处停着一辆车子,雨珠爬满了车窗,狰狞的往下滑落。

    在车窗的背后有一双失魂落魄的眼睛。

    …………………………………………………………………………………

    江屿心这10天几乎没怎么睡,也吃什么东西,营养*,加上淋了那么久的大雨,引起了高烧;在被唐时遇带上车之后,半路就在他的怀中昏了过去。

    唐时遇这十天也不好过,全靠意志力在支撑,在到医院,看着她被医生推进急救室,他也昏了过去。

    江屿心醒来是在病房,手里还插着针管,她坐起来,环视着陌生的病房,空荡荡的,除了自己没有其他人。

    脑子里划过一幅幅画面,想到什么,毫不犹豫的拔掉手面的针管,也不管血液会不会倒流,连鞋子都没穿,直接掀开被子赤脚踩在地上,自己跑出病房。

    空荡的走廊寂静无声,一个人都没有,水眸里流转着着急和不安,不断的四处往,像是在心急的寻找着什么。

    手面倒流的血液滴满她走过的路。

    有护士从电梯里走出来,看到她流血的手,要送她回病房帮她处理。

    江屿心不住的摇头,第一遍是用中文问她唐时遇在哪里。说完才想起来这不是在中国,又有英文问了一遍。

    护士说自己不清楚,要她先回病房。

    江屿心坚决不肯,她要找唐时遇,她怕那些记忆只是自己做的一个梦。

    护士拉都拉不住她,只好让自己的同事过来帮忙。

    同事刚好知道她,问她是不是在找和她一起被送进来的那位先生。

    江屿心一把抓住她的手,问她唐时遇在哪里,他怎么样了,情况是不是很严重。

    护士示意她先冷静下来,那位先生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到现在还没醒,被安排在楼下的病房,因为楼上的病房全满了。

    ………………………………………………

    江屿心在楼下病房看到唐时遇,悬在半空中的心终于落下来了。

    唐时遇躺在病*上,还在输液,医生刚刚给他做完身体检查,确认他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太累,需要休息和补充营养液。

    江屿心坐在*边,没有流血的那只手轻轻的抚摸着轮廓上,指尖倾注了无限的迷恋和不舍。

    多怕他就这么的没有了,就这样的再也见不到他。

    那种感觉就像当年自己差点勒死一个孩子时,突然清醒,意识到自己正在冰冷的地狱里。

    她倾身低头,额头紧贴在他有温度的额头上,他的呼吸很浅,但是她能感觉到。

    这种感觉让她很安心,内心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