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事起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寒冬的空气里泛着浓雾,梆子打过五声响后,院子里渐渐有了响动,片刻后,只听“吱呀”一声响动,靠着外墙朝南角落里的一间房门打开,从里头出来个梳着双丫髻的女童,身形消瘦,瞧着□□岁的光景,一身土黄色的衣衫衬着女童,更添几许木讷憨实。

    沉香端着铜盆,小心翼翼的跨过门槛儿,一步步沉稳的走到院子里水井边儿上,将盆里用过的脏水倒在水井左边儿的一处淹池里,然后回到井边儿,掂起地上的木桶,探身丢入井中,撸起衣袖握着辘轳的手柄,一圈一圈的绕着,提上盛满水的木桶,将铜盆刷洗干净,又转身从屋内提了个木桶出来,倒了大半桶,这才一手提着木桶,一手掂着铜盆,往屋里走去。

    厨房里陈氏惦着长勺,搅着汤锅,抬眼看了眼拎着水桶的沉香,立时将手中物件儿搁下,快步走上前去,一把将水桶抢过来,一边儿口中不住抱怨道:

    “你这丫头,早跟你说过,提水拎柴的活计你别沾手,这不是你该干的。瞧瞧,好容易养出四两肉来,又让你做活做没了。以后记住了,咱家不用你干重活儿,有你哥哥呢!你只管绣个花儿什么的,先把身子养好再说。”

    说着陈氏看着低着头的沉香,恨铁不成钢的叹了一声,手指重重抬起却又轻轻点在沉香的额头上,带着斥责的话语里满满都是疼惜,

    “都说了不用起这么早的,也不用你干什么,你就好好养着,想玩什么跟你哥哥说,让他到外边儿给你买,想吃什么也跟他说,你只管歇着,记住了没有?”

    沉香仰起脸看了眼面容白皙容貌透着一股子清秀的陈氏,愣愣的点了点头,“我记住了,娘。”

    说罢又立马垂下脑袋,闷不吭声的绕过陈氏,走到灶台边儿上,蹲下身子,顺手拿起一边儿堆得跟小山似的干柴,从灶火里丢了一根,然后认真的盯着火势,瞧着火候不对,就再丢进去一根。自个儿忙活的不亦乐乎,全然把陈氏刚才的嘱咐抛到脑后。

    陈氏就那么转过身子来看着,瞧着越发木讷寡言的闺女,沉沉的叹了口气,又叹了口气。脸上神情变了又变,心里越发恼恨吓得她闺女大病了一场的李桂花。

    十七八岁的大姑娘往□□岁的小丫头被窝里丢蛇,这事儿干的——真是黑了心肝儿的毒妇。

    怪道国公夫人看不上她,这样品行有亏的丫头可不就该把世子给带坏了。到底国公夫人眼明心亮、英明神武,点了她家的沉……嗯,该叫侍书了,点了她大闺女给世子爷做通房大丫头,这是她们家的福分。

    这福分,可不就是天生的,李桂花她可没这样的福气——

    想到这儿,陈氏咬着牙一脸恨恨,这选谁不选谁的,是国公夫人定下的,又不是她们家阻了她的富贵路。可这黑心肝儿的丫头,竟然因着嫉恨侍书得了差遣,又没胆子为难泼辣的侍书,竟捡了软柿子捏,抓了蛇悄悄丢到侍书她妹子的被窝里,可把小丫头吓破了胆,险些背过气去,差点儿命都没了。

    最后,虽说沉香一条小命救了回来,可这孩子好似又傻了几分,干什么都愣愣的……可那害了人的罪魁祸首只降了等做了洒扫丫头,陈氏怜惜的看着后脑勺朝着她蹲在地上的沉香,心里头一股子郁气,心里头的不平憋的她都快要炸开了。

    还不是仗着她老子娘是国公夫人身边儿得力的婆子,竟这般那她闺女的命不当回事儿,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这口气迟早要提她闺女出个够。

    恨恨的锤了捶胸口,陈氏深吸口气,再缓缓吐出来,觉得不那么憋闷了,身形微动,打算上前拉起闺女,叫她歇着去,别再累坏了。

    可刚走了两步,手臂被一阵大力拉扯,陈氏反应不及,已让人拉扯到了门外头。陈氏扭头瞪眼,看清抓着自己的人,面色一松,随即又狠狠瞪了一眼,使劲儿自个儿手臂扯回来,叉着腰,指着对面那人问道:

    “你拉我干甚?不会好好说话?”

    身形魁梧的汉子,搓着手陪着笑,声音压得低低的,“会,会,我就是想跟你说,闺女她要是想做点儿活,你就让她做吧!整日里闷在屋里,没病也得闷出病来。”

    说着,秦忠探着脑袋往屋里瞧了眼,只瞅见一对包头的小红绳压在黑鸦鸦的头发上,小小的脑袋晃来晃去的,看的壮硕结实的汉子心里头甜滋滋的,想起闺女日前受的罪,甜中便又泛起丝丝酸涩,口中不由得长“叹”一声。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