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页【聊斋版】——鬼姑娘16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一般都是买盒饭对付,于文轩同样如此,只不过因为赢溪的关系,他特意买了上好的。

    未进店门,鬼姑娘便闻到可口的菜香。

    她踏声而入,“哟,这都开饭了呀!”

    于文轩囫囵狼吞下口中的菜,招手道:“赢溪,快点来趁热吃,不然就凉了。”

    孟赢溪接过盒饭,坐下,然后赞道:“好多菜,真香!”

    除了吃饭声还是吃饭声,这么多人聚在一起居然没闲话,更没人来问她刚才的事情。

    迟到的人扒了几口后还是不见动静,气氛怪怪的。她搁下饭盒,道:“你们真沉得住气,如果现在没有问题以后也不许问。”

    “是于哥不让……”有人丢出半句话。

    露陷就失去了隐瞒价值。

    于文轩连忙鬼辩道:“我说过吗?没有吧!”

    孟赢溪重新取起盒饭吃饭。

    她以满不在乎的神情道:“其实你们全都看到了,也没什么好问的。”

    于文轩冷不丁送话:“当时我的眼睛被虚汗给迷住了,模糊一片,啥也没看到。要不……你给个解释。”

    “哈哈哈哈……”

    笑声乍起。

    “于哥你真搞笑,不让我们问原来是你想自己亲自问呀!”

    “图个啥呀你?”

    “就是,你这是为啥?”

    女店员们按捺不住,群声攻击。

    “说什么呐!说什么呐?”于文轩挂出无辜状,“我是见你们胆小不敢问,这才出手相助……居然嘲笑起我来了,真是没良心。”

    “咦……”

    “呜……”

    “还不老实。”

    “就是。”

    嘘声大作!

    孟赢溪心中自是明亮,但仍旧被这互相挤兑逗得发笑。

    她道:“我有东西要给你们看……注意睁大眼睛!”

    几个若隐若现的细丝活套被小心地从包里取出来,然后摆在桌上。

    好奇亮眼,他们雪亮的眼睛看到了发丝状的小物,但没有一个人把此物与擒劫匪联系起来。

    “这是什么?”

    “头发?”

    “你的头发?”

    诸如此类的问题鬼姑娘早就预见。

    “什么头发呀?还我的头发呢,笑死人了!仔细看看,好好看看……”

    他们把眼睫毛都触到了桌面上还是不得章法。

    “不就是几根打了结的长头发吗?”

    她煞有介事地雾出得意姿态,道:“你们什么眼神?这是尼龙套子!就跟套马绳一样。”

    “尼龙套子!”

    众人互相惊眼对望!

    多说无益,孟赢溪干脆拿起一根活结直接做示范。

    展示第一根活结……

    “看好了,我这边一拉,这个圈收紧了吧!”

    展示第二根活结……

    “这玩意要是往人的脖子上一套,然后再猛地一收紧,嘿嘿……保管能叫你半声都吭不出来,只好乖乖听话跟着本姑奶奶走。”

    展示第三根活结……

    “这是刘全宝师傅教我的防身术,你们谁想试试?”

    “不不不……不必了!”

    谁没事想给自己下套?

    无人不摆手推辞,在座的先前俱都见识过壮汉被套的滋味,貌似生不如死!

    于文轩饶有兴致地伸手取过这根声名鹊起的微小物件,学着它的主人把玩了一番,其表情好似回味无穷。

    他慨叹道:“好神奇的小东西,比四两拨千斤还要胜上一筹,真不可思议!”

    张惠茜顺嘴问:“诶赢溪,你说的那位刘全宝师傅他是干什么的?”

    “走江湖卖艺的,赢溪跟他学过杂耍。”

    于文轩把话接了过来,“你们是没见识过,赢溪她耍起酒瓶子来那才叫一个绝!昨天在红月亮酒吧,光是酒客打赏的小费就有10万还多!”

    不少人用尖叫声来表达自己的心情,赞叹之语不绝于耳。

    包括花式调酒在内,其实于文轩仍有好几事不明,在心里堵得慌,于是准备择出其一让对方解释。

    “赢溪,当时我好像没看到你做出对恶人扔套子的动作,这套子你究竟是如何下的?”

    不待回话,紧接着他便扭头于店员中寻佐证,“诶,你们几个有谁看到了细节?”

    “没有。”

    “我也没有。”

    悬疑再起!

