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页【聊斋版】——鬼姑娘18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现在,我终于熬到了出头的这一日,巨大的财富触手可及,虽然它来自于婚姻。”

    “可是,面对选择我没有丝毫犹豫!我甘愿为了弥足珍贵的你放弃眼下的荣华富贵,只求能和你在一起,朝夕相伴,只盼能与你共度今生今世,日日相随,哪怕是饥寒交迫,哪怕是家徒四壁。”

    “不过,请相信一个已经历练成钢的男人,我不可能让你我陷入生活的困境,我有能力给你一份富足的生活,我的臂膀经得住你依靠,别人有的你一定会有,别人没有的你依然会拥有。撄”

    甜蜜的话语对于一魂拒之的“人”而言无比酸涩,甚至连磁性的声音也变得极其刺耳,更令其无比后悔自己的莽撞到来,后悔至片刻也不得安宁,每一秒。

    她哽咽:“不经意间我竟然破坏了你们的幸福,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偿”

    “嫁给我吧,我会用这一生来爱你。”

    “嫁给我吧,我会用一辈子来疼你。”

    转眼间,单纯的表白就直接跨入终极求婚!

    震惊之余她已陷入绝境,退无可退,因为眼前的这个男人因为自己已经丧失了理智,而且这情变还是发生在可叫韩依娜羞辱一生而不得解脱的婚姻前夜。

    甚是巨大的负罪感叫鬼姑娘失去了耐性,她不得不快刀斩乱麻。

    “不……赵政,你赶快醒醒吧!其实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不是来自真实的内心,而是诱惑,来自异界的诱惑。”

    “我是……”

    “听说过千年狐狸精吗?我就是!”

    他不以为然,“那又怎样?”

    “我的身体很特殊,是一个制造混乱的人。”

    他没有彷徨,“我知道。”

    “不,你不知道!我会在无形中诱惑每一个接近我的男人,每一个!关于这一点,你、肖鹭洋、于文轩,你们任何一个人都是受害者,却又谁都不知晓!所以,你的感受并非真切。”

    他点题拭问:“那你为何独为我而来?”

    “你误会了,我的确是独为你而来,但不是为了情和爱,而是为了还师父的千年之愿,我是替她来看望转世的故人,不过……你并非师父的故人,是我弄错了。”

    孟赢溪推开了微微颤抖的手,“只要我离开,你就会脱离虚幻的情感,就会发现你的真爱非韩依娜莫属,你们一定会非常非常幸福!因为你们互相深爱着。”

    那双手再次上来把握她,“就算是你错认了人,就算你是千年的狐狸精,那又怎样?我心甘情愿地被你诱惑,至死不渝,绝不后悔!缘分就是缘分,本就不分起源的对与错。”

    说一千道一万,她还是无法劝住眼前这个被体香迷失了心智的人。

    对方口上无所谓狐狸精,其实那是他并没有从心里真把自己当狐狸精,念于此,万般无奈的孟赢溪只得采取下下策,那就是百用百灵的必杀技——吓唬!

    微风振箫!

    “赵政,对不起,我……我真的并非你们人类!”

    “还记得我俩在河边相见的那一晚吗?”

    “其实,那一切都是真实的经历!”

    “你仔细想想……你的受伤,我的速度,我的声音,我那诱惑男人的香味,我的花式调酒表演,我所做的一切都不是人类可以做到的,因为这是妖法。”

    “此时此刻,你难道没有发觉我没有体温吗?我……真的是狐狸精!真真切切!人妖殊途,不可相恋!”

    随着话语的延长,那双手松了,然后一点一点地退却,直至离开。

    没有离别的话语;

    没有告别的手势;

    没有眷顾的眼神;

    他就这么默然地走了。

    在孟赢溪紧紧锁眉的目光里,这个男人走得虽然不是那么惶恐,却是那么的凄凉……背影蹒跚。

    听到赢溪亲口一再强调自己并非人类,直至发觉对方确实没有体温的赵政并未感到太多的恐惧,而是感受到了齐天的悲切。

    他深信赢溪的这番话,尽管他的文化已是不低。

    赢溪不是人!

    这一被深埋于脑海中的定性标签因为一系列诡异现象的有力佐证,从而使之由潜意识浮上了水面,并坚信不疑。

    人妖殊途,不可相恋!

    此八个字,字字如山!

