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页【聊斋版】——鬼姑娘19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r />
    “嗯,稍后你只需佩戴些固有的首饰就行。”

    “那好吧,相貌方面由你拿主意,旁观者清。”

    “对,旁观者清,这事我说了算,你完全不用担心自己的外在相貌问题,就连我这亲哥哥都没看出有何不妥,他们又有何德何能?”

    笑……

    年会是晚宴,于是“兄妹俩”先找了家餐馆填肚子,然后去宾馆开了间钟点房稍事休息,并进行更为详细的商谈和策划。

    杨勋尽可能地把自己知道的所有情况告知孟赢溪,尤其是重点介绍了姚远山安排给四太太的随从。

    只不过……

    这些人杨勋也只是粗见过几面,浅言过几句,他们的姓名和底细根本不知晓,只能做个相貌上的大概描述,希望这“妹妹”预先有个辨别准备,同时也希望她能利用这些亲信来护佑自己。

    [洛阳城郊,铁马同心酒楼……]

    铁马同心酒楼,这个属于铁马会的私有酒楼热闹一片。

    年终聚会是惯例,分据四个省份的各分会大佬们齐聚于此,他们分别来源于以下几个分会:东铁马分会;南铁马分会;西铁马分会;北铁马分会。

    【东铁马分会】

    这是大太太韦灵慧和她的人马管辖的钱庄。

    东铁马分会的金融实力最为庞大,几乎占据了铁马会财政来源的半壁江山,是姚远山的主心骨。

    姚远山虽然在感情上冷落了原配夫人,但他极其喜欢自己与该夫人所生的女儿。

    这姚乐姗生得聪明俊俏,是会长绝对的心肝宝贝,后面的二夫人和三夫人所生的虽然尽都是儿子,可姚远山非但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还恰恰相反,他生性就偏疼爱女儿。

    母凭女贵。

    韦灵慧和姚乐姗很当然地把持了这份主要的产业,姚远山还授意,打理事务的主管必须是姚乐姗,而非她母亲。

    【南铁马分会】

    很特别的一个分支!

    它集合了地下赌场、文物走私和私人武装,是姚远山掌管大权的核心部门。

    狐假虎威,拥有部分权力的三太太郭娅楠也因此而飞扬跋扈,她甚至于敢跟大太太叫板。

    三太太郭娅楠个性泼辣,做事情很有自己的见解和决断,算得上是姚远山的心腹和臂膀,她是四位夫人中唯一一个能获此殊荣的人,几可比肩姚乐姗。

    【西铁马分会】

    这也是钱庄,归二太太陈彦和她的人手掌控。

    只是因为成立时间晚,地缘位置差,再加上刚愎自用的陈彦不得宠等因素,这西铁马的规模就小的可怜,而且在财务大事上也由姚远山说了算。

    【北铁马分会】

    最特殊,势力最为弱小的分会!

