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页【聊斋版】——鬼姑娘16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戏弄歹徒的后果很严重:他们火冒三丈,齐齐从衣服里掏出了闪亮的长刀!是长刀!而非匕首。

    见刀封喉!

    包括老板在内,所有店员都倒吸冷气,再无半声,除了武力镇-压者。

    一唱…偿…

    “叫啊!”

    “尖叫啊!”

    “咋不叫了?”

    一和……

    “喊呀!”

    “喊警察呀!”

    “咋不喊了?”

    昨日的匕首换成了杀猪刀,这阵势叫于文轩软了腿。

    他哭笑不是,连连抱拳作揖,忙忙赔礼道歉:“两位大哥对不起,刚刚我只是开个玩笑,玩笑。”

    “玩笑?”

    “真好玩!”

    这两厮冷笑几声,齐头并进,步步紧逼。

    一进一退!

    再进再退!

    进无可进!

    退无可退!

    大刀挥舞,大汗漓淋。

    “咔!”

    货柜狠狠挨了一刀,颤抖中模板顶端被砍出个两厘米深的大口子。女店员们憋不住嘤声,于文轩憋不住虚汗。

    一威:“咱大哥昨天被你们这黑店气得送进医院,死了!”

    一胁:“给老子把每一个字都听清楚,人……死……了!”

    一威:“不知你们这些害死人的奸商是愿意偿命呢?还是愿意赔钱?”

    一胁:“偿命很简单,刀起刀落了事!赔钱的话必须多加10万的丧葬费!”

    本就是伪命题,何来的选择?

    于文轩哭丧道:“赔钱赔钱,我赔钱。”

    [团结路上……]

    鬼姑娘的心情格外好,她丰姿尽展,杨柳弱袅袅地从小区后门走向文轩精品服饰。

    世间本就是炼门。

    正当她来到店门口,翻紫摇红地看着招牌准备笑进去时,突然察觉到异常的声音。

    她暗呼不好!

    进店。

    毫无声息。

    【逆血经】的鬼传人使出了【逆血悬】。

    为掩饰自己的悬空真相,她活灵活现地假出步伐。

    战战兢兢的女店员们不自觉地将目光投注到后来者身上,可惜两个劫匪很忙,连余光都顾不得去碰一碰这帮胆小怕事的女人们。

    当女鬼悄无声息地来到人后时,被一把杀猪刀架在脖子上的文轩正一脸猪肝色地在纸上颤写银行卡的密码,而另一名劫匪则在忙于收纳钱柜中的散钱。

    于文轩虽然被歹徒的身体遮挡了视线,但眼睛的余光里还是不免察觉到了异样,于是抬眼一瞟……

    竟看到了无声无息闪过来的赢溪。

    他那明显走偏的眼神告诉劫匪,这一次后面可能真有隐患。

    回头打探时,已是人生末路刻。

    一股突如其来的力量像魔爪一样抓去了他所有的体温,身体瞬间冰冻三尺,整个人顿时瘫痪!

    “咣啷”

    这柄磨得锃亮的杀猪刀掉在了地上。

    紧攥的银行卡也不再被把握,飘落。

    在钱柜里埋头快活的人听声抬头,却见昨日的那风***老板娘正用白皙的手掌心照着自己的面门。

    忽地一下!

    他被一股凭空乍现的强大吸力抓住了头。

    “咣啷”

    另一柄磨得锃亮的杀猪刀也掉落于地。

    大额钞票混杂小额钞票纷纷洒于地面。

    众人惊愕这劫匪有刀不使,却使出脑袋直奔赢溪的粉嫩小手……活似公牛顶!

    微响一声,他顶上了!

    正在这时,门口忽然涌进一批欢声笑语的女客。

    眼下这场面太骇人,必须想法子化解。

    孟赢溪意在说予旁人地大声戏谑,

    “哎哟表哥别闹了,这强盗打劫的游戏只能在家里玩,别影响人家做生意。以后不许偷偷摸摸地溜出来,听到没有?”