    这个堪称睿智的男人仿佛坠入了无底的冰冻深渊,又好像失去了人生的依靠,在这一宛若天崩地裂的时刻,他成了精神上的孤儿,举目望去的一切皆是荒芜。

    伤感者又何止赵政一人?

    他那无助的神情,涣散的目光,无力的放手,然后凄凉地离开,无一不凋零孟赢溪的心,她的双眸噙满了泪花。

    瑶草佳人向着没入人群中的背影伤魂痛语:“对不起赵政,我唯有这样做才能叫你死心,才能让你回到原来的生活轨道中去,请原谅我无端的欺骗。”

    事已至此,孟赢溪自感无法再留在咸阳。

    她决定第二天就要离开这座充满了复杂魂情的城市。

    离开不是带上行囊的拔腿就走,一家规模不小的美发店在临近打烊时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女客,她不断地叫美发师去调整已经按其要求做好的发型,反复修改,神经质地十分挑剔。

    改头换面!

    精雕细琢,因为女鬼欲一丝不苟地变成重生的杨璐。

    肖鹭洋回酒吧没几分钟,接着就撂腿跑到天翠小区,匆匆上楼后却见垂头丧气的于文轩已经坐在了楼道上。

    “她没回来?”

    “唉……她能去哪儿?真是急死人!”

    于文轩一个字不蹦,肖鹭洋只能自问自答。

    矛盾的激发只需一点点挫折和适量的酒精。

    此刻做兄弟的思想在彼此互为情敌的心情炮火攻击之下完全覆灭,两人很快就怒目相向。

    战鼓擂!

    肖鹭洋率先发难,他狠问:“是不是你惹恼了赢溪?这两天就你们俩相处的时间最长,而且是脱离监视的单独相处,赢溪要是发生了什么事你一定脱不了干系!”

    擂战鼓!

    于文轩火冒三丈,一把揪住肖鹭洋的衣领,恶道:“扯淡!我就纳闷了,赢溪本来好好的,今天她还高高兴兴地请咱们大家吃搬家饭。你小子是最先到的,当时屋里就你们两人!一定是你趁此机会调戏了人家,逼得冰清玉洁的赢溪不得不出走,是不是?”

    扭缠!

    撕打!

    啃咬!

    嚎叫!

    楼道上的声控灯亮了熄,熄了亮……

    手机突然响了!

    兄弟反目与冰释前嫌都来源于同一个结点——赢溪。

    “我的电话!快住手!一定是赵政找到赢溪了!”

    打归打,兄弟还是兄弟。

    鸣金收兵,两人同时收了手,一骨碌从楼梯上爬起来。

    “开免提,老子也要听!”

    于文轩亲自动手将肖鹭洋的手机弄成免提状态。

    “找到人了吗?”兄弟同声。

    “找到了……不过,你们别再折腾,别再挂念,别再朝思幕想,放她走吧。”

    赵政的声音不但沙哑,还失去了往日的厚重,好像他刚生过一场大病,就连语调中也透出无奈和冷漠,

    “这话什么意思啊你?”

    “肖鹭洋,你猜的一点没错,赢溪她……她的确不是我们人类!”

    “啊!”

    兄弟二人呆而惊秫,赵政那边再也无心多言,已挂断。

    两人豁眼对瞪数秒后喂喂喊了几声,却是无任何回应。

    他们想搞清楚缘由,赶紧回拨过去,电话是通的,但赵政根本拒绝接听。

    隔壁的邻里不失适宜地传出经典鬼片《倩女幽魂》悠悠的歌曲声……阴森的气氛凭空而现。

    “倩女幽魂!”

    “哈哈哈哈……”

    “作弄人的倩女幽魂!”

    “哈哈哈哈……”

    于文轩冷冷地傻笑下楼而去。

    他惊悚地忆想着赢溪白日里擒匪的诡秘招数,回想着那不可能追不上的浮光掠影……

    “并非人类!”

    “妖精!”

    “女鬼!”