    它是四太太杨璐生前所拥有的产业。

    特殊处之一:这是姚远山唯一走正道,上得了台面的分会,这也正是北铁马分会与众不同的最大特色。

    北铁马仅仅经营着餐饮业和茶庄,餐饮业旗下有三家铁马同心酒楼和一家同心咖啡屋。铁马茶庄的规模不大,只有两个店面。

    特殊处之二:北铁马分会的弱小不仅仅受经营项目的盈利所限制,它成立的时间最晚,完全是在四太太杨璐的强烈要求下,姚远山方才出资建立的。

    北铁马分会的人除了姚远山亲自指定的三位管事外,其余工作人员全部是四太太杨璐自己从社会上招聘进来的。

    所以……

    这里的人能真正涉及到铁马会内部机密的人也就只有这三位空降而来的管事。

    此三人分别是:负责餐饮业的李天正;负责咖啡屋的潘芸萱;负责茶庄的郑鑫鹏。

    李天正、潘芸萱、郑鑫鹏,他们三人在整个铁马会的管理层中属于排名靠末的人士,可以想象他们除了忠心耿耿外,办事能力很一般。

    物尽其用,人尽其才。

    碌碌无为者也并非一无是处。

    平庸意味着安稳,不会生事,所以姚远山才把这几人派到了北铁马分会。

    北铁马分会仅从经营结构就能推理出它难成气候,姚远山对李天正、潘芸萱、郑鑫鹏他们的态度是不求建立功勋,但求平安无事,在经济上不贴钱,或者少贴钱就成。

    在姚会长看来,北铁马经营的餐饮业和茶庄这些项目是心肝宝贝点明要的,反正横竖看都是挑不起大梁的鸡肋。

    为博得美人欢心,姚远山索性把北铁马分会的所有管理权力都交给了四太太杨璐,她爱咋咋地,就当作供她消遣的场所好了。

    所以……

    别看北铁马分会最不起眼,它恰恰是四个分会中最潇洒的分会,它是完全独立的一个部门,几乎相当于四太太杨璐的私有财产。

    可是……

    潇洒归潇洒,分属北铁马分会的人却因为势单力薄而常常被其它分会的故人挤兑和奚落。

    四太太杨璐喜欢独善其身,在她的忍气吞声影响之下,其手下人也不得不在其它分会的人面前低眉顺眼,绝不敢惹事生非。

    李天正、潘芸萱、郑鑫鹏不甘心如此受气,但木已成舟,却也无可奈何。

    三人在私底下不时抱怨主子的懦弱,笑话她在年轻美貌时持宠不傲简直就是浪费时机,如果待徐娘半老时方才醒悟,黄花菜都凉了。

    太阳西下,年会晚宴进入倒计时。

    酒楼不小,但相对八方来客时却不大,楼上楼下满满当当塞的全是人,各种喧哗,各种笑骂声络绎不绝。

    一辆汽车穿过夕阳的余辉,驶向被众多豪车包围的铁马同心酒楼。

    陌生的车影引来了酒楼周围十数个武装护卫犀利的目光,他们逐个将手伸进了衣服,拭枪以待。

    车子距离酒楼还远就被路口的看守示意停下。

    因为汽车玻璃贴了深色膜,看守道口的护卫看不清车里面人的面孔,于是就按着规矩来:检查,或放行,或驱离。

    两名暗地里携枪的护卫一同向车子走来,准备进行查验。

    碔砆混玉的任务即将开始!

    底气造就魂理素质!

    【逆血经】炼生的底气使得白骨精不动声色,况且她本就无呼吸。

    杨勋非但没有底气,相反还有着满脑子的担忧,于是其便如临大敌,拼命倒吸凉气,显得急促不安。

    他低声道:“璐璐……咱们就此别过!”

    “嗯。”

    他又提醒:“这些保镖有武器,你千万要小心。”

    “好。”

    鬼姑娘知道接下来她将要面对的是一个全新的自己和一个陌生的世界,这份挑战对于接过白骨师父赢溪衣钵的鬼而言是一次奇特的体验。

    她暗下起誓:“我要将所有的困难和问题都变成别人的!”

    “杨璐”冷言:“我走了。”

    “等一下!”

    就在开门的那一刻,杨勋突然抓住“妹妹”的手,它很冰!

    “璐璐,事可以不办,但你必须给我完整无缺地回来!”

    说话间,护卫已走到车旁,他们很不耐烦地敲了敲驾驶位的车窗。

    “通行证!”

    “这里是私人会所,请出示通行证。”

    箭在弦上!

    “杨璐”默然点头的同时挣开了那只紧紧抓住自己而不肯放弃的手,然后推门出去。

    “四太太!”

    “四太太,您,您回来了!”

    “四太太,小的们向您请安!”

    刚才还在嘚瑟的护卫立刻弓腰致敬,连语调也一同卑微示弱。

    “杨璐”一言不发。

    主子就是通行证,问题迎刃而解!

    四太太的俏脸蛋能直接通往会长的卧室软榻,这本身就是一张丝毫不敢怠慢的金牌通行证。

    两个保镖招呼完人,就依照惯性思维顺理成章地急忙去开后车门。

    可是……

    后座上空空荡荡!

    没人!

    咋回事?

    “四太太,会长他人呢?”

    商议毕竟只是商议,杨勋的意见仅仅作为参考。

    孟赢溪暗地里私自定下了夺取铁马会大权的目标,她认为除非这样,否则无法复仇和毁灭该组织。

    夺权是女鬼的一己之谋,关于这一点,连初始策划者杨勋都不得而知,他的计划只在于获得铁马会的内部机密,然后把确凿的犯罪证据交给警方。

    既然摆明了要称王称霸做武则天,那就需要符合身份的外在气质来衬托。

    为了一开始就树立威信,四太太非常有必要刻意托出桀骜不驯的架势来。

    “杨璐”没有回保镖的话,甚至连眼睛都懒得光顾他们。她很不屑地哼了一声,然后满身傲气地摇着妙曼身姿走了过去。

    这份权贵引申出来的优越气质不是想装就能装得出来,就算信手拈来它也得有个出处。

    只要刻意去观察,生活处处都是戏。

    可借鉴的戏中人就是她的朋友——干姐姐。

    权贵气质的范本取材于韩依娜,孟赢溪融会贯通之余还利用自己非凡身体的超强可塑性把它加强了一番。

    杨勋在车里看得出神!