    “还拧巴?再这样我不给你糖吃了……说话呀,干嘛都哑巴?快走快走,回家去!回去就给糖吃。”

    孟赢溪一手一个,拎着两个又翻白眼又流口水的呆瓜转身就离开。

    这位漂亮的女壮士一边走一边不忘回头向老板和店员们道歉:“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我的两个表哥都是智障,他们的脑子只相当于三岁小孩,你们千万别记仇,千万别忘心里去啊。”

    数名女客见状顿时噤声,愁眉苦脸地倒退闪避,并很嫌弃地遮嘴观望。

    待“智障者”们就要出门时,一位泼辣的女客很厌恶地开口送人:“家里有病人就要看紧点,身强力壮的大傻子跑出来玩打劫游戏是会吓死人的!真晦气……”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们大意了。”

    孟赢溪诈出愧色相回,赶紧地以逃避状将人带出店,速速离去。

    一拖二的三人彻底消失于橱窗透析出来的零散视野中。

    经历了恐怖事件的几人一直无法回神,惊心动魄犹在。

    局势的逆转令人匪夷所思,赢溪演绎的那番独角戏自己人谁都知道那是用来糊弄客人的鬼话,可这前前后后林林总总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迷雾一:这个弱女子一枚的赢溪为何轻易就能在转眼之间徒手将凶神恶煞的持刀歹徒制服?还左一个右一个,两个!

    迷雾二:就算她确有过人的本事能将歹徒制服,但为何说把人带走就能把人带走?还顺利得跟牵两条哈巴狗似的!

    迷雾三:最不着边际的是,就算歹徒被收拾得服服帖帖,甚至比狗还听话,可乖狗还会叫唤呢,他们为什么一声不吭?不说话!

    女客中时常光顾的老贵宾瞅着没人来招呼自己和朋友们很不高兴,她拉起嗓门耻笑道:“喂……于老板,你们几个都吓傻了么?胆子那么小!不就是来了两个大白痴,至于怕成这样吗?”

    “来了来了,黄姐我们来了!”

    提成的钱能让人恢复理智,店长张惠茜赶紧拍拍身边感情要好的小妹一起过去。

    点醒之下的于文轩非但没有理会客人,反而急急拔腿跑出去想看个究竟。

    可是……

    因为身体虚软,手脚都不听使唤,姿态很不雅,完全是小儿麻痹般踉跄,惹出一屁股的嘲笑声。

    耽搁无长,于文轩还是迟了一步,他在门外张望了半天并未看见半个人影,也不知道他们三人去了哪里?

    [前一刻……]

    毕竟是隐晦之事,孟赢溪出门后想找个背静点的地方处理这二人,于是就拖带着人往不远处稍有一点印象的小巷岔口拐走离去。

    尽管她今天施展鬼功时几乎是点到为止,没有过分折磨人,但即便这样,没有功力的普通人还是承受不住摧残,他们命在旦夕。

    香艳的妙龄女子也不管这两个不省人事的歹徒还能不能听见人话,她一边拖拽着还一边于无旁人处叫骂。

    “见过胆大的,没见过你们这么头大却无脑的,昨天的教训还不够深刻是不是?”

    “你们两个缺心眼的混球给我听好了……以后不许再来店里滋事,否则你们来一次鬼奶奶就收拾你们一次,绝不含糊!”

    “想来我这千年白骨精的地盘上撒野,门都没有!”

    “不过呢,你们要真是活腻烦了我也无所谓,并不反对你们常来玩玩,反正鬼奶奶我也闲得慌,随时恭候你们的大驾光临!”

    “哦对了,只是到时候千万记得自备两口上好的棺材,要不然我这里可是不负责后事的,连再生塑料的骨灰盒都不赠送,直接垃圾袋套走,扔了。”

    窄窄的岔道一出去便是另一条宽阔的街。

    瞟眼看见前方有三位背向自己的巡警后,本来欲将人丢弃街边的妙龄女鬼低下头过去。

    为了避免给自己找麻烦,也为了搏得警察的同情心,她边走边使起【逆血易】掩盖自己的真实相貌。

    一低头,再一抬头。

    花非花,雾亦非雾!

    时间仿佛独快于此人,岁月仿佛独摧残此女,貌美如花的女子转眼间已是衰老为中年妇女的模样。

    来到人后,孟赢溪托出一副煞是吃力的姿态。

    她喘喊:“诶警察同志,你们快来帮帮我!我快支撑不住了!”

    三名巡警听声回首……

    惊诧之容直接见鬼!

    只见一个打扮时髦的妇女费劲地架着两个人事不醒的年轻男子,她的表情很受罪,而这两名昏死状的男子露着白肚皮,脚上各自缺鞋,裤子眼瞅着也快掉了。

    “哎哟大姐,这是怎么回事?”

    两名巡警赶紧伸手去接应,一人一个。

    这边一接,那边当即就放。

    六七十公斤的东西自然死沉!两名身子板硬朗的警察居然吃不消,被迫屈了屈身。

    未搭手的巡警问:“他们咋的了?”