    “哈哈哈哈……”

    肖鹭洋同样傻笑着跟在后面。

    他无不是也在颤栗地回想这两日的怪异之事:令人神经发癫的声音;抢夺酒瓶的鬼影手;无限的酒量;诡秘的花式调酒手法;任何人都追之不上的速度……

    今晚刚刚掀起的躁动被一句“赢溪她……她的确不是我们人类!”急剧冷却,使得神经抽搐的回忆和反思占据了兄弟三人的整个精神世界。

    在美发师即将崩溃的临界点,皮肤冰冷的女客人终于做好了与杨璐一模一样的时髦发型。

    子夜时分,新杨璐方才回到别致的小窝,起初“女鬼”还担忧会有人守候在门口,结果却令“她”倍感意外。

    进入房间后,她自话道:“或许是赵政已经将令人畏惧的信息传达给了出去,这样也好,否则我还要难过地再重复一次,或是两次。”

    新的使命令全新形象的鬼姑娘按部就班地将DV连接到电视上仔细观看,她要为即将开始的新篇章做好准备。

    杨璐的嗓音比孟赢溪要略微粗厚,于是她便压声模仿。

    如此几轮下来几可乱真,只是杨璐她偶尔冒出来的一些方言腔调比较难学,花了不少时间却仍然不满意。

    “这各地方语言上的东西是靠时间和环境沉淀出来的,难以速成。”

    “DV上的信息也不全面,根本不可能全部学了去。”

    “嗯,还是讲普通话算了,这个倒已经练得很相似。”

    “能不能以假乱真,最关键的地方还是在相貌上,我干脆用功夫试试,看看可不可以把模样模拟得惟妙惟肖……”

    自话一番后,孟赢溪创新地尝试着使用【逆血易】来进行整个脸型的局部调整。

    【逆血易】本只是用于整体岁月假呈的功法,但这绝难不倒身具渡劫鬼功之魂。

    她灵活运用用功法,不断地进行小范围的变动,并时刻对比着照片和电视画面在镜子前刻画:

    这里鼓一鼓;

    那里收一收;

    这里拉一拉;

    那里挪一挪。

    孟赢溪与杨璐她们两人之间本就有着八-九分的巧合相像,经过微调整容后,一个堪称完美克隆版的杨璐出人意料地展现在镜子前。

    假杨璐没想到【逆血易】这功法如此美妙,不由得在魂底大大褒赞了赢溪师父她老人家一番。

    她情不自禁地喜颜大笑,“像!真像!杨璐我死而复生,回来了!”

    耗费魂力的变脸不可能一直保持,随时可调用出杨璐之脸才是正道,于是孟赢溪从头走了一遍,并将混合微调的功力运用步骤牢记于心。

    为了万无一失,她脱离镜子,仅凭记忆中的步骤即兴变换了好几次来验证。

    毫无纰漏!

    确认没有百密一疏之后,翻版杨璐这才改去练字。

    孟赢溪生前打小就好模仿他人的字体娱乐,班长的考勤、家长签名、老师批语要谁是谁。以前的玩闹本事现如今派上了用场,她很快就将杨璐的字体临摹得天衣无缝。

    天资加上武功修为,时间才跨到丑时,此杨璐已经严阵以待。

    她发了条短消息给杨勋,告诉他自己的功课已做完,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希望他尽快行事。

    [次日清晨……]

    连绵不断的门铃声唤起了熬了一宿的鬼姑娘。

    因为昨夜的经验,她不知还会有谁大胆前来?

    “韩依娜!”

    由于监视器上只见她一人,孟赢溪也就不避讳自己未更衣的不雅形象立刻去开了门。

    门开声至:“娜姐,你来了。”

    “哎哟哎哟……你是溪妹?我还以为叫错门了呢!吓我一跳。”

    来者拍了拍胸口,她显然是确是受到了少许的惊吓。

    “真有你的,昨天时间这么晚了你还有心思跑去做头发!嗯,这发型不赖,漂亮得我都快认不出你这妹妹来了!”

    形象极为改观的赢溪叫韩依娜煞是吃惊,不过她并未想太多,包括联想,年轻女孩本就爱美,做个新发型打扮一下自己还谈不上什么新鲜事。

    “娜姐,外面冷,你赶快进来。”

    对方的话暖人无比,孟赢溪禁不住把人喊进了屋。

    来客进门后边行边碎叨。

    “溪妹,昨晚你和他们三兄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姐夫居然遮遮掩掩地说你要走!还坚决不让我来找你。”

    “哼,不过我才懒得理他,自己的妹妹有事我这做姐姐的怎能不闻不问?所以我就偷偷跑来了。”

    “诶溪妹,要是有人欺负了你尽管跟姐说,我第一个就饶不了他!”

    “这帮男人一个个都欠揍,都能把性情温顺的人给气得要出走,还是我韩依娜的干妹妹,反了他们!成何体统?”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