    他心下连连感慨。

    “好妖冶!”

    “这还是她吗?”

    “想不赢溪她如此的会演戏,演技直逼好莱坞女星,百花奖影后……好狐媚的身子骨!好大的一副架子!”

    “难怪有人不可貌相一说,一直以来我都严重地低估了她的决心和实力,嫉恶如仇的特种兵,受过严格训练的人当真不是一般强大,令人仰望。”

    “璐璐”的首次亮相就让杨勋瞬间宽心,也不乏惭愧,他舒出憋了许久的紧张空气,于回望中缓缓开车离去。

    即便姚远山没有出现,但他的余威犹存。

    身得其宠的四主子自然容不得他人忽视。

    她的临到令酒楼的外层护卫丝毫不敢怠慢,立即用对讲机通知了酒楼里面的人。

    四太太回来了的消息如同飓风一样席卷了整个铁马同心酒楼!

    里面所有的人再也坐之不住,四太太与会长历来如影随行,她的回来就意味着会长的归来。

    铁马会的人蜂拥而出,其中有三人是一马当先。

    李天正、潘芸萱和郑鑫鹏脚步急促,脸上灿烂。

    主子杨璐虽然柔弱不堪,但主子在和主子不在的情形还是大为不同。

    打狗还要看主人的道理千年不变,大树底下好乘凉的经验万古不化。

    恭迎之下此三人把一条腿掰为两条腿来使唤,两腿化作四腿地匆匆又匆匆,由于身法各异,三人就好似羊、驴、鹅的混合赛跑。

    “杨璐”对眼前的阵势稍有意外,窃笑之余她不忘去明察秋毫。

    迎面而来的这三人外形十分鲜明:一个五十来岁,半秃顶;一个四十来岁,身材微胖;尤其当中还有一个风韵犹存的女人。

    她心中当即有谱:不论五官长相还是身材,他们都应验了杨勋着重描述过的那几个随从的特征。

    李天正距人还有丈许就哈腰献话:“哎哟四太太,可算把您给盼回家来了,想死我们了!”

    郑鑫鹏的绿豆眼几乎被笑脸淹没,“就是就是,四太太,您不在的这段时间,李天正完全没了主心骨,不过才是准备一场年终盛宴而已,您看看,就把他那本来还属哑光之列的脑袋折腾得光可鉴人了,哈哈哈哈……”

    李天正白了一眼过去,鼻哼道:“一边去!就知道挤兑兄长。别以为自个了不起,主子不在,你郑鑫鹏的茶庄,还有潘芸萱的咖啡屋那叫一个生意惨淡,还好意思数落别人,咱们几个都得仰仗聪慧过人的四太太才能成事。”

    潘芸萱嗒嗒作响的高根鞋很是拖累速度,她最后一个才鹅迎上来,“四太太,您这次和会长去欧洲渡假,玩得还开心吧?”

    鬼姑娘端然看着在自己面前一个劲点头哈腰,说亲道热,指山说磨的三位,遐思。

    在对方自报家门式的巧言说辞之下,她不但坐享其成地确定了他们的身份,就连之前不得而知的名字也了如指掌。

    五十来岁,秃顶老头叫李天正,他主管着酒楼;四十来岁,身材微胖的男子是郑鑫鹏,他管理着茶庄;三十来岁,打扮入时的女人叫潘芸萱,她是打理咖啡屋的。

    四太太正欲启口说话,却见后面的众人已是压了上来。

    她合了金口,冰眸以待。

    李天正、潘芸萱、郑鑫鹏三人听得后面的脚步声已近,赶紧知趣地让道,候在一旁。

    这批后来者的阵型颇有特点:前端呈三角状态,排前的一律是女人和小孩。

    借以杨勋的讲述,光从四个女人的站位和他们身边孩子的大小,孟赢溪就大致推断出了她们的身份。

    最年轻漂亮,又与自己年纪相仿的靓丽女子应当就是姚远山事业的未来接-班人,他的女儿,姚乐姗。

    年长的那位阔妇人必定是大太太韦灵慧无疑。

    冷脸素妆,面生怨相的应该是被姚远山冷落之人,二太太陈彦。

    年纪长不了自己几岁,姿色上佳的美人当是以泼辣著称的三太太郭娅楠,虽不见她那两岁的儿子,或许是忌惮远途舟车劳顿,又只停留短短一日,所以便将小孩留在了家中。

    妖艳的三太太郭娅楠冷骨绷笑脸,先声道:“哟……四太太,你可玩回来了!你和会长出去这么多天连点消息都没有,叫我们大家都担心死了!”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