    已有前瞻的事女鬼自然能从容应对。

    她道:“江湖杂耍包罗万象,除了练肢体的柔韧性以外,还涵盖了魔术方面的技巧,魔术师的手法若是轻易就能被观众识破的话,那我岂不是愧对师傅的辛苦指导,白练了。”

    一语道破结点,周围的人纷纷点头称是。

    为了更进一步取信于人,她迂回道:“于文轩,我耍酒瓶子的时候就用了其中的一根线来使瓶子悬空滞留,不知你当时是否看出了破绽?”

    “没有!”

    一通俱通!

    于文轩猛醒,“我说呢,这普通的酒瓶子怎么到了你手上就变得那么神奇?它还能脱离地心引力来玩UFO漂浮,真有你的,原来你不是纯粹在调酒,而是别出心裁地把花式调酒当魔术耍了呀!”

    “哈哈哈哈……”

    无人不笑,鬼姑娘笑得特别开心,她完全掌控了整个局面,往后再难有针对自己的疑问。

    下午前来店中选购衣服的客人比平时多,除了一人,几乎每位店员都斩获了生意。

    孟赢溪因去意已决,难有心思工作,这位销售奇才干脆退避三舍,再不主动上前去接待任何一位顾客。

    皇帝不急太监急!

    于文轩看得无比郁闷,私下问她什么情况?

    她笑回,自己的钱够用了,好歹让姐妹们也挣点。

    谦让也该有个度,爱之深切的人不敢苟同,看见顾客就叹气,来一人叹一人,来一拨叹一拨,直至叹无可叹。

    张惠茜与店员们也颇奇怪,但她们念想可能这赢溪在酒吧把大钱挣够了,无所谓这些个小钱,还乐得于做个顺水人情。

    愁出皱纹的于文轩突然想起一件很关键的重要事,于是他把无所事事的人喊出店外去盘问。

    “赢溪,有件事我想问问你,希望你不要隐瞒,因为我很在意。”

    能叫男人紧张的事没几件,观神色孟赢溪便大约猜出了对方欲知何事。她故作萌态,反问:“什么问题这么隐秘?还要避开耳目!”

    于文轩木纳着面孔,扒口问:“我听说你打算离开酒店,另外去找别的住处,是不是真的?”

    果然如此!

    孟赢溪嬉道:“你搞这么神秘就为了这点芝麻大的小事呀!嗯,没错,是真的。”

    “为什么?”

    “为了落个轻松自在,寄人篱下的滋味不好受,我心里有负担。”

    于文轩喜出望外,速语道:“来我家,到我家来!我爸妈特喜欢热闹!你要是能来的话他们绝对乐得天天过大年,日日过中秋。”

    鬼姑娘笑不可抑,“耍贫嘴!那还不是一样,我如果去你家才是典型的寄人篱下。”

    “你放心,我家里里外外都没篱笆!绝没有寄人篱下一说。”

    “于文轩,谢谢,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他心有不甘,“不是,我爸妈昨天就已经向你发出了邀请,只是我一直没好意思开口。你看这……”

    “其实……搬家这事我已经办妥了,今天晚上就请你们大家到我的小窝来吃饭,是本姑娘亲自下厨哦。”

    “啊!”于文轩惊出鞠躬状,“你啥时候弄的房子?怎么我们哥几个都浑然不知?”

    她巧笑,“这是姑娘家的私秘事,不许打听。”

    强求不来的遗憾之余于文轩也只能选择退让。

    “难怪你今天根本没心情卖衣服,是挂着新居的事吧?”

    “嗯。”

    “既然要请我们吃饭肯定有好些准备工作要做,有你忙的。”

    留一个无心上班的人在店里不如放她回家,他做出个送人手势,“这样好了,你现在就回去拾掇拾掇,晚上我们好来打牙祭,咋样?”

    她鸽笑,“你真善解人意!那我这就回去,地址啥的稍后我会统一发短消息给你们,拜拜。”

    赢溪说走就走,于文轩粘着她的背影看得出神。

    他转念一想,赢溪有自己的住所其实也挺好,自己想什么时候过去探望就什么时候过去,不必担心赵政看笑话。

    才回天翠小区,孟赢溪便记下了街道门牌号和自己屋子的具体幢数和楼层编号,连同聚会时间一道编辑短消息发了出去。

    这条短消息一石激起千层浪!