    这两厮来闹事之前绝对是先行以喝酒来为自己壮胆,他们无不是浑身散发出浓烈的酒气,鬼姑娘据此灵机一动。

    她道:“这两个可恶的酒鬼像挺尸一样睡在我店门口不说,还哇哇吐了一地,弄得老娘连生意都没法做!还拜托你们处理一下,要不送去醒酒,要不就直接送回家去,省得搁在哪儿都是影响咱们建设文明城市的垃圾。”

    “行行行,没问题!”

    鲜有人会尊重烂醉如泥的酒鬼,两名巡警本就架不住,于是先后将人放下,靠在自己的腿上,只扶立着身子。

    巡警互话:“把车子叫过来,这醉鬼太沉了,先拉他们去医院醒酒。”

    警察接手之后,孟赢溪便道谢离去,只留下阵阵悦人心扉的余香。

    候车时,巡警挂着背影议论:

    “这位半老徐娘她好大的劲,居然一个人就把这两头死猪掳过来!”

    “就是,我对付一个都够呛,她还弄俩!”

    “其实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嘛!”

    笑……

    巡警们略痞的调侃对话令远去的人也跟着一起笑。

    笑有百种,其中有一种笑名为妖笑,最不能让人直视:她越笑越年轻,不过几声轻笑过后就已然是粉腻酥融,娇欲滴。

    红灯常有人闯,谢绝议价常有人破。

    顾客好砍价,尤其是女客,尤其是时常光顾的女客。

    有老板这支堪挤的牙膏在,店长就只是中看不中用的牙膏盒子,于文轩被女客们拉回店里接受口舌之围。

    孟赢溪回到附近,聆听到此前进店那几位女顾客仍在,本就犹豫要不要当即回去的人由于此刻不便与她们照面而干脆逗留在街上。

    于文轩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心烦意乱的人一看是赢溪发来的,他当即以急事为借口出去阅读。

    短信:我就在附近,平安无事。歹徒已交警察处理,无需牵挂。因为那几名顾客还在,我稍后再回来。

    寥寥数语岂能解于文轩之愁?

    他拨号过去……

    关机!

    孟赢溪之所以关机是她无法对刚才自己的行为作出合情合理的解释,这一次的出手目击者众多,再则同时拿下两人的缘由再也不能以疾病为噱头,绝不是随随便便诓一句心脏病就能交代过去的,必须另寻它法。

    焦虑间,女鬼忽然忆起小时候听母亲说过的真实故事。

    过去做事讲究形式主义和思想教育,时兴公开审判极刑犯人,以示训诫。

    被公开审判者都是要死的人,审完就拉到荒郊野外去枪毙,这些人知道自己的下场,所以有的犯人没有任何顾忌,腹中的反动词语更是堆积如山,只等着合适的机会大吼一声宣泄出去。

    发生过意外事件之后,政府方面担心死刑犯在会场上胡言乱语扰乱人心,就延续悄悄用细铁丝勒住所有犯人脖子的隐秘手法。

    死刑犯胸前都挂有属于自己罪名的大牌子,挂牌子本就用铁丝,接受教育的群众所处的位置距离审判台很远,障眼法之下根本发现不了这一蹊跷。

    谁都以为死刑犯认罪伏法,殊不知其中暗有玄机!

    念于此,她茅塞顿开:自己为了掩盖调酒手法的秘密曾经白话过会杂耍,有此作为铺垫后面的说辞就能顺理成章,很容易解释。如果实在形势所迫,当场表演一下江湖绝技又有何妨?

    用细铁丝来圆谎是肯定不行的,但既然有了思路,问题就迎刃而解。

    鬼姑娘联想到了具有异曲同工之效的绝妙替代品。

    于是,她开颜发艳地去寻找一样道具——尼龙线。

    钓鱼用的尼龙线既细又牢固,挡箭牌还非它莫属!

    几番打听之后女鬼很是失望,附近的几条商业街上都没有渔具店。

    一块“魔术世界”的招牌陷入眼帘。

    绝望处,她满怀期待地去询问店家。

    天公作美!

    孟赢溪买到了比钓鱼用的尼龙线还更具欺骗性的高强度魔术专用隐形线,隐形线不但是黑色哑光,直径仅仅有0.06毫米,达到了视而不见的境界。

    路途上她用隐形线做了几个活结套圈备用,以便出手时立等可取。

    现在是中午吃饭时间,做买卖的人一般都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