    于文轩大喜过望:如此近的距离简直是迈腿就到,抬碗热汤去也不会变冷,堪称天助。

    肖鹭洋是落下心又担起心:她没去谁家里歇脚就是万幸!只是这近水楼台的住所便宜了于文轩那小子。

    赵政颇不是滋味:她这么做明摆着是有意疏远自己,他怀疑是不是自己无意中露出了爱慕的马脚,使得她刻意回避?

    韩依娜喜忧参半:赢溪主动离开舒适又免费的酒店似乎代表着她向自己表明某种态度,可是……离开酒店也就意味着离开了监视范围,才刚刚埋藏下去不久的担忧又破土而出。

    一切都在按时间计划进行,厨房里生起热闹。

    赢溪的短消息打乱了所有人的生活节奏,他们或是提前下班,或是抽空出门打转,因为乔迁之喜的饭历来不能白吃,按照人之常情要适当准备些礼物。

    邀请人自己反而没有想到礼物这一层面,总之两边都在忙。

    时间临近。

    “叮咚”

    “来了来了!”

    监视器里是肖鹭洋,孟赢溪迅速开了门。

    “当当当当!”

    肖鹭洋见人就自奏命运交响曲,他将手中的礼品高高扬起,“祝贺你搬新家,这是给你的礼物。”

    “你咋还带礼物呀……这只是租来的房子而已,谢谢,快进来吧。”

    孟赢溪难为情地接过礼物,并邀请人进屋。

    肖鹭洋进门后目光四处一扫,所见之处均是干净整洁,连家私都似乎是才买的新货!

    他赞不绝口:“这房子从外面看不咋地,可里面绝对够新鲜,跟结婚新房有的一比……你可真会挑房子!”

    “嗯,这房子确实不错。肖鹭洋你随意啊,我锅里还忙着呢。”

    女主人转身就回厨房。

    发现自己是最先到的,肖鹭洋将外衣一脱,拉了拉袖子就跟了去。他道:“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来帮你打打下手。”

    孟赢溪只剩下炒菜的活,别人也帮不上,就算帮得上她也不乐意,所以将人拒了出去。

    “不用不用,我都快好了,你去客厅歇着,来人就帮着开一下门。”

    “这么贤惠呀!行,那就辛苦你了,我就到客厅待着,当好门童。”

    肖鹭洋本就愚钝于家务,做秀只能是作秀,于是他知趣地趁此机会出去。不长时间之后,剩余的人几乎是撞一块儿来的,客厅里立时喧哗。

    男人们见面好互相打趣,后来者又有手上的礼物牵绊,所以韩依娜寻着炒菜声直接去厨房。

    女鬼听声辨人,她背身招呼道:“娜姐你们都来了,真准时,我这里还有最后一道菜就全部OK!”

    韩依娜客套地笑言:“溪妹,要不要我帮你?”

    “呲……”

    女主人将最后要炒的菜倒入锅中,然后回笑,“娜姐,我知道你的手艺超级棒!不过既然来到家里,还是尝尝我们云南的滇菜吧。”

    话音未落,于文轩和赵政已是赶到厨房。

    厨房特别地方小,韩依娜把身子挪了挪。

    赵政道:“嗯……好香的味道!”

    于文轩直接把头往灶台边上炒好的菜那一探,搓手道:“这么多菜,我瞅着都流口水啦!哈哈哈……”

    当当几下,孟赢溪起锅倒菜。

    她用月眉星眼光顾了一下几人,然后笑言:“你们帮我把菜都端出去,咱们准备吃饭。”

    “诸位亲朋好友,赢家饭店开张喽……”

    于文轩一边端菜一边吆喝,惹出一通笑。

    这房子的布局是客厅与餐厅连一块儿,孟赢溪端菜出来瞥眼看见茶几上增加了好几份礼物,显得十分过意不去。

    她道:“租个房子你们一个个都带礼物来,是不是想引诱我没事就时常换房子租呀?”

    先前的那一浪笑声未落又涌起新的一浪。

    肖鹭洋去碗柜里翻腾出五个能装三两的大玻璃酒杯,然后拿出自己特意带来的好酒斟上。

    他手上没空嘴上也不闲着,“无酒不欢,无酒更不成宴,今天咱们非得好好喝它一气。”

    又要喝酒,女鬼这一次没有蹙眉。

    待菜摆放完毕,酒水也斟满,女主人举杯邀道:“来,我先敬朋友们一杯,谢谢你们对我的照顾和关爱,说实话,我心里特别特别地温暖,赢溪我真诚地谢谢大家!”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